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忽然响起的声音把凌岩吓了一跳,她急忙往身边看去。

在她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男子,不知道为什么,凌岩刚才察看周围环境时,竟然没看到他,直到他出声,才让凌岩警觉到这里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那个男子的身影朦朦胧胧的,他看看凌岩,又看看周围,然后扬起手,在他手中亮起了一个发光的蓝色光团,顿时照亮了周围二、三十平方公尺的范围。

光线中,凌岩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个男子的长相。他的年龄似乎应该在三十岁上下,脸庞有着很刚硬的线条,很浓的黑眉下面有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身上穿着一件非常古风的劲装,整个人显得英气勃勃,又让人有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男子看着自己的手,把那个光团举到了距离自己脸很远的地方,脸上有种怔怔的神色。然后转身看着凌岩,上下打量着她,好像要从凌岩身上看出什么秘密来一样。

被他那样一双眼睛盯着,实在不好受,更何况是在这样一切都不明的环境中。凌岩抽出剑,指着那个男子喝叱:“你是什么人!”

男子还是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一片茫然,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们这是在哪里?”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凌岩对男子充满了防备,凝视着他的每一个动作。

可是那个男子的注意力却从她身上转移了,他先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上上下下、又看又摸,让凌岩不禁皱眉——一个大男人,对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重视。等确定了自己身体的状况之后,又开始触摸四周的石壁,甚至把接到的水滴用手指沾了一点在嘴里尝了尝,最后才又抬头对凌岩说:“你有没有看见游少菁?”

“游少菁?你认识她?”难道这个男人是游少菁的朋友?凌岩带着防备地问。

男子点点头,他手指一弹,手上的那个光团飞了起来,悬在他们上方,而且亮度也大为增加,亮到了使人不敢直视的地步,把周围照得更加明亮。这使得原本也想使用一张照明符的凌岩打消了念头,毕竟水平相差太远,她何苦在人家面前显露出技不如人的弱点。只是男子制造的这个光团发出的光线偏蓝,使得它照亮的一切都染上了一种幽幽的蓝色,和这个山洞中原本就有的那种蓝色光线掺杂在一起,让看在眼中的一切显得更加阴森。

男子借着光线,又观察了一遍周围,然后似乎松了口气般地说:“还好游少菁没有受到影响。”

凌岩看到那个男子在没发现游少菁后那种长松口气的样子,明白他绝对把游少菁的安危放在自己的安危之上。不知道他是游少菁的什么人,但至少可以确定的是,他这么关心游少菁,应该不会是敌人。而且他的法力明显比自己高,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总是个助力。

是啊,游少菁并没有出现在这里,虽然并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怎么中的招,但是游少菁没有出现在这里,是不是表示她依旧安全?还是她遇到了比自己还要危险的事?是凌岩硬把游少菁带到这里来的,本来是觉得这里的局势要比上一次面对恶鬼险峻,应该可以逼游少菁露出真本事,可是万一游少菁真的表里如一,自己可就害了她。

这个男人很关心游少菁,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游少菁吗?游少菁告诉了他这件事,他是跟在自己和游少菁后面来的吗?如果他是游少菁的保护者……不对,他使用的这种蓝色光球和这个山洞中的光线感觉太像了,就好像是出于同一种法力,难道眼前的这一切,其实是他在搞鬼?

凌岩一直紧盯着男子的一举一动,她知道那些狡猾的鬼怪,是可能以任何形式现身的。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到这里?”男子抚着自己的额头,自问自答着,“这里似乎……不是现实世界……那么,这里是怎么形成的呢……在这里的究竟是灵魂还是意识呢……”

“你在说什么?”凌岩虽然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可是她的经验毕竟与真正的高手还有段距离,突然在什么都没觉察的情况下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她当然会急于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来,这个男子似乎知道一些。

那个男子想了想,却说了一句:“再看看,也许……”就没有了下文,凌岩见他开始沿着曲曲折折的通道往前走,也跟了上去。

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像是大型的地下钟乳石洞,到处都有钟乳石柱耸立或垂挂,样子千奇百怪,在蓝色光线照射下,像是隐藏了无数的怪兽恶鬼,影影幢幢地散布在他们走过的通道两边,随时都会扑向走过的人一样。

