番外篇·飘雪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刺骨的风呼啸着抚过城市沉睡的面容,暴雪夹着细碎的冰雹席卷了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的寒冬,可没有多少人乐意在此刻出现在街头,接受零下15度的酷寒,以及打在身上隐隐作疼的冰雹洗礼……

城市中心的一间公寓里,三室两厅的格局已不是一般白领可以负担的房子,简约而又明亮的装修使整个屋子看来格外的舒服。

轻柔的铃声从一间房间里响起,随即整个屋子渐渐明亮起来,屋顶不知是由何种材料制成,正一点点的闪耀起橘黄的光线,这是现下最流行的微控式灯具,划时代的照明开发设计一经推出就掀起了无数人的追捧,不过这种材料的造价也远不是一般人可以负担的起的。

橘黄的光线将整个房屋照耀的纤毫毕现,整洁的厨房、一间布满各种试管、仪器,仿佛实验室的房间,一间放置着高级游戏营养舱,还有一间正是铃声响起的地方,显然是这屋子的主卧了。

床头乳白色柜子上放置着一个牛头人模型,祭祀打扮的牛头人轻拍着腰间的战鼓,铃声就是从战鼓中一股股跃出,随着拍打战鼓的动作,牛头人模型踏着牛蹄在柜面上摇摆起来,悠扬的音乐、轻快的舞蹈,使这个牛头人模型更加栩栩如生,乍看之下仿佛真是《苍穹》中的可爱牛牛来到了现实。

“7:30-am”

牛头人模型腰间的战鼓上显示出一串电子时间,在轻快的音乐声中,床上的男子翻身,懊恼的嘀咕一声:“该死!难得能睡个懒觉,昨晚怎么忘了把闹钟关掉。”

在床上翻转了一会,男子无奈的发觉再也睡不着了,不由感叹自己的生物钟为何如此的奇怪而精准,实在是天生的劳碌命。

披着睡袍走到窗边,拉开厚厚的窗帘,当看到窗外暴雪席卷城市的一派寒冬景象,男子睡眼朦胧的端详了一会,旋即笑道:“这样的早晨,暴雪寒风,自然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哼着与牛头人模型时钟里同样悠扬的音乐,男子踏着轻快的脚步钻进了洗手间,片刻之后又窜进了厨房,很快的大厅里就弥漫起浓郁的咖啡香,在几声叮咚的脆响后,男子端着一杯咖啡和一盘散发着浓香的三明治放在大厅的茶几上,随后他拿起一本大部头的书籍,靠在茶几旁的摇椅上,准备就这样度过漫长寒冬的一天。

“咖啡,三明治,星际旅行游记,今天团里又没有活动,在这样的飘雪季节,实在没有比这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了。”男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脸上浮现满足的神情,呢喃了一句:“perfect!真是一天完美的开始……”

可惜,男子的完美开端并没有持续多久,茶几上的三明治和咖啡还没有消灭一半,那本大部头的星际旅行游记尚未翻过两页,手机急促的铃声使男子不得不放下手本,拿起手机一看,浓密的眉毛不由自主的聚拢起来。

踌躇了一下,男子还是接通了电话。

“妈,怎么想起来打我电话了?大哥、小妹都还好么?”男子尚未等电话那头开口,就变换话题试图转移那一头的注意力。

但是,显然电话另一端的人并不准备这样放过他,手机里传出一串女子的喝骂声。

“你还记得我是你妈?我还以为你这小混蛋把自己当孤儿呢?”

“阿南,你问问自己,多久没给我打电话了?啊?怎么不说话,我来告诉你!整整102天17个小时。”

“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的?一年到头不见人,电话几个月也没一个。”

“是不是要等你老爹和我眼睛一闭,在咱们葬礼上你才会回家逛一逛?你这个不-孝-子……”

手机里的另一头,除了一个中年女人延绵不断的碎碎念,不时还夹杂着几声闷雷一般的怒哼,男子尽量将手机拿到远一点的位置,无语摇头,暗忖:等到你们的葬礼,就您两人的身板,恐怕那时大哥的孙子都要念大学了。

