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XIII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一瞬间,我的疼痛与疲倦一扫而光。看到那优美的白色身影站在我们面前,我感到一阵微弱的刺痛,仿佛希望本身触到了我。一部分的我想要立刻冲上前去,但更加强烈的另外一部分阻止了我,让我静止不动,耐心等待。

我不知道我们到底站了多久。山坡下面,军队整装待发,俘虏们全被捆绑起来,马匹载上装备,军事器材也都收拾停当。不过这支正在行军的庞大军队却突然停止了前进。这很不正常,他们居然这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疯狂的天空背景映衬着她的身影,我看到每个人的脸都转向这边,望着站在悬崖峭壁上的独角兽。

我突然意识到,从背后刮过来的风停止了,但雷声还在继续隆隆作响,四下炸裂,闪电也在我面前的阴影里跳跃着。

我回忆起上一次看见独角兽的场景——就在我们发现影子凯恩的尸体那天,我和杰拉德搏斗输掉了。我回忆起我听说过的那些传说故事……她真的会帮助我们吗?

独角兽向前踏了一步,然后停住脚步。

她是那么美丽,不知怎的,仅仅看着她,我就感到精神振奋、充满力量。不过,她的出现还带来一种让人心痛的感觉。她是外形仿佛小母鹿般的美丽生物。不知为何,我感觉在她那雪白的脑袋里,蕴涵着非凡的智慧。我极其渴望能亲手触摸到她,可惜我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

她的目光扫过我们所有人。她明亮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转头避开的。可惜这根本不可能。于是,我坦然回应她的注视。从她的目光中,我可以读出一份理解,仿佛她知道关于我的一切,而且就在目光接触的这一瞬间,她了解到了我近来接受的所有考验。她看到了,理解了,甚至还可能很同情我。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仿佛是怜悯的神情,还有强烈的爱。也许还有一份幽默感。

她扭开头,视线断掉了。我不知不觉地叹了口气。在闪电划过天空的明亮瞬间,我瞥见有一个光芒闪烁的东西挂在她的脖子上。

她又往前迈了一步,现在她正在凝视着我的兄弟姐妹们,而我也正准备朝他们那边走过去。她低下头,轻轻喷了一下鼻子,用右前蹄敲敲地面。

我感觉梅林就站在我身边,因为他,我想到如果世界毁灭,我将失去的所有东西。

她踩着舞蹈般的脚步前进几步,摇晃一下脑袋,然后低下头。似乎她很不喜欢接近这么一大帮人。

在她迈第二步的时候,我又看见那道闪光,然后又是一次。一抹微弱的红色闪光,从她脖子下面的毛发里面露出来。她戴着仲裁石!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回它的,这并不重要。如果她能把它还给我们,我觉得自己可以击破暴风雨——或至少设立一个结界,保护我们避开暴风雨,直到它完全过去。

不过刚才那一眼就足够了,她已经不再注意我。她慢慢地、小心谨慎地走动,仿佛随时准备因为最轻微的骚动而逃掉。她走近朱利安、兰登、布雷斯、菲奥娜、莉薇拉、本尼迪克特和其他几位贵族站立的地方。

我本应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惜我没有。我只是看着那只灵兽柔和顺畅的动作,她小心翼翼地择路前进,慢慢走到那群人边上。

她又停下来,低下头,然后甩了一下鬃毛,弯低前腿跪下。仲裁石滑到她带旋纹的金色长角上。她的角尖几乎碰到了她跪着面对的那个人。

突然,我心中仿佛有一双眼睛,看见我们父王的脸浮现在天空中,我想起他说过的话:“我死了之后,继承权的问题将再次降临……我别无选择,只有把继承权的问题,交给独角兽的角来决定。”

人群中传出一阵窃窃私语声,我意识到其他人肯定也都想到了。独角兽并没有受这阵骚动惊扰,继续保持这个动作,仿佛一尊柔软的白色雕像,看上去甚至都没有呼吸。

兰登慢慢地伸出手,从她的角上取下仲裁石。他的低语声传到我耳中。

“谢谢。”他对独角兽说。

朱利安拔剑出鞘,放在兰登脚下,同时跪下。接着,布雷斯、本尼迪克特、凯恩、菲奥娜和丽薇拉也纷纷跪下。我也加入他们,我的儿子也一样。

兰登默默站了好久,这才开口说话。

“我接受你们的效忠。”他说,“诸位请起。”我们站起来,独角兽转身逃掉了。她沿着山坡跑下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我从来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兰登说,他继续将仲裁石举到眼睛的高度,“科温,你能拿走这东西,然后阻止风暴吗?”

