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凌岩和刘汉沿着石洞往前走着,除了阴森的气氛减轻了许多,以及怪物们都不见了之外,四周的景物并没有因为游少菁的符咒而有什么更大的变化,凌岩甚至觉得自己是在不断重复着同样一段洞窟,因为那根像是夜叉恶鬼的钟乳石柱,她已经是第三次看见了。这里的一切其实都不大,不过是同样的景物在不断打乱顺序和重复组合出现罢了。要不是刘汉在“路边”发现了一个山友,凌岩一定会开始怀疑自己是在一个周而复始的圆形洞窟中打转。

这个山友被一根钟乳石笋包裹在里面,他的身体整个被包住,只剩下一颗头露在外面,而洞顶上方的水还在不断地淌下来,水滴在他头顶,随着水的滴落,一些石质的东西出现在上面。现在他的头顶已经凝结出一层石质的东西,把他的头发黏连在一起。

想来这里与真正钟乳石洞中钟乳岩的形成速度差很多,如果再过几天,这个人的头部就可能会被一层石壳包起来,不知道那样一来,现实中的他是不是也会死掉。

凌岩上前检查了一下,发现对方和现实中的那个山友一样,处于一种失去知觉的状态,这似乎与她和刘汉来到这个空间之后还保持清醒的状况很不一样。

“如果我们输给了那些幻影,也会变成这样。”刘汉看出她的迟疑,于是对她解释了一句。

“把他弄出来吗?会怎么样?”凌岩知道自己的实力经验都比不上这个男子,现在是救人要紧,不是顾及自尊的时候,所以她很诚恳地向刘汉请教。

刘汉摇摇头:“我看,现在不能把他弄出来,那样他可能会死……我们先离开,等找到其它两个人和这里的根源之后再说吧。”

凌岩也这么认为,她把那个人头上和脖子上的石质东西弄下许多,让这个人的头部露出来更多,免得他们走后,他被这些石质的东西完全覆盖。

刘汉一直看着她做这些,并没有帮忙或反对,直到凌岩完成了,两个人才开始继续前进。

“刘……前辈。”凌岩思索了一会儿,采用了这样一个称呼;虽然这个刘汉的年纪不算大,可是凌岩总觉得他像是个前辈高人,“要是这里不是现实,您看这一切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我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所以不看看也不敢乱说。”刘汉倒是很谦虚,不过也没有拒绝“前辈”这个称呼,“那么,你是怎么看的?”

凌岩摇摇头:“我也从来没见过这种事。”她知道刘汉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愿意多说。

凌岩现在心里很郁闷,在同龄人之中,她向来出类拔萃,可是自从遇上游少菁之后,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先是那个看起来呆呆的游少菁处处让她觉得技不如人,现在这个有可能是游少菁师父的刘汉,更是影响到她对自己家族、对强者的认知。有着这样的能力,他真的是人类吗?他是不是一个强大的千年老妖的化身?

刘汉又沉默地走了一会儿,忽然回头说:“我以前见过一种可以制造出幻觉的法宝,可以让使用者营造出一个真实的幻境,甚至可以在主人的操纵下把别人的精神也拉进去。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样的法宝在人间……”

很久以前?你所说的很久以前,最多是三十年前吧?除非你真是个千年老妖。不过凌岩当然不会这样说出来,而是问:“你觉得我们被拉进了一个这样的幻境中?”

刘汉点点头:“有可能……可是很奇怪,如果是那样,法宝的主人可以随意变化幻境中的一切,又何必用那些幻影来对付我们……难道他想和我们玩猫抓老鼠的游戏?”

刚才的一切只是游戏?那么那个“主人”的力量将强大到什么地步?凌岩想到这里时,感到一阵心悸。

“但还是不对,如果那样,他制造出来的怪物应该和我们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而不是刚才那些伪劣品……”刘汉像是在回答,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么我们要怎么才能回到现实呢?”凌岩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刘汉抿着嘴唇苦笑了一下,又开始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连他也说不上来,凌岩感到更加不安了。

刘汉与凌岩那忐忑不安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他现在很兴奋。

多少年了,他多少年没有用双脚行走,没有用口讲话,没有用双手去战斗过了?多少年他没有用自己的样子去面对周围的一切了?

