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看着游少菁和莫潇相谈正欢,钟学馗不停在一边瘪嘴皱鼻子的,反正就是浑身不自在。看看人家,可以在她遇到事情时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帮她处理事情,可以护送她回家,为她上药、买吃的,陪她聊天,哄她高兴,还可以陪她看电影、逛街、吃饭……可是,他也不用老跑到游少菁家里来啊,而且天黑了还不走,孤男寡女成什么体统,一看他就是没安好心!

钟学馗完全、有意识地忽略了自己也是天天待在游少菁这个独居少女的家中,一个劲地对莫潇赖在这里不走的行为不爽。这个小白脸真是越看越不顺眼,我就觉得他没安什么好心,什么舅舅,你看他那个样子,是一个舅舅应该有的吗?你看看他,竟然还靠游少菁那么近,说话用得着靠那么近吗?斑斓你说,这个人是不是不安好心!

斑斓看看他,看看莫潇,趴下睡觉,装作一条普通的狗,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

波波也看看钟学馗,看看莫潇。然后扔下正在吃的食物,悄悄往莫潇逼近。近一点,再近一点,然后猛地跃起,重重撞在了莫潇的背上。

波波个头不大,力气却不小,他好歹是只波儿象,力气比猪总是大一些的,再加上灵兽的钢筋铁骨,这一下不仅把莫潇撞得龇牙咧嘴,而且还使他往前跃出几步,一头栽到了茶几上,头和茶几面相撞发出了“咚”的一声。

“莫潇,天啊,莫潇你没事吧?波波,你在干什么!”游少菁气得大叫,连忙拉起莫潇,查看他有没有受伤。

莫潇揉着额头,吸着凉气,气若游丝地说:“你的猪力气还真大……好疼啊……你平时可要小心点,万一他攻击你就糟了。我看这么暴力的宠物还是送人得好,被他伤到就不值得了。”

莫潇的额头上肿起了个大包,游少菁帮他呼了几下,好声安慰着,看得钟学馗又是一阵白眼。

波波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反而对莫潇挑衅地挥动小蹄子、喷着鼻子,大有还要上前继续攻击的架势。

“波波,给我到一边去!再乱动不给你吃宵夜!”游少菁一声大喝,把他的气势打消得干干净净。

她太偏心了,为了一个外人欺负我!波波心中更加不满,冲到钟学馗脸前“咕咕噜噜”乱叫一通。

“波波……”游少菁一见他还敢犯家中大忌——在有外人的时候与隐身的钟学馗接触,顿时大怒,举起一个座垫,向他冲了过去,“我不打你,你就不知悔改!”

波波拔腿就跑,屋子里顿时鸡飞狗跳……

看到游少菁瘸着腿追赶小猪,莫潇急忙上前阻拦:“你自己的脚还伤着呢,别跟畜牲计较了。”

“谁是畜牲!”波波趁着跑过莫潇身边时,又给他一下。

“波波,你给我站住,我不打你,你就没有懂事的时候——斑斓,给我抓住他!”

“汪汪汪汪汪汪……”

莫潇终于走了,走之前强烈建议游少菁把波波送走,这么暴力的宠物养在家里太可怕了,她要是喜欢迷你猪,回头可以帮她买只听话可爱的来养。

游少菁对他的话唯唯诺诺,心里直盼着他赶紧走,等莫潇走了,家里还有重要的家务事要处理呢。

莫潇走了之后,游少菁转头回来,对波波一脸严肃。

刚才这只小猪一直在找莫潇的麻烦,又不时跑到钟学馗面前挤眉弄眼,实在是太过分了。虽然钟学馗隐了形,万一莫潇用手去摸的话,还是有可能被他发现的,这只小猪偏偏拼命吸引莫潇往那里看,什么意思!

