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失误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四指?

也就是说这柄剑只适合缺一指的人使用,而且缺的还必须是小指!这样的人不是说没有,只是人们不明白,萧炎为什么要这么设计?还是说他不小心弄错了,少设计了一指?

“岩枭,你能说说你的剑柄上为什么要这么设计吗?这四指是有什么含义吗?”蒋华不解的问向萧炎,虽然他也很困惑,但从话语中只是问为什么要这么设计,丝毫没有怀疑这可能是萧炎的失误,或者这就是失误,只是他替萧炎将这个失误掩盖过去。

听蒋华这么问,萧炎犹豫了,当初这么设计,是因为他这柄剑本就是为皇甫南量身打造的,而经过他的仔细观察,皇甫南其实并不是一个左撇子,他的右手要比左手灵活很多,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他的右手一直带着手套,为了不让别人注意,他才故意装作自己是左撇子,而他一直带手套又不愿露出自己右手的原因就是他的右手有残缺,那就是

没有小指!

这还是萧炎无意中发现的,既然皇甫南不愿让别人知道,那他就应该替他保密才是,他当时只想的这么设计对于皇甫南来说是最好的,却没想到会被蒋华当众问出来,这可怎么办?

萧炎略微沉吟了一会,沉声说道:“炼器,本就是想让人增加战斗力,而一件趁手又合适的兵器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如虎添翼,所以,炼器不是说为了大部分人去炼。

我认为,炼器,就应该根据每一个人自身的特点,再结合他自己的习惯与实力来炼制,这样炼制出来的兵器,才能最大限度的让人增加战斗力,换句话说,一件兵器应该只适合与一个人,而不是大部分人!

而我炼制的这件兵器,本就是根据我一个朋友的特点炼制而成,所以,它才会只有四指,并不是用来迎合大部分人的五指设计!”

萧炎此翻话可以说是震惊四座,就连古华这样的人都为萧炎的见解感到惊讶,并不是说萧炎这话有多么的离经叛道,正相反,这才是炼器真正的精髓所在。

而要想达到那种为人量身定做兵器的程度,只有炼器大师才能做到啊,而萧炎此刻不说他实力连中仙都没有达到,就是炼器的能力也没达到登峰造极,可就凭他这点实力,居然能悟出如此高深的道理,要说他背后没有老师教导,古华根本不信,看来真的得亲自会一会这个岩枭了。

道理,评委们都懂,只是他们不相信萧炎的炼器术已经可以达到这种水平了。

“你说是为他人打造的,有何证据可以证明?我们怎么知道这不是你问自己的失误找的一个借口?如果你能把那人请上来,让我们看看他真的只有四指,我们就相信你说的话,否则,我们就以编造谎言欺骗评委,试图蒙混过关的名义将你逐出道士大会!”

最后一句话,昆仑宫长老说的声音极小,小到只有萧炎和他可以听见,他根本不信萧炎的说辞,认定萧炎就是在撒谎,他就不信萧炎可以当场找出一个右手缺小指,又愿意为他做证的人,如果找不到,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这……”萧炎犹豫了,他该不该暴露朋友的秘密来换取自己的功成名就呢?如果说了出来,皇甫南会不会感到很心寒呢?可,这个冠军一直是自己想要的,并且,之后的行动也需要这个头衔来给自己造势,真的要牺牲朋友来成全自己吗?这种事,他真的做的出来吗?

岩枭和评委们的沉默,让底下的观众更加的一头雾水,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岩枭的狡辩吗?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误吗?不过观众席上有一个人的内心却是久久不能平静,他默默的伸出自己带着手套的右手,眼底闪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忧伤。

“岩枭,你可想好了?”

面对昆仑宫长老的咄咄相逼,蒋华的不作为,甚至于看热闹的态度,让萧炎慢慢的下了决心。

“我想好了!”

下定决心的萧炎觉得浑身舒畅,抬起头,直起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评委席上那个屡次找自己麻烦的昆仑宫长老,眼中的杀意遮也遮不住,这恶狠狠的眼神让那昆仑宫长老心中一颤,连忙把眼神与他错开,不敢再与他直视。

“我承认,这次的设计,是……我的失误!”

失误!

失误!

岩枭竟然公然承认自己失误!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很快在整个比赛场上传开,人们的议论声此起彼伏,只有蒋华和皇甫南的眼中有着一丝的惊讶,皇甫南呆呆的看着场中间站立的人,心里下了决心,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不管你是岩枭,还是萧炎,我皇甫南都认定你了!

“失误?呵呵,你一句失误就完了?那你可知欺瞒评委是何等的罪啊?”昆仑宫长老得意的看着萧炎说道。

昆仑宫长老的这句话让萧炎的错直接上升了好几个等级,如果只是失误,但没什么,毕竟空级高阶的等级摆在那里,大不了刘泽第一,他第二,可这一句欺瞒评委,就将罪名直接扣到了人品上面,道士大会规定,凡是在比赛过程中涉嫌作弊,欺瞒观众与评委的,都将取消比赛资格,并且在之后的三次比赛都不得再参加。

“这……东方评委,应该没这么严重的,是吗?”刘泽一字一句的对着那昆仑宫长老说道,那“东方评委”四个字说的格外重,这是刘泽对他的警告,刘泽再蠢,也能看出来长老在故意为难岩枭,他不想岩枭输在这么一个“小人”的手里。

那昆仑宫长老听到“东方”二字,腿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在外人看来,他叫东方月殷,刘泽称呼他东方评委这并没有问题,可刘泽的意思他却心知肚明。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

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看。

这就是他名字的由来,他原本并不姓东方,更不是什么昆仑宫长老,他只是一个小混混,一次的偶然,让他混入了昆仑宫,凭借他的本事,和副宫主的赏识,他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他的名字,也是副宫主赐的,刘泽是在提醒他,记住他的今天都是谁给的,不要太过分,可刘泽的话恰恰让他想起了副宫主临走前的嘱咐,心一横。

“刘泽选手,这件事严不严重,不是我说了算了,况且道士大会一直以公平公正为准则,就算是我,也不能徇私枉法,是不是啊,蒋主席?”

“这……”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是蒋华万万没有想到的,如果岩枭就此被取消比赛资格,他还要如何去收岩枭为徒呢?

想到之前岩枭的态度,蒋华心一冷,“岩枭,对于此事,你还有何辩解?”

“我没什么要辩解的,公道自在人心。”萧炎掷地有声的说道。

“好!好一句公道自在人心,既然这样,我宣布,

岩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