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镐京云(4)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北军是大周军队中最独特的一支军队,人数不多,只有不到六千人。与其他王室军队相比,这支由王族近支和师氏族人组成的军队承担的都是超出正规战争之外的任务。在王室没有与北戎发生直接战争的这几年中,北军一直驻扎在西起东昆仑、东到黑水山之间上万里漫长的边境线上。盘古山位于东昆仑以东四千里,距离琥珀山还有两千里的距离,换句话说,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黑权”向西移动了近两千里。

煮茶的雨水又沸腾起来,那年轻人无声地将壶从火上端下来。

“向西去……”师亚夫自言自语地道。

“马上就要越过我大周西方边境的尽头了。”姬瞒说,“再往西……就是昆仑山,和极西之域了。”

“仲昶令尹(北冥城君)想要两头开战?”

一阵沉默。但是这个两个实际上统治着大周的人都根本不相信有人能够从两头同时进攻大周。

“有可能……”姬瞒艰难地说,“它越过边境,然后继续向西。北军在监视,但是还没有更新的消息传来……”

“等到消息已经晚了。”

“不错。”姬瞒道,“所以现在就要开始动员——你见过‘黑权’吗?”

“见过。”师亚夫的眉头一跳。

“怎么样?”

“长十四里,宽四里,厚三里……遮天蔽日。能载控弦之士五千人,执戈之士七千人,赤金具一万……与之协同作战的地面部队超过一万八千。‘黑权’是战略要塞,不是战役堡垒。”

姬瞒下意识地伸手摸着自己腰带上的赤血玉壁,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那要动员多少……”

“至少要……”师亚夫沉吟道,“动员六万人。”

姬瞒摸着冰冷的玉壁,许久许久,突然“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六万人马!六万人马!调往极西之地……很好,好得很!你知道那要准备多久吗?”

师亚夫知道这主子已经毛了,却不敢接嘴,道:“老臣只知战事,不知政经。”

“动员我大周全国的力量,要准备足足三年,才能把六万人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姬瞒无可奈何地拍着大腿,“算了吧!看来我们只有等到他们打到祁山以北,再想办法了!”

这是十足的气话了,师亚夫深知姬瞒的脾气,若是真有人敢这么提一句,最好的下场就是跟丰侯一道回家种地。但是云中族“黑权”的出动,的确是建国百年来从所未有的事件,至于北戎萨尔王突然驾崩,更是惊天的大事——形势一开始就让人捉摸不透,该怎么处置自己也是两眼一摸黑,怎么接嘴?

殿外传来太学生们在辟池中划船的喧闹声,按礼,他们应该在天子来巡视时,在辟池中射白鸟,以昌明天子威仪。但现在姬瞒满心爆怒,狠不得就手里的玉配扔出去砸死一个把学生解气。

在难耐的沉寂中,一个镇定的声音道:“殿下何不向北方进攻?”

姬瞒愕然地抬起头来,师亚夫也一脸茫然地看着跪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姬风,你说什么?”

姬风恭恭敬敬地伏在地下,道:“微臣说,殿下何不向北方进攻?”

姬瞒“哈哈”道:“往北?你是说,他们打我们西边,我们就打他们南边?”虽然在笑,但是口气冰凉,如果姬风接下来说的话有一句废话,只怕立刻就要尸横当场了。

姬风道:“不错,往北边,直接向北——”他手在地图的最北方划了一道,一直划到地图外面很远的地方,在空无一物的地板上点了几下。

师亚夫皱紧眉头,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地图没吱声。姬瞒极不耐烦地往前挪挪,也凝视着地图,道:“你——你说,说说看!”

姬风磕了个头,道:“殿下请看:我大周距离北冥海最近的驻扎处,是京观堡垒,距离镐京五千里,距离北冥海中心只有不到七百里地。但是从镐京到京观,沿途都有可供浮空舟停靠的驿站,传向京观的消息,最快五天六夜就可以传到。”

他用手在地图上,从北冥海的深处,往西划了条线。

“从北冥海往极西之域,虽然有七千里远,但是以云中族传递消息的能力,最多也就是十天之内,便可传到。”

姬瞒和师亚夫都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却都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姬瞒踢了仆荧一脚,那奴婢挨了这一脚,似乎十分受用,赶紧趴下给姬瞒按捏坐酸了的御腿。

姬风道:“殿下何不颁下旨意,让驻扎在黑水山的驻军立刻离开营垒,向北进发两百里,抵达京观堡垒,然后以京观堡垒为据点,向更北处攻击前进,目标是位于北冥琨城下方的北戎族王都——黑冰阿勒扎。燕、晋、刑各国,要在这之前,向北冥运送军队和物资,保证北征顺利进行。”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看姬瞒。

姬瞒看一眼师亚夫,后者也正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姬瞒沉默半响,用手指敲敲地板。