“波波,你给我过来!”游少菁一声大喝,宣告家庭法庭开庭了。

波波把头一扭,压根儿不理睬她。

游少菁今天的遭遇本来就让她的心情很不好,波波还敢这样挑衅,让她的火气倏地窜了上来,再次朝波波冲了过去。波波滑溜得像只耗子,在屋里来回乱窜,上蹦下跳。游少菁本来就不是个敏捷的人,再加上一条手臂和一条腿不能灵活使用,直累得气喘吁吁,依旧拿他无能为力。

波波站在柜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口喘气的游少菁,得意洋洋地扬起了鼻子——就凭你想抓我,下辈子吧!

游少菁向斑斓一挥手:“去把他给我抓来!”

斑斓果然不是一般的宠物,有他出马,情况立刻不同。只见他慢条斯理地踱过去站在下方,淡淡地看着正要爬到窗帘上的波波,然后忽然开口,汪汪大叫了几声。波波最怕狗叫,一下抓不稳窗帘,直栽了下来,咚地一声跌在地板上,直翻白眼。斑斓上前一口叼住他,把他带到游少菁面前。

“斑斓真能干!”游少菁得意洋洋地冲波波一笑,“觉得我抓不住你是不是,你这个坏家伙!”

“噗噗……”波波愤怒地喷着鼻子。她竟然还利用狗来欺负自己,有本事自己来抓我啊!

游少菁板起脸,严厉地问:“波波,你自己说,你今天干了多少坏事?”

“噗……”波波依旧一副“我什么也没做错”的表情,对游少菁龇牙。

“波波,你不用给我装,我知道你的智商和人差不多。”

灵兽的智商和人一样,有的甚至比人还聪明,不过他们也有年龄的区别。比如波波,他相当于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所以游少菁一直很纵容他!小孩子当然有犯错的权利,可是,这不代表他可以装傻,犯了大错也不承认啊。

“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吸引莫潇去注意钟学馗——你不知道他不能让一般人看见的吗?你知不知道他被人发现会有什么后果?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说,是不是因为他吃饭的时候没有把肉全给你?还是因为看电视的时候跟你抢?所以你就故意整他!”

在游少菁看来,钟学馗对波波的容忍和溺爱是有点过分了。据游少菁的观察,现在的波波,如果钟学馗吃饭时不把肉全给他,或者看电视不让他负责选台的话,他就会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好像处处欺压钟学馗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样。小孩子可以宠,但是不能惯得让他唯我独尊、自私自利啊。在游少菁管理下的家庭中,怎么允许这种事经常发生?

所以每当这样的事情出现在眼前,波波必然会受她一顿训斥,不管钟学馗是不是自愿被欺负都不行。每次波波挨了训,不是找游少菁报复——主要是不敢——而是找钟学馗出气,反正钟学馗不能动弹,任他撞、蹬、碰、啃……一点都无法反抗。钟学馗反而会因为怕游少菁惩罚波波,处处为他掩饰,弄得波波更是变本加厉。

游少菁就是这样推断,才认为波波刚才的行为全是冲着钟学馗的。

“噗……”波波还是那么一副愤愤不平,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的表情。他对于游少菁乱扣帽子的行为十分生气,她凭什么冤枉自己,凭什么、凭什么!

“坏孩子,还不认错!”游少菁真的生气了,小打小闹的胡闹也就算了,今天他的行为已经直接威胁到钟学馗的安全,他竟还不认错,这可不能轻易原谅。

“说,你知不知道错!”

“噗噗噗……”

“可恶!”游少菁牙一咬,拎起小猪往膝盖上一放,举起手对着他的小屁股重重打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波波一点也不犹豫,立刻就号啕大哭起来。

钟学馗可是从来没打过他的,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打他——自己又不是自愿来这里的,她凭什么这么凶啊!

游少菁可不管他哭不哭,“啪啪啪!”对着他的屁股又是七、八下,前后一共十几个巴掌,顿时把波波粉红色的小屁股打成了深红色。幸亏波波是只波儿象,像游少菁这种人类的力量,对他根本无法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不过被打之后的心灵创伤远远胜过了肉体的伤害。她竟然打他——打一只地府官员都不敢随便动手打的波儿象!

