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Ⅸ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黑醋栗,还有栗子花的花香。沿着整条香榭丽舍大道,盛开的栗子花仿佛白色的泡沫……

我还记得协和广场上的喷泉表演……还有,顺着塞纳大道走下去,徜徉在河畔码头,空气中弥漫着的旧书味道,还有塞纳河河水的气息……栗子花的香味……

为什么我突然回忆起影子地球上一九〇五年的巴黎?因为那一年我非常幸福快乐,所以我很可能是条件反射地在为此刻经历的磨难寻找一剂解毒良方?是的,一定是这样……

白色的苦艾酒,苦彼功酒[6],还有糖浆……浇盖浓味奶油的野草莓……摄政咖啡店,还有在咖啡店的街对面,和来自法兰西喜剧院的演员们下国际象棋……在尚蒂利酒店赛马……傍晚流连在皮嘉尔大街的夜总会里……

我左脚向前稳稳地踏出一步,接着右脚也跟着向前一步。我左手抓住悬挂着的仲裁石挂链,把它高高举起,这样我就能一直凝视着宝石,进入它的内部,看到并感觉到我每踏出一步所创造出来的试炼阵的模样。我把手杖插到地里,把它留在靠近试炼阵起点的地方。向前迈出左脚……

狂风在我身边呼啸,雷鸣电闪近在眼前。我并没有遇到和旧试炼阵一样的来自身体上的阻力。没有任何阻力。相反——从很多方面来讲,也许这样更可怕——有慎重考虑的感觉,带着点古怪,伴随着我的全部动作,它减慢我的速度,让整个行进仿佛一场仪式。

我似乎要花费更多的力量来准备每一步行动。感觉到它,意识到它,然后命令我的思想做好执行它的准备。这情况比我遇到身体阻力时更吃力。

不过,缓慢似乎是必需的,是由某种不可知的力量通过我的意识所下达的指令,它要求动作精确、节奏缓慢。迈右脚……

……此外,正如芮玛的试炼阵帮助我恢复了失去的记忆,眼下这个我正在努力创造的试炼阵激发并引出了关于栗子树花香的记忆,还有装着蔬菜的马车在黎明驶向市场的记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与特定的某个人陷入爱河,不过当时我身边有不少姑娘。伊薇特、咪咪、西蒙妮,她们的脸浮现在我眼前。那是巴黎的春天,我和吉普赛人的乐队在一起,在路易酒吧喝鸡尾酒……这些往事我全都记得,我的心跳跃着,带着普鲁斯特式的快乐,时光在我身畔像钟表的秒针一样发出声响……也许这就是我回忆快乐往事的原因,因为这份快乐似乎传递到了我的动作上,让我也兴奋起来,让我的意愿成为现实——

我看见下一步应该走的路,然后走上去。我现在走过一圈了,已经创造出我的试炼阵的最外围一圈。在我身后,我可以感觉到暴风雨正在逼近。它一定已经越过了这块高地的边缘。天空阴沉下来,暴风雨模糊了周围愉快活跃、游荡不定的色彩边界,一道道闪电张牙舞爪。但我根本无法分出一部分的仲裁石力量以及我的注意力,我无力去控制这些东西。

试炼阵已经完全展开。我可以看见我走过的新试炼阵的大部分图案,它刻印在岩石上,发出蓝色的微弱光芒。不过,这里没有火花,没有沾在脚上的颜色,也没有让头发竖立起来的电流——只有坚定不移的深思熟虑的规律,这规律如同巨大的负担,压在我身上……迈左脚……

……罂粟花、矢车菊,还有高耸的白杨,排列在乡村道路的两旁,诺曼底苹果酒的味道……又回到了镇子里面,还是栗子花的香味……塞纳河上的星空,群星璀璨……清晨雨后,孚日广场[7]上的老砖房子的味道……奥林匹亚音乐大厅下的酒吧……在那里我和人打了一场架……血淋淋的指关节,一个姑娘把我带回家,帮我包扎伤口……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栗子花开了……一朵白色的玫瑰……