“它现在是你的了,”我说,“我不知道它干扰暴风雨的力量有多大。不过我突然想到,以我现在这种身体状况,可能无法坚持很久,无法保护我们大家的安全。我想这应该成为你登基后的第一个表现。”

“那么你能演示一下如何运用它吗?我想我们需要一个试炼阵来完成谐调工作。”

“我想不必。布兰德说过,一个已经完全与仲裁石谐调的人,可以帮助其他人完成谐调。在那之后我想了很多,我认为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们两个到那边去吧。”

“好的,走吧。”

他说话的声音和身体姿势已经有所不同了,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看来,意外降临的角色和任务立刻开始改变他了。我真想知道他和薇亚妮会成为什么样的国王和王后。我想得太多了。我的精力有些散乱。短短一段时间内发生了太多的事,我甚至无法一次回忆起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我只想爬到什么地方,裹着我的斗篷蒙头大睡。可我没有那么做,我跟他走到一个地方,那里还有一小堆正在闷烧的营火。

他戳开篝火,往里面加了几块木头,接着坐到火堆旁,冲我点头示意。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说到当国王,”他说,“我到底该做些什么,科温?我完全没有准备。”

“做什么?也许这是一份非常棒的工作呢。”我回答说。

“你认为其他人会有什么不快的感觉吗?”

“如果有的话,他们也藏着没表露出来。”我安慰说,“你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兰登。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实际上,一直是老爹在保护我们,也许不只是为了我们的利益。继承王位显然不是什么待遇特别优厚的职位,还有很多艰难的工作在前面等着你呢。我想其他人也会意识到这点的。”

“那你自己呢?”

“我当时想得到王位,只是因为艾里克得到了它。那个时候我并没意识到这一点,不过这是真的,这是我们俩这么多年来一直玩的竞赛游戏的胜利筹码,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宿怨。我本来计划为了夺取王位而杀了他。现在我很高兴他不是这么死的。他和我,我们两个人实在太相像了。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最近才明白过来。但他死后,我一直在寻找理由,不愿登上王位。最后我才明白,王位并不是我真正想得到的东西。它不是。你很适合做国王,好好统治,弟弟。我肯定你会成为一位好国王的。”

“如果安珀还存在的话,”过了一会儿,他回答说,“我会努力试一试的。快点,我们开始谐调仲裁石的工作吧。暴风雨已经近得让人感到很不舒服了。”

我点点头,从他手中拿过仲裁石。我迎着火光举起宝石的链子,火光穿过仲裁石,宝石里面的景物似乎看得很清晰。

“靠近一点,和我一起凝视仲裁石的内部。”我指导他说。

他按我说的做了。我们两个一起凝视宝石时,我又告诉他:“想像着试炼阵。”我自己也开始想像试炼阵,努力唤起关于它的记忆,那些弯曲的线条和盘旋的纹路,还有它闪烁着苍白光芒的图案轨迹。

我似乎在仲裁石的中央察觉到一个微弱的瑕疵,我凝视着它,然后回忆起试炼阵里的大回旋,回忆起那些转折点,回忆起里面帷幕般的试炼障碍……我想象着,想象它从我身体里穿过,努力回忆起那些错综复杂的轨迹路径。仲裁石内部不完整的片段开始变得越来越清晰。

我将我的意识放在上面,召唤试炼阵全部浮现,清晰呈现出来。就在这时,我突然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就是我自己与仲裁石谐调的那天所经历的感觉。我只希望现在的我足够强壮,可以再次通过试炼。

我伸手抓住兰登的肩膀。

“你看到了什么?”我问他。

“好像看到了试炼阵,”他说,“只不过是立体的,沉浸在一片红色海洋的海底……”

“和我一起来。”我说,“我们必须通过它。”

移动的感觉又出现了,一开始是漂浮在空中,然后朝着仲裁石里面那个永远无法完全看透的蜿蜒曲折的试炼阵飞速下降。我的意识在我们两人前面带路,我感觉到我兄弟就在我旁边,围绕在我们周围的红宝石发出的光芒变得黯淡,融化成一片纯净天空的夜色。这个特殊的试炼阵会随着每一次心跳而增大,不知为什么,这个过程似乎比上一次来临得早很多。也许是因为我已经谐调过了。