凌岩这时忽然想到了一点:在来这里之前,她已经作了大量调查,收集了很多资料,其中就包括这个废弃山村周围的环境。她记得在数据当中有这样的记载——这个山村附近的山里,有一处地下钟乳石洞。石洞规模很大,当地政府还曾经有过要将之开发成风景游乐区的计划,可是由于石洞位在群山深处,交通不便,洞中地形又十分复杂,开发需要天文数字的资金,结果作罢了。

那么现在自己是不是就在那个石洞中?凌岩知道石洞虽然不是什么神秘的所在,可也绝对不是很常见。那么刚才那个男子为什么又说不是现实世界,灵魂或者意识之类的话?他凭什么那么判断呢?

凌岩心里有着种种疑问,可是脚下却一点也没迟疑地紧紧跟着那个男子。

走了一段路之后,周围更加黑暗了,原本的幽蓝色光芒似乎和黑暗分开来了,黑暗更加黑暗,而光芒却在周围闪烁得更加诡异。并且开始有奇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那呻吟和哀号掺杂的声音,使人产生一种似乎在走向地狱的错觉。

凌岩也是见过无数大场面的人,这种环境和声音当然影响不到她,而那个男子更是坦然自若,好像走在康庄大道上一样。凌岩注意到他控制的那团蓝色光球,其实一直在悄悄变化着亮度,随着周围的黑暗增加,这个光球的亮度也在增加,使得他们周围的可视度一直保持在一定的程度以上。

比起骤然的亮度,这样微小的变化需要以更精妙的方式来控制,可是那个男子却做得那么自然随意,仿佛是在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就已经做出随心所欲的变化了。

如果他是敌人,一定是个很可怕的敌人。

凌岩看着男子的背影,偷偷深呼吸了几次。

走出没多远,男子蓦地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低声对凌岩说:“有东西过来了。”

凌岩也有了感觉,在男子说话的同时,她已经一手持剑、一手抽出了几张符咒,作好了作战准备。

男子点点头,对这个少女的反应感到满意。

就在这时,从他们身前身后,有许多“东西”冲出了黑暗,快速地向他们涌来,其中有模样古怪的妖魔,也有形象可怖的鬼怪,甚至还有全身鲜血淋淋、肢体不全、作古代打扮的将领士兵……它们往凌岩两人冲过来,口中都发出一种介乎于呻吟与愤怒之间的声音。

这么多妖魔鬼怪忽然出现,让凌岩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凌岩认得出其中一些是有名的妖兽,这样的妖兽以前她只在古籍上看过记载,知道它们都是些强大的存在,在世间很难遇到它们,却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凌岩知道这种对手可不是她可以对付得了的,可是身处险境,她还是强作镇定地摆好了迎击的架势。

“这是……”随着那些怪物们的逼近,凌岩忽然在这些妖魔鬼怪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不,不只一个,凌岩看见了好几个她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身影——那都是她以前消灭过的鬼怪,都是与她有过生死搏斗的对手。可是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在校园中专门杀害情侣的女鬼,那个嗜吃人类心脏的鼠妖,那个……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凌岩是不会忘记自己亲手杀死的对手的。

男子又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感觉到她的惊讶与意外,于是对她说:“不用怕,它们都是我们心目中最在意的敌人,现在出现的只是这个地方生成的幻影而已,只是数量多一点,它们并没有真的战斗力。”

“幻影?你是说……我们中了幻术?”

“不一定,也许是,也许……没那么简单……”男子在关键问题上还是言词含糊,这让凌岩对他生出了几分不满,原本已经消散一部分的防备之心又提了起来。

凌岩警惕地盯着那些“敌人”,仔细看看,她处理过的鬼怪只占了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其它的怪物们大多样子狰狞、气势凶猛,而且看起来十分厉害的妖魔。刚才他说这全是他们心中的“敌人”,那么不是自己的敌人的话,这些就是……

“这个、这个也是你的敌人之一……”当凌岩看到正从道中缓缓爬出来的那个怪物之后,忍不住叫了起来。

男子抬头看了一眼,顿了一顿才说:“是它啊……果然在这里看到它了……我刚才还在想,为什么它没有出现……”

凌岩看着那个怪物步步逼进,不由得后退了几步,颤声问:“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敌人!”

