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你也感觉到了吧?”刘汉对凌岩说。

凌岩点点头。刚才她的神智几次出现了恍惚,但都是一闪而过,不过这种短暂的异常感觉,已经足够让凌岩警觉了。既然刘汉这样问,难道他也感受到了?凌岩现在已经对刘汉产生了一种依赖感,她当然不希望刘汉出现什么差错。

刘汉不知道现实中正在发生什么,但是可以想象,这个幻境的制造者发现想在幻境中制服自己不是那么容易之后,就开始从现实中下手了。不知道游少菁怎么样了?有波波的牙在,这样明显带着鬼气的幻境制造者,应该不敢对她怎么样吧?不知道钟学馗是不是已经赶来了?

不对!刘汉的眉头一皱,想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掉的可能。

这个幻境的制造者既然可以制造出幻境,表示对于空间的控制很有一套,他怎么可能让游少菁那种水平的人发出的求助符,飞出他的控制范围。

钟学馗不会来了,他根本不可能接到游少菁的求助。

刘汉自从进入这个幻境之后,心里并没有担心害怕,有的只是兴奋,那种久违的战斗生涯重新回到面前、难以抑制的兴奋,使他失去了对全局周详的思考;在他的想法里,凭着自己的实力解决这件事情应该没有任何困难,他甚至想要在这个幻境中多待一些时间,好让自己多体会一下做人的感觉。可是他忽略了,他的搭档不是他以前的那些部下,他在现实中的身体也不是地府大将军刘汉的身体。

而他却把现实中的这一切烂摊子,全丢给了游少菁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少女。

刘汉用力甩甩头。这次他犯了一个大错误,要是游少菁因此受到什么伤害,他怎么能原谅自己。

他向来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这次因为长久以来做畜生的压抑爆发出来,才会失去应有的判断力,可是有的时候,很小的一点失误就足以酿成难以挽回的大错,这点他不是早就明白了吗?为什么还会让同样的错误一而再地发生。

凌岩发现了第三个山友,当她用相同的方式对他进行完简单的处理,回到刘汉身边正要说什么时,却发现刘汉脸上的神情很不对劲:“你怎么了?”

刘汉一把抱起了她:“我们要赶快,游少菁可能有危险!”说完,便再次向前跑去。他知道,既然三个山友都已经出现,就表示前面只剩下为他们两个准备的“机关”了,刘汉期待着那个幻境的操纵者出面——面对刘汉这样的对手,他也只剩下亲自出面这么一条路了吧?

那种轻微的晕眩感连续出现了几次,然后就开始有规律发作的迹象。凭着刘汉和凌岩的适应能力,很快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并且在这种情况下又打退了一波幻影敌人的攻击。果然,敌人这次的攻击能力大幅提升了,就像刘汉所想的,当他们的情况变得越糟,那些幻影的能力就越强大。这令凌岩很担心,要是刘汉这样持续不断地战斗下去,精神力总会下降的,而那些幻影却可以一再地出现,并且越来越厉害,这样刘汉也终会有支撑不住的时候吧?原来这才是这个幻境最可怕的地方。

刘汉也显得很焦急,急匆匆地往前赶去;还没把这次出现的幻影全部消灭,就开始向前跑去,任由那些幻影紧紧跟在后面追赶。他甚至忘了和凌岩保持距离,双臂紧紧地抱住凌岩的身体,以至于凌岩都感受到了他的紧张。

“游少菁的本领很高,她不会有事的……”凌岩试着安慰刘汉。能令这个男人这样紧张,他对游少菁一定十分关心吧。

可是刘汉根本就没注意到凌岩在说什么,他正在紧张地寻找目标,一定有一个控制点在,不管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法宝,既然这个幻境中充满了鬼气,就表示这个幻境不是自动运转的,而是由控制者在推动着,那个控制者需要在幻境中设置一个点。刘汉只要找到这个点,就有绝对的把握对付那个控制者,甚至让对方尝尝反噬的滋味。

可是对方把这个点藏在了哪里?