“呜……”波波越哭越厉害,在地上打起滚来。他一边滚一边在偷瞄钟学馗,等着他为自己出头。

果然,屋子里很快就多了一个人影,貌美如花的英俊少年拦在了波波和游少菁之间:“波波再不对,你也不该动手打他呀。”

游少菁把眉头一扬:“我是为了谁?你要是让莫潇看见了会有什么后果,你自己不知道吗?就是因为你平时太宠他了,他才会这么不知好歹!我告诉你,要是不在小地方管他,他总有一天会铸下大错——他太不懂事了!”

钟学馗当然知道,要是莫潇真的发现了自己,他会被莫潇的大惊小怪淹没。之后莫潇如果一不小心说出去,在社会上传扬开来,那么自己的事迟早会让阴司知道,然后就会被抓回去,关起来等待判决。而由于适用的法律还不存在,就必须先等待一条新法律……拖个一、两百年才会有结果也很正常,这段时间自己就会待在牢房中,回忆着和游少菁曾经的生活。

就算莫潇可以接受钟学馗的存在,并且保证不对外说,但是,可以想象莫潇出于对游少菁的关心,一定会天天到这里来监视自己,说不定还会用这个理由搬到这里来住。想到要天天看着那个小白脸在游少菁家里晃,对游少菁亲亲热热地说话,不时还要动手动脚的,钟学馗就恨不能干脆去坐牢,眼不见为净!

钟学馗想到这里,口气马上就软了下来:“我看波波也不是故意的,你打也打了,算了吧?”

“他还没有认错呢,怎么能算了!”游少菁纤手一指:“小猪,你给我过来,我说过多少次了,保护钟学馗的秘密是头号要务,你明不明白!你下次再犯,就把你赶回阴间,让你当一只流浪猪!”

波波大怒,跳起来想对游少菁发动攻击,可是被钟学馗抓住,抱在怀里安慰:“好了、好了,你也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不会赶你走的。你就听话一点,她对你的要求也不高……你看看她整天忙忙碌禄的是为了什么?人家同龄的女孩是怎么生活的,她又是怎样呢?你就别再给她添麻烦了。”

游少菁的生活压力真的很大——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家事上的压力,还包括她生活中的秘密太多,给她的心理造成了难以形容的压力。

钟学馗私入阳间是个秘密;钟学馗私入阳间却卡在墙里不能动,只能任人宰割也是秘密;偷运到阳间来的地府珍贵灵兽波儿象在这里生活是秘密;斑斓的真实身分是秘密,转世的时候没有喝孟婆汤也是秘密;自己手腕上的玲珑剑是秘密,而猫猫肚子里有狄云浩的藏魂坛也是秘密……

每当想到这一切秘密沉甸甸地压在心头,游少菁有时候越想就会越钻牛角尖,认为自己的生活应该步步为营、事事小心,所谓隔墙有耳,在她看来连空气中部遍布了不知来历的耳朵与眼睛。所以为了守住这一切秘密,她在家中立下了严厉的家规:一切有可能出卖家中秘密的言行,统统视为触犯一级家规,严惩不贷!

钟学馗不能动,斑斓老奸巨滑,猫猫智力低下,其实家里会触犯这条家规,并且频频受罚的就只有波波。

游少菁的处罚种类并没有一定的规矩,全凭她当时的心情:挨骂、不给饭吃、不许看电视、取消零食、派斑斓恐吓、不许出去散步……等等等等。而波波最怕的,其实不是别的,而是散步这一项。

按常理来说,以斑斓和波波的智商,就算把他们放出去自己玩耍,也不会有任何走失的可能,可是宠物在没有主人带领下独自散步,显然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所以,游少菁绝不允许家里出现这样引人注意的现象,不管多忙禄,她都会尽量抽空每天带几个宠物身分的家庭成员出去溜达一下。周六、周日还会带他们去附近的公园转转,让他们跑跑跳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三个宠物之中,斑斓对于出门散步这件事觉得可有可无,反正在家一样可以练身体、看书、上网、替钟学馗上课,过得十分充实。猫猫则是散步可以,公园什么的远地方它压根儿不想去,宁愿在家里晒太阳、睡觉。