男子似乎在想什么心情,一脸的茫然与感慨,过了一会儿,直到那个怪物已经到了几步之外,他才叹口气说:“过去了……都过去了……”说着,拾起头看着那个怪物,“老对头,看你这样出现,我第一个不答应。不管这是什么‘东西’在作怪,让你受这种耻辱的仇,我来替你报!”

那是一个龙头人身,全身长满紫色鳞片的怪物,一双金黄色的眼眸露着凶狠的光芒,两只手的指爪像是一把把的小匕首,雪亮而锋利,不住地张合着,透露着一种杀机。可是它的身上却布满了几条深达骨头的伤痕,尤其是左胸口,有一个碗口大的血洞,肋骨翻着白生生的骨髓从血骨中伸了出来,而它的心脏就垂挂在那个伤口之外,微微搏动着。它的目光迎上了男子,仰天发出了一声狂吼。

如果凌岩没看错,这应该是蛟龙一类与别的生物杂交生下的怪物。据说这种怪物拥有龙的血统,却嗜杀好斗,所以一般都会被龙族囚禁在海底,免得它们上岸杀伤太多。凌岩只在祖先的记载中见过,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可以真的看见这种怪物。

随着那个怪物的逼近,其它本来已经围拢上来的妖魔鬼怪开始畏缩,而那个怪物也不客气,随手就把那些拦在它前面的鬼怪们打碎或击飞,就那样一路吼叫着扑向那个男人。男人始终站着没动,带着一种怜悯的神情看着龙头怪物的接近。

他真的是那怪物的敌人吗?若真的与这种怪物为敌,那么活下来的一方怎么也不该是这个男人才对啊!

这时,那个男子已经与龙头怪物面对面站着,脸上尽是伤感的神情;特别是龙头怪物咆哮着冲上来时,男子竟然连连摇头地后退了半步,仿佛这个要攻击他的,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的亲朋好友一样。

凌岩已经没办法再去注意他了,因为其它怪物们似乎不敢接近那个龙头怪物,于是都把目标集中在她身上。

凌岩扬剑向那个最先扑上的怪物刺去,这个怪物虽然不像龙头怪物那样可怕,可也是一个外表恐怖的妖兽。凌岩和它斗了几招之后,发现那个男子说的或许是真的,这些妖魔鬼怪并没有真实的那么强大,这个妖兽要是真的出现在凌岩面前,凌岩恐怕支撑不了几个回合,可是现在,她却可以和对方打成平手。

可惜的是,在眼下的局势中,和这么一只怪物打成平手并不能为她的处境带来什么好转变,其它还不知有多少怪物正在向她团团围上来。凌岩不知道那男子怎么会有这么多敌人,可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很倒霉,因为那个男子的敌人幻影全都找上了她。

男子正在与龙头怪物对峙,那个龙头怪物看起来比其它妖魔鬼怪们理智许多,并没有马上扑上去,而是一边怒吼着,一边围着男子转。

凌岩并不指望男子回来帮助自己,只是希望龙型怪物快点开始进攻男子,如果她想得没错的话,只要没有了龙头的威胁,那些怪物一定会优先攻击那个男人,因为他才是它们的敌人。

可是就在凌岩被完全包围的时候,那个男子忽然主动出手了,不过不是针对那个龙头怪物,而是针对包围凌岩的那些妖魔鬼怪。只见他忽然间开始行动,用快得连凌岩都看不清楚的速度连续攻击,而凌岩身边包围着的那些怪物就那样纷纷被他击飞了出去,而且大多是以支离破碎的姿态飞出去。

凌岩惊恐得瞪大了眼睛。

她刚刚才和这些怪物战斗过,清楚知道这些怪物的厉害,那么这个男人呢?他是比这些妖魔鬼怪更可怕的怪物吗?

