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Ⅲ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我正坐在那里打盹,忽然有人联络我。我跳了起来。是老爹。

“科温,我已经作出决定,最后时刻来临了。”他说,“挽起袖子,露出你的左臂。”

我照做了,他的形象不断变得更加实在,看上去越来越像一位帝王。他脸上流露出一种奇怪的悲伤表情。我过去从来没见过类似的表情。

他左手抓住我的胳膊,右手掏出匕首。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割破我的胳膊,然后把刀插回刀鞘里。鲜血立刻涌了出来,他合拢左手接住鲜血,然后松开我的胳膊,将右手盖在左手上,然后从我身边移开。他把手凑到脸旁,朝它们吹了一口气,然后飞快地分开双手。

一只红色鸟儿出现了,乌鸦般大,头顶有冠毛,羽毛是鲜血的颜色。它站在他手中,然后跳到他的手腕上,凝视着我。它甚至连眼睛也是血红的。它仰着脑袋注视我的神情,看起来有些眼熟。

“他是科温,你必须要跟随的人。”他告诉那只鸟说,“记住他。”

然后,他把它放到左肩上,它站在那里继续打量着我,丝毫没有想飞走的意思。

“你现在必须离开,科温。”他说,“快走。骑上马朝南走,尽快走进影子里。穿行影子,离这里越远越好。”

“要我去哪里,父王?”我问他。

“去混沌王庭。你认识路吧?”

“理论上认识。不过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

他缓慢地点了一下头。

“那么动身吧。”他说,“我要你拼尽全力,在安珀与你身处的位置之间创造出最大限度的时间差。”

“好的。”我说,“但我还是不明白。”

“等到时机成熟,你会明白的。”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我抗议说,“用本尼迪克特的主牌和他联系,我就可以更快地到达那里,而且不用费太多周折,他会直接把我弄过去的。”

“不行。”老爹立刻反对,“你必须自己完成长途骑程,因为你要携带某些东西过去,我会在途中转交给你。”

“转交?怎么转交?”

他伸手抚摸红鸟的羽毛。

“通过你的这位朋友。它无法一直飞到混沌王庭——无法及时飞到,就是这样。”

“它要转交什么给我?”

“仲裁石。在我用它完成要做的事情之后,恐怕无法亲自传送给你。在那个混乱的地方,它的力量将对我们有利。”

“我明白了。”我说,“不过,我还是不需要跑完全程,等我得到仲裁石后,我就可以使用主牌来进行传送。”

“恐怕你无法做到。一旦我完成在这里必须要做的事后,主牌在一段时间内会全部失效。”

“为什么?”

“因为整个宇宙的全部构造都将经历一次巨变。现在动身,妈的,快点!骑上你的马,出发!”

我站起来,继续凝视他。

“父王,没有其他选择了吗?”

他摇摇头,然后抬起手来告别。他的影像开始淡化。

“再见。”

我转身,骑上马。本来我还有更多的话想和他说,但是现在太晚了。我调转马头,让星辰走上通往南方的山路。

老爹可以在克威尔山顶上操纵影子,但我从未做过,我需要离安珀更远一些,才能开始控制影子的变化。

不过,既然知道了那种事情是可以做到的,我觉得自己也该尝试一下。于是,我向南穿过一片光秃秃的石头群,沿着岩石山路下山。山风在耳畔呼啸,我一边极力扭曲我周围的物质结构或成分,一边顺着山路冲下伽那斯山谷。

……我绕过一块岩石的侧翼,路边出现了一小丛蓝色的花朵。

我感到很兴奋,它们是我的一个小小成就。我继续将我的意志贯注在眼前这个世界上,在每次转弯的地方都进行影子的转变。

一块三角形石头投下阴影,横跨在我前面的道路上……风向开始转变……

确实有一些微小的变化。道路往反方向转了一个弯……路面上出现一条裂缝……一个陈旧的鸟巢高高地悬挂在岩石峭壁上……路边出现了更多的蓝色野花……为什么不呢?突然,一棵树冒了出来,然后是另一棵……

力量在我体内涌动。我制造出更多的变化。

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是关于我新得到的力量的。这份力量的出现,看来极有可能源于心态的变化。在过去,常识一直不允许我这样操纵影子。直到最近,我还一直认为安珀就是唯一的、永恒不变的实界,所有影子的形成都来源于它。现在我才意识到,她不过是所有影子中的第一个,而我父王现在停留的地方,才是更高层次的真实所在。因此,尽管靠近安珀时很难控制影子,但这里并非无法实现影子的改变。不过,如果换作以前,我会节省力量,直到抵达一个距离合适、可以更加容易地改变周围环境的地点时,才正式开始操控影子。

