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XIIII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在我讲述的过程中,天空翻转了一次,然后又翻转一次。兰登迎着暴风雨而立,终于获得了成功。暴风雨在我们面前破碎,仿佛被巨人的斧刃从中劈开。它向两边翻滚着后退,最后一路扫荡,返回北面和南面,消退,逐渐缩小,最终完全消失。它覆盖过的那些景物都幸存下来了,和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黑路。不过,梅林告诉我说没关系,他会召唤出一条薄纱路,我们可以通过它离开这里。

兰登现在睡着了。他脸上流露出巨大的压力感,他看上去不再和过去一样,那个我们都喜欢耍弄折磨的鲁莽的小弟弟,他的脸上出现了无数皱纹,那是我以前从未注意过的,是我没有注意到的深刻思想的印记。也许我被最近发生的事件弄得眼花了,可是不知怎的,他看起来的确显得更加高贵、更加强大。一项新工作真的会有这种魔力吗?在经历了独角兽的指定之后,经过了暴风雨的洗礼,似乎他真的表现出了一位君王的风度,即使是在睡眠之中。

我已经睡醒了,但甚至连梅林这会儿也在打盹,这让我很高兴,因为在这个短暂的时刻,在他醒来之前,我站在混沌之地的边缘,这个悬崖峭壁上,回望着这个幸存下来的世界。这个世界被彻底清洗了,这是一个经受了暴风雨袭击的世界……

我们可能错过了老爹的葬礼,他恐怕已经进入混沌王庭远方的某个无名之地里永世长眠了。真让人难过,可惜我没有力量赶过去。我已经看到了送他出殡的队伍,将很多关于他的往事深藏在心底。我已经和他告别过了,他会理解的。还有,再见了,艾里克。经过所有这些日子,我才能以这种方式说出来。如果你能活到现在,我们之间一定会和解的。甚至有一天可能会成为朋友,因为导致我们彼此争斗的所有原因都不复存在了。总而言之,你和我,比家族里的其他人更加相像。不管以什么手段,如果能救活过来的话,我一定会……还有迪尔德丽……可惜我的眼泪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流干。再见了,最亲爱的妹妹,你会永远活在我心中某个地方。

还有你,布兰德……当我注视着脑海里关于你的记忆时,我感到苦涩与痛苦,我的疯子弟弟,你几乎害死了我们大家。你几乎颠覆了整个安珀,把她从克威尔山顶的怀抱中倾覆。你差一点就粉碎了所有影子世界。你几乎毁掉了试炼阵,并用你自己的想象重新设计一个宇宙。你疯狂又邪恶,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即使到现在,我还忍不住因恐惧而颤抖。我很高兴你终于死了,弓箭和无底深渊夺取了你的生命,你的存在再也无法玷污人类居住的地方,再也不会走进安珀甜蜜的空气里了。我真希望你从来就没有出生。如果不是那样,我希望你很久之前就死掉了。够了!再想下去会贬低我自己的。死去吧,不要再来骚扰我的思绪。

我仿佛拿着一手家庭扑克,分别凝视着你们,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内心虽然痛苦万分,却纵容自己再来概括一遍你们,但是,你们,我,我们,似乎都改变了。在我重新开始旅程前,我需要再最后看你们一眼。

凯恩,我从来不喜欢你,以后仍旧不会信任你。你侮辱我、背叛我,甚至刺杀我。忘记那些吧。尽管我不喜欢你做事的方式,但这一次,我却无法挑剔你的忠心。现在和平来临了,新的统治时期开始了,让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充满纯净与清白吧。

莉薇拉,你拥有很多非凡的特征,最近发生的事情不会让你改变很多。对于这一点,我很感激。有时候,不必经受考验就能避开一场冲突,这总是让人高兴的事。

布雷斯,你在我眼中总是充满光明的一个人,勇敢无畏、精力旺盛又鲁莽轻率。为你的第一项个性,致上我的尊敬;为第二项个性,致上我的微笑。至于最后一项个性,它似乎在最近这段时间里缓和了很多。很好。在未来远离阴谋诡计吧,它们并不适合你。

菲奥娜,你是改变最大的一个。我必须用新的感情替代过去对你的感情,公主,因为我们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为了朋友。请带去我对你的溺爱吧,女法师。我欠你一份情。

