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Ⅳ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我面向树林,看着他从树林里走出来。我没有抽剑,他也没有拔出武器。不过,我的意识向下碰触到仲裁石。我刚刚学会怎么使用它,意识到自己可以用它实现更多事情,而不仅仅只是控制天气。不管布兰德的力量多么强大,我觉得自己现在拥有一件强有力的武器,可以用来对抗他。我这么做的时候,仲裁石的脉动更加有力了。

“暂时休战。”布兰德提议道,“怎么样?我们可以谈谈吗?”

“我看不出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对他说。

“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机会,你就永远无法知道了,不是吗?”

他走到距离我七米远的地方停下,把绿色斗篷甩到左肩后面,露出笑容。

“那好。有话快说。”我说。

“我刚才试图阻止你,”他说,“想夺回仲裁石。显然,你现在知道它是什么宝贝,意识到它有多么重要了。”

我没出声。

“老爹已经使用过它了。”他接着说下去,“我很抱歉地告诉你,他用它来进行的任务失败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

“我可以看透影子,科温。我还以为我们的妹妹已经把这些情况全告诉你了呢。只需要精神上的小小努力,我就可以感知任何我想知道的事。当然,我很关心这次修复的结果,所以我注意观察。他死了,科温。这次的修复尝试对他来说太艰难了。就在他刚刚通过试炼阵一半距离的时候,他丧失了对他所操纵的力量的控制,结果那种力量的反噬害死了他。”

“你撒谎!”我怒吼道,触摸到仲裁石。

他摇摇头。

“坦白说,为了实现目的,我不在乎撒撒小谎。可这次是真话。老爹死了,我看见他倒下的。然后那只鸟儿把仲裁石带给你,和他希望的一样。我们被遗弃在一个没有试炼阵存在的宇宙中了。”

我不愿相信他,但老爹很可能真的失败了。这方面唯一的专家托尔金,曾经告诉过我这项任务究竟有多困难。

“暂时假定你说的是事实,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问。

“分崩离析。”他回答说,“现在,混沌正在填充安珀崩裂之后形成的真空。一个大漩涡形成了,而且还在继续扩大。漩涡将向外扩散,毁掉途经的影子世界。它不会中途停止,直至与混沌王庭汇合,漩涡席卷一切造物,混沌将再次统治一切。”

我头晕眼花。我从绿林私家医院挣扎逃脱出来,经历所有艰辛磨难,终于拼到这里,难道是为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结局发生吗?亲眼见证宇宙万物丧失其意图、结构、内容与生命、存在的真实后,以混沌而告终吗?

“不!”我吼道,“不能这样!”

“除非……”布兰德轻轻说。

“除非什么?”

“除非创造出一个全新的试炼阵。新的秩序将被创造出来,保护现有的状态。”

“你的意思是,让我骑马重新回到那个已经一团糟的玩意儿里,完成老爹未竟的工作?你刚说过,初始试炼阵已经不复存在了。”

“不,当然不是。地点并不重要。试炼阵所在的任何地方,就是宇宙的中心,我们完全可以在这里进行。”

“你以为你可以在老爹失败的地方获得成功?”

“我必须得尝试一下。我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一切的人。再说,在混沌之波袭来之前,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听着,菲奥娜肯定已经把我的事告诉你了,我承认她所说的一切。是我设计了阴谋诡计,还在其中扮演了角色;是我和安珀的敌人做的交易;是我在试炼阵里洒下属于我们家族的鲜血;是我试图毁掉你的记忆。不过,我们熟悉的这个世界现在就要被毁灭了,而我自己也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如果无法保存某种程度的秩序的话,我全部的计划——我所有的心血!——都将化为乌有。也许混沌之主欺骗了我。我很不愿承认自己被骗了,不过现在看来确实有这个可能。尽管如此,要挫败他们,现在还不算太晚。我们可以在这里建造出一个新的秩序中心。”

“怎么做?”

“我需要仲裁石——还有你的协助。这里将成为新安珀的所在地。”

“假设——只是为了搞清楚——我把仲裁石交给你,新的试炼阵与原先的那一个是否完全相同?”

他摇头否定。

“这不可能。即使老爹成功地再造一个试炼阵,也不会和托尔金的那个完全相同。同一个故事由不同的作家讲述,风格也会大不相同。个人风格不同,这无法避免。无论我多么努力地试图复制它,都会有细微的区别。”

“你怎么能做到呢?”我问道,“你还没有与仲裁石完全谐调。你需要一个试炼阵去完成谐调,但你也说过,试炼阵已经毁掉了。你还能怎么办?”

“我说过我需要你的帮助,”他强调说,“还有另外一个与仲裁石谐调的办法。这方法需要一个已经与仲裁石完全谐调的人的协助。你可以将自己再次投射进仲裁石里,带着我和你一起进入宝石内部,并通过仲裁石里蕴藏的初始试炼阵。”

“然后呢?”