可现在时间紧迫,我必须竭力发挥所有能力,尽快开始控制影子,完成父王的命令。

我到达向下一直延伸到克威尔山南麓的小路时,地表特征已经改变了。我看见一连串坡度和缓的斜坡,比平时出现在路上的陡峭斜坡好走多了。我已经进入了影子世界。

继续向下骑行时,黑路依然如同一道黑色的伤疤,蜿蜒盘踞在我左侧。不过,它横穿而过的伽那斯山谷比起我记忆中要好看一些。黑路边界上的线条更加柔和,丛生的草木距离那条充满死亡的狭长线条也更近了一些,仿佛我对这块土地的诅咒稍微减轻了似的。当然,这只是我的幻觉,因为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安珀了。不过,我还是很后悔自己在其中起到的部分作用。我就像个祈祷者,用精神的力量解决一切问题。我一边骑马飞奔,一边试图消除黑路的存在。原谅我吧,大地之灵。我的视线转到独角兽树林所在的方向,但它位于西边非常遥远的地方,中间还被很多树木阻挡,我只能略微瞥到那片神圣的林间空地。

我继续下山,山坡变得更加平坦,成为一片微微起伏的山丘。我催促星辰快点穿过它们,转到西南方向,最后又转回南方。海拔高度又降低了一点,继续降低一点。在我左手边,距离非常遥远的地方,大海波光粼粼、光芒耀眼。很快,黑路就要横亘在我们之间了,因为我正朝着它的方向冲下伽那斯山谷。不管我如何操控影子,我都无法消除这个不祥的存在。事实上,我飞驰前进的最快道路,就是与黑路保持平行。

最后,我们终于来到谷底。在我右边,阿尔丁森林高耸入云,一直蔓延到西边,无边无垠,庄严古老。我继续策马前行,调动我所能进行的一切改变,让我更加远离我的家园。

靠近黑路后,我与它保持一段适当的距离。我无法改变它,只好这样做。我很小心,始终让灌木、树木和低矮的山坡隔在我与黑路之间。

我的意识向外伸展,大地的质地开始改变。

玛瑙的纹理……堆积的片岩……草木的颜色变得黯淡……

云朵从天空快速飘过……太阳闪耀着光芒,光线在跳跃……

我们加快步伐。大地变得更为低凹,影子被拉长,融合在了一起。森林向周围撤退,一道岩石峭壁从我右边升起来,另外一道峭壁从我左边升起……一阵寒冷的风将我吹进一个岩石耸立的峡谷。岩层上一道道的颜色——红色、金色、黄色,还有棕色——从身边快速闪过。峡谷的地面变成沙质,沙尘围绕着我们飞旋。我身体向前倾斜,道路再次上升。两旁的峭壁开始向内倾斜,逐渐靠拢。

道路变得更加狭窄。我几乎可以触摸到两旁的峭壁……

峭壁的顶端已经合拢。我正骑马穿过一条阴暗的通道,并随着光线变暗而放慢速度……接着,闪烁着磷光的图案照亮四周。风声呼啸。

现在,出去!

峭壁上发出的光让人眼花缭乱,巨大的水晶柱从我们四周冒了出来。我们猛冲过去,一条上升的道路带我们离开了这片地区,然后我们穿过几个长着青苔的小溪谷,溪谷里面点缀着小巧漂亮的圆水塘,还有绿色草地。

高大的蕨类植物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从它们中间穿过。我听到远处传来喇叭声。

转一个弯,继续前进……蕨类植物变成红色,叶子更加宽大,长得更加低矮……旁边则出现了一片辽阔的草原,在夕阳下被染成一片粉红色……

继续前进,穿过草地……新鲜泥土的气息……远方是连绵的群山,也许是遮盖天空的乌云……在我左边,群星飞快涌过……一阵雾气喷溅而出……一轮蓝色的月亮跳到夜空中……漆黑一团中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光芒……熟悉的记忆,还有隆隆的雷声……暴风雨的气味,以及急涌的气流……

