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故事:连环自杀案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生物。当人类拥有超能力之后,我们称这些人为异能者,或者超人。那么当其他生物也有特殊的能力者出现时,比如说有超能力的树,有超能力的猫狗,那些家伙又该被称为什么?妖怪吗?

所谓妖怪其实就是一些稀有的生物,它们和你我一样都是世间万物之一,并没有什么复杂的。

很多年前,我们的科学家尝试和外星文明取得联系,但是我们真的和那些文明拥有共同的道德标准吗?我们如果联系到的不是外星人类,而是外星妖魔呢?其实不去说那无边无际的宇宙,只说我们的地球。

地球上各个国家的法律并不相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国家,受到的约束也各自不同。人类社会有自己的规则,这些规则却未必适用于其他生物。不同生物间本来就没有相同的道德标准,那么当不同的生物遭遇,又该如何鉴定彼此的行为?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大太复杂了。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世间万物都有灵魂,那是不是也应该有一种共同的沟通方式呢?

下面是一个E科的90年代老故事。

(一)

从遥远东方来的巨大运输船慢慢靠岸,一个个集装箱平稳的送出银角码头。两小时后,码头调度室接到通知,在最近的十二号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连环车祸。集装箱卡车翻下山坡,引发了森林火灾。

二十多天后。伦敦兰贝斯区,凯文公寓。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屋顶上面容呆滞,嘴里喃喃自语。楼下聚集有百多人的围观人群,警察拉起了警戒线和也准备了防护垫,时刻防止男子跳下来。

值班的高个子巡警拿着扩音器大声叫喊着:“楼上的先生,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千万不要自寻短见。你到底有什么要求?请提出你的要求。楼上的先生,千万不要自寻短见!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你到底有什么要求!请提出你的要求!千万不要激动,要冷静!千万不要激动!”

“安静点伙计。我看最激动的就是你了,他在上面一个多小时了都没跳,根本就很平静。”阿伦·史密斯亮出证件道,“这里由我们苏格兰场接管。你在下面准备好安全措施,安静点。”

“苏格兰场?”警察愣了一下,为什么这种事情会惊动苏格兰场?

“是的,你叫什么名字?”阿伦问。

“巴里·安德顿。”警察回答。

“安德顿先生,总之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诸葛羽紧了紧风衣,自信满满道。

阿伦·史密斯和诸葛羽并肩朝楼顶走。

诸葛羽皱眉道:“那个警察大叔来上班之前喝了不少,但他是真的为那家伙紧张。可是你能相信吗?刚才那么多围观者,居然有不少人都希望看到跳楼的场面。人怎么一个个都这样子?”

阿伦·史密斯道:“如果所有人都一心向善,那这里就不是伦敦,而是天堂。你觉得可能吗?”

诸葛羽道:“话说回来,那个大叔苦口婆心那么久,这家伙还想着跳楼。你有什么办法?”

阿伦道:“没有办法,如果嘴劝没用,必要时就硬拉回来!这里是伦敦,是介于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地方。有人希望看到血,自然也有人希望看到和平。我只希望别把事情闹大。”他推开了楼顶的门。

准备跳楼的男子面色苍白而疲倦,眼睛里都是血丝。他站在大楼的边沿,身子微微抖动。

“嗨!这位先生,这位先生!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请告诉我!”诸葛羽高声道。

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望向了诸葛羽,但没有说话。

“有什么事情好那么看不开?女人走了?儿子死了?丢了工作?你那么年轻,遇到什么事情不能从头再来?”阿伦·史密斯冷冷道。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男子道。

“我是不知道,你可以告诉我。让我听听,到底是不是真的值得去死!”阿伦上前一步。

“我什么都不知道。”男子慢慢向栏杆外退了一步,“我丢了工作,三十多岁了没有女人。我走在路上,没有人会多看我一眼。我一个月不出门,都不会有人注意我。你看看下面的人,他们都盼着我跳下去。他们说跳啊!快跳啊!我能听见他们心里的声音。”

阿伦撇嘴道:“得了,你根本听不到那些声音。何况你走在路上没人理你,好过我们警察穿着制服被人骂。我们警察每天累死累活,还被别人说是带执照的强盗,我都没想过自杀。”

“警察被人骂需要抱怨吗?你牢骚也不少啊?”诸葛羽冷笑道。

“该抱怨的当然要抱怨,我无故被人骂都不想自杀,他没人理就想自杀了,哪有这种道理!”阿伦又上前了一步。

两人的话声音很低,那苍白的男子似乎为了听清他们的话,又朝外走了一步。

诸葛羽飞快扫描着对方的思维,道:“他的名字叫约翰·霍克,的确是刚刚失业,也的确是刚刚和女友分手。这算是双重打击。”

“这种事情天天发生很稀奇么?这就要自杀?”阿伦没好气道。

诸葛羽看了他一眼道:“你很没同情心。”

阿伦大声道:“这位先生,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你看今天的天空那么蓝,伦敦有这样的好天气很不容易。你是不是也应该珍惜一下。”

那男子却忽然低声道:“你在窥探我?”那语气有些奇怪。

诸葛羽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对方目光散乱,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自己。

阿伦道:“你说什么?”

那男子做了个怪异的表情,径自转身栽下大楼。早已经神经紧绷的诸葛羽一个箭步抓住对方的小腿。但那家伙这一跳的力气出奇的大,直接把诸葛羽的半个身体也拉出了楼顶。楼下围观的人群发出一片惊呼。

诸葛羽的手掌直接从小腿拉到了脚踝,那家伙的身体一下子重了十倍。

阿伦·史密斯也冲了上来,抓住了诸葛羽。两人合力终于把那家伙拖了上来。但是这个一心自杀的家伙尽管没有坠下大楼,却已经七窍流血死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这么尴尬怪异的场面说给谁都不会相信,如果死者的家属说是他们杀了死者,又该怎么解释?

