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波波不是猪猪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每天早上,波波都会在早餐和睡懒觉之间痛苦挣扎。

如果不在游少菁的“吼叫”声中起来,所有早饭便会被一扫而空;如果起来,又违背了他上百年来养成的,不睡到中午不起来的生活习惯。游少菁根本是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生活习惯的暴君,总是要求别人配合她的脚步;对于这一点,波波实在是已经敢怒不敢言很久了。

“波波,我警告你!再不起来,我就把早饭全给猫猫吃!”游少菁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波波只好不甘愿意地从他的被窝里拱出来,用小蹄子搓着眼睛,朦胧地寻找着食物所在。

那只肥猫和那只恶狗已经在那里大吃大嚼了,幸亏自己那一份还是完好的,这让波波松了口气。

今天的早饭是西式的:牛奶、鸡蛋加果酱面包,虽然有一些肉,可是量不多。

波波耸耸鼻子,他讨厌崇洋媚外的人,中国人的早饭应该吃红烧肉或北京烤鸭才对。虽说心里如此想,可是他还是立刻向早饭冲去。

自从肥猫来到这个家里之后,每次吃饭都像在打仗,那只猫的脑子里除了吃和睡,完全没有别的念头,真是像猪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突然从波波盘子边窜出来,一爪把波波推开,然后埋头大吃。如果波波敢反击,比如一头把它撞飞之类的,就会受到游少菁责骂。这实在令波波心中不满,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偏心!

当波波快跑到盘子边时,一条大毛巾从天而降,把他一下子包在了里面。

游少菁用湿毛巾一边用力搓洗着波波,一边说:“告诉过你吃饭前要洗干净,怎么不听!”

波波好不容易才从毛巾中逃脱,正想对游少菁发火,游少菁却已经转身冲到钟学馗身边,端起牛奶喂他喝了一大口。钟学馗配着牛奶用力把噎住自己的白煮蛋咽了下去,才缓上一口气来。

“不是要你等我喂你吃吗?你想被噎死啊!”游少菁一边把剩下的一个白煮蛋掰开喂他,一边责备。

“我不想耽误你吃饭。”钟学馗含糊不清地说,“你快吃点吧,不然又要没吃饱就出门了。”

“哪天不是这样!别急,我还有时间……猫猫,不准去动斑斓的东西!”肥猫刚把嘴伸向大狗的盘子,便被面向墙壁的游少菁大声喝斥——也不知她背上怎么有眼睛的。

它吃斑斓的就不行,吃我的就不闻不问,偏心!偏心!波波见肥猫的目光又瞄向了自己的盘子,马上推着盘子钻进沙发底下。

游少菁家的早晨永远是这么“热闹”,三只宠物加钟学馗的早餐,就足以让游少菁每天从五点多起床,一直忙到出门上学前的一秒钟。

波波和钟学馗原本就是两个无底洞,不管投进多少食物,都没办法喂饱,而最近才加入的猫猫,竟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钟学馗是鬼差,波波是灵兽波儿象,他们两个不算是正常生物,吃这么多还情有可缘,可是这只猫应该是只普通的杂种猫啊,为什么也能达到如此境界?

游少菁现在才明白,当时狄云浩“托孤”时,为什么要在猫的习性中特别注明“它特别能吃能睡”这一条了。

也许是拥有了六十多年人类寿命的缘故,猫猫颇有大将之风,气度稳重,不管看上谁的食物,都会竖着尾巴踱过去,一爪把对方拍开,张口就吃,一点也不会不好意思。

斑斓虽然是条狗,可是他的身分不同,怎么肯和一只家猫抢夺食物,只要猫猫一过来,他就会自己走开,看都不看这只无耻的猫一眼。钟学馗镶在墙里不能动,当然除了嚷嚷几句,也只能任猫宰割。只有波波不甘心这么受欺负,每次都忍不住反击——他一只灵兽去攻击一只猫,猫的后果可想而知。

游少菁在猫猫受了几次伤之后,终于发了火,把波波抓来狠狠打了一顿屁股。这个小家伙怎么这样没轻没重,猫猫是狄云浩郑重委托自己照顾的,要是不能照顾好它,怎么对得起狄云浩的信任——更何况,猫猫的身体中还有与狄云浩生死相关的藏魂坛。

游少菁把狄云浩当作朋友,当然不希望给朋友带来伤害,所以她要保护好猫猫,不能让猫猫受到伤害。

由于是因为那只猫而受到惩罚,波波对它可谓恨之入骨。当然,他更厌恶游少菁的偏心。对斑斓也好,对猫猫也好,对钟学馗也好,她都那么细心体贴,唯独对自己这么严厉,偏心!偏心死了!

