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鸿门宴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吭声,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是那么笔直的站着那里,一动不动,等候着那最后属于他的判决。

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的漫长,每一秒都好像有一年那么的长,萧炎站在那里,看着慢条斯理吃着饭的古华,他看不透这位上仙,更猜不出这位上仙的用意,只是隐隐的能感觉到应该是和薰儿有关,既然和薰儿有关,那他就必须谨慎对待,他需要从古华这里弄清楚薰儿失忆的真正原因。

嘀嗒!

嘀嗒!

整个房间中,除了古华吃饭的声音,就是那时间漏中不断滴落的水声了,每一声,都滴到萧炎的心坎儿里,每一声,都让萧炎的心为之一颤,每一声,都勾起萧炎对薰儿那儿深深的回忆。

那时,他们都还很小,大概只有两三岁,不知道当时的他是为了验证那斗气是否真的存在而半夜偷偷跑去薰儿房中偷香窃玉的啊,还是为了偷香窃玉而找了个验证斗气是否真的存在的理由,就把人家小女孩给摸了遍,并且一坚持就是一年,难道那时的自己就在酝酿少女养成计划吗?

而那时还是小女孩的薰儿,明明知道每晚都有一个人跑进她的房间,以那粗陋的理由来对她不怀好意,可她就是讨厌不起来,尤其见那小男孩每次对自己的眼神,以及那股子的毅力,她也就默认了,其实每晚当那小男孩进入自己房间的时候,她就醒了,在黑暗里偷偷的看着这位并不英俊的小男孩对自己动手动脚,心里还有点窃喜,幸亏被他这样对待的是自己。

可是……不对啊!

回忆到此的萧炎忽然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他好像发现了以前不曾注意到的一个小细节。

那时的他们都那么的小,对男女之事都不是很懂,更不会有什么男女之防之类的意识,而他,一个来自地球的所谓“穿越”者,一个两三岁的身子,二三十岁的心灵,当然很懂,就因为这,才造就了他强大的灵魂力量。

可是,薰儿呢?她一个小女孩,按理说那个年龄段,应该是什么都不懂的,可为什么会因为那糊里糊涂的举动就对萧炎芳心暗许呢?

要是说十一岁以前那光芒万丈的萧炎值得薰儿那优秀的女孩喜欢还有情可原,那萧炎最惨淡的三年废物之期呢?她为什么还那么坚定的陪伴在萧炎左右,不离不弃?

还有,薰儿那近乎与妖孽的修炼速度,和拥有那古族千年未出现过的神品血脉,真的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吗?

如果说萧炎的“穿越”是巧合,那又如何解释发生在薰儿身上的这一切呢?难道?难道?

穿越?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了萧炎的脑海中,他不敢去相信,可又希望这是真的,此时那矛盾的心里在萧炎身上真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咳!”

看着在自己面前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皱眉的萧炎,古华尴尬的咳嗽一声,本来想给他一个下马威,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在自己面前就开始了神游,真是,真是,气煞我也!

古华生气,后果很严重,本来还想好好和萧炎谈一谈的,现在,哼!

啪!

一卷黑色卷轴被古华狠狠的拍到了桌子上,本来还在神游的萧炎这一下彻底清醒了,看着脸上略带怒意的古华,还有桌子上的黑色卷轴,眼睛扫过卷轴封面的字时,眼睛一亮。

寂级低阶斗技,奔雷掌!

虽然不知道古华此举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此高阶的斗技放在萧炎面前,说不心动,绝对不可能,毕竟这是他至今见到的最高阶的斗技了。

“离开她!”

古华面无表情的看着萧炎说道,见萧炎露出疑惑的眼神,古华又补充道,“离开灵儿,这,就是你的!”

“呵!”萧炎听后,不由的冷笑一声,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萧炎又冷笑一声,这一声中,带着些许的自嘲,当初被那翎泉踩在脚下,现在被别人当面扔“钱”,真是历史重演啊,没想到当年所受的屈辱,今日还得再受一遍!