“我还真以为一定能把他拉上来,拉上来就没事了。”诸葛羽久久才道。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阿伦苦笑道:“现在你应该明白了,我为什么把你从ECIS借来。”

诸葛羽挠头道:“可惜我还是没看出什么。这事情有点麻烦。”

活人和死人的样子差别是很大的,排除殡仪馆敬业的化妆师的功劳,绝大多数的人在离开这个世界时,都会被死神蹂躏的毫无尊严。

诸葛羽看着“约翰·霍克”的尸体,脑海中不断重演着大楼上那短短2分钟内发生的一切。

验尸官凯特是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碧蓝的眼睛透着成熟的睿智。她把验尸报告交给诸葛道:“他在一瞬间全身血管爆裂,这是死因之一。但我要说的是,他的大脑在三天前就已经死了。在脑死亡的状况下,人还在街上走动的案子,在最近一个月里面,我们已经遇到了三起。”

诸葛羽皱眉道:“的确很诡异。”

这时停尸体间的电话响起,凯特听了一下,扭头对诸葛羽道:“阿伦让你上去。我这里有新进展会通知你的。”

诸葛羽点点头,思索着朝楼上走。

苏格兰场的总部永远是那么忙碌,混乱嘈杂的办公大厅里面,每个人手里都有两个电话在接听,和一大摞的文件要处理。

阿伦·史密斯抽着烟,盯着一摞照片,来回比较着。诸葛羽站在他背后,也是一张张照片看过去,他注意到这些照片拍摄的时间间隔大约是五到七天。除了这个颇有规律的时间间隔外,无论是地点还是人都毫无共同之处。

第一组照片是个伐木人,他坠入了打猎用的陷阱,不远处是砍倒的树林,以及堆积在一起的动物尸体。

受害人资料:蒂姆·克罗,四十二岁。离异单身,酗酒,做护林人十五年,曾经因为走私动物被起诉,但证据不足。

阿伦道:“那个陷阱是他自己挖的,然后自己跳下去,摔断了脖子。他身边的人,我已经进行了排查,没有可疑的死亡迹象。”

第二组照片是一个小学教师,他倒在黑板边上,大片鲜血喷在墙上,嘴巴里面塞满了粉笔。死亡时间是午夜两点。

受害人资料:杜克·邵恩,三十七岁。单身未婚,同性恋,有毒瘾,多次被学生投诉。

阿伦道:“午夜两点在教室里撞墙。最早到教室的值日生发现了他。那个孩子吓坏了。”

“这种人也能当老师?你们英国的教育系统有问题。”诸葛羽皱眉道。

“现在有哪个国家的人说自己那儿的教育系统没问题吗?”阿伦反问。

“说的也是。”诸葛羽耸耸肩。

第三组照片的场景是一个小型工厂。机床上到处都是鲜血,死者只能以支离破碎来形容。

受害人资料:比尔·斯隆,五十二岁,已婚。五年前工伤后,动手能力变弱。休养恢复后,回到原来工厂做临时工。药物成瘾。

“我以为你们这里对老员工是保护的。”诸葛羽皱眉道。

“是有各种保护条款,但也有各种漏洞。”阿伦道。

第四组照片是一个枪械店的老板,他先打断了自己的双腿,然后用削断了枪管的来复枪自杀。照片里面他躺在血泊里,尸体压碎了柜台,柜台里面的枪散落在他尸体边上,各种各样的枪都有。

受害人资料:德里克·沃顿,四十一岁,离异。无不良记录,但涉嫌走私业务。

诸葛羽问道:“我记得英国枪械店是不合法的吧?”

“当然不合法,他这家店表面是五金店。你敢说你们中国没地下黑市?”阿伦道。

诸葛羽笑了笑道:“我只知道你们是腐朽的资本主义。”

第五组,是最新的死者,那个早上跳楼未遂,却同样死亡的约翰·霍克。他是三十二岁的失业人员,无案底,长期依赖药物,精神状况低迷。

诸葛羽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两个问题。除了他们都是脑死亡在先外,你们还有什么证据认为这些人的死是有联系的。他们都是自杀,自杀方式都不同,现场没有其他嫌疑人的线索。对大伦敦来说,一个月里面这点自杀事件不能算多吧?第二,凯特女士说他接手的相同脑死亡案件有三起,有哪一起不是?”

“凯特经手了三起,但这里的案子都是脑死亡后,人才死亡的。”阿伦·史密斯拿出第一组照片道,“这个案件不是发生在伦敦。所以凯特没有经手。我们也的确没有别的证据证明他们是有联系的。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只有这个。”他把每组照片最清晰的脸部照片拿了出来,排成一排。

“同一个表情。虽然我不相信巧合,但这个作证据太勉强。”诸葛羽道。

阿伦·史密斯苦笑道:“我知道,所以还要继续调查。”

“你们苏格兰场的观点是?”诸葛羽问。

“能有什么观点,这种事情谁都觉得怪,但谁都不能说是怪异。所以我才向肖恩那边把你借过来。怎么样?你是不是要他们来支持。”阿伦摇头道。

“他们在忙着准备准备黑暗议会。恐怕没是真没人手来帮忙。”诸葛羽想了下道:“我们东方人把这种事情,看作为怪力乱神。”

“怪力?”阿伦皱眉问道。

“不是怪力,而是怪、力、乱、神。分别是怪异、勇力、叛乱、鬼神之事。但不管是哪一种问题。”诸葛羽拿起最早的那组的照片,低声道:“我们都必须搞清楚,这事件的源头到底是哪里开始发生的。你说呢?”