一阵狂风……乌云遮住星星……在我右边,一道闪亮的分叉形闪电,出现在一棵破碎的树顶上,照亮了树的形状……一阵刺麻的感觉……臭氧的味道……倾盆大雨落在头上……左边,一道道闪电从空中划过……

马蹄得得,跑上一条鹅卵石路……一辆奇怪的汽车驶近……圆柱形的汽车,引擎间歇性地发动着……我们避开另外一辆车……背后有人叫喊着追我……经过一扇点亮灯光的窗户,里面是一个孩子的脸……

哗啦哗啦的雨声……水花喷溅的声音……路边出现店铺和住宅……雨渐渐小了,完全停下来,消失无踪……雾气弥漫,滞留在空中,愈加浓重,浓雾被我左侧逐渐增强的灯光映成珍珠色……

地面开始变柔软,转成红色……大雾中的光线更明亮了……一阵新来的风从背后刮来,温度在持续上升……雾气被驱散……

天空是淡柠檬色的……橘红色的太阳正朝着正午的位置冲过去……

天地突然一阵颤抖!这不是我制造出来的,是我完全没预料到的……大地在我们脚下移动,情况还不止如此。新的天空,新的太阳,还有我刚刚进入的这片荒芜的沙漠——全都在膨胀、收缩,然后消隐、恢复。一阵破裂的声音传来,周围世界每一次消隐时,只有星辰和我留下来没变,我们身处一片白色的虚无,周围没有任何背景环境。我们踏步行走在虚无之中,光线来自每一个方向,但只照亮了我们自己。一声扎实的破裂声,声音震耳欲聋,仿佛我以前骑马经过一条俄罗斯河流时,春天河流上冰层解冻的声音。曾穿行无数影子的星辰,这时突然发出惊恐的嘶鸣。

我环顾周围。模糊的轮廓出现了,渐渐增强,然后变得更加清晰。我所在的周围环境重新出现,但是看起来有一种稍微被水洗过的模样,仿佛有少量的颜色被从这个世界上洗掉了。

我们转弯,向左,朝一个矮山坡跑去,随后登上山坡,在山顶停了下来。

黑路!

它似乎也改变了自身性质,比其他事物改变得更多。在我的注视之下,它的表面仿佛泛起涟漪,就在我观看的时候,涟漪似乎扩大成波浪。破裂的声音仍在继续,而且更加响亮……

从北面刮来一阵风,一开始很轻柔,但是强度在不断增加。我凝视着那个方向,看见一大团黑色的云。

我知道,我现在必须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快移动。终极的毁灭与创造正在我身处的这个世界中进行。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问题已经无关紧要。这些波浪是从安珀那边传过来的,它们会继续扩散出去——如果老爹无法将一切都重归原位的话。我将沿着它一直走下去。

我甩了甩缰绳,朝南方疾奔而去。

一片草原……树木……几栋破损的建筑……加快速度……

森林大火的浓烟……一道火墙……全都消失不见……

黄色的天空,蓝色的云朵……一支飞船舰队从天空驶过……

加快速度……

太阳如同一块炽热的烙铁坠落进一桶水中,星星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条纹……一条笔直的道路,道路上方出现一道苍白的光……黑暗的阴影中,传来具有多普勒效应的声音,还有悲号声……光线更强烈了,前面的景物更加淡弱……灰色的阴影出现在我右边,然后是左边……现在光线更加明亮了……我视野之内,除了道路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号叫声升高为尖叫声……物体的形状合并在一起……我们飞快穿过一条影子组成的管道……它开始旋转起来……

转呀,转呀……只有道路是真实的……无数世界从身旁呼啸而过……我已经放松对周围环境的控制,乘着这股向前猛冲的力量飞奔,它的目标就是将我带离安珀,将我朝混沌之地推去……风猛烈地拍打着我,耳朵里充满叫喊声……隧道变得如玻璃一样光滑,没有一丝缝隙……我感觉仿佛骑马跑进了一股旋风,一个大漩涡,跑进了龙卷风的风眼中……星辰和我都出了一身冷汗,浑身湿透……我有一种拼命逃跑的疯狂感觉,仿佛我正被人追杀一样……道路变成抽象的概念……眼睛刺痛,我眨眨眼睛,试图挤走流下来的冷汗……我无法长时间保持这种恐怖的骑法……我的后脑勺开始传来阵阵悸痛……

我微微拉住缰绳,星辰开始放慢速度……

我所在的隧道墙壁上的光变成颗粒状……然后是大块斑点的灰色、黑色和白色,而不仅仅是均匀统一的阴影……棕色……微微一点蓝色……绿色……悲号声减弱成嗡嗡声,接着是低沉的隆隆声,然后淡化,消失……风更加轻柔……周围事物的形状出现又消失……

减慢速度,继续减慢……

隧道不复存在。我骑马奔驰在长满青苔的泥地上,天空是蓝色的,云朵是白色的。我的头很晕,我拉住缰绳,我……

小人国!