我闻到玫瑰的香味了。

花香是从我衣领上残存的银色玫瑰上传来的。我很惊讶它还能保存到现在。玫瑰让我精神振奋起来,我奋力向前推进,向右微微转了一个弯。我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暴风雨的风暴墙已经推进过来,像玻璃一样光滑,抹掉它所经过的一切事物。雷电的咆哮声震耳欲聋。

右脚,然后左脚……

仿佛一支暗夜大军在推进……我的试炼阵可以抵御住它吗?我希望自己的行动能加快一点,可是一旦我的移动速度加快,进速反而变得更缓慢了。我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好像自己同时在两个地方出现,好像是我在仲裁石内部沿着试炼阵前进,而同时我又在这块岩石上走动,凝视着仲裁石里的试炼阵并模仿着它的图案。向左……转弯……向右……暴风雨真的逼近了,很快它就会到达胡吉的骨头旁边。我闻到潮湿的空气味道,还有臭氧的味道,心里想着那只奇怪的黑鸟。它说,从时间之初它就一直在等着我。它是等着和我争论,还是等着在这个没有历史存在的地方被我吃掉?不管怎样,这个下场对这个喜欢夸夸其谈的道德家倒是很合适。它失败了,它没能让我的精神中充满懊悔。在充满戏剧性的雷鸣伴奏声中,它的遗体被毁掉了……现在远处有雷声,近处也有雷声,雷鸣声无所不在。在我又转过一个弯时,闪电耀眼得几乎让我失明。我紧紧抓住吊链,又迈出一步……

暴风雨已经推进到我的试炼阵边缘了,然后,风雨从中间分开。暴风雨充满我的周身,但没有一滴雨落在我身上,也没有落在试炼阵上。但是,慢慢地,我们完全被暴风雨淹没了。

现在的我,看起来仿佛是暴风雨海洋中的一个小小气泡。巨大的水墙环绕在我周围,黑色的影子从身边掠过。仿佛整个宇宙都挤压过来,想把我碾碎。我全神贯注于仲裁石的红色世界里。迈左脚……

栗子花开了……路边咖啡店里的一杯热巧克力……杜乐丽花园[8]里的音乐会,音乐声飘荡在阳光明媚的空气里……一九二〇年代的柏林,一九三〇年代的太平洋……曾经有过那么多快乐时光,只不过分布于不同的时间。这些不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往昔,只是关于往昔时光的幻想,它们匆匆袭来,让我们在后来经历的时间里感到安慰或者痛苦。无论是对人还是对国家来说,情况都一样。无所谓了。经过新桥[9],沿着希佛里路[10]往前走,路上到处是公共汽车和小型出租马车……在卢森堡公园里,画家们站在画架前描绘风景……如果一切都要被毁灭,总有一天,我可以再次找到一个类似的影子世界……它就是我的阿瓦隆仙境,我都快忘记这些记忆了……这些细节……还有栗子的味道……

走,走……我又完成了试炼阵的一圈图案。

风在呼啸,暴风雨在怒吼,可我依然安然无恙。只要我继续保持移动的步伐,继续全神贯注在仲裁石上,只要不让暴风雨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必须坚持下去,必须继续这种缓慢谨慎、小心翼翼的步伐,决不停顿。我的速度越来越慢,但还在继续前进……

无数面孔浮现在我眼前……仿佛面孔,正在试炼阵的边缘,凝视着我……巨大的,像巨人脑袋一样巨大的脸,但面孔已经扭曲了。它们露出牙齿,哈哈笑着,仿佛在揶揄我、嘲讽我,等着我停顿下来或踏错一步……等着整个试炼阵在我周围碎裂……闪电在它们的眼睛和嘴巴里跳跃,它们的笑声就是轰轰的雷声……影子徐徐爬进它们内部……

现在它们开始和我讲话了,声音听上去仿佛是从黑暗的大海上吹来的一阵狂风……它们告诉我,说我会失败,我将失败并被风暴卷走,这个尚未完成的试炼阵将碎成无数碎片,在我身后被毁灭……它们诅咒我,朝我吐口水,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落在我身上……也许它们并非真实存在……也许我的精神因为过度紧张而崩溃了……我的努力到底有什么好处?一个由疯子创造出来的新试炼阵?我开始动摇了,它们开始合唱,在音乐里,我只听到“疯子!疯子!疯子!”的叫嚷声。