“下一次攻击我会放弃抵抗。”刘汉对凌岩说,“在这之前,我会先把所有攻击都吸引到我的身上,你等它们攻击我的时候,注意周围的动静,我想这些幻影会在战斗中变强,一定需要控制者的某种操纵才行,你如果看到了什么异常,就马上通知我。”

“你要放弃抵抗!为什么?”凌岩惊叫起来。像刘汉这样的男子,即使面对如何的困境,也不会轻易选择放弃抵抗吧。

“只是为了寻找那个控制者的所在。”刘汉说得很轻松,“游少菁也许已经遇到危险了,我没时间慢慢寻找了。”

还是为了游少菁。

凌岩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于是点了点头。

眼看着刘汉被那些妖魔鬼怪包围着撕咬,对凌岩来说绝对是十分痛苦的事;看着这个明明有着那样高超身手的男人,现在却咬着牙在承受那些他一掌就可以打碎的鬼怪的伤害,凌岩可以感受到他受到折磨的不仅仅是这具虚幻的肉体,还有他的骄傲和自尊。尤其是那个龙头怪物一直紧紧追逐着刘汉,它的抓咬是那么锋利,每次攻击都在刘汉身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或干脆撕下一块肉来。

为什么他要这样忍耐,为了游少菁他可以这样做,可是游少菁知道吗?她知道这个男子为了她可以做出这种牺牲吗?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她知道这个男子正在为她承受痛苦吗?

凌岩觉得要不是自己现在的身体是幻化出来的话,一定已经泪流满面了。虽然刘汉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在一旁流泪,可是凌岩还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软弱,于是硬生生地扭过头,把注意力集中在周围上。刘汉说过,要她注意周围的异常,她不想让刘汉的痛苦白受。

随着刘汉的伤势加重,那些鬼怪们的攻击力也越来越强。

不管凌岩怎样把注意力集中在刘汉要她注意的地方,她都没办法让自己不去偷看刘汉的情况,就连她都看出那些鬼怪的力量在增长,身处其中的刘汉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凌岩心里焦躁痛苦,刘汉说过,这些鬼物要变强一定会受到哪个控制者的指挥,为什么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到底会在哪里?快一点,要快一点发现……

凌岩焦急地四处乱看着,特别是那深深的洞窟深处,凌岩总觉得在那里一定有着什么。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鬼物们还在不断地变强,可是那个控制者到底从哪里进行控制的。

在深深的黑暗中,忽然有幽蓝的光线一闪。

“看到了!”

随着凌岩一声大喊,刘汉的身影忽然闪电般地动了起来,只见他双手不断掐出各种法诀,连续十几个法术向着鬼怪们袭去。随着他一声大喝,那个龙头怪物再次被他赤手撕裂,然后刘汉一把抱起凌岩,往她指点的方向飞跃而去。

“凌姑娘,刘某有两件事拜托你,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刘汉的声音微微带着些气喘声,但依旧平静沉稳,身上的那些伤痕似乎没有为他带来很大的伤害。

“您请说。”凌岩连忙答应,“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竭尽全力。”

“第一,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游少菁(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狗冒这种险会乱发脾气,刘汉宁愿面对比这里多一倍的敌人,也不愿意面对游少菁挥动坐垫,张牙舞爪的样子)。”

“好、好的……”他不愿游少菁知道他为她付出的一切吗?是怕她担心,还是……

“另外,凌姑娘,以后请你和游少菁做个朋友好吗?”

“什么?”

“游少菁那个人虽然嘴上刻薄一点,而且总是因为想太多而钻牛角尖,又总能把事情看得扭曲,这种性格使她没什么朋友。可是她其实是一个心地很善良,总能为别人着想的人,相处久了,你会喜欢这样的朋友的……”

他对游少菁真的很了解、很关心啊。凌岩有些恍惚地说:“好啊,要是她不介意的话……”

“她其实很喜欢你,总是说你很厉害,很羡慕你呢……所以请你一定要跟她交个朋友,刘某拜托你了!以后请您多多照顾游少菁。”

说话间,刘汉放下凌岩,对她拱拱手,然后伸手往眼前一个被钟乳石包裹着、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的光团抓了下去……

等一下,你为什么要用那种好像再也不能见面的口气说话?难道你又想为了游少菁做什么危险的事吗?