姬风道:“是!请容小臣为殿下分解——以云中族与北戎各部落的实力,若说要向我大周发动两线进攻,在今时今日是绝不可能的。分作两线,必然是有主攻,有佯攻。但是,以小臣看来,把‘黑权’这样的主力移到万里之外,却只是用来发动佯攻,根本没有战略上的意义。距离我大周西面最近的浮空城是曜青,曜青城的云槎‘青规’只需二十日就能直逼我国西境,可是百余年来毫无动静——既然今日黑权不惜万里而来,如果他们要进攻我大周,臣敢断言,‘黑权’必然也必须是主力。”

那二人默默点头,却一声不吭。

姬风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大圈,道:"那么,北戎部落此刻冒着春季水草枯竭的危险,向南方靠拢,毫无疑问,是在配合‘黑权’佯动。而且他们也知道,我们迟早会判断出这是佯动。

“按我大周的惯例,与北戎的战争,通常都在夏季进行,而且事先要在国内进行三到六个月的准备。上一次殿下远征北戎,前后准备了将近一年半。所以,北戎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半个月内就发动大规模战役,而且直指黑冰阿勒扎。他们在草原上部署的佯攻部队会在战役开始时茫然不知所措,甚至根本不知道战争已经开始,我方可以就此扭转前期的被动局面。”

师亚夫“嗯”了一声,点点头,道:“这对‘黑权’方面的主攻,会有什么影响?”

“有的,”姬风嘴角微微一翘,道,“我军在黑水山、京观两处驻扎有两万一千人的精锐之师,同时加上从燕国、晋国紧急抽调的部队,除了发动突袭,还能够在短时间内造成我国即将在北冥海进行全面战争的声势。北戎在初期陷入被动后,他们分布在漫长战线上的部队来不及回收,我军的锋芒将可能在两个月内逼近黑冰阿勒扎。以他们当前的战争储备而言,根本支持不到夏季,所以,这就必须要召回‘黑权’。”

“哦?!”

姬风看了一眼姬瞒,道:“殿下可知道‘黑权’的作用?‘黑权’硕大无朋,和浮空城一样依靠周天之气流转,是不能降到地面上来的,但它与地面最少可以近到三里之内。在北冥琨城与我国几十年的战争中,‘黑权’都是在地面部落与北冥琨城之间充当物资交换的作用,这对北戎来说,比云中族直接参战更加重要,离开这些物资,北戎就没有任何可与我大军交战的资本。所以,在北冥海的决战中,‘黑权’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敌人使用‘黑权’作为攻击我大周的秘密据点,转移到万里之外发起进攻,那么,我们就干脆放弃西部,直接逼近北戎的核心,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就算黑冰阿勒扎不落到我军手中,突袭在北方造成的混乱,也会将‘黑权’在西部取得的战绩完全抹杀。到时候,北戎又不能跨越六千里来西部接管土地,我们所得要远大于所失——臣敢断言,云中族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黑冰阿勒扎落入我军之手,只能立刻招回‘黑权’。从这里传命令到黑水山,五天,从黑水山整备出发到京观堡垒,十天,由京观直上北冥海,惊动北戎王城,大概需要三十到四十五天的时间。北冥琨城招回‘黑权’的消息传到,需要十五天时间,我们在西部的北军监视到‘黑权’撤退,传到镐京,大约需要十五天时间。因此,到六月底、七月初,局势就会明朗化。如果‘黑权’撤回,敌人的战略目标就彻底失败,我们就可将军队招回到黑水山,准备真正规模的战役。如果‘黑权’继续西进——”他顿了一下,道,“说明北冥琨城此次的目标,并不在我国领土,而是另有目标。”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打断了他的话。太学生们在辟池中射到了一只金黄色长尾的怪鸟,正在闹嚷嚷的争夺。师亚父见姬瞒勃然大怒,忙抢在前面大喝:“来人!来人!”

几名侍卫立刻跪到殿前,道:“请大人吩咐!”

师亚父喝道:“太学生们吵闹到了殿下!叫他们滚!滚得远远的!”

侍卫们连滚带爬地跑开,这边姬瞒脸上回过颜色,看着姬风道:“依你这么说来,你是不相信‘黑权’是来进攻我大周的?”

姬风道:“天下大事,微臣岂敢断言?微臣是说,从战略上来说,云中族与北戎勾结,从两路进攻我国的可能性不大。”

姬瞒听他么说,突然有个奇怪的感觉,仿佛在哪里听到过这样的说辞。他皱紧眉想,一面对姬风挥挥手道:“你继续说。”

“是,”姬风老老实实地道,“微臣以为,‘黑权’西行,乃是冲着另一个拥有极大价值的目标去的。这个目标,显然不是昆仑山,但也并非我国西部。”

这话倒是十分在理。姬瞒歪着脑袋想——“师亚夫,你知道极西之域,有什么与我国无关,又值得如此大动干戈的目标吗?”

师亚夫细细思索,道:“恕老臣无知,似乎没有。”

“那,与我国有关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