我深吸一口气,闻到了残存的玫瑰清香,我重新回忆起栗子树,还有充满欢乐的生活和那些井然有序的时光。我的思绪又飘往那些年的快乐往事,这时,周围的噪音弱了下来……我又往前踏出一步……接着又是一步……它们在玩弄我的弱点,它们可以感觉到我的怀疑、忧虑和疲惫……无论它们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它们抓住了它们看到的东西,并试图利用这些来打击我……迈左脚……迈右脚……我对自己说,现在让它们感受到我的自信,然后乖乖地畏缩吧!我已经挣扎前进到这么远的地方,我会坚持下去的。迈左脚……

面孔们在我身边旋转,不断增大,依然喃喃地说着想让我感到气馁的话。不过这些话似乎不像刚才那么有力了。我继续努力向前,穿过另外一部分弧形区域,那双存在于我意识中的红色眼睛正凝视着试炼阵,在我面前不断增长扩张。

我回想起从绿林私人医院里逃脱出来的情景,然后我从弗萝拉那里套出情报,接着遇到了兰登,我们和他的追击者作战,我们旅行回安珀……我想起我们进入芮玛,我通过了那里颠倒的试炼阵映像,恢复了大部分的记忆……还有兰登被人强迫结合的婚姻,我回到了安珀,在那里和艾里克大打了一场,然后逃到布雷斯那里……我想起接下来的战争,我失明,我眼睛痊愈,我越狱,我旅行到洛琳,然后又去了阿瓦隆……

回忆如齿轮,转动得更快了,我的思绪飞快掠过接下来发生的事件……加尼隆和洛琳……黑环里的魔物……本尼迪克特的胳膊……黛拉……然后又回到布兰德,还有他的被刺……我的遇刺……比尔・罗斯……医院记录……我的车祸事故……

从最初的绿林医院开始,我经历了所有这一切的艰辛磨难,才来到现在这一刻,我努力奋斗的目的正是为了现在每一步都尽善尽美。我感到自己早就预知到事情会这样发展——无论我行动的目的是直接通向王位、复仇,还是我的责任感,但这一切最终通向现在这一刻。当然,其中还伴随着其他东西……我感觉这份漫长的等待终于就要结束,无论我渴望并且为之努力奋斗的到底是什么,它很快就要发生了。

向左……前进得非常缓慢……一切都无关紧要了。现在,我将自己所有的意念都集中到脚步的移动上。我全情投入地专注。不管试炼阵外面到底是什么情景,我现在已经将它完全忘却。闪电、人脸、狂风……对我来说它们全都无所谓。在我的意识里,只有仲裁石,只有正在形成中的试炼阵,只有我自己——我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也许这是我最接近胡吉所谓的融入“绝对”的境界。转弯……右脚……再转弯……

时间的意义也停止了。空间意义在我正在创造的试炼阵中也受到局限。我甚至不用召唤仲裁石,就能直接从宝石里面获得力量,仿佛我已经成为正在进行的这个过程的一部分。我猜测,从某种感觉来说,我已经被它湮没消除了。我成为一个移动的点,像是按照仲裁石设定好的程序般运动着,进行着一个让仲裁石将个体的自我完全吸收进去的运转过程。我没有任何多余的精力可以集中在自我意识上。不过,从某种层次来说,我意识到自己也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因为我知道,不知为什么,我一下就知道了,如果是由别人来做这件事情的话,将会出现一个完全不同的试炼阵。

我模糊地意识到,我已经通过了试炼阵的中点。前进的路变得更加艰难,我的行进速度也越来越慢。除了速度的问题,我还想起当初与仲裁石谐调时的经历,在那个奇怪的、多维空间的矩阵里,它似乎就是试炼阵的起源。迈右脚……迈左脚……

没有吃力的拖拉脚步,只有深思熟虑的行动,我觉得此刻的行动非常轻快。无穷无尽的力量似乎正持续不断地进入我体内。我周围所有的声音都融合到一片白噪音里,最后消失无踪。

我感觉自己似乎正在以更加正常的步伐前进,绕过一个又一个更加艰难的回旋地带,朝着很快就成为这个图案终点的某个地方靠近。我心里依然没有任何感情,不过精神上的我知道,在某个意识层面上,一种兴高采烈、得意洋洋的感觉正在升起,而且很快就要爆发。再来一步……再来一步……也许只剩下六步之遥了……