他没想到,在这个幻境之中,竟然可以以“自己”的样子出现,甚至自己的法力、身上的服装,都和以前习惯的一模一样;恍惚之中,他倒像是经历了时光的倒流,回到了他身为地府大将军时的时光。

不过刘汉也明白,自己这个样子只能在这个幻境中存在,用不了多久就会随着幻境消失,回到那具四条腿的躯壳中去.没关系,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让我再堂堂正正地去和敌人战斗吧!只要让我用自己的样子,我不畏惧去面对任何敌人,这个环境再强大一些又怎么样呢,就让它再强大一些好了!

这样想着,刘汉的脚步越来越快。他知道用不了多久,游少菁就会把钟学馗叫来,他们两个会一起从外面的现实中解决问题——那样无疑会快得多。然而,骄傲却使他不愿意在钟学馗那个半调子的鬼差,以及游少菁那个小姑娘之后解决问题,即使身处幻境之中,他也要做得比他们更好。

又走出没多远,游少菁的符已经失去了效果,周围的景物再次开始变得阴森,而且那些怪物又再次出现在前后两方,往他们两个逼了上来。刚才他们消灭掉的那些也重新出现了,其中包括那个龙头怪物。

“照我们说好的办。”刘汉说着,长啸一声,迎着怪物们扑了上去,只见他手脚齐飞,那些鬼怪在他的手下往往一招不过便被击碎。

凌岩目瞪口呆地看着刘汉就那样冲向了那个龙头怪物,而同样地,那个怪物也以相同的方式——一路把其它怪物打得粉碎——冲向刘汉。也许他们真的是彼此最熟悉的敌人,都熟悉到这个地步了,让凌岩看得不住抽动嘴角。

凌岩看得出来,此时的刘汉并没有使用法术,仅是凭着自己的身体和武艺在作战。这个发现更让凌岩吃惊,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想过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武艺、这样的人物。就算他是个千年老妖,修炼到这个地步也实在可怕。

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看起来全身心都沉浸在战斗中的刘汉,真的说到做到了,那些“属于”凌岩的鬼怪他一个也没去碰,甚至在龙头怪物行动时还会出手帮一下,让它们全部安全地“到达”凌岩身边。

凌岩对他这种遵守诺言的行为感到哭笑不得、抱怨不能,只得挥剑对抗。

虽然这些幻影制作的妖怪不堪一击,连它们原本的十分之一实力都没有,可是数量很多,一拥而上也很麻烦。要不是看到它们,凌岩都快要忘记自己原来已经处理过这么多事件、打败过这么多鬼怪了。

那个白衣披发女鬼,是她第一次正式参加除鬼行动时的对象,那个时候第一次看见厉鬼的她,明明害怕得一直在颤抖,可是当厉鬼出现的时候,她还是第一个冲了上去。虽然最后是她和几个哥哥一起降伏了这个女鬼,可是跟随他们的长辈还是认为她是其中处理最得当、出力最多的一个,那时候凌岩才只有八岁。

那个蝴蝶妖,是凌岩第一次单独行动时遇到的对手,在亲眼看到它像吸取花蜜般地把人的精血吸干,让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变成一具干尸时,凌岩曾经激动得失去了理智,险些让自己也成为那些干尸中的一具,可是最后还是凭着她自己的韧性和实力扭转了局势。

从那之后,凌岩就学会了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惨剧,都要沉着以对,虽然事后她总是会偷偷躲在被窝里为那些受害者哭泣。

那个男鬼,是她最近处理的事件主角。他因为爱上的女同学和他分手而自杀,之后就在学校中骚扰情侣,只要听见女性向男性提出分手,就会出现害死女方。可是他却不知道,最后把他降伏的凌岩,正是一个前女友被害死之后,伤心欲绝的男子请来的,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他一样,在女子提出分手后就恨不得杀了对方,有些人的爱情,并不会因为对方的绝情而改变。

