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九尾灵狐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纯种血脉?要知道,越是灵兽,血脉的纯净度就越重要,这关系着它日后的发展潜力,但是现在纯种血脉的魔兽越来越少,更别说是灵兽或者神兽了,那么这只纯种血脉的九尾灵狐有多么的珍惜,就不用多说了吧。

“你怎么知道它是纯种血脉的?它还只是幼崽,怎么去辨别?”底下有人起来疑问,虽然知道万花楼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来骗顾客,但还是想问清楚一点。

听到顾客的质疑,拍卖官并没生气,而是微笑着解释道:“没错,一般纯种血脉的灵兽在幼崽期与普通的灵兽并无什么不同,只有在它们长大之后不同才会慢慢显现出来。”

拍卖官顿了顿,指着那黑色的盒子继续说道:“但是,这是什么?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梦’啊!就连‘梦’都没有将它驯服,我们仅仅只是将其放进其中静养而已,大家想想,以‘梦’对魔兽的威力而言,除了绝对纯种血脉的灵兽,还有什么,会让‘梦’都无法收服!”

拍卖官慷慨激昂的一番话语,让人们无言以对,是啊,要不是纯种血脉,就算是成年的九尾灵狐也会被“梦”收服的,若是已经被收服,谁又舍得将它拿出来拍卖呢?

拍卖官冷静了一下,将声音压低,用那温柔如水的声音对大家说道:“各位,纯种血脉的九尾灵狐可是相当的珍贵啊,它的血脉之力一旦觉醒,说不一定会成长为那传说中的十尾圣狐也说不定哦!”

“不用再说了,我要了!我出一枚金乌玄元丹!”

拍卖官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有人急不可待了,金乌玄元丹,那可是戊级中阶丹药,这一下子就把这价钱给提了上来。

“我出一枚金乌玄元丹,一枚大还丹!”

“两枚培元丹!”

……

底下出价的价格越来越高,萧炎虽然也还想要,但他已经有小白了,还有那个来历不明的小鸡崽儿,这两尊大佛已经够他闹的了,他可不想再来一个。

“大家先安静一下,过几天,就是我们万花楼创办三百五十周年的纪念日,为了答谢各位新老顾客,所以,

今天,这只九尾灵狐,我们万花楼,白白送给各位!”

哇~!

此话一出,底下便沸腾了,就连萧炎也弄不明白万花楼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萧炎看向皇甫南,可皇甫南靠在椅子上面,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好像已经睡着了,萧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几天为了给自己找灵药,可是把他给累坏了,坐着就睡着了。

“我们人这么多,你们要送给谁啊?”

“就是,究竟送给谁啊?”

……

“大家请稍安勿躁!”拍卖官继续说道,“至于送给谁,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等会我们会把这九尾灵狐放出去,各位释放自己的气息,接下来就看谁与这九尾灵狐有缘,可以让它自己认主了!”

说着,那拍卖官手在“梦”上面按了一下,“梦”顶部的盖子就打开了,盖子打开一瞬间,这九尾灵狐就像一道闪电一样蹿了出来,在整个拍卖场里来回的穿梭着。

它每到一处,都会引起那一片的惊呼声,谁都希望这灵狐可以选择自己,可是灵狐在拍卖场转了几圈后,又回到了拍卖台上。

“唉,看来各位都没这个……,咦!”

拍卖官忽然一声惊呼,只见刚回到到拍卖台上的灵狐一个转身,冲着一个方向就飞速蹿了过去,踩着各位的人头就径直冲向二楼的包间区。

就在人们都以为它会停下来的时候,一个弹跳,九尾灵狐又蹦到了三楼的贵宾包间区,在一个包间门口闻了闻,来回徘徊了很久。

“哇!竟然是十号贵宾包间,这个包间里到底坐了什么人啊?竟能让九尾灵狐主动认主!”