感到兰登就在我身边,于是拉着他经过现在已经熟悉的形状游走,它的起点已经显露了出来。就在我们朝那个方向移动时,我再次试图完成这个试炼阵的全部图形,结果却迷失在仿佛是它的附加空间的回旋线条里。主曲线和螺旋纹路,还有仿佛打成结的回旋纹路,渐次蜿蜒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上次就曾感受到的那份敬畏再次将我淹没,我从身边的某处感到这份敬畏也出现在了兰登身上。

我们前进到试炼阵开始的部分,冲了进去,盘旋着进入这个光的矩阵。我们四面八方全是明亮的微光,是从闪烁的火花身上发出来的。这时候,我的意识已经完全被这个过程所吸引了,巴黎似乎远离了我……

下意识的思维提醒我,艰难的部分到了。在这里,我将进一步催动意念——如果你喜欢,也可以称为我的意愿——让我们匆忙经过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路途,我不顾一切地从兰登身上汲取力量,好加快我们前进的速度。

我们仿佛正在经过一个巨大而精巧的螺旋形海螺的发光内部。只不过道路寂静无声,我们自己则是由意识凝结而成的没有实体的一个点。

我们移动的速度似乎在继续加快,不过精神上的疼痛也在增加。我记得上次穿越这个图案时没发生过这种情况。也许是和我的疲劳有关,因为我一直在努力加速。我们冲过一道障碍,又被坚固而平滑的明亮墙壁所包围。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还有些昏昏欲睡。但这种意识的模糊是我无法承担的奢侈,我也不允许我们移动的速度太慢,因为暴风雨已经越来越逼近了。我再次很抱歉地从兰登身上汲取了力量,只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完成这个游戏。我们继续向前飞奔。

这一次,我没有再经历刺痛的感觉。不知怎的,火焰的感觉开始固定下来,这一定是因为我本来就谐调过仲裁石。我上一次曾经通过这里,对这方面也许有了一些小小的免疫力。

这一切仿佛永无止境。之后,我觉得兰登似乎踉跄摇晃起来。也许我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我想,如果继续依靠他,他留下的力量也许就不足以应付暴风雨了。我下定决心,除非特别需要,否则不再汲取他的精力。我们一直沿着轨道前进。如果是那样的话,没有我他也可以继续前进,我只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坚持住就可以了。最好不要迷失在这里,两个人一起失败。

我们继续飞奔,头晕眼花的情况又回来了。我将全部意志放在我们正在进行的这个过程中,用意志清除掉其他一切念头。我们似乎正在接近终点,周围的颜色开始变得阴暗,我知道这也是试炼的一部分。我努力击退自己的恐慌情绪。

情况不妙。就在这么接近终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正在滑开!我确信我们就要完成试炼了,只要再坚持一小会儿就可以……

一切事物都从我眼前浮游离开。

我最后看到的是兰登关切的表情。

脚下是摇曳的橙色与红色。难道我被囚禁在某个星球的地狱里?我继续瞪大眼睛察看,我的意识也慢慢清醒了。一团黑暗之中,闪耀着光……

有人在说话,很熟悉的声音……

周围的景物清晰起来。我正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脚冲着营火。

“没事了,科温。没事了。”

是菲奥娜在说话。我扭头去看她,她就坐在我头旁边的地上。

“兰登……”我问。

“他也没事,爸爸。”

梅林坐在我右边。

“发生什么事了?”

“兰登把你背了回来。”菲奥娜说。

“谐调成功了?”

“他认为成功了。”

我挣扎着坐起来。她试图把我推回去,继续躺下,可我还是坐了起来。

“他在哪里?”

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我望过去,看见了兰登。他正背对我们,距离我们大约三十米远,他站在一块岩石上,面对着暴风雨。暴风雨现在已经非常接近了,狂风舞动他的外衣,肆虐的闪电从他面前耀眼地划过。隆隆的雷声几乎一直没有停止。

“有多久了,他站在那里?”我问。

“只有几分钟。”菲奥娜回答说。

“自从我们返回之后?”