那只鼠妖,本来是与世无争、安安稳稳修炼的妖怪,只是因为有一次遇到人类的大规模灭鼠行动,看见了那堆成小山的老鼠尸体,就开始对人类进行残酷的报复,专门挖出人类的心脏来吃。凌岩至今都不明白,是它把自己变成了魔物,还是人类把它变成了魔物。

还有那个小孩子的鬼魂,他把其它孩子害死,只是想要一个玩伴,可是却没有一个灵魂是他能够留住的,因为那些心中没有仇恨、清清白白的孩子们的灵魂,马上就会进入轮回,谁也不会陪在罪孽越来越深重的他身边。

那个老人,是为了保护他的子孙,可是却在不停地伤害无辜。

那个树妖……

这些都是凌岩永远无法抹灭的记忆,现在它们却用这样清晰的模样出现在她眼前。

由于不知后面还会遇上什么,凌岩不想浪费事先制作的符咒,于是也学刘汉,只用武艺对付敌人。

面对那从她八岁降伏的第一只鬼魂开始出现的敌人,她脑海中不断闪现出当时对付这些虚张声势的鬼怪的情形,同时也想到了自己当时面对他们的种种不足与错误。她以前在有空闲时,便会常常回忆自己过去的场场战斗,反复推敲其中的不足,现在再度面对这些敌人,她自然很认真地按照自己脑海中规划的最佳战斗方式进行。虽然这些幻影比实际的弱小很多,可是可以同时对付这么多敌人,或许说明了她的战斗方式确实比以前有效了许多吧?

刘汉一边战斗一边时时关注着凌岩,看着她的一招一式,不时偷偷点头。这个女孩确实出色,难怪她那么骄傲自信,对游少菁有那种既敌视又惺惺相惜的复杂心情——可惜似乎选错了对象。刘汉认为,如果和凌岩交个朋友,对游少菁的实力和心态,都会有很大帮助。

游少菁真是个难题啊。

要是说刘汉这辈子遇到的最为难的事,游少菁的存在肯定是其中的前三名。

从理论上来说,游少菁绝对适合成为一个修行者,而且恰好身边又有了刘汉这样一个适合成为老师的“人”,而且她还具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虽然这样说钟学馗他们都不会同意——得到了玲珑飞剑和世界上最别扭的波儿象的认可,她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天赋与机缘,在修行者们看来,这种人不去修行简直天理难容。

游少菁就是这样一个天理难容的人。

她对于自己拥有这一切的看法只有一个:灾难。上天的惩罚,自己太倒霉了,所有的麻烦都自己跑到家里来。

因为哀悼受到太多骚扰的平静生活,现在的游少菁对于“成为鬼差”、“修炼”这类词汇严重过敏,谁要敢在她面前提起,她就会给谁好看,包括地府大将刘汉也不给半点面子。

而名义上,刘汉是她的宠物狗。

刘汉是个有原则的人,做家畜是他应受的惩罚,他不会去逃避,所以在游少菁面前,他必须尽到一只狗的本分:听从主人的吩咐,并且保护主人的安全。

刘汉不能反对游少菁的任何决定,虽然游少菁很尊重他,总会听取他的意见,可是这个少女在某些方面是无法说服的,而这些无法说服的方面,正是对刘汉最重要的。

那就用婉转的办法吧,要是让她多接触一些灵异事件,总有一天她会主动学习的。而凌岩这种人,正是一个可以帮助游少菁多多遇见灵异事件的最佳人选,让她成为游少菁的朋友再适合不过了。

刘汉承认,身为一只狗,这样算计自己主人是不对的,可是,这也是为了人间正义嘛——钟学馗的口头禅在这个时候拿来使用再适合不过了。

凌岩不知道刘汉的想法,她看到战斗中的刘汉不时看向自己,嘴角还带着一抹奇怪的微笑,不由暗暗诧异,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总觉得这样的笑容,与他的样子一点都不相称。