“可是伦敦市区也不能不管。毕竟这里仍然可能发生意外。”阿伦道。

“市区你熟悉,所以你留守,如果有紧急状态,直接找ECIS支持。我去那片林区,看一下护林人死亡的现场。那里如果是第一个现场就一定有线索。如果不是第一现场,那我就找出第一现场到底在哪里。”诸葛羽道。

“好!我们分头行动。移动电话开着保持联系。”阿伦道。

“请放心!有我在一定没问题!”诸葛羽笑道:“照片拷贝我要带走一份,路上研究。”

(二)

“史密斯,头叫你!”电话响起。

阿伦把烟头掐灭,用拳头砸了砸脑袋,朝着顶头上司的办公室走去。

苏格兰场的现任最高长官格兰特·道森年过半百,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多岁,他带着无框眼镜,头发稀疏脸上油光水滑,看到人没有说话就先笑起来。“阿伦,坐。”

阿伦·史密斯没有坐,而是认真地看着对方。

“你手上的那些自杀案目前什么情况?”格兰特问。

“可能是某种病毒,让人变得烦躁易怒甚至自残。”阿伦说道,他当然不会直接说怀疑是恶灵作祟。

格兰特笑了笑道:“所以你请了ECIS的人来帮忙,当然不会简单认为那是病毒。你是不是认为有东西能操控这些正常人自杀?那么它是怎么操控的?”

“还不知道。法医还在分析尸体。”阿伦老实回答。

“它是怎么选择目标的?”格兰特又问。

“也还不知道。”阿伦苦笑。

“那你目前的计划是?”格兰特手指轻轻敲击办公桌。

“一方面去调查这种东西的来源,另一方面监控市内发生的恶性事件。我已经让每个分局一有异常动向就报告我。”阿伦认真道。

“来源方向是?”格兰特拉开地图问。

阿伦沿着公路寻找着具体地点,道:“目前知道的是费尔诺林场,靠近十二号高速公路的地方。ECIS的探员诸葛羽已经去了,我和他合作过,这个人很能干。”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但说实话,做这样的线索搜寻工作,人越多越好。”

“我明白你的意思。”格兰特道:“我会给异现场调查科打电话,让他们尽量再抽人手给我们。病毒也好,其他什么也好。这问题绝对不可以扩散。”

“是……”阿伦道。

格兰特罕见地收起笑容,冷冷道:“如你所说,这个麻烦的东西就好像病毒一样。我也知道棘手的事件可能还会发生。但这里是伦敦,是绝对不能出问题的城市。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我要实质进展。”

阿伦·史密斯点头说是,心里却一点底也没有。他愁云满脸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就看到身材高挑的美丽法医凯特正在他的位子边对他挥手。

诸葛羽根据护林员肯特的陪同下,向着费尔诺林场的东北角走去,要到案发地点需要步行很长一段路,而这里刚下过下雨路并不好走。

“先生,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现场前几天警察就看过了。”肯特问。

“涉及到一些证物的问题,不能透露给你。”诸葛羽道。

“难道不是自杀?”肯特道。

“是自杀。”诸葛羽皱着眉头看了眼天空,问道:“做护林人不孤独吗?”

“护林人当然是孤独的工作,但我们这个职业除了少部分外来人,多数都是从小就在附近长大的人。”肯特回答,“我们这一行多数是家族事业,父一辈子一辈的都是干这一行。比如我吧,我的叔叔就是干这行的。我从小就喜欢跟着他巡山,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熟悉。我们这种人和山林的关系,很难解释清楚。”

“但蒂姆·克罗不是你这种情况。”诸葛羽道。

“他?”肯特没继续说。

“你不喜欢他?”诸葛羽问。

“他这种人很少会有人喜欢吧?他这种人整天醉醺醺的,他来做护林人是为了有利可图。”肯特道。

诸葛羽点头道:“我知道,他被侦讯过。因为走私动物。”

“先生,你知道,我们不能说死人的坏话。”肯特诚恳地说道,“人死了,一切就都过去了。”

又走了一段路。

“前面就到了。”肯特指着前面那片树林道。

诸葛羽加快了脚步,他看到了那个捕兽陷阱,问道:“那么大的陷阱,通常能用来抓什么?”

“熊。野猪。”肯特停了下又道:“但用来自杀有点奇怪。”

诸葛羽同意肯特说的话,克罗自杀的方式的确有点奇怪。他轻轻滑下陷阱,下面血迹还在。据说陷阱是克罗在自杀前新作的,一切细节都布置得很耐心。“他是有意识的。”诸葛羽自语道,“约翰跳楼之前也是有意识的。”他从陷阱里面上来,回头看附近另外一片有些零乱的树林,对肯特道:“那边怎么了?”

“着火。”肯特道,“前面的树林靠近高速公路。一个月前出了车祸,有一部集卡翻了下来,然后那片树林就着火了。那天克罗当班,好像也没怎么喝酒吧,所以及时报告森林消防处,火势很快控制住。”

“这场火灾没有上报?”诸葛羽问。

肯特道:“很小的火灾,我们上报了。但可能上面还没录入系统。对了,集卡那个残骸还在这里,他们好像暂时没有人手把它从这里弄出去。诸葛先生,我办公室叫我回去,你一个不要紧吧?”