当然,这样的话男子也只敢在脑子里转一转,言语间却是小心翼翼的陪笑:“妈!这不是工作太忙嘛!我今年过年一定赶回去,和老爸、您,还有大哥大嫂,小妹吃个团圆饭。”

男子这样说着,心里已在盘算着,过年回去该找个什么借口,过了大年初一就逃离那危险地带。

“哼!哼!工作忙,你老妈知道你工作忙,所以,今年过年你回不回来都没什么。”

“那怎么行呢!大年夜我一个人在外面,那得多凄苦啊!”男子满口异乡人飘零的乡愁,可面色却是眉飞色舞,琢磨着大年夜和《苍穹》里的队友们到哪里去庆祝。

“凄苦,今年绝对不会了。”电话另一头,中年女子的声音猛然高昂起来,“阿南,我知道你这么多年在外面一个人打拼的艰难,也知道你不想在家里找女孩。碰巧,你小妹前几天XX市玩,本来是不想通知你,谁知你小妹一个高中同学竟在那里读大学,快毕业了,你老妈我看了照片,那姑娘可真是水灵,人家女孩正好也有那意思。你老妈我就将见面的日子给定下来了,就是今天,时间是9点30分,星梦咖啡厅,你小妹也在哪里。阿南,你也老大不小了,这次机会可要好好把握啊!”

说着,中年女子话音一转,狠声道:“如果这次办砸了,以后你就不要回来见我了。”

“嘟嘟……”

手机里传来阵阵盲音,男子如一具雕塑愣愣地坐在摇椅上,他没想到自己都这样躲避,还是逃不过老妈1逼婚的魔掌。

“9点30分,星梦咖啡厅,这路程不是要马上动身?”男子望着窗外肆虐的雪景,顿时觉得浑身一阵寒冷,呻吟道:“老妈这一招可太狠了!”

思虑再三,男子权衡良久,还是决定赴约,两面三刀的应付一下,否则公然对抗母亲的权威,那后果可是相当的凄惨。

正在男子起身准备换衣出门的当口,手机再一次响动起来,来电显示的号码令男子眼睛一亮,忙不迭按下通话按钮。

“嗨!楼兰,什么事情?是不是药剂不够,我发你的邮箱里应该放了不少存货,你说一下需要什么,我报给你在第几封邮件里去找。”

“你这人脑子里难道除了炼金药剂就没有别的吗?”清脆柔美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男子甚至能够感受到电话另一端,那个娇媚女人浑身散发的热力,“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会忘记了吧?明南?”

男子一怔神,连忙回答:“没有,怎么会忘记呢!今天是残雪和海沙的婚礼,我礼物一周前就准备好了。”

“嗯哼!没忘就好,婚礼之后还有舞会,你这人平时就没见过穿礼服,记得到时着装正式点。下午一点,预定地点碰头,不见不散。”

“哦,好的。我礼服也是一周前订的。”男子赶忙为自己辩解,随即想到什么,小心翼翼道:“楼兰,晚上舞会的舞伴,不知你能不能……”

“嘟嘟……”

手机里再次传来的忙音,使得男子有些怅然若失……

……

星梦咖啡厅位于城市中心的闹市,即使在这样可把人冻成冰棍的季节,咖啡店里依旧坐满了客人,喧嚣的城市似乎永远不会停止前进的步伐。

明南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接受上对面两双审视眼光的打量,着实有些不自在,他暗暗打量了自身一圈,这身礼服可是一周前他通过英雄光的关系,找上星际联盟知名设计师量身定做的,就连设计师本人也对他这一身穿着赞不绝口,可对面自己的妹妹以及身边打扮靓丽,容貌秀美的女孩,怎么目光中好似有些不屑的成分。

明南有些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事实上,他对于这种相亲似的约会一向都不感冒,找了个借口尿遁到厕所里,想去抽根烟缓解下心情。

望着男子的背影,座位上的两个女人再也憋不住话,打开话茬就聊开了。

明南的小妹望着闺蜜,歉然道:“对不起,静静。我哥他本来就没什么约会的经验,所以打扮的有些,有些,有些……”

小妹连续说了三声“有些”,却又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不由暗中埋怨起自己的二哥来,诚然你一身礼服显得重视这场约会,而且这一身打扮看上去也确实像那么回事,可你也不要在袖口上绣上“JY”两个字啊,那可是星际联盟最顶级设计大师的字样,你这样不是明白告诉别人穿的是假货嘛!