这时刘汉那边铺天盖地的敌人已经没剩下几个了,而凌岩也已把自己的敌人消灭得差不多了;正在进行最后的战斗时,凌岩忽然感到一阵燃烧感从体内冒了出来。

那种感觉开始时还有点温暖,但是马上就变成了一种像要焚烧肉体般的痛苦,令她顿时呻吟着跌倒在地;感觉中,她的身体已经烧起来了,她的每一片血肉,每一片灵魂都在燃烧着,要被化为灰烬。就在她脑海中闪现出“自己要死了”这个念头时,那种痛苦忽然消失了,就像突然来时那样突然消失,完全从她的感觉中褪去。

虽然从开始到结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可是那种痛苦带来的后遗症却使凌岩浑身无力,倒在地上连呼喊都发不出来,只能呻吟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正现在她依旧浑身都在剧痛,连手指都没有办法移动一下。那种被燃烧的剧痛,使她的脑子短时间内无法正常思考,只能在地上挣扎着,眼看着那些剩下的妖鬼向自己扑来。

一阵劲风过后,刘汉出现在她身边,凌岩看到在这一瞬间的工夫,所有鬼怪都被刘汉击毁,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了。

刘汉半跪下来扶起凌岩,仔细察看了她的情况,然后皱着眉头说:“这个游少菁,真是冒失!”

“什么……”凌岩有气无力地问。

游少菁丈做什么了?她不会在外面对自己的身体下毒手了吧?

刘汉摇摇头,没有再对凌岩解释,他也没办法解释。

游少菁怎么敢把波儿象的牙按在人身上!那样会对人的魂魄直接造成伤害,比什么鬼怪的攻击都严重得多。严重的话,甚至可能对灵魂造成无法逆转的创伤。

游少菁整天把鬼珠当手链,把飞剑当手镯,把波儿象的牙齿当坠子,完全忽视这些东西其实都是有危险性的。鬼珠的阴气可能对人体产生影响,使人变得体弱多病——这对游少菁无效,因为她的体质天生阴性。玲珑的灵性太强,已经超出了飞剑应有的程度,所以它可能会对持有者造成反噬伤害,当然,这对游少菁也没有影响,玲珑很喜欢这个新主人——它和游少菁的性格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剩下的就是那颗牙了。

当波波硬要把乳牙送给游少菁的时候,斑斓曾经产生过阻止的念头。波儿象的乳牙不是一般的东西,波儿象的牙齿本身已经是难得的宝贝,不论炼制法宝还是飞剑,都很有用处,而波儿象的乳牙就更是难得中的难得,那是凝聚了波儿象父母灵力和对孩子的保护之心的物体,一般小的波儿象换牙之后,都会自己把乳牙吞下去来增加自己的力量,可是波波却完全违反了他们这种灵兽的本能,把自己的一颗乳牙送给了游少菁。

斑斓知道,这可能会成为游少菁保命的法宝,也可能成为她怀璧其罪的来源。

波波的性格很别扭,虽然他很喜欢游少菁,甚至到了可以把珍贵的乳牙送给她的地步,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所以钟学馗和刘汉也不会故意拆他的台,告诉游少菁那颗牙有多么宝贵,只是一再告诫游少菁,千万不要让人看见这颗牙而已。虽然有了象牙首饰却不能拿到其它女孩面前炫耀有些痛苦,可是游少菁还是听话了。

然而也因为这样,游少菁根本不明白波波的牙是什么、有什么用。刘汉可以想象,她现在一定在外面慌乱着,用她能想出来的一切办法想唤醒自己和凌岩,于是把这颗牙也用上了。她不知道波波只把牙送给她——在灵兽面前,被承认和不被承认是有巨大区别的!并不代表别的人也可以用,她用这颗牙去救凌岩,和想攻击凌岩没什么两样。

不过这似乎也不是游少菁的错,她这个人极度缺乏这方面的常识,由于钟学馗整天唠叨,急于想给游少菁灌输知识的行为,引起她的反叛心理,只要一听到这类话题,就会呈现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状态,斑斓和钟学馗平时给她灌输的知识,她怕是百分之一都没记住。目前看来是没办法让她对法术感兴趣了,只有等她自己转变态度吧。