波波对于游少菁的不公平很有意见,曾多次对钟学馗表达抗议,但以前对他百依百顺的钟学馗,却要求他“听游丫头的话”、“你想想她的好”、“她不是挺关心你的嘛”。

听听,这是什么话,分明就是被她买通了的叛徒!

波波吃完盘子里的东西,正好看见肥猫趁游少菁喂钟学馗时偷吃她那一份早餐。

可恶,那本来都是我的!波波头脑一热,忍不住向肥猫冲了过去。

“波波……”游少菁的声音马上飘来。

它偷吃你看不见,我一动你就看见了!波波气呼呼地改变方向,一头撞在游少菁背上。

游少菁惊叫了一声,手里的牛奶泼翻在钟学馗脸上。

“波波,你这个顽皮蛋!”这一次连钟学馗也叫了起来。

斑斓立刻站起来,拦住想要躲进沙发底下的波波,把他逼回到游少菁眼前。

游少菁帮钟学馗擦了脸,回头用手往墙角一指:“去,乖乖待着!”

波波怒气冲冲地看着游少菁,对峙了半天,终于还是选择退缩,乖乖钻到窗帘下,谁也不理了。

直到出门前,游少菁才终于有时间往自己嘴里塞了几块面包,把已经凉了的牛奶一饮而尽,还没忘了开一个猫食罐头,把里面的鱼挖出来倒在盘子上。

“猫猫,午饭前不许吃!吃了你就要饿到晚上!波波不许偷吃!厨房里有炸莲藕和米饭,中午斑斓热给大家吃,明白了吗!?”说完,便抓了书包匆匆出门。

游少菁咬牙买下了电动自行车之后,节省了许多通学时间,可是每天依旧匆匆忙忙,似乎时间再多,家里的种种琐事也有办法把它消耗得一干二净。

波波见游少菁一出门,立即“砰”地跳到肥猫面前,恶狠狠地看着它。现在可没人护着它了,波波还怕收拾不了它!

谁知肥猫极识时务,一见波波扑来,马上转身,拖着尾巴窜进游少菁的卧室,打着哈欠,大模大样地爬上了床,用肥胖的身体在游少菁的枕头上拱出一个窝,躺下去呼呼大睡。

这只肥猫就是这么狡猾,只要游少菁不在,它就用睡觉打发时间,谁也不招惹,谁也不得罪,弄得波波也没办法对它下手。万一无缘无故打了它,钟学馗还好说,只要装装可怜,他就会帮自己撒谎,可是斑斓那条忠狗一定会向游少菁告状。游少菁一回来,他就会叨个写字板,一五一十地写出一天中所发生的事,打小报告,讨厌至极!

唉,波波径自走到猫猫的盘子前,至少这些罐头应该归我了吧?可是只吃了一口,波波便差点吐出来。这是什么鬼玩意儿!呕,呕,难吃死了……真不明白那只猫是怎么天天吃得兴高采烈的。

波波连滚带爬地跑去漱口,花了好大力气才将口中的怪味除去。难怪她大大方方地放在这里,原来是为了陷害我!波波对游少菁的不满又增加了几分。

你不让我吃,我就不吃吗?我现在就去厨房,把莲藕全吃光!波波这么想着,马上向厨房走去,可是斑斓也立刻跳到厨房门口,冷冷地看着他。

波波在这个家里,最怕的不是游少菁,而是这条恶狗。斑斓对于游少菁的吩咐言听计从,所以坚定执行着控制波波行为的任务。

一般来说,只要有他在,波波的肆无忌惮就会大为收敛。因为波波这只被钟学馗形容是地府厉害的灵兽,连恶鬼也可以一口吞下去的“小猪”,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怕狗,只要一听见狗叫,就会发慌。

而且斑斓往那里一站,目中的凶光,喉咙中的低咆,无一不让波波心惊胆颤。再加上斑斓的身分——前地府大将军,这也让地府出身的波波打从心底害怕。

反正你们都要跟我作对!