身边叫静静的女孩恬淡的笑了笑,摇头叹道:“这没什么,现在25岁的男人,能显得不轻浮已经很难得了。你二哥只不过是对着装不太了解而已,不过,这一身礼服虽然是假的,也蛮像那么回事的,倒是有几分‘JY’大师的风采。”

小妹干笑了几声,撅着嘴开始埋怨自己二哥的不是,希望能够借此将这场约会的不和谐挽救回来。

明南尿遁回来后,见自己妹妹和静静聊得正欢,也乐得在一边当闷葫芦,不声不响的喝着咖啡,等待着正午的到来。

“哥,你啊!就等着被老妈念死吧……”

吃完午饭,明南对于小妹的眼色视而不见,微笑着与两个美眉告别,直接无视了小妹那恨铁不成钢的威胁。

直到两个女孩的身影没入街道的出租车里,明南才站起来,向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

“阿光,到哪里了?”

“还有一小时准时抵达!嘿嘿,老烟。今晚我可是伴郎哦~!”

悬浮跑车的通讯器里传来英雄光日渐清朗的声音,明南一想到这小正太当伴郎的模样,又想到身为伴娘的翩翩雪儿,那情景就令他感到有些怪异,不禁无奈的笑着摇头。

“我大概半小时左右,那我先到那里等你们。”

明南说着已发送悬浮跑车冲上了半空的二线空中轨道,刚才约会时他丝毫没有载自己小妹和那女孩的意思,因为他知道,若是被家里人知晓了自己现在的经济状况,那老妈的逼婚浪潮只会更加的汹涌澎湃。

悬浮跑车在二线空中轨道里飞驰,就快要达到队友们预定的地点时,明南的手机忽然急促的响起来。

接通之后,手机里传来妹妹梗咽的哭腔:“二哥,你在来那里,你快来。我和静静出事了。”

“出事了?!”明南双眸寒光一闪,沉声道:“别慌,你和那女孩现在在哪里?”

“在警察局……”

……

“若是我儿子出了点什么事情,你们三个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怒吼声在警察局内二楼的局长办公室里不停的咆哮,小妹和静静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两个女孩涉世不深,并不清楚眼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可身边的出租车司机明显是老油条,听到中年男子的咒骂,早吓得瑟瑟发抖,若不是坐在椅子上,恐怕当场就要跪下去。

警察局长也是一脸难看,他心里清楚这中年男子一贯跋扈的做派,可这中年男子的背景实在太过骇人,也只能在一旁陪笑脸,将出租车上的司机和两个乘客带到自己办公室,也算是保护这三人暂时的安全。

“林董,令郎只是轻微的擦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已将自己的专属医生请来,想来不久之后就会给你好消息。”警察局长陪着笑脸,心里却是异常憋屈,自己一头撞到歇火的车上,竟然还反咬一口,这世道,唉……

“哼!最好如此。”中年男子森冷的目光掠过两个女孩,小妹和静静死命憋住,才不致当场哭出来。

“如果我儿子的神智出现一点问题,你们两个就准备好好伺候他一辈子吧……”

狰狞的话音还未落下,办公室的门猛然被踢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哦?要我妹妹伺候谁一辈子?姓林的……”

“二哥!二哥!”小妹看清来人,不禁惊喜的站起来,猛然间她意识到什么,不由面色再无一丝血色,她猛然想起自己刚才慌乱之余只顾给哥哥打电话,可眼前的中年男子明显是有着极大来头的人,自己哥哥只是个研究所的研究院……

“二哥!对不起!”小妹终于明白自己干了什么,再也压抑不住情绪,呜呜的哭了起来。

“刘先生!”

