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百花齐放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话音落下,选手们就纷纷都开始取出自己的药鼎,各式各样的药鼎就出现在了人们的眼中。

“五龙鼎?十大神鼎之一,辛兄真是大方啊!”

“你也不差啊,万兽鼎,五大仙鼎之首,就是不知他值不值得你花费如此的代价?”

“值不值不是你说了算的,咱们拭目以待!”

“哈哈,好,只希望到时你输了可不要赖账啊!”

说话的二人,正是兜率宫的钱乾以及丹皇辛蔺懋,看样子他们都在自己的弟子身上下了重注啊,就是不知那个沉默寡言的月宇航是否能打败阴险狡诈的幽莫。

萧炎看了看评委席上的古子灵,这次这张深入骨髓的脸庞并没有再让他失去理智,而是成为了他奋斗的另一目标,想当初,自己就是一直在为配的上薰儿而努力,没想到时过境迁,自己依旧得仰望她,看来革命尚未成功,自己仍需努力啊!

萧炎拿出了自己常用的药鼎,这个药鼎通体雪白,全身没有一丝的杂质,就像玉一样的净,纯洁无瑕,像雪一样的白,冰清玉洁,它的样子和普通的药鼎也不一样,它的外表是一朵莲花的形状,八个花瓣上各有一个出火口,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工艺品,一碰就碎。

这个鼎,是萧炎从那个宝藏里面拿出来的,里面一共两个鼎,萧炎和陀舍各拿了一个,至于这个鼎,萧炎不知道它的名字,也不知道它的来历,甚至不知道它是用什么材料打造而成的,只知道用它炼出的丹药品质比一般药鼎炼制出来的要好。

这个鼎一出现,立马吸引了评委和观众的注意力,因为在众多黑漆漆的药鼎中间,一个雪白色的药鼎,想不引人注目都不可能。

“白色的药鼎?白色……白色……,这难道是?”

“没错,这就是莲花鼎,所有药鼎中,只有它和那冰魂雪魄鼎才会是白色的,而外表似莲花的,只有可能是莲花鼎!”

听了辛蔺懋的解释,大家都表示了解,毕竟在坐的各位都是炼丹界的佼佼者,对于各大知名药鼎还是很熟悉的。

药鼎也分好坏,药鼎的好坏对于一个丹道士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药鼎中有两个排名,一个是神鼎榜,一个的仙鼎榜。

神鼎榜上一共有十个药鼎,仙鼎榜上则只有五个,它们被人们称为十大神鼎和五大仙鼎。

并不是说数量少的就好,多的就不好,只是这仙鼎是由后人炼制而成,品阶极高,质量极好,但它们弱于那十大神鼎的原因,就是因为材料。

这十大神鼎,都是不知经过多少年从远古上传下来的,能流传如此之久,他们的珍贵与质量并不用多说,只是所炼制它们使用的材料十分罕见,可以说有的连听都没听过,更别说去寻找那同样的材料了,所以说这十大神鼎强,就强在材料上。

“哇!又是一尊白鼎!”

“这个比那个还要漂亮!我好想要啊!”

现场又一阵的惊呼声将正在对话的辛蔺懋和钱乾的目光再次吸引了过去,只见场中一人双手齐上,拍打在那一人多高的药鼎上,药鼎在他的手中不断上下翻腾着,底下是不断燃烧的熊熊烈火,看上去十分的壮观,可壮观归壮观,这是丹道士比赛,又不是杂技比赛,光好看有什么用,很多人都对他耍的这一手嗤之以鼻。

“这个人……不简单!去查查,他是什么来头。”

钱乾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这一番玩弄看似像杂耍,但实则是在做炼丹前的准备工作,人们都知道鼎的好坏关系到丹药的品质,可人们不知道,那些鼎之所以好,不光是因为它们质地坚硬,不会炸炉,还因为它们受热均匀,导热快。

都知道火焰的温度对炼丹来说至关重要,所以每个鼎的制作都会想尽办法来保证药鼎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达到所要求的温度,可谁都没有往药鼎以外的方面去想,这人居然可以想到以此方法来对鼎进行全方面的加热,以此来缩短炼丹的时间,只是这个鼎……

“堂主,资料!”

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钱乾的思路,钱乾拿上资料便看了起来,看的看的钱乾就笑了,“佘陀子,佘陀子,好一个佘陀子!”

啪!

钱乾一掌将资料拍在了桌子上,辛蔺懋见此,好奇的拿起差点毁在钱乾手中的那张纸,看完也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那纸上只写着寥寥数字。

姓名:佘陀子

性别:男

年龄:不详

爱好:不详

来历:不详

实力:不详

无人推荐。

“不详,不详,不详,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钱乾一把将那张写着佘陀子资料的纸扔到身后那人的脸上。

“我们马上就去查!”说完那人逃一样的就往外面走。

“等等!”辛蔺懋出声叫住了那人,他拍了拍钱乾的肩膀,“钱老弟不用生气,既然人家有心不想让咱们查到,咱们又如何能查的到呢?”

“你先下去吧,不用查了。”辛蔺懋对那人吩咐道,然后看着场中的佘陀子。

“你看他手中的药鼎。”

钱乾不解的看了辛蔺懋一眼,还是不情愿的看向那不断飞舞的药鼎,这才发现这个药鼎更不简单,之间被他那一手杂耍般的动作给忽悠了,真正的宝贝是这个药鼎!

这个药鼎足有一人之高,比一般的药鼎都要大很多,鼎下面也与一般的三足鼎立不同,它足足有五个角,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花纹装饰,通体雪白,晶莹剔透,就像是一块冰一样。

“冰魂雪魄鼎?”钱乾惊呼道,他原本只以为这个男的有点思想,但也没怎么放在眼里,现在才发现,原来是深藏不露。

想通以后,钱乾看似自言自语,实则是说给辛蔺懋听的,“五龙鼎,万兽鼎,莲花鼎,冰魂雪魄鼎,今天这场比赛,可谓是高手云集啊,就是不知道最后谁能拔得头筹。”

“药鼎这些都是外物,最后还是得看实力,再说,就是轮到谁也轮不到你家月宇航!”辛蔺懋厉声说道,他们俩个,争了一辈子,也斗了一辈子,谁也不服谁,只好把目光放在弟子身上,希望自己的弟子可以替自己争气。

“那可说不定,哼!”

幸亏他俩声音小,又没有什么外人,否则让别人看到叱诧风云的首席炼丹大师和一届丹皇像两个小孩子一样斗嘴,可是要让他们大跌眼镜。

这个佘陀子,正是原先的陀舍古帝,炼丹,那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当初那帝品雏丹可不是白练的,那娴熟的炼丹手法,就是萧炎也望尘莫及,而他手中的这个药鼎,同样也是出自那个神秘的宝藏之手,这个宝藏的主人是谁不知道,但光看这些东西也知道,他绝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有了陀舍分散目光,萧炎这边就轻松了很多,不是说他怕别人看见什么,只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做事还是低调一点好。

萧炎拿出了一颗天山寒冰莲子,寒冰莲子一出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萧炎都能感觉到它表面的寒气,他一把将其扔进药鼎之中,心意一动,一个火龙瞬间就将其吞没。

萧炎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火焰的强度,他这次打算炼制的丹药名为冰心护脉丹,在修炼斗技之前服用,可加速斗技的练成,同时保护心脉,不至走火入魔而损伤心脉,这可是萧炎至今为止所炼制的等级最高的丹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三次之内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