凌岩扑上去,想和刘汉一起去抓那团幽蓝的光团,可是已经晚了一步,刘汉已经把光团握在手中,一团光芒顿时把他包住,凌岩看着他的身影在光芒的包裹下透明起来,可是下一秒又清晰起来,而那些光芒则被压下去了一些。

凌岩眼前的情况就在这样的变幻中循环着,她几次想要冲上去帮助刘汉,可是根本没办法接近。眼看着这种情况却无法帮他,凌岩对自己的无能深感痛恨。

自己这个样子算什么天才,是井底之蛙还差不多。不但比不上游少菁,和刘汉比起来更是云泥之别,现在就连想要帮一点忙都完全无从下手。自己过去竟然还那么骄傲,竟然还想和游少菁一较高下。

游少菁,你现在究竟在干什么?他在为了你不顾性命时,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就在那种变幻又进行了几次,刘汉的神情越来越严肃时,一道白光插进了他们之间,立刻把蓝光压了下去。凌岩只听见刘汉喊了一声:“干得漂亮!”然后就感到自己像是被一个深深的漩涡吸入一般,失去了知觉。

※※※※※※※※

凌岩醒来时,发现自己依旧躺在那栋山村废屋中。她略一回神就跳了起来,四处寻找着刘汉。可是屋子里空无一人,就连游少菁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汪汪汪汪汪……”

一阵犬吠从外面传来,凌岩想起了游少菁带着的那条狗,连忙跑了出去。果然看见那条长相古怪的狗正对着门口狂叫,看到她出来,立刻向前跑去,跑了几步又回头看着凌岩,似乎在等着她跟上自己。凌岩知道狗是通人性的,说不定能带自己找到游少菁和刘汉呢,于是急忙跟了上去。

走出屋子凌岩就发现,笼罩在整个村子上空的邪气已经消散了,看来刘汉已经制服了那个幻境的控制者。

随着那只狗的脚步,凌岩跑到了村子的另一头,远远看见了那处掩埋了半个村子的山坡时,就听见了一个叫声:“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救救我啊……”

游少菁?凌岩急忙加快了步伐。

等她再近一些,就看见那处山坡不知道为什么又一次发生滑动,许多山石泥上夹着草木翻腾得到处都是,而游少菁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土石埋住了,只剩下头部和一条胳膊露在外面,正在一边用那条胳膊扒土一边呼救,看到凌岩之后就像看到救星一样。

“凌岩,你来得太好了,快救救我吧……呜呜呜呜……”说着,可能是因为受了太多惊吓,竟然哭了起来,“我看到那些怪藤的根就在这下面,就用玲珑剑射它,结果山就崩了……呜呜呜……这可不能怪我啊……你们没事就好了,我还以为救不了你们了呢……呜呜呜呜呜……快救救我,我要被活埋了……”

刘汉最后说的那句“干得好”,指的就是这件事吗?到最后还是刘汉和她连手解决了事情,自己什么忙都没帮上。

凌岩想着,急忙上前去帮游少菁挖开身上的土,那条叫作斑斓的狗也扑了上来,四肢并用地把泥土刨开。可是刘汉为什么没有出现呢?他那么关心的游少菁现在需要帮助,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呢?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以至于连帮助游少菁也做不到了?

凌岩一边努力救助游少菁,一边在心里盼望着刘汉的出现,可是直到她把那个泥人似的游少菁从土中拔出来,也没看到刘汉的身影。

难道他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自己在幻境中产生的幻觉吗?凌岩的心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用自己都听得出打颤的声音问游少菁:“刘汉他、他……怎么样了?”

“刘汉!你、你说什么刘汉!”游少菁发出了一声怪叫。

凌岩不明白她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反应:“我们一起在那个幻境中历险,不知道他现在平安吗?”

“平安,太平安了,一点事都没有,你不用为他担心,呵呵呵呵……”游少菁心虚地笑着,偷瞄正在刨土的斑斓——他还真能装啊,这样子倒是真的像只喜欢挖土的狗。

“他已经走了吗?”