看到男子放弃自己先去攻击其它的妖魔鬼怪,那个龙头怪物似乎被深深激怒了,于是狂吼着向男子扑上去。

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正背对着龙头怪物,所以凌岩来不及多想,就举剑往龙头怪物刺去,她想靠自己的力量避免那个男子措手不及地受到袭击。

可是男子却猛地转身,一把握住了她的剑身,另一只手举挚击去,和龙头怪物抓来的爪子相撞;龙头怪物被震得后退了数公尺,男子却只是后退了几步而已——同时还拖着凌岩。

他赤手抓着凌岩的钢剑,却对利刃一点也不在乎,放开手后对凌岩说:“它是我生平最尊敬的对手,纵使今天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幻影,我也不能让它受到不符合它身分的污辱,请你不要动手,让我自己来面对它吧。”

什么意思?我的攻击对它是种污辱?

男子的言下之意让凌岩十分不舒服,他凭什么这么说!可是就在这片刻之间,凌岩身后已经又扑上了好几只鬼怪;凌岩顾不得与他生气,扬手撤出几张符咒,先把最前面的几个鬼怪击倒,然后挥剑向其它鬼怪扑去。

男子对凌岩的举动再一次点头,于是他也大吼一声,一掌向那个龙头怪物拍了过去。只见他这样平凡无奇的一掌,竟然带起了一阵疾风,不仅把龙头怪物击飞出去,而且周围的怪物也被击倒了一片,其中有一些竟被强大的力量撕成了两段。

“喝!”男子大喝一声,手臂向外一分,又是一股劲力向外拍去,除了刚刚爬起来的龙头怪物再一次跌倒之外,又有不少其它怪物被扫飞或撕碎。

在这个男子的攻击下,凌岩身边暂时出现了一片空地,使得凌岩有时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不知道这个男子究竟是人是神,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力量。

男子就像是仅活动了一下肢体般,晃晃手脚和脖子,又是大喝一声,向前一跃,迎面一掌往那龙头怪物打了下去。龙头怪物也咆哮着,口爪并用地反击。他们两个的争斗横扫四方,在他们附近的怪物们全都倒了楣,不知有多少因被他们的力量牵连到而粉身碎骨。于是,其它鬼怪们很快就学会了避开他们两个,把矛头重新指向了凌岩。

凌岩招架了片刻,便感到喘不上气来。这些鬼怪有很多实力远在她之上,如果不是幻影,她在面对这样的怪物时,恐怕一分钟都支撑不了。不过,即使面对的只是幻影,她也感到应付不来,心急之下,不由得频频向那个男子看去。

向来被喻为天才的凌岩,从小到大都一帆风顺,她从来都没像今天这样陷入困境,面对强敌环绕,应付不了且进退无路,仅有的希望竟然只能放在一个陌生人的援助上,这让她十分恼火,可是又无可奈何。

那个男子虽然说龙头怪物是他的敌人,可是现在这个龙头怪物的幻象显然并没有达到当他“最尊敬”的敌人的程度。在男子疾风般的攻击之下,龙头怪物步步后退,随着男子的最后一声狂吼,在一个拳风凝成的白色光团之中,龙头怪物被炸成了无数碎片。男子仰头长啸,发出了绵长的啸声,把整个石洞震得嗡嗡作响。他这种近乎发泄的啸叫,不仅仅把凌岩吓得不轻,四周不少鬼怪也被震住,一时忘了冲上来。

男子转过头,往凌岩这边跃过来。凌岩看着他那副闪烁着光彩的神情,不知怎地感到一阵畏缩——看起来战斗正让这个男人处于兴奋之中,这么好战的人可以信赖吗?

男子跃入了鬼怪群中,拳脚纷飞的一气攻击,打得周围鬼怪很快就被一扫而光,只听他仰天大笑:“痛快,真是痛快!”

这让凌岩又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这样张扬好斗的性格,正是凌岩的长辈们自幼就教育孩子们一定要避免的,所以凌岩自然认为这种性格很不好。

男子笑了几声之后,双目如电光般地四下一扫。而那些剩下的鬼怪虽然对刚才那个龙头怪物有些畏惧,不知道为什么倒是不怕这个干掉了龙头怪物的怪物,依旧想向他涌去。男子纵身向前迎击,就在凌岩认为又要看见一场单方面屠杀时,周围一切忽然发生了扭曲,就好像划过了数道水波一样,那大片的怪物随着“波纹”的荡漾,竟然消失了大半,剩下的也像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也不动。又过了片刻,又是这样的一阵动荡,剩下的怪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到这样的变化,凌岩反而更加小心,不知这个变化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离奇事件发生。

