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你赢了!”

你~赢~了~

这三个无比熟悉的字再次回荡在拍卖场的每一个角落,也回荡在拍卖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更徘徊在幽莫的心里,久久不散。

“我赢了?我赢了?他居然说我赢了?”

幽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直认为隔壁的人对玉虚果应该是势在必得才对,这才几轮争锋,隔壁的人就放弃了!居然就这么放弃了!

难道这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吗?真的只是假象吗?仅仅是假象吗?

“真亦假时假亦真,假做真时真亦假。”

幽莫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这句话,想到这里,他脸上的表情逐渐从不解、彷徨和苦笑转变成了他那个招牌似的笑容。

这个笑容好像冬日里的一束阳光,让人在感觉到温暖的同时,又感觉格外的刺眼;这个笑容好像一朵绽放的玫瑰,让人看到美丽的同时,又看到那如针般尖锐的刺。

这个笑容,经常会出现在幽莫的脸上,熟悉他的人一定知道,他一旦露出了这个笑容,那就意味着马上有人要遭殃了。

“不客气!”

幽莫那稚嫩的声音传进萧炎的耳朵,不过这次,萧炎可以从这三个字里感觉的到他在笑,他说这三个字的语调和说那一枚大涅槃丹的事的语调简直是一模一样,就好像一只偷了腥的猫,不过,不客气?切!谁谢谢了他了!

这次交锋,很明显,幽莫占了上峰,两人之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似乎以二比零的结局,偏向了幽莫那一方。

拍卖会结束后,萧炎好心将那睡眼惺忪的皇甫南拖了起来,结果皇甫南刚醒,就是一声尖叫。

“啊~!拍卖会都已经结束了!你怎么不知道叫我啊!我的‘梦’,我的‘梦’呢?我的‘梦’最后落在谁的手里的?你有没有帮我拍到手?还有,玉虚果呢?你拍到手了没?还有,你给我披的这个斗篷难看死了,一点都不配我这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气质,下次,你一定要拿上一个好一点的斗篷,那样,才能配的上我这帅气的……”

萧炎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真想拿块布将他这张嘴给堵上,本来萧炎是想悄悄溜走的,这下可好了,被皇甫南这么一闹,整个贵宾区的人都注意到他们了,估计还有不少人已经猜出他们的身份了吧!真是个冤家啊!

这不,怕什么来什么!

“原来是皇甫少爷啊,我说这十一号包间里的人怎么这么财大气粗,这下就说的通了。”

一个声音从萧炎前方传来,萧炎扭头一看,一个黑袍人快步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另一个同为黑袍的人,虽然他们的身形都隐藏在了黑袍之下,可一听那声音,萧炎就知道,这人正是隔壁包间的幽莫,并且来者不善。

只见幽莫走上前去,朝皇甫南伸出了手,皇甫南象征性的和他握了握,之后他把手又转向萧炎。

“这位能和皇甫少爷走的这么近,想必一定是大名鼎鼎的岩枭,岩公子吧?”

“你好!”

见幽莫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萧炎也没反驳,也没答应,只是伸出手,礼貌的和他握了握,他和幽莫见得面不少,可以岩枭这个身份来说,这应该是他俩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相逢便是有缘,不知二位可否赏脸,一起去吃个便饭啊?”

吃饭?幽莫这是想干什么?他可不认为幽莫有这好心请他俩吃饭,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萧炎刚想拒绝,就听见那边皇甫南已经张口了。

“吃饭?好啊!不过,一般小饭馆,我们可不去哦!”

听到这话,萧炎真想一棒敲死这个皇甫南,能不能不一听到吃就走不动路啊!

“没问题,那就‘天下无二’吧?这可是你皇甫家的产业,不算是一般吧?”幽莫直接把话给皇甫南堵上,他就不信皇甫南会嫌弃自己家的产业。

可是这句话却把萧炎给惊到了,“天下无二”是皇甫家的产业?皇甫家在这里还有这么个产业?怎么没听皇甫南提起过?怪不得上次去小二说天字第一号一直给他留着,哪怕他一年只去一次呢!

“天下无二?你知道的可不少!”