“走了走了,走了好远了,呵呵呵呵呵……”

看到游少菁明显不愿意回答,凌岩没再追问,接着抹汗的动作,偷偷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泪。

“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刚才我的玲珑打中它了……”游少菁想起了重要的事情,开始在脚边的泥土中寻找起来。她觉得这一切危险应该都是那个东西引起的,所以想要找出来让凌岩拿去处理——她是专家不是吗?

可是她们两个挖土翻了很久,也没发现什么。就在游少菁嘟哝着不解的时候,斑斓趁着凌岩背对着他们时抓抓游少菁的裤脚,用爪子指指自己的嘴。

“不会吧,你咬着东西干什么?快给人家凌岩!”游少菁坚决反对斑斓把这危险的东西往家里带。

斑斓坚定地摇头,目光炯炯地看着游少菁。这次他不会让步,这东西他一定要。

游少菁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被打败了,很尴尬地对凌岩说:“我看咱们别找了,东西……好像被刘汉拿走了……”既然她都知道有个刘汉了,就让他来背黑锅吧——似乎也不算黑锅,本来就是他拿走了。

凌岩点点头。这次事件她什么力也没出,不论发现了什么,她都没资格拿。

“糟了……”游少菁忽然又跳了起来,往村子中跑去,“我忘了重要的东西……”

看着她的背影,凌岩苦笑着摇摇头,可是笑着笑着,不知怎么地,一滴眼泪又落了下来……

斑斓远远看着她,也摇了摇头,跟上游少菁的脚步跑开了。

※※※※※※※※

游少菁跟着凌岩从教室里出来,一直等她开口说话。

从那个山村回来已经好几天了,凌岩一直没来上学,而斑斓则在家里茶饭不思地摆弄他弄来的那个圆球状物体,根本不理睬游少菁,令一肚子疑问的游少菁找不到任何可以询问的对象。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凌岩和斑斓在昏迷过去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凌岩是怎么见到刘汉的?不是见到了斑斓,而是刘汉,这真是太奇怪了。

自己用玲珑攻击的那个东西又是什么,为什么斑斓拿着它像看到宝贝一样?

那些山友最后怎么样了?是像凌岩他们一样醒来了,还是已经遭遇了不幸?

这些疑问都快让游少菁把脑袋想破了,可终究没有想出答案来,就连钟学馗也没有办法帮她分析出什么结论来。今天凌岩终于出现了,游少菁急于从她那里得到答案。

可是凌岩一直在前面走着,围着教学大楼转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完全忘记了身后还有个游少菁。直到游少菁实在忍不住拉了拉她,她才回过神来,看着游少菁,又迟疑了一下子,才问:“刘汉,他好吗?”

“啊,刘汉?”游少菁愣了愣才省悟过来她在问谁,关于刘汉好不好这个问题,还真难以回答。投胎做了狗的刘汉算是好,还是不好呢?不过也没办法说别的,只能点点头说:“好,他很好啊。”

“他……他现在在哪里?”

哪里?我家里啊,我刚帮他缝了个新的狗睡垫呢。当然还是不能直说,游少菁不太明白凌岩为什么这么问,难道她对斑斓的身分产生了怀疑。毕竟当时在幻境中的是凌岩和刘汉,可是出了幻境,凌岩身边便只剩下游少菁和一只狗,这种情况会不会让她产生丰富的联想?游少菁紧张了起来,看着凌岩,防范地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他、他不在这里。”

凌岩咬着嘴唇问:“他……我能不能见见他?”