而波波,就是唯一一个把出门散步当作生命唯二意义的——另一个是吃。他好不容易到了阳间,却只能从窗户或电视里看看真正的蓝天、白云、小鸟……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每次出门的时间,就是他最高兴、最听游少菁话的时候,不过今天,游少菁一定会用受伤作借口不带大家出门,她就是这么娇弱,一点小事就弄得天下大乱。再说,就算带他们去,她也一定会找理由不带我去,哼,她就是这么偏心,一定会这么做……

“波波……波波!”波波满脑子胡思乱想,游少菁叫了几声他才反应过来,“我们要出门了,你真的不去?”游少菁皱着眉问。

平时一到散步时间,不管自己有多忙,这只小猪都会上窜下跳地大闹,非去不可,今天是怎么了?是因为刚才自己打了他几下,他还想要消极抵抗吗?哼,不去正好,带他一个出去,要花十倍的精力,不如只带斑斓和猫猫省事。

波波见游少菁一身运动装,斑斓已经站在门口,而猫猫也极不情愿地被抱在她怀里,愣了一下,便连蹦带跳地冲了过去。他当然要去,凭什么不去!

“要不我陪你们去……”钟学馗建议。

他对游少菁受了伤还要带着斑斓他们出门的举动不太赞成。虽然刚才他用法术帮游少菁作了简单的处理,现在游少菁走路已经不瘸了,可是他自己明白,法术治标不治本,游少菁心理上受到的惊吓一时是平复不了的,现在她最好休息,好好睡上一觉。可是游少菁决定的事情,钟学馗也没办法改变;按照游少菁的个性,要是因为她受伤而让斑斓他们失去出门散步的机会,她一定即使进了卧室也睡不着。所以钟学馗干脆建议让自己跟着出去,要是有什么事也能帮上忙。

游少菁回头对钟学馗说:“你也一起来?好吧,变出一身衣服来,就没有人看得出你不是人,老闷在家里也不好,反正太阳下山了。”

钟学馗一脸大义凛然,用真实面目示人对他来说是很有心理压力的,要不是为了游少菁,他才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奇怪的是用一张鬼脸出来吓人,他倒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

“你不想去就算了喔。”游少菁看他犹豫就说。

“我当然去……”钟学馗在地上转了个圈,身上已经换上了一身和游少菁一样的运动服——在他看来,运动服就是男女都能穿的衣服,省得他再去想要变什么衣服。

游少菁看看他和自己一样的打扮,没有说什么,抢先出门去了。

因为有了钟学馗的加入,游少菁选择到离家一条街的街心公园。

在小区中,一男一女两个人一起散步,不用一会儿,就会成为小区中口耳相传的大新闻,而一个独居少女和异性一起散步,更是会成为爆炸性的新闻。并且在日后,新闻的主角会成为邻里间那些无聊老人家们监视关注的对象,一举一动都会在小区中广为流传。而在街心公园里认识的人寥寥无几,要自由多了。

游少菁和钟学馗绕着人工湖慢慢走着,怀中分别抱着小猪和肥猫。斑斓很识趣地远远跟在后面,保持着听不到他们对话的距离。

由于钟学馗身上的衣服是照着游少菁的运动服变出来的,于是,两个人看起来就像身着情侣装的情侣一样,这为他们引来了许多游客的目光——这么俊美的男生,怎么这么没眼光,挑了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女朋友?游少菁可以明显地感到很多擦肩而过的人眼神中写着这样的话。

带着一点恶作剧的心态,游少菁故意和钟学馗挨得很近,一边亲密地说话,一边看着那些愤愤地为钟学馗抱不平的女性经过,暗自吐舌头。

“不象话,不象话!”钟学馗愤愤地叫着,“男女授受不亲,现在的人竟然这么无耻……”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人工湖的岸边,一对情侣正旁若无人地拥吻着。对于身性保守的钟学馗而言,这种在公开场合的大胆举止,显然是下流、无耻、难以接受的。

游少菁回头一瞄,果然,斑斓大人此时也把头扭向了一边,一脸见了鬼的受惊状。这两个家伙脑子里装的全是那些古板思想,根本就看不得一点浪漫的事——虽然游少菁自己也觉得情侣亲热去树丛中比较好,湖边还有带着小孩子散步的父母呢。

那对情侣不管周围人的眼光,越吻越热烈,彼此的手开始往对方身上忘情地探起来。

“太不要脸了,太不要脸了!”