波波不敢再往前走,干脆在屋子里打滚耍赖起来。

斑斓冷淡地看着他,猫猫依旧呼呼大睡,只有钟学馗大叫大嚷:“波波你干什么,她好不容易才收拾好的屋子!”

我偏要闹、偏要闹,偏要让她收拾屋子!波波听见钟学馗帮游少菁说话,就更加生气,越发卖力地胡闹,不一会儿就把整间屋子弄得乱七八糟。

斑斓本来还不太想和小猪计较,可是看他实在闹得不象话了,也动了火气,跳出来冲着他大叫,并且威胁说午饭不给他吃了。这种威胁总算有一些作用,波波回到了他经常睡觉的位置上,老实许多,至于满屋子的混乱,自然就留给斑斓来收拾了。

游少菁中午在学校里不回来,所以午饭一向比较简单。主厨是斑斓,由他去操作微波炉把游少菁准备的饭加热一下、分给大家。波波经常怀疑,这期间斑斓一定偷吃了不少,可是斑斓绝对不许他进厨房,所以他始终没抓到过把柄。

斑斓分配食物时,也极为不公平。钟学馗总是最多,剩下的才会由他们三个宠物平分。凭什么!斑斓明明已经偷吃了很多,肥猫也还有猫食罐头,应该分给自己最多的一份才公平。

波波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才有机会把自己心中的不甘发泄一些。吃完自己的就去抢钟学馗、斑斓的,这个时候是没有人管他的,钟学馗放纵他惯了,而斑斓根本不屑和他计较。只是那只肥猫总是很聪明地躲到游少菁房间里吃,让波波对它无可奈何。

游少菁的卧室是全家的禁地,从钟学馗到斑斓、波波,谁敢踏进一根爪子,马上就是狂风暴雨——少女的闺房,岂能让这些男鬼、灵兽、前将军的随便进去!只有猫猫身分不同,它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宠物猫,待在主人床上是它的权利和习惯,游少菁从来不会禁止它到卧室,只有因为被它压在身上睡觉而作了噩梦时,才会把它从床上扔到地上的垫子去。猫猫也知道自己躲进游少菁的卧室,波波对自己就只有干瞪眼的份,所以总是这么对付波波。

讨厌的猫!讨厌的偏心女人!我讨厌你们。

波波生了一阵闷气,才决定去看电视消遣一下。谁知道打开电视之后,他喜欢的卡通已经只剩下最后几分钟,之后又是长达五至十分钟没完没了的广告。最后斑斓再也受不了了那些丰乳肥臀的广告,夺过遥控器换了台。

还给我,说不定还有一集呢!波波冲过去抢夺,却被斑斓几声狂吠吓了回去。

然后,斑斓找了一本书看,钟学馗对一部哭哭闹闹的连续剧看得入迷,猫猫例行地在睡觉,只有波波无聊至极,在屋子里焦躁地跑来跑去。

吃饱、睡足、玩好,这就是波波对生活的全部要求。他认为自己的要求并不过份,试想,天下哪个小孩不是这样生活的?不是被父母、家人捧在手中这样宠的?可是他是一只波儿象,就因为这个原因,他的这些平常要求,似乎就变成了无理取闹。

波波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应该在他身边生活了几天;那个时候,他的眼睛还睁不开,可是那种温暖、亲切的味道和感觉,他至今仍然牢牢记得。可是等他睁开眼晴之后,身边剩下的就只是一间冰冷的房间,和几个喋喋不休的鬼差。

波儿象的出生率太低了,以至于各地狱在这个新生的波儿象还没断奶时,便展开了激烈争夺,为了他的归属问题争吵着。

波波睁开眼之后的三天三夜,便在那些片刻也不停的吵闹声中渡过,满脑子充斥了那些无穷无尽的理由,不管那些鬼差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最终的要求只有一个——我们都是最、最需要这只波儿象的,因此他应该到我们那里去。