“不能!”游少菁斩钉截铁地回答,对她而言,保护斑斓他们才是首要的,可不能因为害怕得罪凌岩而让步。缓了一缓,觉得自己说话的口气太绝了,于是又加上一句:“他向来不喜欢见人。”

“我也不行吗?”凌岩显得有些失落。

“谁也不行!”让别人看见刘汉是一条狗,那还得了。“对了,你没有跟别人说过他的事吧?你可是答应了他的!你可千万不要对你的长辈什么的说啊!”虽然斑斓说凌岩答应了他不说刘汉的事,可是万一呢……

游少菁真怕凌岩回到家里把这件事一说,刘汉可是个知名人物啊,凌岩不知道地府大将军刘汉,可是并不代表她家族中没人知道啊。万一传出刘汉在这里出现,又传到了地府,他们再派人来一搜查,而自己家里除了变成狗的刘汉,又搜出来波儿象一只、私入阳间的鬼差一名、地府著名飞剑玲珑剑一把、鬼珠一串……等等违禁走私的生物和物品,那样不仅他们会被抓回地府,自己也会被送到地狱去受罚……

天啊……

游少菁的冷汗都流下来了,要怎么办,要怎么才能让凌岩不说出去?贿赂,用法宝买通她,飞剑行不行?波儿象的牙齿?鬼珠?什么都行,只要凌岩看中就给她,只要能保护斑斓,自己什么都舍得。

就在她满脑子想着怎么行贿时,凌岩又问:“他、他到底是你的什么人?是你的师父吗?”

“师父?不、不、不是……”游少菁脑海中闪现出自己对着一条狗毕恭毕敬地叫师父的情景,脸上不禁流下了冷汗,“他可不是我师父,我不是你们那种修行者,没有师父的,他像我的长辈一样,虽然也教我很多东西,可是我更愿意把他当作朋友。”

“朋友吗……”凌岩神色黯然。游少菁对刘汉来说一定是很重要的人,他说起游少菁的时候,那种关心谁都看得出来,(游少菁:废话,没有我谁给他饭吃,给他地方住,带他散步,打预防针,给他修毛剪指甲,你以为养宠物容易吗!)他为了游少菁可以牺牲自己,吃各种苦,而游少菁甚至可以代替他一口回绝自己的要求,可是在游少菁眼中,他只是一个有些像长辈的朋友吗?

游少菁的运气真好啊,可以遇见他那样的人……现在的他,一定已经把凌岩这个人忘了吧?虽然他当时对自己那么温柔,而且称赞有加,可是他的心力,一定都用到了关心游少菁身上去了吧?

“刘汉他有没有……提起过我……”

“啊?”游少菁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他说起你……”

凌岩抓着衣角,紧张又充满期待地点点头。

“啊,他说你……说了、说了,他说你资质出众、性情坚定,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还说你长得很漂亮,还说要我好好与你相处,还说……还说有缘以后再见……”游少菁反复地构思着斑斓对凌岩的看法,虽然有些话是她编的,可是基本上也就是这样吧。

可是凌岩显然只听了其中一部分,笑容难掩地说:“是吗?他说我漂亮……”

他唯独没说这个,其它的倒都是他的本意。游少菁那种不祥的感觉又出现了,似乎有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了。不行,一定要阻止。她连忙岔开话题问:“对了,那件事最后怎么样了?那些山友醒了吗?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凌岩听她说起“正事”,神情顿时认真起来:“那几个山友已经醒了,不过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休息,毕竟他们的精神受到了伤害。至于事情发生的原因,就只是我的推测了……也许你问问刘汉,他应该比我知道得多。”

游少菁撇撇嘴:“最近他没空理人,我才懒得问他。你快跟我说说你的发现,我这几天老是想着这件事呢。”

凌岩看了看游少菁那一脸不快的神情,没再多说什么,对她认真地汇报起调查的结果。反正凌岩也看出来了,游少菁虽然对事情好奇得要命,可是要她亲自去调查的话,她一定宁愿不知道算了,所以凌岩也懒得和她计较,大方拿出自己的成果与她分享,说不定这样还可以经由游少菁把自己的推理告知给刘汉,并且能间接听到刘汉的意见呢。

“当时出事的那间屋子的主人,是那次土石流时的受害者之一,我想这次事情很可能就是他留下的怨念造成的。”

游少菁用力点着头说:“我也觉得事情一定跟那间屋子的主人有关系,那些怪东西对我们毫不留情地追杀,却始终不曾破坏房子。那位屋主真的已经死了?”