“那集卡是来自哪个码头的?”诸葛羽问。

“银角港。”

诸葛羽挥了挥手手,自己朝着那片火场走去。

法医凯特拿着一份鉴定报告道:“所有的尸体里面都有一种毒素。我在东方的朋友给了我回复,说那种毒素叫做苦心果,是中国道教早期用来提炼金丹的药剂之一。能让人忘却现实,但剧毒无比。如果我们找到怀疑被感染的人,我可以检测出他身体里有没有这种毒素。”

“那你的结论是他们中了毒,而不是灵异案件。”阿伦·史密斯翻看着报告书。

“不,我的意思是他们有中毒,但这到底是哪类案件我还是不好说。”凯特指着鉴定书上的一行文字道,“这种毒素来自一种寄生植物。而这种植物据说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灭绝了,这不应该是这个时代会有的东西。”

“但既然是毒素,那自然需要有传播的媒介。”阿伦·史密斯皱着眉头,说道:“要想办法把那些早上约翰·霍克自杀时候在现场的人都排查一下。我们要搞明白它会传播给谁,是怎么传播的。”

“你说过那里有百多人在围观。”凯特也皱了眉头,“另外你又怎么能肯定你和诸葛一定没有被传染?”

阿伦·史密斯板着脸道:“我不能确定,所以你从我开始检查。那百多个围观的人每一个都要排查。”

沿着林火的痕迹走过去百多米,就是集卡损毁的现场。诸葛羽抬头看了看它从边上悬崖滚落的那一条轨迹,拍了拍头自语道:“这在当时也算是大场面了吧?”他围着残骸转了两圈,把卡车后门的碎片拉开,爆炸把货物也全部烧毁。

诸葛羽拿起一块碎片,低头看了又看,把黑色的焦炭扒开,依稀还能分辨出筋脉。这算是植物?他拿起一块被烧得差不多的东西,恍然道:“是盆景!”他又不断朝着残骸里面翻,找到了不少还算成型的盆景,最后在深处还翻出一个已经破碎的大花盆。

这时候,E科联络器响了起来,“诸葛,你在哪里?”是端木笙柔美的声音。

“费尔诺林场。还在对付阿伦·史密斯那个连环自杀案。”诸葛羽道。

“他们苏格兰场打电话来求援了。”端木笙道。

诸葛羽道:“又有案子了?”

端木笙不紧不慢道:“这倒还没有,只是他们一点头绪也没有。所以他们苏格兰场的长官又来要人。丹尼想要找你了解下情况。”

诸葛羽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我也还在调查,马上要去银角码头。等到那里有发现再跟你说。对了, 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十二号公路上发生的集卡翻车事件。林场的系统里面没有,但公路事故应该有记录。我要那集卡的具体信息。”

端木笙敲击着键盘,里面从交通事故库里面跳出了那起集卡事故的资料。她快速念道:“司机名字叫皮克·劳伦,三十五岁,单身。最近半年有两次酒后驾车纪录,做集卡司机的工作已经有十年。七个月前他妻子去世了。”

“我知道了,谢谢。”诸葛羽道。

端木笙挂断电话,靠在椅背上懒洋洋道,“老大,诸葛说还没有具体线索。”

丹尼·肖恩道:“苏格兰场那边哭着喊着缺人手。他那边又没线索,这浑小子明显是需要帮忙不好意思开口。”他停顿了一下,对杰克·诺兰道,“杰克,你放下手边的事,去苏格兰场帮阿伦。”

杰克·诺兰站了起来。

端木笙跟着站起来,笑道:“我也要去。”

丹尼·肖恩皱眉道:“坐下,总部也有很多事情要作。你什么时候变那么勤快了!”

“她只是想参与诸葛的案子,估计是对诸葛动春心了。”杰克笑着走出办公室,“诸葛那家伙也有问题,他怎么打电话回总部,就是找你呢?”

端木笙做了个鬼脸,露出了獠牙。

“端木,你觉得这次会不会是什么恶灵作祟呢?”肖恩问。

“我对恶灵也不熟悉,但我觉得这种有意识地操控人体的行为,更像是妖魔的风格。恶灵没有那么高的智商。”端木笙恢复端庄冷静的仪态慢慢道。

肖恩眯着眼睛道:“妖魔其实就是比较稀有的生物。和你一样,都只是世间万物之一,并没有什么复杂的。让诸葛那小子忙吧!正好看看他最近又进步了多少。”

“你很看好菜鸟?”端木笙道:“我发现你最近老是允许他独立办案。”

丹尼·肖恩点上雪茄,慢慢道:“主要是我喜欢他那股劲头,那股冲劲很像我从前的样子。”

“哈哈,你怀旧了啊?不会是老了吧?不过那菜鸟有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啊?我看他经常丢三落四,很不可靠的样子。”端木笙笑道。

“他有。有时候他随便在身边一站,就能流露出一种舍我岂谁的气势。”肖恩吐了个烟圈道,“你是血族的贵族,应该经常去马会吧?”

“当然,赛马我很喜欢。”端木笙托着香腮,回答道。

丹尼·肖恩笑道:“打个比方,如果我现在是E科的头马,E科有无数的后辈在后面追赶,这个追赶的马群里,他现在未必是最接近我的那匹马,但肯定是最有干劲的。我不用回头看,就是能感觉到他那冲劲十足的气势。”

端木笙美丽的眼眸流露出思索的神色,微微点了点头。

费尔诺林区。

诸葛羽收起电话,转过身道:“好了,从我进入这片森林开始,你就看着我,现在可以谈谈了么?这里到底出现了什么?”