对于这个结果,大家既意外,又无奈,灵狐主动认主,他们改变不了,贵宾包间里的人,他们更惹不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九尾灵狐落入他人之手。

十号贵宾包间,一个青年男子坐在桌子中央,手中拿着一个赤红色的半球状物品,笑眯眯的看着窗户外不断徘徊的九尾灵狐,此人正是萧炎之前无意中看见的,最近风头正盛的幽莫。

而此人身边坐着一全身都裹在黑袍之下的人,看着幽莫手中的东西,欣慰的点了点头。

幽莫手中那赤红色的东西,有一个非常梦幻的名字,叫“醉生梦死”。

它生长在海拔三千米之上的极寒之地,它的生长周期并不长,从开花到结果,只需要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时间,可以说和一般的灵药比起来,都要短的多,可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遇雪则化,遇土而入。

而在它周围,除了土,就只有雪了,所以,它一旦成熟,就会自行落下来,而落下来之后,紧接着就烟消云散了,故而它的采摘十分的艰难,除非你运气极佳,正好赶上果实成熟,你千万不要想的可以等一等,反正就一年,在那个地方,别说是一年了,就是一天,也难以生存下去。

就是因为它那极为苛刻的生长环境,致使它有一个其他都没有的特性,那就是对魔兽的吸引力!

魔兽的嗅觉普遍都比人类要灵敏很多,而“醉生梦死”所散发的味道,人类是闻不到的,但魔兽却可以,这种味道对于魔兽来说,拥有着极大的诱惑。

这种诱惑,就好比一壶水,摆在在沙漠里行走的人的面前;这种诱惑,就好比一只块肉,放在一匹饿狼的眼前;这种诱惑,就好比一只老鼠,遇见了一只即将饿死的猫一样,都是本能,无法去抵御。

就是因为这种诱惑,所以每年有很多的魔兽冒着生命之险也要爬上这极寒之地,就为了那一颗“醉生梦死”,每一颗“醉生梦死”的背后,都是一片森森白骨。

对于九尾灵狐来说,也是一样,它也同样无法抵御这“醉生梦死”所带来的诱惑,所以在它闻见这股味道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过去。

可就在它冲过去,准备认主之际,一摸淡淡的幽香飘进了它的鼻子里,这股味道与之前的不同,它没有之前味道的那么浓郁,也没有之前味道的那么甜美,更没有之前味道的那么有诱惑力,甚至,要不是离得近,它都无法感觉到这股味道的存在。

可就是这么一种味道,让九尾灵狐闻到之后,就再也忘不掉。如果说,“醉生梦死”的诱惑,是一壶水,一块肉,和一只老鼠,那么,这股味道就相当于是一汪清泉,一大盆肉,和一条鱼了。

对于沙漠里的人来说,一壶水,固然可以在危难之际救命,可要想活着走出沙漠,还是一汪清泉来的实惠;

对于一匹饿狼来说,一块肉,固然可以暂时挽救它的生命,可那只是杯水车薪;

就和那只快要饿死的猫一样,一只老鼠远没有一条鱼对它来说重要,老鼠,它还得自己去抓,在这个时候,它哪里还有力气与精力去抓老鼠呢?

所以九尾灵狐停在了十号贵宾包间的门口,它不是在认主,更不是在犹豫,而是它在寻找,寻找之前那股淡淡的味道,那味道太淡了,淡的它都无法确定味道的来源以及具体的方位,它一直在周围来回徘徊,试图寻找那股淡淡的幽香。

“好!既然九尾灵狐自己做出的选择,那么,我宣布,今天的幸运者就是……”

“哇!”

拍卖官还没宣布完,就听见现场一片的惊呼声响起,只见原先在十号贵宾包间门口徘徊的九尾灵狐,“嗖”的一下子,就顺着窗口窜进了旁边的十一号贵宾包间!!

而十一号贵宾包间里的萧炎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就只见一个白光闪过,一个东西直挺挺的撞进了他的怀里,撞的他不由的后退了几步,仔细一看,这罪魁祸首,就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九尾灵狐。

“九尾灵狐为什么会去十一号贵宾包间?它不是一直在十号门口呢吗?”

“谁知道呢,说不定它一时冲动,就进错门了,反正无论进哪个,都和咱们无缘了!”

“唉,也是啊,要是真跑错了,那十一号里面的人就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