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艺术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噗!

这不,这边才说了没把握,那边就一个火焰没控制好,将辛苦炼化的寒冰莲子烧成了一堆灰烬,重新再来吧。

幽莫这边也是屡次失误,已经毁了两幅药材了,不过好在他准备的药材多,完全不用担心会因为药材不够而临时更换药方。

月宇航这边更是稳扎稳打,虽不知他要炼制的是什么丹药,可光药材的数量与种类就有几百种,并且他不骄不躁,不慌不忙的,一株一株的慢慢炼化,丝毫不受身边人的影响,心里素质看起来是极好的,目前为止还没出现过失误。

雌雄双煞这边的进度也是不错的,雄煞还未出现过失误,雌煞虽然之前失误过一次,但现在也渐渐进入了状态,情况越来越好。

但陀舍这边就不同了,他从一开始,就将众人的目光牢牢的抓住了,如果说刚开始他的动作精彩,那之后的动作简直就可以说是完美了,那可是教科书上可以被当做典范的动作了!

只见陀舍将预热好的冰魂雪魄鼎放到地面,一点声音都没发出,那可是一人之高的药鼎啊,分量绝对不会轻了,可看他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他放的只是一个纸片而已。

药鼎刚落地,就见他大手一挥,从纳戒里就飘出了一株又一株的药材,这些药材并没有在他面前多做停留,而是直接飞向药鼎之内,在一株株的药材进入药鼎的瞬间,就见药鼎内腾起一团火焰,将这些药材全部吞噬其中,并且还有新的药材在不断的加入。

要知道每一株药材的种类不一样,炼化所需的时间与温度也不一样,以往的人再厉害,也只是将药材分开,同时控制好几种不同的温度火焰,从来没有人会像他那样将药材一股脑都扔进同一团火焰里。他以为这是炖菜啊。

见陀舍如此的举动,很多人就已经在心里将他划入失败的行列了,有的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着他将这些珍贵的药材通通烧成一把灰。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火焰里的药材是越聚越多,但人们期望的现象并没有出现,药材并没有被烧毁,可也没有见有炼化成功,人们只能看见那一株株的药材在火焰的包裹下,不断的翻腾,越变越小,有的已经变成了一个水滴那么大。

嗖!

那个变成水滴大小的药材一下子就从火焰中飞了出来,落在了陀舍手中的玉瓶里。

这时人们才反应过来,这是一株药材提炼好了!

人们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身边的人,满眼的不可思议,就连古华,钱乾和辛蔺懋也被这堪称“艺术”的提炼手法给惊呆了!

这么多的药材,他是如何做到可以在同一团火焰中控制这么多种不同的温度的?他的精神力量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吗?他还是人吗?他不知道累吗?这简直就是一台炼化药材的机器啊!

这些在大家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对于陀舍来说,只是一个念头的问题,毕竟他和人们不一样,他控制火焰根本不需要什么精神力,或者说他根本就不需要去控制什么火焰,因为他本身就是火,还是由各种异火融合而成的火。

刚开始大家还不怎么相信,觉得他只是运气好,可随着一株株提炼成功的药材飞出来之后,人们彻底死心了,同时也为自己的钱而感到心痛,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怪物呢?之前怎么就没听说过呢?有他的存在,其他人哪里会有机会获胜呢?真是失误啊!

众人的眼睛都盯在那与众不同的提炼手法上,可有一个人却一眼都没有瞧陀舍,她的目光一直盯在之前那差点让她失控的“黄婷玉”身上,这人就是古子灵。

不知道为什么,古子灵看着这个正在专心炼丹的黄婷玉,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并且她感觉这个黄婷玉的身上有一种和那个岩枭身上特别相似的东西,可这个东西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出来,感觉告诉她,这两个人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

在陀舍已经快全部提炼完的时候,萧炎才提炼了大概一半,难炼化的灵药都提炼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差玉虚果了,剩下的一些都是些容易炼化的药材,炼化那些加起来的时间都不上炼化一株玉虚果的时间长。

萧炎拿出玉虚果,并没有急着去将其炼化,因为这玉虚果他只有一枚,容不得他有一丁点的失误。

可萧炎不知,在他拿出玉虚果的时候,幽莫就闻到了,幽莫毕竟有一半的魔兽血统,对这种天地灵宝比人类敏感的多,感受到玉虚果的出现,幽莫一愣,因为他调查过,最近附近除了万花楼拍卖出的那一颗玉虚果再没其他,而玉虚果这种东西又是十分的难得,“难道这个黄婷玉就是岩枭口中的那个朋友?”

噗!

幽莫这一个分神,火焰温度没控制好,面前的灵药又被蒸发掉了一半,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的失误了,唉,幽莫摇了摇头,又拿出一株同样的药材重新开始炼化。

这玉虚果不愧是天地灵物,萧炎用仙火煅烧了两天,这表皮才略显有融化的迹象,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大半个月了,除了陀舍以外,其余的人还都在提炼药材。

都说丹道士是最能耐得住寂寞的人群,果真不假,每次炼丹,少则十几天,多则几个月,甚至几年的都有,这期间,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不吃不喝也不睡,一句话都不说,还得精神高度集中,真是丹道士们都已经习惯了如此的生活,这要是让普通人来,非得逼疯他们不成。

这不,皇甫南就是其中之一,这段时间,皇甫南已经耐不住寂寞往外面跑了好几趟了,可每次回来都和出去时一样,还在炼化药材,这个时候他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达到成为丹道士的条件,否则让他去干这么无聊的事情,他一定会疯的!

时间在一天一天的过去,选手们的进度也越来越快,虽然都还没有成丹,但看样子,有些人距成丹也不远了。

渐渐的,明朗的天气逐渐暗了下来,天上乌云密布,就连太阳都躲到了乌云后面,不见踪迹,云朵不断的翻腾着,翻腾着,就好像要有一场暴雨将至,可谁都知道,那不是什么暴雨,而是有人要成丹了!

轰隆隆!

一道雷声响彻天际,众人不由的抬头看天,很多人这辈子都还没见过丹雷呢。

“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我还以为第一个成丹的,会是那个小子呢!”钱乾打趣道。

“那个小子前面都很快,可以说快到了极致,只是这蕴丹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点,他在炼制什么丹药啊?”辛蔺懋略微疑惑的问道。

“谁知道呢?那小子那应该自己心里有数,看他不像是会蛮干的人。”

辛蔺懋听后点了点头,又把目光看向了丹雷成形之处。

他们口中的“那小子”,也就是化名佘陀子的陀舍了,陀舍自从第一个将药材炼化完毕之后,又以常人不可及的速度完成了炼丹这一步骤,本以为他会很快蕴丹完成,就成丹了,可谁知他一进入蕴丹状态就不动了,整个人就好像灵魂脱窍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面前的火焰还在熊熊燃烧着,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一枚快要成形的丹药。

轰隆隆!

一道丹雷直劈而下,底下的人双手立掌,两道掌印就朝那丹雷迎接而上。

啪!

掌印与丹雷相碰撞,瞬间激起无数火花,一个要下,一个不让下,两者相持在空中。

轰!

最终掌印不敌丹雷,掌印被破,剩余的丹雷顷刻而下,击在了那人的后背之上。

噗!

那人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可见他受伤不轻,但时间不允许他去疗伤,前一道丹雷消散之后,下一道丹雷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