我垂下视线,震惊不已。我正站在一个玩具村庄的边上,房子小得可以握在掌心里,迷你的道路,还有更加迷你的汽车在道路上穿梭……

我回头看了一眼,我们一路已经踩碎很多这样的小型建筑。我环顾四周,发现左边的建筑少很多,于是我让星辰小心地走到那个方向,一路轻手轻脚,直到我们离开这个地方。我感到很抱歉——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管是谁居住在这里。不过,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

我再次动身,穿过影子,来到一片绿色天空下,这地方看起来像是荒芜的采石场。这里重力很强,我下马喝了一点水,然后在周围走了一圈。

我深深呼吸着包围着我的潮湿空气。现在我已经远离安珀,这里遥远得几乎没人来过,恰好在前往混沌王庭的途中。我以前很少来这么遥远的地方。我选择在这里停下来休息,因为它呈现出来的是我能控制的最接近正常状态的形态。用不了多久,影子的变化就会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难以控制。

我舒展一下有些抽筋的肌肉,然后听到了一声尖叫,声音来自我头顶上方的高空。

我抬头查看,只见一团黑色的东西冲了下来,格雷斯万迪尔立刻条件反射般出现在我手中。不过那东西落下来时,光线正恰到好处地照到它,那个长着翅膀的东西仿佛在降落途中燃烧起来一样。

和我有着亲密关系的血鸟盘旋着飞下来,落在我伸出的胳膊上。它那双令人恐惧的眼睛凝视着我,眼神中蕴藏着一份特殊的智慧。不过,我并没有过多关注它的眼神,要是在别的场合,我多半会仔细研究一番。我把格雷斯万迪尔插回剑鞘,伸手取下血鸟带来的东西。

仲裁石。

看到仲裁石,我知道无论结局如何,老爹的修复努力已经结束了。试炼阵也许已经修好,也许没有。他也许还活着,也许已经死了。两者中必有一项选择是正确的。他行动的结果,现在正从安珀向外扩散到影子里,就像在池塘里激起涟漪一般。很快我就能得知更多情况。与此同时,我还要去执行自己的任务。

我把链子套在脖子上,仲裁石垂落在胸前。我骑上星辰。血鸟发出短促的一声啼叫,然后冲入云霄。

我们再次上路。

……经过一片风景画般的地方,那里的天空是白色的,大地是黑色的。接着,大地闪亮呈现白色光芒,天空变成黑色。然后,天地颜色又调转过来。接着,色彩再次转换……随着我们每一次踏步前进,这种色彩变化都在进行着。当我们更加快速移动时,它们就变成一串静止画面的频闪效果——在我们头顶上方连续跳动,逐渐成为急速跳动的一部动画片,然后又变成无声电影,画面活跃亢进。最后,周围一切全连成模糊的一片。

无数光点从身畔闪烁而过,仿佛流星或彗星划过天际。我开始感到某种跳动,仿佛是宇宙的心跳。我周围的一切都开始旋转起来,就像我被卷进旋风中一样。

情况不太对劲。我好像丧失了对周围影子的控制。老爹所做的事的影响,已经超越我来时所经过的路,抵达这片影子了吗?情况似乎不该如此。可是……

星辰突然被绊倒了。我们俩一起摔倒的瞬间,我紧紧贴在它身上,不希望我们在这个影子世界里被分开。我的肩膀撞到一个坚硬的表面,我头晕目眩地躺了几秒种。

当世界在我周围再次合拢时,我站起来,环顾四周。

周围充满了亮度均衡的微光,但是看不到星星。作为星星的替代物,不同形状和规模的巨大岩石在空中漂浮、盘旋着。我四下打量着。

依据我看到的情况分析,我所站立的这块表面崎岖不平的石头,很可能是一块山峦般巨大的岩石,和其他石头一起漂浮在虚空中。星辰站起来,浑身颤抖地站在我身旁。绝对的寂静笼罩着我们,凝滞不动的空气有些凉爽,周围看不到其他活物。我不喜欢这地方。如果是我自己的意志,我绝对不会在这里停留。我跪下来检查星辰的腿伤,要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最好能立刻上马。