“不。”她说,“你已经昏迷很久了。兰登先和其他人谈话,然后命令军队撤退。本尼迪克特带着他们全都去黑路那边了,他们正在横渡深渊。”

我转头去看。

军队正沿着黑路移动,一支黑色的纵队正向敌人的要塞进军。蜘蛛网一样轻薄的浮路漂浮在我们之间,远方有一些火花,闪烁在如夜色一样漆黑的背景中。天上,天空本身已经完全翻转了,我们正位于黑暗一半的下方。我再次产生了那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我很久很久之前就来过这里,看着正在发生的这些事情。不是安珀,这里才是创造世界的真正中心。我试图抓住那段幽灵一般飘忽不定的记忆,但它还是消失了。

我看到球形闪电在我头顶上方爆裂开花。

“他们全部都走了?”我问她,“你、我、梅林和兰登,我们是仅剩还留在这里的人?”

“是的。”菲奥娜说,“你想追上他们吗?”

我摇摇头。

“我要留在这里,和兰登一起。”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

我和她一起站起来,梅林也一样。她拍拍手,一匹白色骏马一溜小跑来到她身边。

“你不再需要我的照顾。”她说,“我也该走了,加入前往混沌王庭的队伍。那边的岩石旁有给你们准备好的马。”

她挥了挥手。

“跟我一起走吗,梅林?”

“我要和爸爸在一起,还有国王。”

“好的。我希望能很快在那边见到你。”

“谢谢,菲儿。”我感激地说。

我扶她上马,目送她离开。

我走回去,重新坐到火堆旁边。我望着兰登,他一动不动地站着,面对着暴风雨。

“还有充足的伙食和葡萄酒,”梅林说,“帮你拿一些过来吗?”

“好主意。”

暴风雨实在太近了,几分钟之后,我就可以走进它里面去了。我还无法判断兰登的努力是否产生了什么效果。我沉重地叹息一声,转开思绪。

都结束了。不管是以这种方式还是那种方式。自从逃离绿林医院之后,我经历的所有努力奋斗都已结束。我再也不需要任何复仇。不需要。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完整无缺的试炼阵,甚至可能有两个。给我们引来全部麻烦的那个人——布兰德,他死了。我的诅咒的任何残余力量都将被抹掉,被那个穿过影子世界、横扫一切的巨大混沌波抹掉。我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弥补我的诅咒带来的危害。在我父亲死之前,我和他交上了朋友,而且两人关系还不错。我们有了一位新国王,他拥有独角兽明确无误的祝福,而我们大家也都向他表示效忠。我是真诚的,我和我的家人和解了。我觉得我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现在再没有什么可以驱动我的欲望了,我不再有任何野心,我现在非常接近自己可能有过的最平和的心态。所有发生过的这些事情都被我统统丢到脑后,我觉得就算现在死去,结果也很不错,我不会大声抗议命运不公。但换作其他时候的话,我肯定会这样做的。

“你走神了,爸爸。”

我点点头,露出笑容,从他手上接过一些食物,开始吃喝起来。我一边吃东西,一边观察暴风雨。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太早,不过它似乎不再往前推进了。

我太累了,身心俱疲,反而睡不着。我的疼痛感完全消退了,令人惊讶的是,麻痹感笼罩了我的全身。我觉得自己仿佛被深深埋在了温暖的棉花堆里。无数的事件和回忆让我脑子里的时钟继续运转。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

我吃完东西,又往火里添了几块木柴。我一口口地喝着葡萄酒,凝望暴风雨,它现在很像壁炉前一扇覆盖着冰霜的窗户。活着的感觉真好。如果兰登成功地将这场暴风雨拦截下来,明天我就要骑马进入混沌王庭。我不知道那里还有什么危险等待着我,也许是一个巨大的圈套,一个埋伏,一个诡计。我撇开这些想法。不知为什么,现在,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你刚刚正开始给我讲你的冒险经历,爸爸。”

“有吗?我不记得我都讲了些什么。”

“我想更好地了解你,给我多讲一些吧。”

我噗的一声笑出来,然后耸耸肩。

“那么就讲这个好了,”他挥一下手,“整个战争。最初到底是如何开始的?你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菲奥娜告诉我说你在影子里居住了很多年,一直都没有记忆。你是怎么恢复记忆、找到其他人,并且返回安珀的?”

我呵呵笑起来,又关注地瞥了一眼兰登和暴风雨的情况。我喝口葡萄酒,拉起斗篷遮挡狂风。

“为什么不呢?”我说,“如果你有倾听一个漫长故事的好胃口,这个就是了……我猜故事开始的最好地方,是一家叫绿林的私人医院,我那时被放逐在影子地球上。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