突然,整个世界漆黑一片。我似乎正站在一个巨大的虚无空间里,只有我面前的仲裁石发出微弱的光芒。此外,试炼阵发出的光仿佛螺旋状的星云,而我正从星云上面大跨步走过。我犹豫起来,但只是短短的一瞬。这一定就是最后的几步,是终点的到来。我一定要集中精力,绝对不可以分心。

仲裁石告诉我该如何去做,试炼阵告诉我该向哪里走,唯一缺乏的就是我自己的决定。迈左脚……

我继续前进,投入全部精力去进行每一个动作。对抗的阻力开始升起来,阻挡我的行动,和我在旧试炼阵中遇到的一样。但是为了现在这一刻,我已经准备了好多年,经验丰富。我奋力挣扎着,向升起来的阻力屏障冲过去,走了两步。

这时,在仲裁石里面,我看到了试炼阵的终点。我突然意识到它伟大的美丽,我本应该为它的美丽惊叹,可惜在这一刻,就连我的呼吸也被挣扎前进的行动控制了。我将全身的力量都贯注到接下来的一步上,虚无空间似乎在我身边摇晃起来。完成这一步之后,接下来的一步甚至更加艰难。我感觉自己仿佛站在宇宙的中央,正在群星之上行走,通过意念,苦苦挣扎着想要迈出下一步。

尽管我无法看到自己的脚,可我的脚仍在缓慢地向前移动。试炼阵开始明亮起来。很快,它的光芒几乎耀眼得让人双目失明。

只要再多前进一点点……我更加艰难地挣扎着奋力前行,花费的力气比对抗旧的试炼阵还要大,因为现在遇到的这个阻力几乎是绝对的阻力。我必须用不屈不挠、坚定不移的意志来对抗它,将其他一切都抛到脑后。尽管我将全部的力量都投注到这个闪亮的图案之中,可我似乎根本无法再往前移动一丝一毫。最后,我将在一片壮丽辉煌的背景中倒下……

时间一分分、一天天、一年年地过去……我不知道这个过程到底持续了多久。它似乎长久得永无止境,仿佛我永生永世地都在做同一个动作……

突然,我终于能动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耗费了多长时间,不过我终于完成了这一步,接着开始下一步,然后是另外一步……

在那一瞬间,我站在自己创造出来的试炼阵中央。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就筋疲力尽地向前跪着倒下,脑袋垂到地上。血液在我耳中轰鸣,我感到眩晕,正吃力地喘息着。我开始颤抖起来,全身上下都忍不住发抖。我朦胧地意识到,自己终于成功了。不管接下来到底要发生什么,试炼阵诞生了!它可以承受住……

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这里本不应该有人存在。可是,我疲惫不堪的肌肉拒绝作出任何反应,甚至连条件反射都做不出来。结果一切都太迟了。直到有人将仲裁石从我虚弱无力的手指间猛地抢走,我才勉强抬起头,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人跟在我后面通过试炼阵,如果有人的话,我相信我会立刻意识到的。因此……

周围的光线差不多已经恢复正常,我冲着光眨眨眼睛,一抬头,正好看到布兰德满脸得意的笑容。他眼睛上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手中抓着仲裁石。他一定是直接把自己传送进试炼阵里面了。

我刚一抬起头,他就打了我一耳光,我身体一歪,向左倒在地上。接着,他又狠狠朝我的腹部踢了一脚。

“啊,你居然完成了。”他说,“真没想到,你竟然能成功。现在,又多了一个要毁灭的试炼阵,不过我得先把事情安排好才行。不管怎样,我现在需要这个试炼阵,它可以帮我扭转战争局势,让混沌王庭一方获得胜利。”他挥舞了一下仲裁石,“咱们暂时再见了。”说完,他就消失了。

我躺在地上,捂住肚子,痛苦地喘息着。在我体内,黑色的波浪升起又落下,仿佛大海上的波涛,不过我还没有完全屈服,依旧保持着意识。巨大的挫败感淹没了我,我闭上眼睛,呻吟起来。现在,再也没有仲裁石可以汲取力量了。

记忆中的栗子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