我正忙着查看马儿伤势时,突然听到一声很轻的笑声,很可能发自人类的喉咙。

我犹豫一下,把手放在格雷斯万迪尔的剑柄上,寻找声音的来源。没有,到处都找不到。

不过,我确实听到了笑声。我慢慢转身,凝神察看每一个方向。还是没有……

接着,笑声又出现了。不过这一次,我意识到它来自我的头顶上方。

我扫视那些漂浮的岩石。岩石的影子互相遮掩,很难辨别出来……

在那里!

距离我站的地方大约往上十英尺、往左三十英尺,有一团阴影正站在空中的一个小岛上注视着我。我琢磨着它的情况。无论它是什么,距离似乎太远,不会威胁到我。我确信自己可以抢在它冲到我对面之前离开这里。我翻身骑上星辰。

“这可不太好,科温。”就在这时,我最不想听到的那个人的声音叫道,“你被囚禁在这里了。我不离开的话,你也没办法离开。”

我微笑着骑上马背,抽出格雷斯万迪尔。

“我们试试看好了。”我说,“有胆你就挡住我的路。”

“很好。”他回答说。火焰突然从那块光秃秃的岩石上跃出来,在我头顶上一圈圈地盘旋着,火舌在空中舔舐拍打,无声无息地向四周蔓延。

星辰突然发起狂来。我猛地把格雷斯万迪尔插回鞘里,用斗篷的一角遮住星辰的眼睛,轻声安慰它。我这么做时,火圈开始向外扩大,朝着我站立的巨岩边缘蔓延过来。

“相信了吧?”声音又传过来,“这个地方太小。朝任何一个方向跑过去,没等你实现转换、进入其他影子,你的坐骑就会再次受惊的。”

“再见,布兰德。”我说着,驱马往前冲。

我骑马在岩石表面上兜了一个巨大的逆时针圈子,同时遮住星辰的右眼,让它看不见外围的火焰。我听见布兰德吃吃地笑起来。他还没意识到我在做什么。

眼前出现两块大石头。很好。我从石头旁骑过去,继续兜圈子。现在,我左边出现了一道高度参差不齐的石壁,它逐渐升高,然后又降低……火焰在我经过的路上投下一片影子……就在那里,往下走……然后往上。碰触到那片亮光之下的绿色区域……我感到影子开始变化。

过去,我们一直以为沿直线前进是最简单的方法,其实这并不是唯一的办法。很久以来,我们都用这种方法改变影子,结果,我们往往会忘掉,一直绕着圈子跑也能获得同样的效果……

再次靠近那两块大石头时,我感到影子的变化更加强烈了。这时,布兰德也发现了。

“别动,科温!”

我冲他挑衅地竖起中指,然后从石头中间穿过去,冲进一道狭窄的峡谷。峡谷被黄色的光点映得斑斑驳驳,它正是照我的要求而出现的。

我把斗篷从星辰头上移开,甩动缰绳加速。峡谷突然折到右边。我们沿着峡谷进入一条光线更好的大路。随着我们的前进,这里变得更加宽敞明亮。

……在一个突出的悬垂物下面,天空一半是牛奶色,另一半是阴影中的珍珠色。

我们骑马进入一个更深邃、更遥远的区域……锯齿状的悬崖高耸在我左边,粉红色的天空下面,山巅长着一片扭曲变形的绿色灌木丛。

我继续骑马前进,一直跑到一片黄色的天空下,绿色的灌木变成了蓝色。峡谷升高,变成一片熏衣草色的平原,大地在马蹄的撞击下颤抖着,橘红色的石头来回滚动。我从彗星盘旋的天空下经过,来到一片血红色大海面前的死寂海滩,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味。我纵马飞驰在海滩上,经过一轮巨大的绿色太阳,还有一个落下山的青铜色小太阳,舰队在海面上相互碰撞,深海中的大毒蛇盘旋起它们长着蓝色胸鳍的橙色身体。仲裁石在我胸前脉冲式地发光,我从宝石里汲取力量。一阵狂风出现,将我们吹过一片阴云密布的黄铜色天空,天空下是风声呼啸的大裂谷,裂谷似乎一直延伸到无限远的远方,黑色的谷底火花闪烁,浓烟滚滚……