凌岩点点头。

死了就对了,如果还活着,那种“功力”可就可怕了,那种事很像一个恶鬼或怨魂做出来的。游少菁对自己凭着一己之力也能推敲出一些接近的结论,感到很是得意。

“那栋房子是他们两口子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心血,结果新房子刚刚盖好不久,屋主夫妇还没来得及搬家,就因为旧屋在山脚下而一起被土石流吞没了。”凌岩边说边摇头叹气。

他们一定是太不甘心了,一定会想着,如果我们早一点搬家,如果我们住在新屋里,就不会死得这么凄惨了之类的。而且对于他们的新屋子,更是有许多不舍。他们辛苦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盖好的,却一天也没机会在里面生活的屋子,在他们死后会被什么人拥有?凭什么要让他们占有我们的屋子!

就是由于这样的不甘心,与对将要占有他们屋子的人的憎恨,他们的念头才停留了下来。本来那种念头在没有变成恶鬼之前,对人是不会有什么伤害的,可是由于山体滑动,山中的一些古墓被冲毁了。凌岩估计,一定是有件什么法宝从古墓中被土石流冲了下来,正好落在那死去的屋主埋骨的地方,于是那股保护自己房子的念头与那件法宝相互感应,便生出了那么多可怕的变幻。不过那毕竟只是一股还没成形的恶念,力量实在有限,才没有对被卷进去的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不过连一股没有成形的恶念都可以扩展出那样可怕的能力,制造出那样真实的幻境,那件法宝一定是一件极为厉害的东西吧?不过自己可能没机会知道那是什么了。凌岩对于刘汉带走那件法宝没有任何不满,因为那本来就是刘汉应得的。只是她很清楚这个世界上,看法因人而异,万一别人知道刘汉拥有那样的法宝,就一定会给刘汉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连她家族里的长辈们,凌岩都不敢十分信任。

“我对我家族里长辈的报告,只说是古墓中出来的厉鬼作祟、慑人魂魄,你一定要记清楚这个说法。我没有提到刘汉,也没有提他拿走的那件法宝。”

游少菁一脸感激地连连点头。凌岩真是个好人,难怪斑斓那么推崇她,一直要自己和她做朋友。

“另外我调查过了,那个男主人在他很小的时候曾经因为调皮,在山中玩耍时误入一个地下钟乳石洞,被困了三天四夜才获救——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可是对他而言,那个石洞依旧是世界上最可怖、最危险的地方,所以那个困住我和刘汉的幻觉,才会以那个石洞作为背景吧……”

游少菁点点头。其实这个屋主人也没有多少的恶念,看看他心中最可怕的地方不过是一个石洞便知道了,说不定他生前是一个老实善良、与人无争的普通农民呢,仅仅是因为心中的不甘和一点怨恨,便差一点害死六条性命……不知道那对夫妇真正的魂魄是不是已经进入了轮回,但愿他们来生能够拥有舒适又安全的房屋,度过平安快乐的生涯。

“刘汉他……”凌岩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她怎么还没有忘记啊?天啊,不要让她再提刘汉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游少菁在心里哀鸣着。

“他说……如果我们有缘一定会再见的,是吗……”

其实是我说的……游少菁只能点点头,并且在心里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说谎了。

“我们以后……会再见面的……”凌岩说着,拿出一个钱包一样的东西,塞给游少菁说:“这是我刚刚学会制作的符,请你带给他,请他帮我……指点、指点……”说着,带着脸上的红晕转身走了。

这个是符……

是,是有一张纸符,装在一个用黄色绸缎做的,细细绣满云龙花纹的小袋子里;光看这个袋子的手工,恐怕没有精心做上几天是做不出来的,难怪刚才看见凌岩的手指上有好多“小红点”。

这个“符”是要送给刘汉的……

游少菁觉得自己那种不祥的感觉已经证实了,一出可怕的故事就要在她的眼前上演了……

※※※※※※※※

“斑斓、斑斓,不好了……斑斓,出事了、出事了、出事了!”游少菁一进门,就拎起了斑斓,用力摇动,“你看看、你看看,这是凌岩要送你的,而且她一直在问你的事,对你关心得不得了。”

斑斓忙碌了几天,正睡得迷迷糊糊,被游少菁摇醒后,用鼻子嗅嗅那个小布袋子,摇摇头,表示没发现什么危险物品——那个凌岩也不像那样的人,于是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去了。

钟学馗则关心地大声问:“出什么事了?怎么了?她怀疑斑斓的身分了吗?她要干什么?那是什么符?有没有危险?”