刘汉叹口气,在凌岩身上施展几个法术让她感觉舒服一些。

想他刘汉一向眼高过顶,千挑万选,几百年都没找到一个徒弟。虽然想拜师的鬼差排成了长队,却因为他太挑剔了,一个也看不上,都被拒之门外了。现在也真是报应,哭着、喊着想认真教游少菁法术,人家却压根不把他放在眼里,反正就是两个字——“不学”,刘汉也毫无办法。

看到凌岩渐渐恢复了一些,刘汉对她说:“那些东西虽然不难对付,可是恐怕十分难缠,只要我们心里还记着这些敌人,它们就没办法完全消灭,过一会儿就又会出现了。你要是撑得住,我们快点往前走吧。”

他以为自己不想吗?可是自己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不过凌岩什么也没说,咬咬牙奋力地撑起了身体,她可不想让刘汉看扁了。

刘汉按住她的肩:“你的灵魂受到了一些伤害,最好不要再动了。我看这种时候,就别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

什么意思?

“反正我们只是魂魄,也不算什么……”刘汉这么说着,忽然双臂用力,把凌岩抱了起来。

凌岩吓得尖叫了一声。

“等怪物再出来,我就放你下来,别担心……”刘汉边安慰她,边采取了尽量让双手中抱住的凌岩远离自己的身体,以减少自己与她之间的身体接触面积、既奇怪又累人的方式,抱着凌岩向前走。

虽然在游少菁家里看了很多电视剧什么的,知道现代人都很不知羞耻——不,是都很开放。可是刘汉的内心深处,还是认为那都是假的,是电视里编出来的,这个世界理所应当还是男女有别、连话也不应该随便说的那样。至于他现在抱着凌岩,自然就属于情非得已的权宜之方了,而且他一个千年老鬼,面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也和面对自己的孙女差不多,不至于败坏人家名节。

可是他却不知道,凌岩和他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凌岩虽然生长在现代社会,可是她受到的却是极为传统的教育.在她那个大家族中,甚至还保留着每天早上向长辈磕头请安的习惯。她脑中更是根深蒂固地有着好女孩应该和男性保持距离的观念。现在刘汉一把把她抱起来,让她心里慌乱不已。直到发现刘汉为了保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惜使用花费那么多力气的抱法之后,她才偷偷松了口气。

刘汉手上抱了一个人,反而比两人一起行动时的速度还快,就连这个石洞中原本凝结的空气,都在他的快速行动下流动了起来,在凌岩的耳边呼呼作响着。

凌岩不由得偷偷打量刘汉。

虽然乍看之下刘汉不算什么美男子,但是仔细看来,他还是很英俊的。也许他的五官并不精致,可是那种硬线条更能勾勒出男性魅力,当他出现现在这样一脸认真、眉头微皱、抿着嘴唇的表情时,会给人一种很可靠、认真的感觉。而那双眼睛深邃威严,被它们盯着的时候,又使人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身处高位的人物。

世界上总是有很多高人,他们或许不为人所知,却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力量。看他最多三十几岁的样子,要真是人类的话,不知道他要有怎样的天赋与努力才能做到现在这个样子——凌岩觉得,在这种境由心生的幻境中,要是刘汉真是一个千年老妖,不太可能不露出一点真面目的。

刘汉已经跑了很久,凌岩觉得他一直保持这种姿态一定很累,可是刘汉并没有把手臂收回去靠近身体的打算,甚至在跑动中都尽量避免因为摇晃而碰到凌岩的身体。

这个男人不仅本领高强,为人也很稳重……不知道他和游少菁是什么关系,是她的长辈、师长,还是朋友……

凌岩在想着的时候,刘汉忽然停住了脚步,并且马上把她放了下来,说:“看,那是……”他一只手扶着凌岩的手臂,另一只手向前一指。

在不远处的一条石笋中,又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个人比之前的那个被埋得浅一些,肩膀之外部还露在外面,闭着眼睛不知生死。

