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渡劫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再看此时的比赛场上,本来比赛结束后好不容易才恢复平静的天空,又在此时重新暴动了起来。

不仅如此,整个比赛场上都开始狂风大作,吹的周围的树叶和地上的石子漫天乱飞,本来还明亮的天空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就连太上的太阳都不知所踪。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难道老天都看不过去了?要来帮助那个萧炎?”

众人都对这突如其来的怪异现象猜测纷纷,其他人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评委席上的评委们和那和萧炎几乎面对面的闫俊飞心里却是清楚的很,可越是清楚,他们就越是惊讶。

萧炎……这是……要渡劫了?!

他仅仅是一个下仙,突破中仙就要经历渡劫?这让他们这些早已是中仙的人情何以堪?

站在萧炎身前的陀舍看见这一幕同样也是一愣,他虽然没有见过渡劫,但看这情况,也知道萧炎估计因为之前那连番的大战,提前到了晋级的关头,不过,看这如此大的动静,应该不是普通的晋级,以他现在这副残破的身躯,可以顺利晋级吗?

陀舍站在背着黄婷玉的萧炎身前,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闫俊飞看向萧炎的视线,仙气都聚集到了双手之上,一有什么情况不妙,就会立刻出手。

而站在不远处的,正是那闫家的副族长,闫俊飞。

闫俊飞仰头看着那天空中不断翻滚的乌云,感叹道:“雷劫,好久没见过了!”

然后,他低下那高傲的头颅,看着那风暴中心的萧炎,嘴角微微勾起,“这时候渡劫,真不知这是你的幸运,还是不幸。”

一般人要渡劫,一定会找一个安静,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去安稳渡劫,毕竟渡劫这东西不但极其危险,并且中途不得分心,一旦有人打扰,很有可能导致渡劫失败,轻则深受重伤,实力受损,重则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像萧炎这样,用这副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个问题的身躯来渡劫,并且还是在敌人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失败的可能性居大。

不过,一旦他成功的渡过去了,再经过雷劫液的洗礼,那实力必定会突飞猛进,虽然就算如此,面对那实力雄厚的闫俊飞,可能还是无法战胜,但至少有了一战的可能性,不会像现在一样,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但是,在这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的情况下,想要渡劫成功,可能吗?

陀舍抬起头,正对上闫俊飞那炯炯有神的双眼,他本以为闫俊飞会和钱乾他们一样,面容苍老,白发飘飘,胡子一大把,没想到这个闫俊飞却显的年轻的多,虽然也是满头白发,但是那头发被高高的束起,显的精神很多,一张脸上褶皱很少,胡子被刮了个精光,再配上那有神的双眼,看上去格外的年轻,那满头的白发非但没有使他老气,还让他的整体显得更有朝气,根本看不出他已经好几百岁了。

看到这样的闫俊飞,不光陀舍愣住了,钱乾也愣住了。

“你……你突破了?”

闫俊飞嘴角微微翘起,这个笑容让他本就好看的脸显得愈发的英俊,可见他年轻时有多么的帅气,他笑着看向钱乾,“呵呵,老树开花,侥幸,侥幸而已!”

听到闫俊飞这么说,钱乾的心里更不好受了,想当年,他和闫俊飞一块遇到修炼瓶颈,他卡在了9级巅峰,而闫俊飞则卡在了7级巅峰,他俩这一卡就是几百年,这么对年来,他的实力纹丝未动,没想到闫俊飞却率先突破了!

钱乾握紧手中的拂尘,眼睛看向底下的萧炎,眼底一缕火焰熊熊燃起。

“闫俊飞!你一堂堂一族之副族长,来对付我们这两个下仙,你还要脸不!你们闫家以大欺小也就算了,还玩车轮战,现在连你都出来了,接下来是不是连你们族长都要上来啊!”

陀舍义正言辞的指着闫俊飞的鼻子骂道,反正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先把心中这口气给发出来再说,否则憋的实在是难受,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门派,好歹还是四大家族之一呢,素质怎么这么差,他忽然想到云鼎门,叹了口气。

“唉,都是一丘之貉啊!”

“你不用将我,我不吃这一套。”闫俊飞一挥衣袖,将挡在萧炎前面的陀舍甩的老远,“我要想杀你们,多少个你也挡不住!我今天一定要带萧炎回去!”

看见陀舍再次被甩出去,在空中翻了好几下才滚落到地,萧炎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疼,如此的情景,其实陀舍完全没必要卷进来,看热闹就好,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自己,现在又因为自己屡次被打,萧炎的心啊!可是他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住,又怎么去帮陀舍呢?

啪!

闫俊飞隔空随手一个巴掌拍到了陀舍的脸上,陀舍向后滚出了好远,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等再爬起来,右脸颊肿了老高,眼睛里都是血丝,嘴角也渗出了鲜血。

噗!

一颗带血的牙被陀舍吐了出来,陀舍看向闫俊飞,说道。

“有……吾……寨……你……别…赏……!”

陀舍张开那已经肿得都不太能分开的嘴,勉强说出了一句能听清的话语,他踉踉跄跄的再次站了起来,慢慢的伸出右手,朝着闫俊飞竖起了中指。

啪!

又是一掌!这次打在了陀舍的胸上,陀舍一口鲜血喷的,连带着他自己一块飞了出去。

砰!

陀舍狠狠砸到了比赛场边的围墙上,围墙都被他给撞出了一个人形的印记,他深深的嵌在了墙里面,胸口一个血掌印,衣衫已经完全被震破。

“不要啊!”

萧炎看着陀舍自杀式的举动,心里一揪一揪的疼,他知道,陀舍是在用自己的命来给他拖延时间,可是,他真的不忍心啊,再这样下去,闫俊飞真的会把他打死的!

萧炎撑着仙气涌动的残破身躯,想试着站起来,可屁股刚刚离地,就听见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轰隆隆!

随着这道巨响的传出,只见一道明亮的雷电从天空直劈而下,光亮照射到每个人的脸上,显现出大家脸上那不约而同的震惊感。

雷劫,开始了!

萧炎那刚刚离开地面的身躯又再次坐了下去,双手立掌,放于胸前,正准备要运气,就感觉到一道雷电从头而降,一直贯穿到整个身体。

他还没准备好,第一道雷电就已经劈了下来,将他那残破的身躯给雷了外焦里嫩。

嘀嗒!嘀嗒!

鲜血顺着萧炎的嘴角止不住的往外流着,这下可好了,他想聚气都聚不起来了,全身的经脉都快被这道雷电给废了,火焰虽然在尽力的对它们进行着修补,但奈何雷劫的破坏力实在太大了,就像一个拆迁队一样,将你辛辛苦苦才修好的围墙一推而尽。

仙气,还在萧炎的体内不断的暴动着,可萧炎却再没有力气去压制它们,他抬起头,目光对上评委席上那张眉头紧锁的俏脸,他笑了,张开嘴想对薰儿说句什么,可嘴巴一张,涌出的只有赤红的鲜血,堵都堵不住。

评委席上的古子灵高高的看着底下都成这副模样还在对她笑的萧炎,心里又是一阵纠痛,这副表情,像极了之前那个在花灯节上见到的同样深情的岩枭,他们明明不是一个人,可为什么她看见萧炎这副模样,就不由的联想到了那个岩枭呢?

“薰儿,如果我此时死在这里,你会为我流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