“好了,又不关你的事,人家谈恋爱,你去捣乱,才该遭天打雷劈呢!”见钟学馗大有大步上前纠正的架式,游少菁扯住了他的衣袖。

“可是他们、他们……成何体统啊,成何体统啊……”钟学馗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活像一个道学的老头子。

“现在谈恋爱都是这样,你真跟不上时代。”

“不会吧,你们现在都……那你也会和男人……”话没说完,游少菁重重一记就敲在了他头上。什么话也敢乱说,真是不知死活!

钟学馗刚刚偷偷想象了一下游少菁和……的那种情形,脸一下子红了,用手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自己一定是受到了恶鬼的侵袭,刚才竟然有了某种下流无耻的念头,太不应该了。

“差不多就可以了,当没看见不就得了吗?”游少菁把钟学馗的怪异举动都归于他太敏感了。不过游少菁自己也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女孩,周围一对对的情侣也让她和钟学馗一起走着时有些难堪,于是便拉着钟学馗往花园那边走去。

“你有多久没来阳间了?”

“从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虽然从电视上看了很多,可是真的走在其中,感觉还是十分奇妙。

“那你一定有很多没见过的东西,人情风俗也完全不一样了,看不惯也是正常的。其实你还算冷静,要是我一下子到了几百年后的社会,看到的事一定也会让我大惊小怪。”

“呵呵,我没你想的那么和时代脱节,天天都有人死了到阴间,阳间的消息我们可一点也不会少知道,更何况还有那些在阳间执勤的鬼差,他们常常会带新鲜东西回去,我就有一只手表,据说还是瑞士产的,不过在阴间没什么用,我们的时间和这边不太一样。”

“没用你要它干什么?”

“有面子啊!在我们那里,要是没有一、两件阳间出产的东西,会被人笑话的。”

“还有这种习俗,那你尽管拿,用我家的东西去和你们同事赌好了,说不定可以再骗个捉鬼套装什么的。”

“那不可能,有捉鬼套装的人都可以自己来阳间的。”

“……”

钟学馗和游少菁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公园的另一头,正当他们转身往回走、再次穿过公园时,一阵狗叫声激烈地响起。

公园中遛狗的人很多,可以看见形形色色、千奇百怪的狗,斑斓的外表是属于比较显眼的那一种——品种太平凡、样貌太丑陋了,在这种各种名犬充斥的地方,他算是个异类,经常受到其它爱狗人士的白眼。

由于游少菁并没有与其它狗主人相互交流养狗经验和乐趣的打算——她从没把斑斓当狗养,所以并不熟悉这里的狗,也不打算在这里为斑斓解决终身大事之类的,所以听见斑斓和另外一条狗的叫声混合出现之后,愣了一下才跑向那边。是不是有哪条狗欺负斑斓了,斑斓是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那些狗的,但总有一些不长眼的狗,会来挑衅这只看起来好欺负的杂种狗。

游少菁赶过去的时候,果然看见两只大型犬正把斑斓围住,而斑斓身后,波波正头朝下、屁股朝天地窝在草丛中。

大狗的身后有一对夫妇模样的人,看来似乎是大狗的主人,正在吆喝着要他们的狗奋勇向前,不要输了什么的。在他们眼中,斑斓这种外貌的狗很可能是野狗,即使脖子上挂着狗牌,也不会有什么象样的主人,欺负了也没事。