“看来他们也是顺着这个方向走过来,前面那个被禁锢住得比较早。所以被埋得也深些,而这个人走到这里才被抓住。”凌岩猜测。

刘汉仔细看看那个男人,确定他还活着。

“那么再往前走,应该还可以找到另一个人。可是即使找到了,要怎么带他们出去呢?”凌岩的任务就是要救这三人,可是现在她连自己要怎么离开都不知道。

“这地方太奇怪了……”刘汉四下看着,心中有许多想不通的东西。

这个幻境中表现出来的危险性,与它的能力似乎不成正比。

这两个山友已经被困住了好几天,环境却还不能把他们吞噬掉,哪怕是把制造这么真实的幻境的能力分出十分之一来,这两个山友也早就被消化干净了吧。或者,幻境困住他们,不是为了要吞噬掉他们,那是为了什么呢?困着这些人只是任由他们的身体慢慢衰弱死去,这有什么意义呢?

刘汉相信,即使是鬼怪,也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只不过,找到那个原因需要时间罢了。

还有那出自他们记忆中的鬼怪,实力也实在让人疑惑。既然连那么久远的、已经沉淀到记忆深处的敌人都可以挖掘出来,为什么不能复制它们真正的能力呢?为什么出现的怪物都像是小孩子的把戏?

为什么这个幻境的能力和实力之间,差距会这么大?

“我有一个想法,也许制造这一切的,其实是……走吧,我们往前走,也许可以发现什么。”刘汉又对凌岩做出要抱起她的动作,可是,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那些怪物们又出现了,并且开始向他们包围上来。

凌岩感到自己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就再一次提起了自己的剑。

“不,这一次你不用出手,我一个人来解决。”刘汉按住了她的剑,“游少菁现在就在外面忙呢,你也和我一样,不想在她之后解决事情吧?所以我们也得快点才行。”

凌岩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游少菁是他的徒弟,他应该更愿意让游少菁多接受一些考验、增加一些经验才对吧?应该希望她能亲自解决事情,要是能比老师做得更好,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凌岩的长辈们就是这样。这么说来,刘汉根本不是游少菁的老师,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彼此平等,所以才会产生竞争意识。

“你……”凌岩正想问些什么,却看见刘汉已经扑向了鬼怪们。

这次刘汉没有完全靠肉搏去攻击,而是在搏斗中开始施展一些法术——很奇怪的是,他使用的都是一些简单的法术,其中大部分连凌岩都会使用。以他这样的身手,却使用简单的小法术,实在有些不相符。

看着看着,凌岩终于发现了刘汉的这些小法术,与他的招式配合得多好,在他使用的时机,这个法术有多么有效、多么合适,配合上他的招式,正好可以给那个敌手最致命的攻击。当她发现刘汉在攻击时会不时看向自己的时候,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刘汉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便把眼前那些鬼怪再一次歼灭。等他回过头来,发现凌岩双眼发亮地看着他,眼里是兴奋又有所思的神情。刚才的战斗会给她一些启示吧?他对凌岩颇有好感,有意用这种方式给她一些指点,或者说,也是出于一种排遣寂寞的心理,毕竟整天对着钟学馗和游少菁那样的“学生”,对刘汉这样的老师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你发现了吗?”

面对刘汉的问题,凌岩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能明白刘汉的善意指点,也很感激他,可是要怎么表达出来呢?一时之间她陷入了局促不安,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些从你脑海中出来的怪物,刚才的实力大幅增加了……”刘汉接着说,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少女有些发红的脸颊——他这么稳重守礼的人,怎么可能盯着一个少女的脸看呢。“因为你的实力下降了,它们就变强了。”

“是吗……”凌岩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些,不过她也确实没有注意到,凌岩的那些老对手对刘汉来说太不堪一击了,所以在刘汉的攻击中,实在很难让人感受到它们变强了。