“哦,等这个严酷的试炼一结束,我也就完成谐调了。你给我仲裁石,我创造出一个新的试炼阵,然后我们大家回去各忙各的。世界重新合并在一起,生活照旧。”

“混沌王庭那边呢?”

“新的试炼阵没有遭到破坏,所以他们不再拥有能进入安珀的通道了。”

“老爹死了,谁来统治新的安珀?”

他狡黠一笑。

“我费了那么多心血,总该得到一些报酬,是不是?做这个,我可是冒了生命危险,成功的几率并不大。”

我还他一个笑容。

“既然报酬如此诱人,又有什么能阻止我自己去试试、冒冒险呢?”我问道。

“你将遭遇使爸爸未能成功的相同的阻力——来自混沌的所有力量。一旦创造秩序的行动开始,混沌就会通过某种反射效应感知这一行为。对付这种力量,我比你更有经验。你不可能成功,但我可能会。”

“好了,现在假定你在对我胡说八道,布兰德。或者,咱们委婉一点儿,就说你还没有弄清眼下这场骚乱的性质吧。假设老爹成功了呢?假设现在已经存在一个新的试炼阵了呢?如果真是这样,而你又试图在这里创造出一个新的试炼阵的话,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这种事情以前从未发生过。我怎么会知道?”

“我猜,”我说道,“也许,如果你不管老爹所创造的试炼阵,在这里重新创造一个的话,你会得到一个专属于你自己的宇宙吧?也许会分裂出一个新的宇宙——新的安珀和影子世界——只为你而存在的宇宙?也许它会排斥我们的这个宇宙,让它彻底毁灭,或者只是各过各的?也许两个宇宙之间有什么重叠?以现在的形势,你认为将会发生什么?”

他耸了耸肩。

“我已经回答过了。这种事情过去从未发生过。我怎么可能知道答案?”

“但是,我认为你知道,或者说,你对此有非常有把握的猜测。我想那就是你的计划,是你费尽心机得到的东西——因为现在,它是你仅存的机会了。我站在你的立场上思考这次行动,结果得到一个线索,那就是老爹已经成功了,而你手中只剩下最后一张牌。不过,为了实现你的计划,你需要我的帮助,也需要仲裁石。可惜,你哪一个都不会得到。”

他叹了一口气。

“我本来对你期望很高。不过没关系。你错了。先不提这个。无论如何,听我说,与眼看着失去一切相比,我情愿和你一起分享整个王国。”

“布兰德,”我说,“你输了。你不会得到仲裁石,也不会得到我的帮助。你的话我已经听完,我认为你满嘴谎话。”

“你害怕了,”他说,“你怕我。我不会谴责你不肯信任我,不过你犯了一个错误,你现在需要我。”

“可惜,我已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朝我走近一步,又近一步……

“你想得到的一切,科温,任何说得出来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

“本尼迪克特在提尔-纳・诺格斯上时,”我说,“我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了一切,通过他的耳朵听到了一切,那时你也给他开出过相同的条件。省省吧,布兰德。我要继续任务。如果你认为可以阻止我的话,最好趁现在动手。”

我开始朝他逼近。我知道,只要靠近,我就可以杀了他。但我还知道,我根本不可能靠近他。

他立刻停下来,朝后退了一步。

“你犯了一个大错误。”他说。

“我可不这么想。我想我正在做正确的事。”

“我不会和你斗,”他急急地说,“不是在这里,不是在无底深渊之上。但我刚才已给过你机会。下次再见面时,我就要抢走仲裁石。”

“它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还没有和它谐调呢。”

“我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来完成谐调——虽然更加困难,不过仍然可行。别忘了,你本来有过一次机会的。再见。”

他退回树林。我紧追过去,可他已经消失了。

我离开那个地方,沿着一条穿越虚无空间的道路,继续策马前进。我不愿思考布兰德的话,他说的可能是事实,或者至少有一部分是事实。但他的话仍旧反反复复地折磨着我。如果老爹真的失败了呢?那么我就是在白费心机。一切都已结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不愿意回头看身后,生怕布兰德所说的混沌的波涛会从后面赶上来淹没我。我加速穿行影子,想在混乱之波到达其他影子世界之前进入那些世界,只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还保持着信心,让他们看见,直到最后一刻我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这时候我很想知道,战争到底进行得如何了。或者说,在混沌之地特殊的时间结构内,战争是否已经开始了?