“刘……刘先生……”

两声高八度的声音猛然将少女的痛哭打断,两个女孩愣愣地望着警察局长和那中年男子变幻的脸色,整个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无比诡异起来……

……

“刘先生,我真不知是您的舍妹。真是,真是……,犬子竟然一头沾上了刘小姐的座驾,真是撞死了也值啊……”

警察局的门口,两个女孩傻傻的望着满脸谄笑的中年男子,实在无法将刚才那凶神恶煞的形象联系到一个人身上。

“我还有事。”

明南一句话,中年男子立刻行礼告辞,临走不忘将名片和一张金卡恭敬塞到两个少女的手中。

“哥,这卡……”小妹望着纯金打造,周边镶钻的金卡,犹豫的望着自己二哥,打量的目光似乎想看看这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哥哥。

明南拍着妹妹的头,笑道:“看什么看,既然是赔礼,你还回去会把他吓死的。收着吧。”

“谢谢你,刘大哥。”静静神情复杂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此刻明白,这人与那身礼服一样,都是表里如一的内敛。

小妹秀目一转,狡黠的笑起来:“二哥,我可是被吓坏了,下午你可要给我当护花使者哦!”

“我真有事。”

明南一句话让小妹嘴撅起来,少女嘀咕道:“有什么事,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懂把握。”

不大不小的声音若如明南和静静耳中,前者略显尴尬,后者则羞红了小脸。

正在气氛陷入尴尬的时候,一个柔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好啊!刘明南,你半天不过来,原来是在把妹,泡妞泡到警察局,也真有你的,我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三人闻言转头,一袭火红的礼服映入三人的眼眸,肌肤胜雪,一头红色长发即使在这样的寒冬似乎都散发着火焰的热力,一个如玫瑰般美丽的女人。

这个如玫瑰般艳丽的女人正注视着这里,眼眸中有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两个女孩生平还从未遇见过这样气质出众的女子,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瞪大眼睛愣愣的望着来人。

“这是我小妹。”明南指着自己妹妹,旋即又补充道:“是亲妹妹,这是她同学。”

“哦,你妹妹。”丽人走上前,拍着小妹的头,笑道:“很可爱,和你一样可爱呢……”

亲昵的声音使得明南瞬间窒息,他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不过远处却传来一阵阵压抑不住的爆笑声。

一个光头大汉和两个同样身材的男子勾肩搭背,三人捂着肚子差点笑翻在地上。

“这是楼兰么?真是楼兰么?”光头男压低声音,和身边同伴窃窃私语。

联盟女婿紧了紧领口的蝴蝶结,一脸严肃:“火焰女也是有温柔的时候的……”

英雄光从路边的跑车里探出头,难以置信道:“是啊!楼兰姐姐一年也难得露出这么温柔的神情……”

火楼兰站在警察局门口,对于远处同伴的窃窃私语置若罔闻i,轻笑道:“既然是你妹妹,一会就一起去参加婚礼吧。”

明南想到出席婚礼的那些人,很坚决的摇头:“算了,不要吓坏了她们。”

“也好……”

小妹和静静笑着挥手与明南、火楼兰道别,两个少女望着雪花中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以及红色长裙的丽人,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

“楼兰。”

“怎么?”

“一会婚礼之后的舞会,我没有舞伴,不知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明南望着身边娇艳的丽人,口舌和平时一样有些结巴起来,这一刻他深深羡慕死党花满楼那张利嘴。

戴着红纱手套的粉臂挽住明南的手臂,火楼兰眨眼问道:“怎么?难道你晚上有别的舞伴了?”

“没,没有,怎么会有!”笑容在脸上不断扩散,明南不禁语无伦次起来。

这时,一道银色的闪光从半空中俯冲而下,一辆银色的悬浮跑车停在路边,车窗滑落露出驾驶者平凡而耀眼的面容。

“这样的雪天压马路,还压到警察局门口来,你们这些家伙还真闲的可以。”

“头!!!”

“哦~!葬雪嫂子,还是那么漂亮……”

“头!?什么时候生个小左,我预定第一顺位干爹。”

“滚!就你这张破脸,也有资格当第一顺位干爹。肯定是我花满楼,谁和我抢?敢和我真人PK么?”

“这年头,咱们讲究以德服人……”

在一群人骂骂咧咧的吵闹中,六辆悬浮跑车浮空而起,消失在大雪纷飞的道路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