“游少菁……干得好!”男子看着敌人们消失,原本兴奋的神情慢慢平复,眉头一松,露出了很高兴的神色。

游少菁?她干了什么?凌岩不解地看着男子。

男子已经向前走去,觉察到凌岩一直在看着他,才对凌岩解释说:“看来游少菁并没有像咱们一样被拉进来,她在外面对咱们的身体使用了驱邪、清神之类的符咒,帮我们把那些怪物驱散了。”

游少菁对着我们的身体……凌岩一时无法消化完这些话。

男子看着石洞深处继续说:“我们的意识可能被什么东西关住了……我想那几个山友也是遇上这种事,才会变成那个样子吧?现在我们到处找找,也许还可以找到。”

凌岩对他的提议不怎么赞成:“为什么不想办法让游少菁把我们唤醒呢?现在这种既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捣鬼的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想办法离开再从长计议?”

男子侧脸看看她,问:“你接下的任务不是救醒那三个人吗?你打算放弃了?”

“我……”凌岩当然不是打算放弃,可是这地方太过诡异,而出现的那些鬼怪又明显比她更强,教她怎么可能会有继续前进的念头。凌岩承认,这男子确实很强,比她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强,可是那是属于他的力量,凌岩没有依靠陌生人的习惯。

男子看着她那倔强的表情,微微一笑:“这里的怪物都是我们各自认为的对手,接下来你对付你的,我对付我的,我不会连累你,你也应该可以消灭那些早已是你手下败将的家伙吧?”

凌岩无话可说,看到男子的身手之后,凌岩知道他不是在说大话。凌岩不愿意让对方觉得自己是一个胆小鬼,所以点了点头。

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前走去。

跟在男子身后又走了几步,凌岩忽然问:“我叫凌岩,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男子回头看着她一笑,他还满喜欢这个要强、骄傲、有韧性的少女,至少她比游少菁或钟学馗更适合与鬼怪为敌的生活,他想了想说:“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不告诉游少菁之外的任何人。”

这么神秘干嘛?难道他是有什么来头的大人物?还是他就是游少菁的老师?他教导游少菁是件秘密的、不可告人的事?凌岩心里产生着疑问,但是自幼受到长辈们的告诫,知道很多世外高人都有着怪脾气;而且凌岩也对别人的隐私不感兴趣,想要知道这个男子的名字,不过是出于受到对方的帮助,知道姓名将来才好加以报答而已,于是点头说:“我不会说出去的。”

男子苦笑一下说:“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是没脸让人家知道这个名字罢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的名字,叫刘汉……”

※※※※※※※※

游少菁望眼欲穿地等着钟学馗出现,可是她等了大半个小时,等回来的却是一只符鸟——那是她刚才发出去与钟学馗联系,符纸化成的黑色小鸟。符鸟在屋子里盘旋了几圈,终于降落到游少菁身边,并且在一回到她身边时,就立刻开始燃烧,最后化为灰烬消失了。

游少菁的心立刻凉了半截。

这张符是怎么回来的?是它没有找到目标才回来吗?还是钟学馗没有接到它?不,这两种可能的发生率不到万分之一……

那么,最后一个可能,就是它根本没有飞出某个范围,能量用完后只能回来。

天啊,这可怎么办?一旦失去所有外援,很有自知之明的游少菁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急切地在屋子里团团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凌岩和斑斓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完全是睡着的样子。

游少菁知道,这就和凌岩说的那三个山友的情况一样,如果不想办法解决,就只能看着他们与那些人一样,一直保持着这植物人般的状态,并且慢慢衰弱下去,直到……

不行,游少菁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她咬着嘴唇,拼命要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为什么他们变成这样而我没事?一定有什么关键,是什么保护了自己?一定有一个关键的点存在,冷静点,游少菁,好好想想,你会想到的……

她又转了好几圈,把自己和凌岩他们之间的状态分析了一遍。先不说斑斓,毕竟他现在除了内心之外,就只是一条狗;但是凌岩不同啊,她有本事,有经验,不可能出来执行任务时不准备防身的东西,可是她的护身用品完全没有帮到她;那么自己身上又有什么,起了那个决定性的保护作用呢……