杰拉德,你这迟钝又忠实的兄弟。也许并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变了。你站在那里,就像一块巨岩,坚持你所相信的东西。希望你不再那么容易被人欺骗,希望我再也不会和你比武了。回到你的大海上,乘上你的舰船,去呼吸带着海盐味道的纯净空气吧。

朱利安,朱利安,朱利安……我从未真正认识你吗?不对。在你长期离开安珀期间,阿尔丁的绿色魔法一定柔化了那个旧的空虚躯体,留下了更能赢得别人赞誉的自豪感和某些我很愿意称之为正直的品质——那是从仁慈宽恕中分离出来的性格,确切地说,那些是你的个性中新增加的部分。我绝对不会贬损它们的。

还有本尼迪克特,老天知道,随着时间流逝,你现在更加智慧了,不过在你对人类本性的了解中,你还是忽视了一些小例子。现在战争结束了,也许我会看到你的微笑。好好休息吧,战士。

弗萝拉……他们说慈善博爱应该从对家里人做起。跟我很早之前就认识的那个你相比,现在的你似乎没有变得更糟糕。哎,像这样评价你们,或许是我的梦想。在这个感情过于冲动的梦中,我翻弄着财产表,努力增加你们的产业。现在,我们中的任何人都不是敌人了。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还有那个穿着黑色镶银的衣服、斗篷上镶嵌着银玫瑰的男人呢?他愿意承认他已经学会了信任他人,他已经在清澈的泉水里洗净了双眼,还擦亮了一两个蒙尘的理想。算了,也许他还是那个能言巧辩、爱管闲事的人,只懂得一些生存艺术的小伎俩。仍旧和过去被关在地牢里时一样盲目。算了,随它去吧,就这样了。我永远都不会对那个人满意的。

卡门,Voulez-vous venir avec moi?[11]不愿意?那么只好对你说声再见了,混沌公主,咱们俩本来也许能过得开开心心的。

天空又翻转了一次。现在谁还能看得出这里不久之前还存在过一个褪色的闪光玻璃一样的危险玩意儿?重新发牌,游戏重新开始。过去是我们九位王子在玩牌,现在则变成了七位王子,其中还有一位成为了国王。不过,梅林和马丁也加入到我们中间,新的游戏者加入,继续进行老游戏。

我的力量恢复了,我凝视着火堆的灰烬,思考着我曾经走过的道路。前面的道路激起我更大的兴趣,不管路上有什么艰险。现在,我重新拥有了眼睛和记忆,还有我的家庭。科温永远是那个科温。即使在最后的审判之日,他也不会改变。

梅林动了动,快醒了。很好。差不多该起了,还有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成功击退暴风雨的兰登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和我一起从仲裁石里汲取力量,然后通过主牌和杰拉德取得联系。纸牌再次变得冰冷,影子世界也再次恢复了它们的本来面貌。安珀依然存在。自从我们离开安珀,那里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时间。在我下次回到安珀之前,还会有更多的岁月流逝而过。其他人可能已经利用主牌传送回家了,兰登也回去了,他要履行他的职责,而我还要去拜访混沌王庭,因为我说过自己要去,而且有人需要我到那里去。

行李已经准备停当,梅林将和我一起出发。很快他就会召唤出一条纤细的路。

等到在混沌王庭里的一切都结束之后,等到梅林通过试炼阵、开始要求得到属于他的世界之后,我还有一趟必须完成的旅程。我必须骑马回到我种下老尤格树枝的地方,看看那棵树到底长得怎么样了。我必须去看一看,我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的鸽子的咕咕叫声里创造出来的那个试炼阵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如果它能带我前往另外一个宇宙——我现在认为它一定会的——我也必须去那里一趟,看看我创造出来的是什么。

道路在我们面前飘移过来,一直延伸、上升,指向远方的混沌王庭。这个时刻终于来临。我们骑上马,向前出发。

我们骑马穿过黑暗,走在一条仿佛包奶酪用的轻薄棉布上。敌人的要塞、被征服的国家、圈套、先辈的家园……无论它是什么,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了。城垛和眺望露台那里露出若隐若现的闪光。我们甚至可能赶上那场葬礼。我挺直后背,放松握着的宝剑。很快,我们就会抵达那里。

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