刘汉又想了一会儿,对凌岩说:“走吧,我想我就要找到答案了……”说着不等凌岩有什么反应,就又把她抱了起来,快速向前奔去。

※※※※※※※※

游少菁奋力地挥动着手中的玲珑剑,对周围源源不断缠绕上来的“藤蔓”砍杀着。

玲珑剑完全显示出真实面目之后,是一把又长又大、适合将军马上作战的宝剑,真不知道它的制作者怎么会给这样一把剑取一个“玲珑”这样简直像恶搞的名字。游少菁不得不用双手才能握住它,虽然剑很轻,可是她还是挥得气喘吁吁。

“你说,你为什么不是一把冲锋枪呢!”游少菁对玲珑无理地埋怨着。

不过玲珑确实是一把锋利的剑,所及之处,那些“藤蔓”都纷纷被砍断,然后落在地上枯萎消失。游少菁就这样努力地在屋子里来回砍杀,不知道已经有多少“藤蔓”被她砍掉了,可是后面的“藤蔓”还是源源不断地从门口、窗户中涌进来。

开始的时候,这些“藤蔓”只能从门口进来,游少菁持剑堵住那一个方向,还算可以应付,可是当凌岩在窗户上贴的那些符咒被冲破之后,窗户外面的“藤蔓”也开始疯狂涌入,让她有些应付不来,再加上她听到屋顶上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恐怕是有很多“藤蔓”想要从那里冲进来吧?不过幸亏这些“藤蔓”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注意对要保护房屋本身,才一直没有顶破墙壁或屋顶,也没有从地底下钻出来,要不然游少菁早就被它们打败了。可是她自己知道,再这样下去,她也实在挡不住。

其实这些“藤蔓”拼命想要攻击的并不是游少菁,甚至它们还表现出一种对游少菁很惧怕的样子,尽量躲着她——要不是因为如此,游少菁的身手怎么可能撑这么久?这些“藤蔓”的攻击对象,是躺在地上的斑斓和凌岩。

即使游少菁再不明所以,也知道若被这些像怪物触手般的东西缠住,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一直努力帮他们抵挡着。只是眼看着这些“藤蔓”从各个角落不断冒出来,游少菁知道自己就要撑不住了。

怎么办?

还是先想想看,为什么它们不攻击自己呢?

是因为它们只选择没有意识的人下手,还是因为别的?

游少菁觉得自己绝对没有那种魅力,让这个古怪地方的两次攻击都没找上自己,这里面一定有别的原因。

随着“藤蔓”们前仆后继的攻击,游少菁已经从原本站在门口堵住它们的攻击路线,变成了守在凌岩和斑斓身边一步也不敢走开。即使是这样,还是不时会有比较灵巧的“藤蔓”突破她的防守,忽然卷缠到凌岩或斑斓身上,这时游少菁就不得不一边应付周围的“藤蔓”,一边紧张地去把缠到他们身上的扯下来。她真担心这些东西缠到身上之后会对他们造成影响,可是却越是着急而越是手脚不听使唤,怎么也没办法同时做好所有的事。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要被这些“藤蔓”吞没了。

游少菁无奈地看着已经被很多道“藤蔓”缠上的凌岩和斑斓,大口喘着气。

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想别的办法。

游少菁拿下鬼珠,扔在凌岩身上。那些“藤蔓”没有什么反应,依旧疯狂地扑向凌岩。游少菁又拿出钟学馗给她的所有护身符放在斑斓身上,这次那些“藤蔓”的攻击看起来缓和了一些,至少对斑斓的攻击减缓了,但凌岩却受到更多攻击。

某一部分的符有用,但并不具有关键性作用。

游少菁把所有的符分成两份,在凌岩和斑斓身上各放了一半,然后从脖子上摘下那条象牙项链。

她的手上拿着这条项链时,那些“藤蔓”依旧在努力躲着她,可是当她把项链放在斑斓与凌岩之间时,那些“藤蔓”就像刚发现了新目标一样,疯狂地向她扑了上来。

我就知道是这个缘故。游少菁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就是原因。

波波的牙齿不是简单的东西,她早该想到了,为什么斑斓和钟学馗都用不同的方式一再告诉自己,这颗牙齿不能离身、也不能让别人看到,就是因为这个吧——钟学馗的理论是怎么说的?不能捉老鼠的猫也能令老鼠害怕?!看来不能吃鬼的波儿象牙齿,依旧是为了吃鬼才长的啊。