“我看着你,是因为觉得你不一样。远方来的先生。”一个沉厚的声音缓缓道。

诸葛羽寻着声音望去,那是一棵水杉。在树林中或许它并不算是最高大,最显眼的一棵树,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无懈可击浑然天成,在两米左右的树干处有一张古老而沧桑的面孔。

“树人?”诸葛羽吃惊道。

“我没有你们人类的形态,但是我有把意识转化成声音的能力。我想你也一定听说过我们这个种族古老的传说。我们树人最初起源于欧亚大陆,我们的种族虽然不多,但遍布整个世界。”树人慢慢道。

“是的。我也知道你们是群居的。”诸葛羽道。

树人摆动着枝杈,低声道:“很久以前是。现在树林太少了。你们人类对树林的消耗实在太大了。好了,今天不发牢骚。我找你的目的不是说自己的历史,而是想告诉你,我知道你在找什么。”

诸葛羽苦笑道:“事实上,老先生。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找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树人低声道,“但不是没有条件的。”

“条件是?”诸葛羽问。

“有一个树人精灵被砍伐走了,现在应该在银角码头。我希望你能把那个精灵带回来。”树人道。

诸葛羽点头道:“没有问题,但我不知道怎么辨别精灵。”

“你带走我身上的一片树叶,自然就会知道。”树人道。

“那请你告诉我。”诸葛羽认真道。

树人低声道:“那是一种……寄生的怪物。我想你已经知道。”

诸葛羽点头道:“是的,这也是我们的猜测,但具体的……”

“你找回我们树林的精灵,它会帮助你。”树人慢慢道,“你要相信我,我不会说谎。”

诸葛羽摘下大树上的叶子,叶子晶莹碧绿仿若翡翠。他对树人一抱拳,深吸一口气身形高速冲起,直接从悬崖峭壁上攀上了公路,轻巧的搭上了一部高速驶过的货车,向着银角码头而去。

“双手抱拳,很古老的东方礼节啊。”树人轻轻晃了晃躯干。

(三)

银角码头并不是什么世界大港,由于太靠近伦敦,这里只是用来分散货物的小港口,但远远望去依然是集装箱林立。

诸葛羽掌心托着叶子,那片树叶毫无动静。他走到值班室,亮出阿伦·史密斯给的苏格兰场证件,然后道:“你们从费尔诺林场的货物都堆在哪里?”

“货物都在北堆场。一部分装箱了,一部分还没有。他们那边原来是克罗先生专门联系的,他不在后别人不了解情况,很多事情都被耽搁了。”值班的人回答。

诸葛羽点了点头,道:“没关系,我去看看。”

这时雨已经不下了,诸葛羽根据指示牌进入了北堆场,其实集装箱的从外面看上去都差不多,不熟悉的人要在这里找个箱子实在不容易。他再次看了看掌心的叶子,这次叶子动了起来。他一跃跳上了集装箱,朝着叶子的指向飞掠……在一片暗蓝色的集装箱边停了下来。

集装箱已经封箱,诸葛羽看了眼四周,微笑着伸手扣向暗灰色的锁条。但在他的手接触到锁条之前,那锁条忽然断了大门也是开着的。他不由一愣,几乎在同时,手中的叶子一下子绽放出碧绿的光芒,而集装箱里面也出现一个点碧绿耀眼的光芒。

一条白色的人影从集装箱中高速而出,诸葛羽浓眉一扬,踏前一步挥掌噼向那人影。两人在昏暗的集装箱中连续交换六七招。两个拳头碰在一处,轰隆一声,集装箱被巨大的气流震得散了开来。

白影忽然道:“诸葛!是我!”

诸葛羽皱眉望向对方,笑道:“混蛋,怎么会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集装箱中的男子一身白色的西装,带着无框眼镜,头发懒散的堆在头上,嘴角始终挂着微笑,赫然是时飞扬。(时空能力者时飞扬是诸葛羽的好友,他的故事详见拙作《X时空调查》)

时飞扬从怀中拿出一枚绿色的光球,那光球飞快地转动,飞入诸葛羽手里的那枚树叶中,大小不变但化成了人形,这一瞬间雨后的天空也变得越发晴朗。

时飞扬道:“看来我们两个是为了同一个目的来的。”

诸葛羽看着化成人形的小不点,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那东西很像儿时看到的人参娃娃。远处有叫喊声传来,集装箱损毁的声音把码头的管理人员招惹了过来。诸葛羽和时飞扬交换眼色,同时撒腿飞奔。

管理人员来到这里时,只看到毁坏彻底的集装箱。

“检查了多少人了?”阿伦·史密斯看着临时门诊前排起的长队,微微松了口气。能在三个小时里面,就把绝大多数的围观者都弄来做病毒检查真是不容易。

杰克·诺兰笑道:“八十三人了。已经来的大约有九十七人,还有五个人我们已经派专人去找。”

“采集血样之后一小时就能出结果。你盯着点,别让这些人离开。”阿伦说道。

这时,凯特走了出来,把一份报告递给阿伦,低声道:“找到了第一个携带者。”

阿伦放开报告书,看着那个名字“巴里·安德顿”,在嘴里重复了两遍,皱眉道:“是当时上那个执勤的警察。他人呢?”边上没有人能回答,他来到走廊里面大声叫道:“巴里·安德顿!巴里·安德顿!在不在?谁看到巴里·安德顿了?”

有个维持秩序的警察走了上来道:“他带犯人去他管区的拘留所了,说去去就回的。”

“那个管区的拘留所在铁锤街。”阿伦摇了摇头,快步向外走去,一面走一面道:“凯特,你继续检验。我会把那家伙带回来!”