游少菁略一看,就知道一定是波波又闯了什么祸,然后自己躲起来让斑斓帮他解决。

斑斓用冷淡的眼光看着眼前的两条狗,虽然转世做了这么多世的畜牲,最初那种不得不与家畜争斗而产生的深深羞辱感已经冲淡不少,可是他心底的骄傲仍旧让他有种胜之不武的感觉——以他凭着记忆练来的“功夫”,虽然这个身体还没有完全长成,但对付两条狗实在不是难事。就算把他们都咬死,也花不了斑斓多少工夫,可是那有什么意思?咬死两条狗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那两条大型犬凭着直觉,知道斑斓不好对付,虽然它们的主人一再催促,两条狗也并没有行动。它们不动,斑斓自重身分,当然也不会先对两只狗动手,只是冷冷地看着它们,双方就那样僵持着。

游少菁和钟学馗走过来时,那一对夫妇还在大声吆喝,给他们的狗助威;听那气势,他们是恨不得两条大狗一跃而上,把斑斓活活撕了才痛快。

钟学馗最讨厌这种欺负别人取乐的行为,更何况他们欺负的对象还是钟学馗很尊重的斑斓。他一提衣袖就要上前去,却被游少菁一把拉住。

“请问,这是在干什么?我的狗怎么了吗?”游少菁走到斑斓和两只大狗之间,向那对夫妇问,口气当然不怎么客气。

“你养的什么破狗!把我的鞋子都弄脏了!”那个女人气哼哼的,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她的皮鞋上倒真有两个小脚印,不过任谁看也知道那不是狗的脚印,而是……

随着主人的说话,那两只大型犬开始卖力地叫起来。对斑斓它们有些顾忌,但是对游少菁,它们倒是凶猛异常,甚至做出了要扑咬的架势。

你们要是敢扑上来,斑斓立刻就会要你们的命!游少菁不屑地一笑。她回头扫了一眼,波波已经很机灵地不见了踪影,不知是他自己躲了,还是钟学馗用法术把他藏起来了。“狗踩的吗……”游少菁故意用目光在那个女人脸上和鞋子上来来回回地扫着,嘴角的笑容很明显地在问:你眼睛有毛病吗?

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人开始对她们指指点点,各种议论声开始传入耳朵。那对夫妇现在再想开始找那只肇事的小猪已经太迟了,他们四处张望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那样一只小东西,随便往哪个角落草丛一藏,都不容易找到,自然是没办法和游少菁在这个问题上争辩。

“什么人养什么畜牲!”那个男人愤愤地丢下一句。

在这么多人围观下,他有些下不了台,谁想到这么一个娇小的女孩,面对两条大狼犬竟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本来他预想的是,先把那条大狗教训一顿,等狗的主人出现,便好好吓吓对方——反正只要不纵狗伤人,没人会管这种事。他们夫妇的狗是这附近当中最名贵、最厉害的狗,他一向以此为荣,也以别人畏惧这两条大狗的样子为乐。说起来,这么两条样子凶恶、体形庞大的狼犬,男女老幼有几个不怕呢?可眼前这个女孩,连一点也不畏缩,她看着那两条身价不菲的狗的神情是那么不屑一顾,好像她身后那只丑陋的土狗,才是名贵的犬种一样。

“虎!”男人踢了一脚自己的狗,那条狗立刻大声吠叫,作出要扑咬的架式,前爪腾空,口水随着张开的獠牙乱溅。(文`心`手`打`组`手`打`整`理)

他这样做的目的,也不过是想吓吓游少菁,看她逃走的样子而已。可是身为游少菁养的宠物的斑斓,不能忍受这样的羞辱。身为一只狗狗,他就不能允许别的狗在自己面前恐吓自己的主人。

那条狼犬的声音还没落,斑斓已经无声无息地猛扑上去。只听见几声惨叫,两条撕打的狗的身影转瞬间便分开了;斑斓若无其事地蹲在游少菁右脚边,而那条狼犬的半只耳朵已经不见了,脸上也多了数条深深的抓痕,后腿上更是鲜血淋淋,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你、你……”那对夫妇指着游少菁,气得浑身发抖。这条狗的腿被咬断,几乎就可以说是废了。“你要赔我,你竟然纵狗行凶!我们不会放过你的,这条狗值五万块,你给我赔,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报警吧!”游少菁寸步不让,看着那对夫妇冷笑,“咱们看看谁的狗会被拉去处理掉!”