见萧炎这副表情,古华心意一动。

啪!

又一卷淡红色卷轴甩在桌上!

寂级中阶功法!

“离开她!”

又是这三个字!

又是这三个让他无比屈辱的字!

“不可能!”萧炎同样以三个字来坚定的告诉他自己的立场。

啪!

又是一个卷轴被摆在了萧炎面前!

准明阶斗技!

明阶斗技!

哪怕是准明阶,那也算明阶!

那可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最高斗技!

这三个卷轴,一个比一个等级高,一个比一个更难得,一个比一个萧炎更需要!

“离开她!”

同样又是这三个字,这三个字一共说了三遍,这三遍,说话的人相同,说话的内容相同,说话的对象也相同,就连说话的表情都相同,不同的是说话人与说话对象的心情。

看着桌上这三个卷轴,萧炎忽然想起来以前曾看到过的一个故事。

说有一对夫妻,两人感情十分好,就到那种一刻见不到都不行的地步。

有一天,一个男子将那丈夫单独约了出来,跟他说:“我看上你老婆了,给你100元,你和你老婆离婚!”

丈夫听后,立马反驳道:“不可能!我不可能跟她离婚的,我爱她!”

然后那男子又说道:“给你1000,离婚!”

丈夫依然说不可能。

之后那男子将价钱加到1万,10万,100万,那丈夫都摇头,表示不可能,可将价钱加到100万时,明显看到那丈夫眼中的犹豫了。

最后,当价钱加到1个亿的时候,那丈夫终于抵不住诱惑同意了,为了一个亿和自己的老婆离了婚。

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没有分不开的两个人,就看给的钱够不够多,够不够造成足够的诱惑。

萧炎看着桌上的三个卷轴,毫无疑问,这三个卷轴对萧炎的诱惑力很大,大到无法想象,大到现在他就想抢了就跑的地步,要不是古华坐在这里,他早就抢上跑了,可是现在,他只想把这三个卷轴扔到古华的脸上。

他深呼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暴躁的心情,用尽量平静的声音对古华说道:“我想你误会了,我和薰儿,哦,不,现在是灵儿。”

啪!

古华拍了一下桌子,打断了萧炎的话,“我再送你一个机缘,把你破格送入昊天宫,怎么样?”

昊天宫?萧炎没听说过,不过古华的口气,应该是个不小的势力,要是此时有其他人知道萧炎的想法,一定会骂他无知,昊天宫啊,那可是非上仙不收的一个势力,其势力之大常人难以想象,古帝城都无法与之比拟。

“你真的误会了。”

“我再格外送你件至宝!”

古华再次加码,气势咄咄逼人,他就不信,面对如此大的诱惑,萧炎能不动心!

呼!

萧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古华以为他要抵不住诱惑松口了,看向萧炎的眼神中多了一丝的鄙视。

可事实上,萧炎只是在平复自己想打古华一顿的心情,要不是实力悬殊实在太大了,他真想拼死去打一架。

“薰儿是我妻子!”

萧炎气愤的对古华说道,又补充一句。

“明媒正娶的妻子!”

“她不是什么薰儿,她叫古子灵!”

古华对萧炎强调道,但其实他内心也很惊讶,他不知道灵儿的来历,灵儿是他从外面捡来的,捡回来就已经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古子灵”这个名字还是他给取的,只是灵儿的修炼天赋很高,加上人也很讨好,所以深得他的喜爱,没想到之前居然已为人妇,不过这话是真是假还有待考察。

“她不叫古子灵,她就是我的薰儿!她是我的!”萧炎面容有点狰狞的对古华吼道。

古华看萧炎这个样子,知道戳着他的软肋了,也不敢再激他,怕他再次被九幽玄煞所控制,好不容易让他恢复了理智,再被控制,就不值了。

“行,我知道了,不过她现在叫古子灵,是我弟子,你懂吗?”

萧炎听后,略微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薰儿把他忘记了,但他不会放弃的,他相信总有一天薰儿会想起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