波波完全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他只是在极快的时间之内,学会了装出可怜、可爱的样子,以便向这些已经争夺他的所有权争夺到忽视他存在的人们要食物和水,并且很快就发现自己这一招十分有效,于是加倍地学习运用——过早离开母亲的孩子,总会过早学会自己生存——事后,波波是这么回忆那一段时间的。

几天的争吵之后,终于出现了胜利者。

胜利者是一个白胖的鬼差,因为为自己的部门争取到波波的拥有权,而兴奋得脸颊通红。他找来了一个大篮子,里三层、外三层铺上厚厚的锦被,然后才把波波小心地抱了进去。

波波被这个鬼差从那间冰冷的屋子里抱走,那是他生平第一次离开出生的小窝。

那个取得胜利的白胖鬼差,用那么小心翼翼的态度抱着波波,令他对自己将要去的地方不禁产生一分期待。既然那里的人这么需要他,那里一定是一个有舒服的被窝、无数的美食,以及有着许多温暖味道的地方。波波能够想象的天堂,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经过了漫长的路程,当波波在那个大篮子里昏昏欲睡时,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那是一座宽大宏伟、泛着阴森雾气,闪烁着无数幽蓝鬼火的巍峨大殿。

殿上方坐着一位威严、可怕、五官狰狞的高官;他的身边分列几十名穿着职业套装,呈现出十分丑陋可怕样子的鬼差。大殿正中,搭起了一个火焰熊熊的炉子,炉子上面架着一口大锅,里面热油翻滚,正往周围喷溅着油花,要是迸落在玉石地面上,便会凝结成一颗小珠子,然后自行跃回锅里去。

在这口大锅旁边,几个手持钢叉的差役按着几个赤身裸体、面目模糊的鬼魂,正严肃地听着殿上那个高官讲话。高官在波波进入大殿的同时开了口,声如洪钟,在大殿中形成嗡嗡的回音。波波听不懂高官在说什么,可是他心中却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口锅子绝不是用来做饭吃的!

随着殿上的官员大喝一声,拿起桌上的惊堂木重重一拍,波波惊恐地看见那几个手持钢叉的鬼差扬起手中的钢叉,叉住了那几个口中大声呼号着的鬼魂,扬叉便把他们扔进了那口大锅中。

惨叫声和劈劈啪啪的油炸声顿时在大殿中回响着,一股烤熟的香味同时到达了波波的鼻子下。

波波紧张地看着这一切,甚至忘记了有好吃的味道正在鼻子边盘旋,虽然他已经很饿了。

过了一会儿,油锅中的鬼魂停止了挣扎和嚎叫。就在波波偷偷松了一口气时,那几个鬼差又挥动钢叉,把鬼魂们从锅里叉了出来。那是几团纠缠得很小的黑色东西,随着鬼差们钢叉的抖动,他们慢慢伸展开来,又恢复了原样,瘫在地上痛苦呻吟着。

殿上的官员又吩咐了几句,其中的一个鬼魂被拖出大殿,而剩下的鬼魂则再次被扔进了锅子里。

尖厉的嚎叫,挣扎抽搐溅起的油花,可口味道再次开始蔓延……

几经反复,那些鬼魂逐一经历了几次油炸之后,一个个被带了下去。

抱着波波的那个鬼差,怕这个小波儿象不懂,在他耳边小声解说着,那些鬼魂全是罪孽深重之人,经过下油锅的惩罚之后,现在已经被发送到各个地狱受刑。“而剩下的那一个,就看你的了。”这个鬼差拍拍波波的头,用一种“我相信你”的口吻,指着剩下的那个鬼魂说。

什么意思?一种极不安的念头让波波的毛都竖了起来。

果然,殿上的高官又是一声吩咐,手拍惊堂木,接着,殿上的差役们一起抖动手中的武器砸地,齐声大喝:“吃!”

扑通,那个鬼魂被扔在了波波面前。

吃?吃什么?你们做饭了吗?

波波被那个白胖鬼差从篮子里拿出来,放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