斑斓有全套狗的身分证件。在这个养狗的人百分之九十不报狗户口的时代,游少菁为了确保斑斓百分之百的安全,不惜花费金钱和时间,为斑斓办足了手续。所以斑斓是一条合法的狗,只要他没有咬人,管理部门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是游少菁敢打赌,那两条狼犬什么手续也没有——不是因为它们脖子上没有狗牌,而是因为市区内根本不允许饲养大型犬只!虽然这个规定并没有什么人执法,不过规定就是规定,那两只狗再名贵,也是黑户,而斑斓走到哪里,都可以抬头挺胸。

“你们还要闹的话,我们就报警了!”钟学馗从人群外挤进来,向那两个人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用幻术变的。

“你们弄残了我们的狗,别想就这么算了!”那两个人的气焰熄灭了不少,但还是不肯善罢罢休,“告诉你,我们认识的人可多了,就算……”

游少菁左有斑斓,右有钟学馗,才不怕他们,正要再开口,钟学馗却对她使了个眼色。游少菁心有灵犀,马上就明白他的意思,一脸不服气地对那两个人叫:“赔你们钱!你们纵狗咬我,我还想找人赔呢!你们赔不赔,赔不赔!不赔我就告你们,这里可是很多人看见了!”

那两个人也不是善类,向来只有他们赖别人,哪有别人赖他们;见游少菁先拉开了架式,准备用他们喜欢并擅长的方式解决纠纷,他们当然也不客气,冲着游少菁走上两步,气势汹汹,正准备……

这时,他们手上牵的狗忽然发狂似地叫起来,然后转身向后,拔腿就跑,就连那只腿受伤的,也跑得像一阵风似的。看这么两条大狗忽然狂叫着冲过来,围观看热闹的人哪里敢挡路,马上闪出一条通道,眼睁睁看着那对夫妇被发狂般的狗拽着,一阵烟般地消失在转角处……

听着那狗吠人叫渐渐远去,游少菁和钟学馗相对大笑起来,钟学馗只不过在那人想威胁游少菁的时候——如果那个人不先作出对游少菁或其它人不利的举动,他是不能先动手的——对那两只狗施了两个小法术:其一,治好那只伤狗的腿,其二,吓唬它们,让它们觉得正面对着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于是那两条狗作出了动物正常的选择,转身逃走。

可怜那对夫妇的手分别缠着两条狗链,根本挣不开,不知会被爱犬折腾成什么样子……

“噗噗噗噗……”波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对着那两个人的背影挥舞着蹄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这个家伙,就会闯祸!游少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波波,你自己说说,这次干了什么坏事!”钟学馗回到家,把怀中的波波往茶几上一放,学着游少菁的架式审问他。

“噗噗噗噗(别摆那么一副怪架式,吓唬谁呀)……”波波最讨厌那种居高临下对他说话的态度了。

“别吓唬波波,不是他的错。”游少菁放下肥猫之后说,“那种人我看了也有气——他们一向拿吓唬别人取乐,活该受教训。波波干得好,那种人就该教训——来,奖励你的!”一块巧克力被塞进了波波嘴里。

由于常在公园遇见那对夫妇和他们的两条狗,游少菁对他们的印象十分不好,觉得他们受到教训是活该。

“你不是老嫌波波调皮?”这个人真是,自己教训波波也不对,不教训波波也不对。她要是做了地府的官员,下面的鬼差一定会被她折腾死。

“那也得看对象!波波那么害怕狗,他会去招惹带着两条大狗的人吗?一定是他们先欺负波波了!不过……波波,你下次可不能做完就跑,扔下斑斓一个帮你挡,太没义气了,不像男子汉。”

“噗噗噗噗……”你凭什么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