我沿着路面飞驰,在明亮的天空下,它变得更加宽阔了。最后,道路化为一片金色的平原。我想着布兰德的恐吓。他说的话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怀疑,增强我的不安,削弱我的效率吗?也许是的。不过,如果他需要仲裁石,他本可以设下埋伏偷袭我。我绝不敢小看他控制影子的奇异力量。他能看穿我的每一个动作,且能把他自己在瞬间传送到最有利的地点。我几乎无法防备拥有这种力量的人的攻击。这样的攻击还有多久才会来临?我估计不会来得太快。首先,他想让我的精神疲惫不堪——我已经很累了,头晕眼花,我迟早得休息、睡觉。无论穿行影子的速度多么快,我也绝不可能只进行一次穿行,就到达那么遥远的地方。

粉红色、橘红色和绿色的烟雾飘过来,围绕着我打旋,充满整个世界。地面在我们脚下叮当作响,发出金属的声音。偶尔飘来的音乐好像水晶铃铛的声音在头顶上空飘荡。我的思绪不停地跳跃,许多影子世界里的记忆反复浮现,混乱地搅和在一起。加尼隆,如同朋友一般的敌人,还有我父亲,如同敌人一般的朋友,关于他们的记忆融合在一起,然后又分开,分分合合。在某处记忆中,他们中的一个问我,谁有资格登上王位。我本来以为那个人是加尼隆,他想知道我们几位王子争夺王位的正当理由。现在我知道,那个人其实是老爹,他想了解我的内心感受。他已经作出判断,决定了谁是继承人,而我却打退堂鼓不肯当国王了。我也不知道这种转变是好是坏,反正我就是想从这样一个累赘的任务中解脱出来。也许是这几年的经历启发了我,这些经历积累起来,让我对君王这个角色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既清楚它所带来的瞬间荣耀,也明白随之而来的任务有多繁重。我的想法更加成熟了。我想起我在影子地球上度过的生活。我曾经服从过别人的命令,自己也曾经发号施令。无数张面孔从我眼前掠过——都是我在过去几个世纪里认识的人——朋友们,仇敌们,妻子们,情人们,亲人们。洛琳似乎让我动心,茉伊在笑,迪尔德丽在抽泣。我和艾里克在搏斗。我回忆起最初通过试炼阵时的情景,那时我还是个男孩,还有后来那次通过的场景。一步一步地,我的记忆全都回来了。谋杀、盗窃、不正当行为、诱惑,这些阴暗的记忆也跟着回来了,正如马洛里[2]的那句名言:“因为它们就在那里。”我很难记住这些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不过也并不着急。什么时候发生的并不重要。时间呀时间,漫长的时间将最残酷的事情也打磨得柔软了,它改变了我。我看见早期的那个我,仿佛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只是个生来就有些熟悉的人罢了。我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成为记忆中的那些自己的其中一个。我继续策马飞奔,过去经历的场景似乎在我面前的迷雾中变得立体起来。真真切切,没有诗意的藻饰。我曾经参加过的那些战争也都呈现出真实的影像——只是完全没有声音——武器的闪光,军服的颜色,旗帜与鲜血。还有人们——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很久之前就已经死了——他们从我的记忆中转移到眼前这部无声的动画片里。他们都不是我的家庭成员,但所有人对我来说都曾经是意义非同一般的人,只是意义不尽相同。既有高贵的壮举,也有可耻的行径;既有仇敌也有好友。不过,他们并没有全部出现在我所经过的这条通道上。这些已经逝去很久的影像按照情景次序依次出现。

我很想了解我骑马经过的这个地方的特性,它似乎与提尔-纳・诺格斯有某种相似之处,周围似乎存在着某些对精神意识感应非常敏感的物质,能从我脑中提取我的想法,设计成或投射出这种“这就是你的生活”的全息影像。真是这样吗?或者,只是我的幻觉?我已经非常疲倦了,感到忧虑、困惑、哀伤,我经过一条单调而没有任何变化的路,加上内心情感的刺激,导致我产生幻觉……事实上,我意识到从刚才的某个时刻开始,我就已经失去了对影子的控制。现在,我只是骑马直线前进,沉陷于往事之中……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停下来休息——或许还要睡上一小觉——尽管我不敢在这个地方休息睡觉。我必须打破这个局面,将自己转移到一个更安静荒凉的地点……

我剧烈地扭曲周围的环境,改变影子。我终于打破僵局。

很快,我就骑马走在一片崎岖不平的多山地带上,很快就要到达我渴望的那个山洞了。

我们跑进洞里,然后我照顾好星辰,再吃了点东西,喝了点水,填饱肚子。我没有生火,全身裹在斗篷里,又裹了一张毛毯。我躺下休息,右手抓住格雷斯万迪尔,面朝洞口外的黑暗。

我有些不安。布兰德是个骗子,这我知道,可他说的话还是让我忧心忡忡。

不过我一向很能睡觉。闭上眼睛,很快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