游少菁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上的手镯,不,是飞剑玲珑,是它的影响?不对,它只有攻击能力,应该不能防御。而且玲珑有发现敌情就嗡嗡作响的习惯,之前并没有听见它呜叫,说明它并没有感觉到什么。

那么是钟学馗画的符的其中一种?可是会是哪一种呢?游少菁又把那些符全掏出来看了一遍,可是看起来都很正常,没有一张像是会在这种情况下发挥作用的。

还有什么?鬼珠,这个东西除了在同类靠近时会发凉之外,没有别的用处——天气渐凉,游少菁早就把微型空调这个功能给渐忘了。还有……波波的一颗乳牙。

波儿象的牙齿,这东西会不会有什么效果?这是波波送给她的,小小的波波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有了长大的迹象,虽然样子没有变多少,可是看得出来比原来胖了,而且还换了牙。他换下来的两枚獠牙自己吃了一枚,另外一枚却非要送给游少菁不可。游少菁看牙齿的样子很漂亮,所以在波波坚持要她收下之后,就把这颗乳牙当作坠子挂在脖子上,不过她只是把它当作“象”牙首饰来戴,从来没想过这东西有没有别的作用。

波儿象的牙应该有点用吧?

游少菁不知道,波儿象的乳牙,是一种很珍贵的东西。

波儿象以鬼物为食,他们的獠牙可以撕碎一切灵体,不仅仅是波儿象的“武器”,也是一种很珍贵的炼制飞剑的材料。而波儿象的乳牙则更是珍贵,因为那是凝聚了波儿象父母的法力的东西,是父母为了保护子女所留下的力量凝结。小波儿象开始吃鬼之后,就会开始产生自己的力量,乳牙也就会慢慢脱落,表示他们已经长大,就要开始依靠自己的力量保护自己了。

波波一直不肯吃鬼,所以他的乳牙不会掉,就永远长不大。不过这一切已经因为一个意外而改变了,无意中吞了鬼珠的波波,本来想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但是他的乳牙却出卖了他。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小波儿象都是要在吃掉很多鬼,累积很多能量之后才换牙,而他却只吃了一颗鬼珠,乳牙就掉下来了?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不过抱怨并不能改变事实,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发誓不吃鬼的波波吃了鬼,这让波波简直拾不起头来——其实也只有钟学馗和斑斓知道而已,游少菁都处于懵懂状态,而且谁会因为这个笑话他呢;可是游少菁适时的安慰,和在波波换牙期间给予食物上的特别关心,安慰了波波受伤的心灵,于是基于不欠这个女人人情的心态,波波把自己的一颗乳牙送给了游少菁——他死也不会承认是因为喜欢游少菁,为了她的安全才给她的。

由于波波的别扭性格,游少菁并不知道这颗乳牙的真正价值,她得到它的时候,只是有种女性得到了象牙之类制品的喜悦。现在她就拿着这颗牙反复看着,是不是这颗牙齿起了什么作用呢?

对,一定是它,这是自己身上唯一用途不明的东西,也是与凌岩之间最大的不同。

游少菁下定了决心,连忙取下这串项链,把它往凌岩的身上按去。

在她想来,凌岩即使不会应手而醒,至少也会有些起色,可是事情却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凌岩不仅没有什么好的反应,反而像被电击了一样,身体猛地一弹,然后剧烈地抽搐起来,甚至在她手臂上那处被波波牙碰到的地方,出现了一种被烤焦的深黑颜色,并且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往周围扩散开去。

游少菁连忙惊慌地把手缩了回来,也不是这个,这个东西反而伤到了她!

凌岩、凌岩……

游少菁慌乱地抱起凌岩,往她身上贴上那些治疗伤口的符咒。过了好一会儿,凌岩身体的抽搐才渐渐平静下来。

游少菁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她不敢再胡乱往他们身上使用东西了,要是因为自己的无知而伤害到他们,就不是后悔可以弥补的了。

为什么当初在斑斓讲课时不好好听一听呢?为什么自己平时对那些关于鬼怪的知识总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呢;要是现在自己的知识再多一些的话,或许就不会陷入这样无助的局面中了。

游少菁一面埋怨着自己,一面竭力转动自己的脑袋。就在这时,几条“藤蔓”已经蠕动着,悄悄伸进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