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再见薰儿!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在萧炎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萧炎痴痴的望着她,就连比赛已经开始了都不知道,而她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在赤裸裸的盯着自己之时,她不屑的瞟了一眼,对于这种目光,她早已习以为常,可这次,她这一瞟,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他?”

再次看到这张面孔,以及那神情的眼神时,她的心“咯噔”一下,那波澜不惊的心在此刻再次有了一丝的紊乱,她不懂,为什么每次碰见这个人,总会让她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更会让她有一种小女人的紧张感。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场中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紧锣密鼓的比赛场上,可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注意到了这一异样。

“师父,你看,就是那个小子!”

古子海恶狠狠的盯着萧炎对着古华说道,那眼神,恨不得在萧炎身上戳几个窟窿才能解恨,他就不明白了,就这么一个臭小子,凭什么可以得到师妹的青睐,师妹居然还让这小子抱!他自己都没抱过呢!

古华眯了眯眼,看着这个痴痴望着灵儿,连比赛都忘记了的男人,除了看到貌似对灵儿的一片深情,其他的没一样出众,外貌平庸,实力低下,做事不分轻重,简直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就这么一个人还想得到他的灵儿?真是痴心妄想!

一旁的昆仑宫长老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而蒋华当然也注意到了这怪异的一幕,怪不得一向和他们没什么交集的古帝城会忽然派人来,原来是有这么一层内幕啊,蒋华望着岩枭,心里默默的说道:岩枭,你可一定要加油啊!

而看台上的皇甫南更是焦急,当他看见主席台的那个人时,他就懵了,他可是亲眼见证了自己这位兄弟对那人的深情与疯狂,果不其然,看见美女连比赛都忘了。

没错,皇甫南口中的这个人正是他和萧炎几天前在花灯节上遇见的那个美女,就是萧炎口口声声说的“薰儿”,也是那古帝城的古子灵上仙。

“岩小弟!加油!岩枭必胜!”

“岩枭必胜!”

在这安静的比赛场上突然两句高喊吓住了所有人,其中也包括萧炎。

“安静!比赛时间,请保持安静!”

被惊醒的萧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还在比赛啊!再看看周围,其他人都已经开始了对玄铁的敲打与锤炼,只有他,连工具都尚未取出。

萧炎对上皇甫南的视线,给了他一个感谢的眼神,又看了看看台上正注视着自己的薰儿,他告诉自己,为了薰儿,他此战必须赢,还得赢得很漂亮,因为薰儿以前就喜欢默默的在他身后,看着他光芒万丈。

萧炎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待他再次睁开眼睛,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眼里闪烁着一种叫自信的光芒。

他拿出幽莫给他的千年寒铁,手掌一挥,炉子里就生满了火,他将紫金玄铁投入炼器炉中,控制着仙火的温度,等待紫金玄铁的变色。

嘭!嘭!嘭!

现场的敲击声不绝于耳,真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炼器师或者大师级别的人物一炼就是几个月的大有人在,光萧炎这一煅烧就烧了整整十几天,这十天期间,主席台上的人看的是津津乐道,可观众席上的,很多人都已经睡去,有的甚至暂时都离开了,想过几天再来,炼器是不光考验你的技术,还考验你的力气,就连一向只用手的蒋瑶瑶,今天都改用锤子了。

嘭!嘭!嘭!

随着时间的推移,敲打声越来越密集,萧炎略微观察了一番,大部分人用的都是整块的千年寒铁,可千年寒铁也是分纯度的,从变色的时间上来看,大部分用的都不是特别纯的,只有个别人才像他一样用的是纯度为99.9%的千年寒铁,比如刘泽,再比如,蒋瑶瑶。

这种千年寒铁不光价钱昂贵,而且极难炼制,因为它的硬度过高,所以一般的炼器师都不会选择用它,但想炼制空级兵器,却又非它不可,看来,这次他们三个都想炼制空级兵器,不过,就算是空级,也分高低,就是不知他们熟强熟弱了。

嘭!嘭!

一阵沉闷而又稳重的敲打声传来,虽然现场的捶打声很密集,可内行还是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只有高纯度的千年寒铁才能发出如此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刘泽,他一手带着隔热手套按着千年寒铁,一手拿着一把锤子正在认真的一下一下的捶打着。

只是他手中的锤子格外的引人注目,因为这把锤子和普通的锤子外形有点不一样,这把锤子通体金黄,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而它的锤柄不和一般的锤子一样是直的,它的弯的!

整个锤柄好像是一条蛇一般,蛇头在锤柄的末端,像蛇的舌头一般分开两个叉,如此怪异的造型,不知是哪位炼器师的杰作。

“呵呵,看来你们昆仑宫真是把他当接班人培养了,居然连昆仑三宝之一的昆仑锤都给他了。”蒋华对着昆仑宫长老笑着说道。

昆仑宫长老看了眼那并不怎么出众的蒋瑶瑶,说道:“你也不差啊,如果我所看不错的话,她手里的,可是那只有纯种血脉的魔兽才能驾驭的镇魔锤?”

蒋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是老狐狸,什么东西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就连蒋瑶瑶的真实身份也猜的八九不离十。

萧炎稍落后了一步,在他们都已经准备进入下一步了他才慢慢的拿出重锤,开始锤炼。

嗵!嗵!嗵!

这沉闷的捶打声吸引了主席台上所有评委的注意力,大家盯着正在捶打的岩枭,准确的来说是在盯着他手中的那柄锤子。

从锤子的外观和这声音可以听出来这锤子的重量绝对不轻,可看萧炎那随意的挥动,又觉得这像是一个看起来很重实则很轻的锤子。

古华也在看着萧炎,他观察着萧炎的每一个动作,从他拿起锤子,到他举起来,再到他砸下去,每一个动作都告诉他如果不是萧炎力气惊人,就是这个锤子徒有其表。

观察了一会儿后,古华也没看出来什么破绽,就扭头去看一旁同样优秀的刘泽,相比岩枭,他觉得刘泽更有潜力,长的帅,有背景,有实力,比那个小子好多了,可就在他扭头的一霎那,阳光一闪,让他看见了一个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图案。

这个图案画在萧炎的那柄重锤的锤柄上,极不显眼,要不是刚才不小心看见了,他都注意不到。

“这个图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古华对那个图案并不陌生,正相反,他对这个图案可是熟悉的很呢,“这……这……是……昊天锤?”

古华又看了看萧炎,笑了笑,喃喃自语道:“有点意思,他实力不怎么样吧,却手握昊天宫的至宝,他以为他做点伪装就没人能认出来了吗?真是欲盖弥彰!”

古华的想法萧炎不清楚,更不会猜到他手中这柄重锤居然就是昊天宫那与昊天塔齐名的

昊天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