杰克·诺兰则一边跟着他,一边拨通诸葛羽的电话:“菜鸟,你在哪里?我这里有进展了,最新的感染人是早上执勤的警察巴里·安德顿。银角码头那边有什么新情况?”

“杰克,我遇到了你会感兴趣的事情。”诸葛羽道,“费诺尔林场这里有树人,他们目击了感染源,那是一个古老的妖精,本尊是一种寄生植物。”

“树人……寄生植物……”杰克奇道,“你运气怎么那么好?这种古老的事情也能被你遇到!那你现在知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东西。”

“我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见面你就会知道。你们去哪里找安德顿?我已经到了市内了!”诸葛羽问。

“铁锤街的拘留所。”阿伦·史密斯接过了电话道。

“是吗?铁锤街的拘留所。好的,我已经到了。你们快来吧!”诸葛羽笑着挂断电话。

这时阿伦和杰克刚走出苏格兰场,阿伦挂断着电话怔道:“那该死的说他已经到了。”

杰克皱眉望着对方,骂了一句道:“那死菜鸟,怎么会那么快?”

诸葛羽当然听不到那两人的骂声,他站在铁锤街的街口看着铁锤警察局的大门,坏笑道:“杀了杰克和阿伦,他们也想不到我身边有你这个宝贝啊!”

“宝贝你个头啊!那么远距离的空间移动,你知道多累么?”时飞扬苦着脸抱怨。

诸葛羽侧头看了看时飞扬,道:“你还没说到码头到底是作什么。”

“我来伦敦看比赛,顺路接了个委托,要我去码头取一样东西。我就去了。就那么简单。”时飞扬指了指诸葛羽口袋里的绿色精灵,笑道,

绿色的精灵娃娃在诸葛羽的口袋里探出头来,说道:“绝对不可以把我给他。”

“既然你要,我就不要了。”时飞扬摊开手道。

诸葛羽手指点了点精灵娃娃的脑袋道:“小朋友,那个导致集卡事故的妖怪到底是什么?我们该怎么对付它?”

绿色的精灵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我已经有五百岁了,请不要叫我小朋友。你可以称呼我格林大人。”

“格林大人,我们该怎么对付那个妖怪呢?”诸葛羽从善如流。

“进去再说。有很多事情,用语言是表达不清的。”格林手搭在他的上衣口袋上,就好像趴在自家阳台边。

“不过这么说来,那个怪物本来是寄生在盆景里面的么?”时飞扬问,“看来对外贸易还真的不知道会运输进来什么东西呢!”

“这可怪不到运输船,也怪不到贸易公司。”诸葛羽低声道,“事实上,类似的事情正发生在每一个港口。你知道吗,自从对外贸易增多,中国东部沿海城市的蟑螂品种也发生了变异,从前那种个子比较大的东方蟑螂几乎不见了。遍地都是色泽比较浅,个头比较小的德国蟑螂。具说是因为进口家具进来的,然后又因为快递公司的快递包裹被运送到了全国的各个城市。”

“也对,很多事情只是碰上了而已。”时飞扬苦笑道。

诸葛羽和时飞扬一面说着,一面走入铁锤分局。

“我找安德顿。”诸葛羽问道。

“他在下层的拘留所。”值班室的警官说道。

诸葛羽老马识途的朝地下一层的拘留所走去,时飞扬皱眉道:“你这里很熟啊?”

“怎么会不熟悉,ECIS和苏格兰场的合作相当的密切。我来伦敦这段时间大小分局都走遍了。”诸葛羽拍了拍口袋,问道:“格林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讲一下那个敌人?”

“那一天翻车事故发生。林子里面出现了大火,当时我们看到它从司机的身体里面冒了出来。”精灵格林道。

“冒出来?”时飞扬问。

“没错,就像一股烟。然后附着在了我们树林里面的大树上。”格林想了下道,“你可能会说既然我们觉得它是寄生的植物,为啥又说它是一股烟。但我们植物和你们人类不同,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清楚。就好像我没办法给你解释,为什么我最初的时候是光球,有了树叶就能呈现出现在的样子。但那家伙的原始状态的确是植物,据我所知在东方他这样的妖怪有一个名字,叫做枯心草。”

“枯心草?”诸葛羽重复道。

“就是说它只能寄生在虚弱的生物身上。”格林道。

“它到了你们树林,然后呢?”诸葛羽问。

格林道:“然后我们树人就要把它驱逐出树林,因为它不仅仅依靠吸收树木营养生活,更会带来腐败,被它寄生的树木就无法继续长大。它原来寄生在那些盆景里当然没有关系,盆景本来就不需要长大。但它寄生在我们树林那就不行!”

“你们树人……你也算是树人么?”诸葛羽好奇道。

“是的,树人有很多种。其实每棵树都拥有一个精灵,就好像每个人类都拥有一个灵魂一样。”格林点头道。

“有点明白了……”诸葛羽沉吟道。

“我感觉到他了。”他们刚刚转过楼梯的转角,格林忽然道。

在并不宽敞的过道上,巴里·安德顿正给大牢房的拘留人员分发着食物,他精神有点萎靡,但意识还很清醒。他是铁锤分局的老警察,和那些拘留所的常客也混得很熟,一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混混们开着玩笑,一面看着手表,显然还记得需要回凯特那里看结果的事。

“安德顿先生。你能不能出来一下。”诸葛羽站在过道的头上,高声道。

巴里·安德顿听到诸葛羽的声音,朝过道这边看了一眼,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他的神态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向后退去。但在过道的另一端的楼梯边,时飞扬微笑而立,过道两边的出口都没有办法通过。

“不要拦我……”巴里·安德顿发出了一种怪异的声音。

“请跟我走,没人会伤害你!”诸葛羽上前一步道。

“不,我们已经见过一次了。”巴里·安德顿那怪异的声音说道。

大拘留室里面的混混笑道:“嘿!巴里,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居然有苏格兰场的人来找你。你是不是和我们是一伙的?哈哈!”

