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花灯节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岩小弟,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所有美女都要去河边许愿放花灯的,快,走去偶遇,说不定今天我就可以碰到自己的另一半,破了我这多年来的处男之身呢!”

回到住处还没多久,萧炎就无奈的又被皇甫南给拖了出去。

“岩小弟,我说你能快点吗?咱们可是去见美女的,去晚了美女就都有主了!快点了!真不知道你是不是除了修炼,对其他的事情都这么冷漠啊?我和你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修炼固然重要,可男人嘛……”

“两位客官,来小店里看看,我们店里有看花灯最好的位置,可以将整条河的美景尽收眼底,再者,我们店的饭菜可是出了名的好啊!”

皇甫南的长篇大论就被这位小二给无情的打断了,这萧炎抬头看了看匾额,“天下无二”,好霸气的名字,再往里面看,这天还没黑,大厅里就已经坐满了人,可见这生意之火爆。

“雅间一套!”皇甫南说完拉着萧炎就往楼上走去。

“客官,客官!那个,由于本店生意兴隆,雅间早在几天前就都被定出去了,要不我给二位换个普通间吧,保准不比雅间差!二位客官,怎么样?”

皇甫南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随手扔给店小二,“怎么样?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那店小二拿上令牌一看,双眼放光,脸上笑容更甚,双手举着令牌放在皇甫南面前,“诶呀,原来是皇甫少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您馁,雅间永远给您留着,您快请进!”

“天字第一号雅间,两位!”

天字第一号?萧炎听着店小二的喊声,对皇甫南的身份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看来皇甫家,应该不单单是江南首富这么简单吧。

进了这雅间,萧炎眼前一亮,这房间的确称的上是“雅”了,从布局到材质,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桌一凳,一花一木,都让人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并且空气中飘散着百合花香,清新而不艳俗,浓郁而不让人反感,加上百合花那白色的点缀,让整个房间显得的那么的纯洁,淡然。

房中摆放着一尾古琴,萧炎虽然不懂弹琴,可一看这琴就绝非凡品,窗口与座位的设置,让客人可以在品尝美食的同时,也可观赏河两岸的美景,并且这个房间绝对隔音,所以无论外面怎么吵闹,都不会打扰客人的雅兴,客人可以在这里放心的畅所欲言,而不用顾虑什么,不愧是天字第一号雅间,考虑的果然很周到。

“二位客官,现在天色还早,用不用先听个小曲,打发一下时间?”

“不用……”

“先把你们这的招牌菜都上来,再把红鸢姑娘给我叫来。”皇甫南打断想说话的萧炎,直接对店小二说道。

“好的,二位客官,您请稍等。”

店小二刚走,皇甫南就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岩小弟,我和你说,来到这里不听曲,就是你的损失了,你是不知道,这里的曲,堪称一绝呢,多少人是为了听曲,慕名而来,并且这红鸢姑娘弹的琴,更是所有人中最好的,她每天只弹一首,还是看心情,心情不好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也没用,所以说,你今天有耳福了。”

“那你和那红鸢姑娘……”

“呵呵,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是红鸢姑娘的常客了,她不给谁弹,也得给我弹啊!我和你说,红鸢姑娘弹的那个琴啊……”

皇甫南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两位公子久等了。”

那声音用“柔情似水”来形容也不未过,光听这个声音,就知道人长的肯定也不错,萧炎抬头看去,只见一女子,身着一席白裙,腰处用一根绸缎看似随意的系着,显得那腰盈盈一握,三千青丝如瀑布般自然垂于耳后,脸上用一块丝巾蒙着面,隐约间也能看见她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

“皇甫公子,今年您又来了。”

“是啊,本公子又来了。”说着,皇甫南拉着那个红鸢姑娘的手就朝窗边过来。

“红红啊,快,快给我兄弟弹一个你最拿手的那个《高山流水》,也让我兄弟见识见识。”

红红?这是什么称呼?萧炎斜着眼睛看着这个热情无比的皇甫南和一脸害羞的红鸢,萧炎抖了抖了身上的鸡皮疙瘩,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两人有奸情!

噔噔噔~!

一曲流畅而动听的声音从红鸢的指下传出,琴声悠悠,节奏欢乐,让人听之不由的感到的舒畅和愉悦,就好像眼前浮现出那潺潺的流水在山间自由自在的流淌,每一声都能感觉到那满满的欢快,”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

忽然间,琴声高涨,大起大落,好像一个独坐小船游走在湍急的水面上,水面波涛汹涌,小舟激流勇进,让人听之心随水动,起起伏伏,惊心动魄,真似“极腾沸澎湃之观,具蛟龙怒吼之象。”

随后琴声又渐渐的平缓,好像是巨浪过后的平复,有种柳暗花明,死里逃生的回味感,又有种风雨过后,天空放晴,彩虹出现,一人泛舟与湖上的惬意。

一曲下来,让人从欢快到激情,再从激情到平静,就算是萧炎这对音乐完全不懂的人,也能感觉的出此曲的生动与美妙,可见这位红鸢姑娘在琴方面造诣之高深。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萧炎和皇甫南一边品尝着美味佳肴,一边听着曲调,再欣赏着窗外的美景,萧炎真想感叹一声,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岩小弟,你看那个姑娘怎么样?”

“岩小弟,你看这个,肤白似雪,美艳如花。”

“岩小弟,这个,这个好。”

“岩小弟……”

……

萧炎对皇甫南的话语充耳不闻,刚开始还附和着看两眼,后来,干脆头都不抬了,因为他发现,只要是个女的,在皇甫南眼里都是国色天香,萧炎对这些莺莺燕燕不感兴趣,只是自顾自的欣赏河边的美景。

“岩小弟,你为什么可以面对美女而无动于衷呢?有时候我都怀疑是不是男的啊?这么多美女你居然看都不看一眼,这份定力,我是没有了,我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了……”

“啊!啊!啊!”

皇甫南说着说着,忽然大叫三声,手舞足蹈的,“快看!这个好!这个绝对好!好有气质的美人啊!还是个冰山美人,虽然遮着脸,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气质,肯定是个美女,还是个绝世美女,岩小弟,怎么办,我感觉到我的心在噗噗直跳,我好像呼吸都困难了。”

“她扭过来了!她看到我了!她在看我!”皇甫南激动的拽着萧炎一直晃,“岩小弟,她在看我啊!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应该大喊一声?还是过去和她认识一下,聊聊人生?”

看着皇甫南如花痴般的表情和浮夸的动作,萧炎白了他一眼,眼睛看向楼下,“有那么夸张吗?”

当萧炎看向楼下时,茫茫人海,萧炎的眼光与一人的眼光相对,这一眼,好像有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

尽管隔着一条河,尽管她带着面纱,可看到这双眼睛,萧炎还是可以清楚的辨认出这双眼睛的主人,萧炎一下子站起身来,朝着楼梯口就飞奔而去。

皇甫南一脸茫然的看着飞快离去的萧炎,又看了眼河对岸的美女,笑着自言自语道:“这么着急啊,我还以为你对女的不感兴趣呢,害的我差点以为你喜欢的是男人呢?原来是眼光高啊。”

然后提高一个音量喊道:“岩小弟,等等我!”

话回萧炎,萧炎出了酒楼,飞奔到了河对岸,一眼就从茫茫人海中找见了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人,此刻,一切的人与景都好像成了她的陪衬,萧炎的眼中,除了她,再也放不下任何人了。

萧炎大步朝那人跑去,在周围人诧异与嫉妒的眼光中,一把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