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毒下之毒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拿出药鼎,祭出仙火,开始炼制这解毒丹,这枚解毒丹名叫清心去鳞丹,专驱蛇鳞毒,虽然它只是辛级丹药,但所需的灵药一点都不比庚级丹药少,足足需要一百七十多种的灵药。

但这对于萧炎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比这再多的,他也能炼制。

一株株的灵药腾空而起,飞进药鼎,这熟练的手法,看的黄婷玉眼花缭乱,以前,黄婷玉只是觉得这个名叫张阿牛的只是修行实力不错,没想到他的炼丹术竟也如此的高超,这样的人居然没有出现在榜单之上,如果不是他故意隐藏实力,那就是他告诉自己的名字是假的,看来回去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叫张阿牛的人了。

萧炎这边正紧锣密鼓的炼制着丹药,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黄婷玉已经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不过萧炎既然敢匿名前来参加比赛,那就不怕他们去查。

在不知不觉中,萧炎这里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阶段,那就是把水珍珠给融进去,他从纳戒中取出那经历九死一生才取到的水珍珠后,用玉片在其表面上轻轻刮了几下,一点点的粉尘便飘落下来。

可别小看了这些粉尘,这些粉尘才是水珍珠真正的精华所在,等其表面的这些粉尘被刮完,那这颗水珍珠也就差不多成废品了。

萧炎第一次用水珍珠来炼丹,把握不好用量与火候,看着因温度过高而变成灰烬的水珍珠,萧炎好一阵心疼,在整整毁了两炉的灵药之后,他终于成功的把水珍珠融入进了丹药。

萧炎抬头看看了,虽然只能看到洞顶,但还是不住的诧异,黄婷玉见他这个样子,解释道。

“你不用看了,不会出现什么丹雷的,这里是药山,自成一个空间,除非是进阶这种大事才会引来天地异象,像炼丹一般不会引起天地波动了,所以这里又被誉为是‘丹道士的天堂’。”

萧炎点点头,说道:“那正好,省的被人发现咱们的栖身之所,不过……你知道的……可不少啊?”

“嘻嘻。”黄婷玉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萧炎的这个问题,而是一把抢过他手里刚炼好的丹药,说道:“这就是清心去鳞丹啊,我试试效果怎么样。”

说完就一把塞进了嘴里,就地盘腿坐下,感受着那蓬勃的药力,慢慢的,一缕缕的黑烟不断从黄婷玉的头顶缓缓飘出,她的脸色也在逐渐变化着。

不知过了多久,黄婷玉一下子蹦了起来,“成了!你快看看我额头上有没有少一道?”

黄婷玉把脸凑到萧炎跟前,拽着萧炎让他仔细看看,这撒娇似的动作,如果再配上一张娇俏的脸蛋,那萧炎一定会觉得很可爱。

而此时此刻,他坐在床上,一个彪形大汉,敦实的站在他面前,拉着他的手不断的摇晃着,两个人的脸还离的这么近,让别人看见了,肯定会觉得这两个人有点什么。

萧炎正准备推开她,可黄婷玉脚下一绊,身子一斜,径直朝他扑来,两个人就这么双双摔到了地上,黄婷玉紧紧的趴在萧炎的身上,那姿势,格外的暧昧。

“恩……,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完,诸犍摇着头就退了出去,嘴里还咕哝道:“人类真复杂,太难懂了。”

嘭!

一个东西倒地的声音从山洞中传来,诸犍愣愣的往里看了看,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也太生猛了吧!”

诸犍刚往前迈出一步,就听见山洞里一声大吼。

“诸犍!诸犍!快来!快来!”

诸犍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慢慢的走了进去,它先把头探了进去,小声的问道:“恩人,你真的让我进去吗?”

“快点进来!婷玉快不行了!”

听见萧炎这话,诸犍一下子就跑了进去,看见倒在萧炎怀里的黄婷玉,诸犍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恩人,你真厉害!这都能弄晕了!”