“闭嘴!”安德顿神经质地看看时飞扬,又扫了眼诸葛羽,大吼道:“我哪里都不去!你们别过来!”

诸葛羽一步步地向前走去,时飞扬则在原地不动。安德顿伸手打开了牢门,忽然向着诸葛羽猛冲过来!诸葛羽双手举起,把他重重挡下,这家伙的冲力远超出诸葛的想象,两人这一撞发出嘭得一声!诸葛羽朝后退了五六步,安德顿则喷出一口鲜血。

几乎在同一瞬间,时飞扬出现在安德顿的身边,用手铐一下将对方铐了起来!诸葛羽把摔倒在地的警察拽了起来,但他已经没有了气息,血慢慢从眼睛和嘴角流了下来。诸葛羽目光迅速在拘留室里扫过,低声道:“格林,它到哪里去了?”

格林在他的口袋里道:“理论上它只能侵入虚弱的人体,比如说酗酒的嗑药的,或者长期失眠的,精神萎靡的。总之是精神力弱,身体状况不好的人。这有这种情况,它才能攻占对方的意识。”

诸葛羽不由苦笑,这里是拘留室,几乎牢房里的每个混混都有酗酒和吸食毒品的精力,这可怎么寻找?更关键一点,他根本看不到对方的状态,格林说对方是一股烟,但他看不到!

拘留室里面的十多个混混仿佛吃了兴奋剂一样,从打开的牢门冲了出来。

诸葛羽双手不停舞动,把那些家伙一个个丢回了拘留室,但看不出究竟谁被附了体。

格林跳到诸葛羽的肩膀上,高声道:“你之前帮了我。现在我帮你!”他双手高高举起,小小的身躯上绽放出碧绿的光芒,那光芒从他身体散发开来,像一枚耀眼的宝石把整个楼道都照亮起来。

牢里面的那些混混在绿光的照耀下一起摇晃起来,也就两三分钟的样子,一个个陆续倒下。除了一个长发苍白的男子抱着头,几乎处于崩溃的状态。

诡异的情况出现在诸葛羽和时飞扬的面前,那男子的眼睛边的血红,然后一股红色的烟雾从眼睛中窜了出来。

那烟雾在绿光的照耀下显出挣扎的姿态,忽然冲向了诸葛羽!但它几乎是凝固在诸葛羽的前面,却靠近不了诸葛羽。一个挣扎不甘的声音出现在楼道中,“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何一再苦苦相逼?”

“不是我逼你。而是你杀了太多人!”诸葛羽冷冷道。

“你这句话真是可笑,我不是人类,为何我不能杀人?就好像猫吃老鼠,狮子吃羚羊,人类也只不过是食物链上的一环而已。这是第一。”那声音冷冰冰地道,“那些人原本就该死!因为妻子故去,就整天借酒消愁的司机;生性懒散孤僻,以偷猎动物砍伐树林为生的渣滓;还有,还有那些根本不愿意做老师,却留在教师岗位上的衣冠禽兽。他们的心早就死了!”

“无论如何都不是你能决定的。这是人类的世界。”格林冷冷道。

“你们的世界又如何?那么一大片森林在人类的砍伐下苟延残喘。作为外来者,我要求一棵树作为栖身之地也不可得!你们的森林一早就已经死了。”枯心草大吼。

“你说别人都是死的,你呢?”诸葛羽问道。

枯心草沉默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我说我才是真正的生命,你相信么?我们不是一个世界。如果我始终在树林里,你哪里管得到我?”它说着勐地膨胀开来,原本只有一个人大小的烟雾,弥漫至整个楼道,楼道两旁的楼梯一下崩塌。

诸葛羽双手一扬,充沛的气流从他掌心发出,硬生生地那膨胀开的烟雾控制在楼道的正中。他沉声道:“你说的那些人,或许有些的确是败类,但也有些人罪不至死!也许我们没有统一的道德标准。但我必须要保护自己的种族,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与此同时绿色晶莹的小格林化作无数个绿色的光点,好像萤火虫一样的非散开来。每一个光点散发的光芒,都把周边的烟雾吸收。

空气中传来枯心草的惨烈怒吼,但那怒吼随着萤火虫般的绿光的增多而逐渐消失。最后绿色的光点有一起飞回了诸葛羽的口袋。

“那东西怎么了?”诸葛羽问。

“他不会再出现了。”格林打了个哈欠一脸疲态,又道:“但是诸葛羽,这样的家伙在森林里大山里有很多,而他的想法在他的立场是对的。生物的第一追求是存活下去。”

诸葛羽低声道:“我明白。但是我们必须有自己的立场。”

一直保持警戒的时飞扬微微松了口气,植物的力量绝对不能看他们表面的样子啊。

诸葛羽看着有些零乱的四周,对时飞扬点点头向楼上走去。楼上心急火燎刚刚赶到这里的阿伦和杰克,吃惊地看着他道:“诸葛,这里怎么样了?”