在我身后,雷声一刻不停地滚动着……天空中出现纤细的裂纹,仿佛一幅古老油画上的龟裂纹,裂纹并排出现在我们前面,向外延伸,无所不在……能杀死芳香气息的寒冷的风追了上来……

裂纹……裂纹不断扩大。黑暗流动着,填满了缝隙……黑色的裂纹在天空中如竞赛般奔跑,向周围延伸出去……仿佛在天空上张开一面巨网,仿佛巨人正在劳作,仿佛有一只隐形的蜘蛛在结网,仿佛整个世界都落进了圈套……

下坡,下坡,继续下坡……地面再次出现褶皱,变得像皮革一样坚韧,仿佛木乃伊的脖子……我们经过这条颤动着的通道,周围没有一点声息……雷声减弱了一些,风速降低……这是老爹最后的喘息声吗?现在加速离开这里……

裂纹开始不断收缩,成为一幅最出色的蚀刻版画,仿佛在三个太阳的热量炙烤下不断萎缩……我们的速度更快了……

前面出现了一个骑手……我的手及时搭在剑柄上……那个人居然是我!我自己又回来了?在同一时刻里,两个我一起举手打招呼……然后,不知怎的,一个我穿过另一个我的身体,空气仿佛变成一片瞬间凝结的水层……就好像进入卡罗尔[1]的镜子世界,还有芮玛、提尔-纳・诺格斯上的安珀倒影一样……距离我左边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黑色的物体正在翻滚着……我们沿着道路继续前进……它将带领我到……

白色的天空,白色的地面,看不到地平线……这个世界里没有太阳,也没有云……只有丝丝缕缕的黑色飘荡在遥远的地方,到处都是闪烁微光的金字塔,宏伟巨大,令人惶恐不安……

我和马都疲惫不堪。我不喜欢这个地方……不过,我们已经逃出来了。我勒住马缰。

我很疲倦,可是却感觉体内充满奇异的生命活力,无尽的力量仿佛从我的胸口涌出来……是仲裁石!当然,我再次成功地从它那里汲取到了力量。我感觉力量流经我的四肢,我的身体几乎容纳不下它了。它几乎就要——

是的。我的意识蔓延出体外,将意念附加在我周围空白无色的环境上。它们开始变化。

只一次动作就大功告成。金字塔摇晃着移开,随着它们的变化,光线暗了下来。金字塔闪烁着融合在一起,穿过沙砾层,消失不见。整个世界头下脚上颠倒过来,我站在一片云的下端,看着地面景物在我脚下——也就是头上,闪闪发光。

我脚下,一个金色太阳的光线向上奔流,穿过我的身体。太阳消失。柔软的地面开始变得阴暗,沸腾的水涌升上来,冲刷着大地。闪电跳跃着划过天空,将天空从中间劈开。天空破碎,碎片纷纷落在我身上。

一波黑暗袭来,周围的一切全部旋转成一个漩涡。

光线再次出现,这次的光是蓝色的,但光线既没有任何来源,也没有照耀出任何大地。

……无数金色的桥横亘在虚空之中,仿佛宏伟壮观的飘带,其中的一座就在我们脚下闪耀着光芒。我们如雕像般站立不动,却被风吹着飘过桥面……感觉站了足有一个世纪。我仿佛正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驶,渐渐变得昏昏欲睡。

这样实在太危险了,我竭尽所能,加快速度。仿佛又过了一个世纪。

最后,在前面非常遥远的远方,出现一个朦胧的、雾气弥漫的大斑点,那里就是我们的终点。尽管我们在快速前进,接近它的速度却非常缓慢。

等到我们来到它面前,才发现它居然如此巨大——这是漂浮在虚无之中的一个岛,上面覆盖着森林,生长着金色的金属树木……

我停下已经持续了很久的操纵影子的累人活儿,依靠自己的真实力量往前走,进入那片树林。我们行走在树木之间,草叶好像铝箔一样,踩在脚下嚓嚓作响。闪烁璀璨光芒的苍白色的奇异果实,高高悬挂在头顶的树枝上。这里没有任何动物发出的声音。我们继续朝前,来到一块不大的林间空地,一条水银的小溪从这里流过。我下马休息。

“科温兄弟,”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来,“我一直在等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