皇甫南撇眼看着这个人,张口就道破他二人的身份,不做自我介绍,一副自来熟的表现,这个人让他很不舒服,不过,他关注的不是这个人,而是这个人身后的那个,如果所猜不错,这人应该就是那个嗓音极为特殊之人。

皇甫南沉思片刻,笑着说道:“去自家店多没意思,要去就去醉仙楼!岩小弟,你说是吧?”

说完,还不忘拖上萧炎,他可不是没看出来,面前这个人的注意力可不在他身上。

“好!就醉仙楼!”

醉仙楼。

“小二,老样子!”

皇甫南一声高喊,边喊边往雅间走去,一进雅间,皇甫南就将身上的斗篷给脱了下来,边脱还边说:“岩小弟啊,我就说你这斗篷难看吧?你看,一路过来,都没有一个女的和我搭讪,太没面子了,赶紧脱了好。”

萧炎听出了皇甫南的话外之意,笑了笑,也随手将斗篷脱下,既然都认出了他们,还穿这玩意儿干什么。

见他俩话里有话,幽莫也没多说,反手将黑袍脱下,和身后那人说了什么,只见那人便转身离去,看见黑袍下的脸庞,皇甫南一愣。

“我见过你!”皇甫南指着幽莫忽然高声说道,幽莫正要张口,皇甫南伸手拦住。

“你不要说!让我想想,我一定能想起来你是谁!”

皇甫南双手抱头,作沉思状,不知道的人以为他真在回想呢,可萧炎清楚,以他的眼力,怎么会认不出幽莫来,加上他一进来就喊老样子,看样子应该不是刚认出幽莫来吧,萧炎可是很清楚他那老样子到底有多恐怖,不过既然他想玩,那自己就当做看戏吧。

“月宇航?不对啊,月航宇应该没有这么低!”皇甫南边说边用手在幽莫的面前比划了一下,摇摇头,“不是,肯定不是,低……低……低……。”

听着皇甫南这么说,幽莫脸上的笑容瞬间变的有点僵硬,他最讨厌别人说他个子低,他虽然长的一表人才,可身高实在是硬伤,要是其他人这么说他来,现在恐怖就已经身首异处了哪里还容得他在此如此放肆。

“我想起来了!”

皇甫南一惊一乍道,“我知道了,幽莫!你是幽莫!你是幽莫!我猜的对不对啊?”

“皇甫少爷好眼力!”幽莫强忍着脾气咬牙说道。

菜一道一道的上着,三人一边吃,一边闲聊着,见聊的差不多了,幽莫就直奔主题:“岩兄,刚才在拍卖会上,兄弟我多有得罪,还请原谅。”

“没事。”萧炎随口应付道。

“不过,我看岩兄你很喜欢那玉虚果啊?”

玉虚果?

萧炎不解,他此时提玉虚果有何企图?

“也没有吧,只是一个朋友很喜欢,看见了,就想买下来送给他而已。”

“哦,原来如此,你朋友那就是我朋友,既然是朋友喜欢,那这枚玉虚果,就当是我送给他的一份见面礼了,希望改天岩兄可以引见一下。”

说着,幽莫就从纳戒里将那刚拍到的玉虚果递到了萧炎跟前,萧炎看着眼前这枚玉虚果,心里一阵疑惑,这幽莫到底想干什么啊?这可是他花了一枚大涅槃丹才换来的啊?自己与他非亲非故,平白送自己如此大礼,这是要干什么?

萧炎想来想去也想不通,他看向皇甫南,皇甫南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美食,一边不动声色的朝萧炎使了个眼色。

萧炎会意,将玉虚果重新推到幽莫跟前,“我看刚才在拍卖会上,幽兄不惜以高价将玉虚果拍下,可见这玉虚果对你的重要性,君子不夺人所好,所以你还是收回去吧,至于朋友那里,我再给他买其他东西就行了。”

“这怎么行……”

“诶呀!岩小弟,咱们只顾这吃了,就把正事给忘了,咱们就忘记去买那素心回春丹和紫金玄铁了!那可是你决赛上要用的!咱们得快点走了,再不走,万花楼该关门了!”皇甫南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了。

“素心回春丹?岩兄受伤了吗?”幽莫关心的问道。

“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那今天就抱歉了啊,我们得赶快走了,要不今天就买不上了,幽兄告辞!”萧炎说完就拉着皇甫南像逃荒一样的向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