游少菁不明白波波的牙齿为什么会伤害凌岩,难道凌岩不是人而是一只鬼?这个念头太荒谬了。这一定是有原因的,但是可以肯定,波波的牙齿可以恐吓这些“藤蔓”。那就这么做吧。

游少菁又看了一眼斑斓和凌岩,他们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而那些“藤蔓”依旧缠绕着他们——波波的牙放在他们之间,那些“藤蔓”虽然越聚越多,可是每当盘绕过他们的半个身体到达内侧时,就会被波波的牙齿逼走,这样一来,那些“藤蔓”虽然层层叠叠地堆了上来,却始终不能圈起他们的身体,把他们缠起来。

这样就暂时安全了。游少菁这样想着,挥动玲珑往门口杀去。

现在这些“藤蔓”已经不怕她了,她再站在这里,就会取代斑斓他们成为被包裹的对象。也许屋外会安全一点,游少菁记得自己来时看到的情景,这半个村子虽然都被那种奇怪的气氛笼罩着,但就数这间屋子里的气息最浓烈,换句话说,这地方是最可怕的,到别的地方去,也许情况会好一些。

游少菁没办法把斑斓和凌岩都带走,但是她可以把波波的牙齿留给他们,自己先逃出去。离开这间屋子之后再使用一张联络符,也许就可以和钟学馗取得联系了。

这样想着,游少菁冲向了门口——虽然窗子那边的“藤蔓”看起来少一些,可是游少菁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根本没本事在这么多“藤蔓”骚扰下,从那么高的窗台上爬出去。早知道就好好上几堂体育课了——游少菁终于明白,学校安排的所有课程都是有道理的,说不定哪节课的内容就能救你的命。

为了能从堵满了“藤蔓”的门口冲出去,游少菁不得不使用一次玲珑剑攻击:这种由钟学馗事先灌注法力所引发的攻击,只能使用三次。游少菁知道自己接下来就只能靠它在关键时刻保命了。

冲出了那间屋子,游少菁发现自己或许错了。

她看见整个村庄,不,是整座山岭都被那种奇怪的光芒包围,“藤蔓”在疯狂地生长,似乎要布满每一个角落。虽然游少菁比谁都明白,这些东西其实应该是肉眼看不见的,可她还是为这片山林中生活的动物、植物们感到担忧,被这种东西包围着,会不会被它们吃掉?

不过现在的游少菁,最应该担心的是她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联络钟学馗肯定是不可能的,虽然她还是放出了一张联络符,可是心里没有抱一丝希望。看来还是得靠自己,游少菁的视线转向村子中残存的那条小路上。

在她的视野中,一条颜色特别的“藤蔓”就在那条路上婉蜒着。

游少菁看见,所有其它“藤蔓”,都只是从那上面伸展出来的分枝,那条“藤蔓”蠕动着,带动了其它“藤蔓”们的疯狂蔓延。

这个就是主干了吧?那么顺着它就可以找到根在什么地方。游少菁自己都被自己这个大胆的念头吓了一跳。自己要干什么?这里已经够危险了,难道还要到更危险的地方去?这些怪东西的根部必然会更危险吧?可是又有什么其它的解决办法呢?

斑斓和凌岩生死不明,又连络不到钟学馗,虽然说还有撑到太阳出来再想办法的选择,可是若太阳出来之后,斑斓他们依旧醒不了呢?那些山友的情况不就是那样吗。再说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支撑到太阳出来,还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呢。

玲珑剑还可以攻击两次,与其等到两次救命机会都用完了束手待毙,不如用这两次机会拼一拼。(文〃心〃手〃打〃组〃手〃打〃整〃理)

我一定是疯了,竟然想这么做!游少菁一边这样评价着自己,一边沿着那条主干的方向往山脚跑去,同时还在不断地挥动玲珑,砍着那些缠绕上来的“藤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