诸葛羽没多作解释,只是做了一个OK的手势,就低头离开铁锤分局。

阿伦看了眼几乎被拆了的拘留室,皱眉道:“这报告可难写了。”

(尾声)

把格林先生送回费尔诺林场后,诸葛羽和时飞扬来到了位于伦敦南部的,水晶宫队的主场塞尔赫斯特公园球场。这里正在举行91-92赛季的英格兰青年足总杯决赛,决战的双方是客队曼联青年队和主队水晶宫青年队。

诸葛羽和时飞扬的座位在球员信道的两侧。

“在你的旅程中,有没有遇到过真正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的不同种族?”诸葛羽问。

“没遇到过完全包容的,但也有相当友好的情况出现。只是程度不同。”时飞扬目不转睛地看着球员信道,心不在焉道。

看着那些还面带稚气的球员排队出场,诸葛羽皱眉道:“看这个意思,你难得来伦敦一次是为了这个比赛,而不是来看我?可是青年队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如果是在温布利举行的足总杯那还正常。”

“你现在是不会了解这场球的意义的。”时飞扬神秘地笑了笑,低声道,“但是你可以注意一下,那个金头发的贝克汉姆和卷发的吉格斯,对了还有红头发的斯科尔斯。”

诸葛羽找了一圈,慢慢道:“只有六号大卫·贝克汉姆在首发里,吉格斯在替补席上,至于你说的斯科尔斯在哪里?吉格斯是明星我早就听说过,斯科尔斯是谁?”

“你在他们的球队座席上就能找到他。生姜头。”时飞扬微笑着看着那支红色的队伍,“这个队伍里面很多人以后都会成为名将,这就是曼联的92黄金一代。过几年,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而这场比赛,是他们在青年队最后的光荣。”

诸葛羽耸耸肩道:“无所谓,反正我是阿森纳球迷。”

“你什么时候开始是的?”时飞扬皱眉道。

“我常驻伦敦啊,当然要挑一支伦敦球队支持。阿森纳的伊恩·赖特跑起来就像黑豹。托尼·亚当斯绝对是硬汉!对了,接下来的几年,到底哪个队会比较强?别告诉我是你的曼联队。”诸葛羽笑道。

时飞扬吧嗒了一下嘴,终于忍住没有说破天机,苦笑了下道:“看球吧!”他看着球场上来回飞奔的贝克汉姆,脑海中却浮现出十多年后贝克汉姆离开皇马时候的镜头。他又看了看球员席上的吉格斯和斯科尔斯,同样在很久以后,这两个人还安心坐在曼联的老特拉福德。

那些曾经青春的身影,最终都会逐渐离我们远去,他的眼角忽然湿了。

看着看着,诸葛羽忽然道:“我看到这草坪,就又想到那些植物妖怪的力量。你说如果这里每棵草都有自己的精灵,如果每棵草都有自己的意识,这片草坪说不定会拥有我们难以想象的力量。”

时飞扬笑道:“你明显神经过敏了。”

诸葛羽看了看手表,又问道:“对了,你之间说有委托,求购那个费尔诺的精灵格林。委托人是谁?”

“委托人的名字,写的是法兰克·斯丁。”时飞扬慢慢道,“据我所知,背后的真正主人应该是查理·诺兰。”

诸葛羽挠了挠头,这怎么又和查理·诺兰扯上关系了?那家伙要树的精灵做啥?

这时,球场上爆发出惊天动地的一阵欢呼!曼联入球了!

时飞扬拍了拍诸葛羽的肩头,微笑道:“不要想太多了,以后你头疼的事情会有很多。还是珍惜当下吧!”

(完)

小组讨论会

诸葛羽:大自然的力量真是无穷,没想到不管是树木还是寄生植物都那么厉害。叫人不得不感叹下。

端木笙:我知道你为啥那么开心,明显是因为这次完全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

诸葛羽:有那么明显?

格林:当然有,你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诸葛羽:啊哈哈哈!

阿伦:我本来以为这次自己是主要演员,没想到最后不是我出场,而是来了个时飞扬!谁能告诉我时飞扬是谁啊?

时飞扬:新人演员不认识我也是情有可原的。我可是E科剧组的老熟人了!我就是玉树临风,神通广大,无视年龄,老幼皆喜的最in最炫的超时空游侠……

诸葛羽:停。你不用那么嚣张吧。君天大人这次怎么又把你拿过来用了?

时飞扬:君天大人是担心你对付不了那个妖怪,让我来帮忙的。

诸葛羽:我需要你帮忙?有没有搞错?!

时飞扬:是啊,事实证明,的确我不用出手。所以呢,此行我还有一个目的……

端木笙:什么目的?来混个脸熟?来看球?啊,我看到最后才发现你们俩,一个喜欢红魔曼联,一个喜欢阿森纳,是不是君天老大故意的?

诸葛羽:老大是红魔球迷,作为本系列理所当然的第一主角,为什么我喜欢的是阿森纳?

时飞扬:故事里不是说了吗,因为你住伦敦啊。在那个年代,你不喜欢阿森纳,那就是热刺了。总不能那时候就喜欢切尔西吧。

阿伦:那个时期的阿森纳不错的。你就认命吧。

时飞扬:说到我为什么来抢戏,其实是我出了新番,并且要再版了。

诸葛羽:我虽然没再版了,但是做漫画了,不仅做漫画了,还要影视化。

端木笙:所谓人气,创作的第一动力。

时飞扬:嘿嘿,我要再版了。

诸葛羽:你……

君天:楼上几个能低调一点吗?

时飞扬:怎么老大看着心情不太好?

诸葛羽:听说自从弗格森退休后……曼联的成绩一直很纠结。

阿伦:不仅仅是纠结可以形容的,简直是惨不忍睹。各种尴尬纪录都被打破了。

时飞扬:那么,修订稿子看到这段内容的确感觉不太好。

端木笙:你们几个喂!又把老大气走了!等着以后故事里被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