“根本不是那个意思!”这些男人……不对,男鬼和鬼狗……反正就是他们这些雄性生物和非生物嘛,怎么会麻木到这种地步,他们真的就看不出来,凌岩她分明是……“斑斓,你好好看看,这是凌岩专门做了送给你的!”游少菁对斑斓暗示着。

斑斓打起精神,用爪子刨出了那张符来,翻来覆去地看,不时汪汪叫两声,似乎对凌岩的制作水平还满欣赏的。

游少菁抓了那个早被扔在一边的小袋子,递到他眼前:“你看看这个!这个才是她要送你的东西!”

斑斓扫了一眼,神色悻悻的,明显在说:“布袋,有什么好看的。”

“你看看,这可是手工做的,上面的花纹全是手工绣的,你看看,多精致,这可是很高的水平啊,要花很多时间来做的。”

一般,斑斓摇摇头。

以前,刘汉生活中所有的衣服、鞋袜,哪一样不是手工做的,而且他毕竟曾经身居高位,虽然不尚奢华,可是用的终究还都是上等绣品,凌岩这种手艺只能说还能看,他不笑话已经是好了,还要他夸奖不成?不过现在也不时兴女孩子动针线了,比如游少菁,平时顶多自己缝个扣子,连毛衣有洞都拿出去找别人补,相比之下,这个凌岩已经算难得的传统女孩了。

“你这个笨蛋,到底有没有听明白我在说什么!”游少菁抓住斑斓的脖子就晃。

可是你确实没说什么啊!斑斓一脸无辜。

“她看上你了!她喜欢上你了!你这个笨蛋!她送给你的是自己手工做的爱情信物!天啊、天啊、天啊!”游少菁发出了世界末日般的哀嚎。

斑斓当场就僵在了那里,呆滞地看着游少菁,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

钟学馗则在一边颤声问:“不、不可能吧……那个女孩,她疯了……天啊,她爱上……”说着,用眼角去扫斑斓。那个女孩子爱上了一条杂毛杂种的丑狗,虽然现在的人类已经发展到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年代,可是,也、也不至于这么变态吧……

“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游少菁一声咆哮,这些男人,脑子里全是龌龊念头,“她看上了刘汉!她看上刘汉了!她在幻境中见到了刘汉,所以爱上他了!天啊,我真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喜欢一个老头子,难道她缺乏父爱?这下可怎么办?她认定了刘汉是我师父,以后一定还会缠着我打听刘汉的事!怎么办!斑斓,你赶紧给我想个办法出来!”在游少菁的心目中,刘汉就应该是个五十上下、严肃认真的训导主任般的人物,凌岩这样一个青春美少女,怎么会看上老男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钟学馗张大了嘴,过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刘汉将军对女性的吸引力又发作了,记得当年,甚至还有女仙人为了他寻死觅活的……真不愧是刘将军啊,投胎做了狗都无法掩盖他的魅力啊。

斑斓僵直了很久,他确实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因为得到的那件法宝经过他的研究,确认可能会给他的生活带来重大转机,所以他这几天心情很好,好到对于突然而来的意外情况失去了应变能力。

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依……斑斓喃喃地低吠着,觉得——人世间的事情太过复杂,我一只狗还是去睡觉好了。于是打着哈欠,拖着尾巴往自己的睡垫走去。

“斑斓,你快给我想想办法!她再问起刘汉我要怎么办?”游少菁还在咆哮。

随她叫吧,反正我是狗,这些感情纠纷的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睡觉了,对,睡觉,一觉醒来噩梦就结束了……

“斑斓,不许你逃避现实,你给我想个办法解决她!斑斓……”

斑斓用爪子捂住耳朵,进入一个美梦与恶梦交替出现的世界,女主人歇斯底里的声音已被他的意识渐渐排除在外了……

《捉鬼实习生5》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