萧炎现在真想对着它脑袋给他几拳,“你想什么呢?她下一层的毒发了!快来帮我!”

在诸犍的帮助下,黄婷玉的毒终于抑制住了,萧炎还在诧异,按理说,每一层的毒都应该不会这么猛烈才对啊,要不然昏迷过去了,怎么让人们自行去解毒?可为什么黄婷玉的这层毒发作起来,却差点要了她的命?

一番探查之后,萧炎才明白过来,这是自己害了她啊!

蚀心散,所中之人会感到心脏疼痛,犹如万蛇噬心一般,每过一天,这种痛苦就会增加一分,十天之后,若还未解毒,便会心脏破碎而亡。

如此歹毒的毒药,竟然也被用了进来,他们不是说没有生命危险吗?那这蚀心散又是怎么回事?

况且,他们竟然把紫云蛇鳞毒和蚀心散放在一起?他们难道不知道水珍珠的存在,会加剧蚀心散的发作,让它的发作时间缩短不止一倍,并且还会有很大的副作用吗?还是他们就料定不会有人携带有水珍珠?

要是知道下一层会是蚀心散,他说什么也不会用清心去鳞丹的,哪怕让她多受点皮肉之苦呢!

唉!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这一说,都是自己害了她呀!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萧炎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安心的。

现在,毒性发作让黄婷玉暂时陷入了昏迷,虽然萧炎封住了她的心脉,可要想让完好无损的活下去,就必须在她苏醒之前,将毒解掉!

可问题是,谁知道她会什么时候苏醒呢?谁知道她会昏迷多久呢?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一个时辰,也有可能就在下一秒!所以说,时间紧迫,萧炎现在必须和时间去赛跑!

“蚀心散,蚀心散,蚀心散该怎么解?蚀心散,蚀心散……”

萧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山洞里来回徘徊着,嘴里不断重复着“蚀心散”三个字,那紧张的气氛,连诸犍看了都着急。

“恩人,你不要急,静下心来才能想到对策。”诸犍从旁劝解道。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让萧炎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对,我不能慌,不能慌!”

萧炎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深深的大口呼吸着,十几下之后,他忽然睁开眼睛,眼睛里闪过一道光,那是一种叫“自信”的光,更是一种“舍我取谁”的霸气。

“诸犍,你现在去给我找一桶山泉水来,有急用,快!”

“啊?……哦,哦,我这就去!”诸犍反应过来后,立刻飞奔出去,不过它对萧炎这恢复能力真是佩服,“不愧是我恩人。”

这一边,萧炎已经开始炼制解药了,说是解药,其实是另一种毒药。

蚀心散,剧毒无比,要想解除它的毒性,只有以毒攻毒这一条路可走,而这条路,风险极大,如果把握不好尺度,随便哪种毒都会要了她的命,并且黄婷玉现在昏迷着,不能自行运气,所以这就必须由萧炎来帮助她。

“恩人,山泉水来了!”不一会儿,诸犍抱着一个大大的木桶走了进来。

“嗯,把水放下,你出去吧,守好洞口,别让任何人打扰我。”

诸犍出去之后,萧炎把刚刚炼好的药粉洒入水中,一桶清水瞬间就变成了乌黑色,可见其毒性之强,随后萧炎又陆陆续续的往里面加了二十多种药材,觉得差不多了之后,走到黄婷玉面前,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犹豫再三后,冲着黄婷玉鞠了一躬,“对不起啊,侵犯了!”

然后萧炎扭过头去,闭上眼睛,双手颤颤巍巍的摸住她的衣服,一点一点的脱下,这一脱,萧炎才发现,黄婷玉身上所穿的衣服不是一般的多,一层,一层,又一层,好像把全衣柜的衣服都穿到了身上一样。

好不容易才把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之后,萧炎抱着她,准备将她放进木桶中。

萧炎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木桶的方位,可这一睁开,就不小心瞄到了面前那具洁白无瑕的赤裸身躯,萧炎赶紧又闭上眼睛。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咦?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