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装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听到这个声音,陀舍和皇甫南到没什么反应,只知道来人定是个高手,而萧炎三人却是十分的欣喜,瞪大眼睛,来回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就连青龙也呆站在原地,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眼睛里明显多了一丝的慌乱。

不多会儿,从东方的山丘后面,一个身穿灰色宽大衣袍的男子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一根带子系于腰间,一块玉佩还悬挂其上,飘逸的头发垂于耳后,随风来回飘动着,双手背于身后,脸色严肃,脚踏虚空,一步一步的朝萧炎他们走来。

萧炎三人看着来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何方妖孽?

这真是他们的师父吗?他们的师父什么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讲究了?

“小五,你回来了。”走到跟前的欧阳晋拍了拍萧炎的肩膀,那严肃的神情与气氛,萧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假的锻魂堂。

可当萧炎下意识低头时,看见欧阳晋脚上的鞋子,还是不争气的“噗嗤”笑出声来。

欧阳晋低头,看见自己脚上那一白一黑的鞋子露了出来之后,立马脸色铁青的用袍子给盖住了。

“哈哈,师父你,太搞笑了!”玄武很不给面子的戳穿了欧阳晋,一只手指着欧阳晋的衣服,一只手捂着肚子直笑。

这远看没觉得有什么,现在离近一看,差点没笑抽了。

那看似庄严的灰色袍子,其实是欧阳晋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老古董”,衣服不合身不说,上面还全是褶皱,并且他里面连亵衣都没穿,从半敞开的胸怀处还能隐约看到里面浓密的护胸毛。

那根系于腰间的带子,不说那颜色与衣服极为不搭,就说那带子都不知道它本来就是这种黄色啊,还是白色给范黄了,上面还时不时的有一些黑色类似于发霉的斑点,真是不知他从哪里找出来的。

再看那所谓的玉佩,倒是看上去没那么的破旧,只是那玉佩的材质真的是玉吗?这还有待考证,咱们暂且认为它就是玉吧。

那根系玉佩的绳子,都不知道已经拧了多少圈,本来还是几根的绳子,硬生生的被拧成了一股,一晃动,底下的玉佩还随着绳子在不断的转着圈。

等一下!

这玉佩上刻的是什么?

这不转不知道,一转吓一跳啊!

原本只是觉得这玉佩上刻图案的比较复杂,现在这一看,“复杂”的不是一般般啊。

这刻的是什么?竟然是他自己的名字!

欧阳晋!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的将“欧阳晋”三个字分成如此错综复杂的图案,还分居两面,不转起来根本看不出来它的庐山真面目。

还有那头发,远看挺飘逸的,近看乱七八糟,还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味道,不知多少天没有洗了。

原来那看似整洁的一身,都是临时拼凑出来了,就说嘛,他们师父什么时候这么爱干净了,哪次见他不是乱糟糟,还以为他转性了呢,原来只是表面啊。

看的一个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徒弟们,欧阳晋脸色阴沉,抬起手,在他们的脑袋上一人赏了一个脑瓜崩儿。

“再笑!还笑!为师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们几个兔崽子吗?你们还好意思笑!”

前一句说的如此大义凛然,听的让人心生愧疚,后一句,就听见他走近萧炎他们,在他们耳边以极小声音说道,“有外人在,给为师留点面子!”

萧炎他们相视一眼,瞬间顿悟,立马站直,低头。

“师父,我们错了!”

“嗯~。”欧阳晋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副老神在在的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们……”

欧阳晋还没说完,就听见皇甫南大吼道:“你们别在那师徒有爱了,青龙都跑了!”

“啊?”萧炎他们立刻回头去看,果然,哪里还有青龙的影子。

“师父!”萧炎他们回头请教欧阳晋,只见欧阳晋不慌不忙的站在那里,摇着头,看着皇甫南说道:“你的这位朋友,老瞎说实话,不好,不好。”

……

众人头顶三条黑线滑下,不知道该用那个词来形容他。

平时这种时候,总是朱雀出马,一个撒娇就搞定欧阳晋,可现在,这个重任就落到了萧炎身上。

“师父,大师兄他……!”

欧阳晋抬手示意萧炎不用再说,只见他伸出右手,掐指一算,看的皇甫南和陀舍眼睛都直了。

“师父,你能别装了吗?”

玄武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忍欧阳晋再继续欺骗这两个无知的少年,想当初,他就是被这装腔作势给骗到了锻魂堂。

装的!

皇甫南和陀舍不禁想说,您老装的可真像!

见自己被戳穿,欧阳晋无情的瞪了玄武一眼,然后大手一挥,“不装了,累死了!”

“这多好,多真实!”萧炎边说,边上前给了欧阳晋大大的一个拥抱,“师父,我回来了。”

欧阳晋也伸出手,一把抱住萧炎,一个用力,就把萧炎给甩了出去。

“两个大男人,抱什么抱啊!你当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什么?这招数,我年轻时就用烂了!”

萧炎揉着自己被摔成三瓣的屁股,暗道,师父就是师父,自己还没来的及下手,就被他发现了。

这是他们锻魂堂的传统,整蛊!

以前在这里学习时可没少受欧阳晋的恶作剧,所以,他们内部有个规定,谁能整到欧阳晋,谁就可以向众人提一个条件,任何一个都行,并且不能反抗。

为了这个条件,有段时间大家都和疯了一样,绞尽脑汁,各种整蛊,可没一次得逞,最后欧阳晋被大家纠缠的烦了,直接闭关去了,这件事才勉强告一段落。

本以为事情过去这么久了,欧阳晋早该忘记了,没想到他的警惕性还是这么高,不愧是师父啊!

玩闹结束,话回正题,青龙虽然暂时跑了,可大家都知道,他还是会回来的,因为他的挚爱,朱雀还在这里。

萧炎一行人来到了青龙的住处,一开房门,那扑鼻的恶臭与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不由的捂住口鼻,就连欧阳晋也不由的皱着眉头。

大家忍住想要呕吐的欲望,抬脚走了进去,整个地上,已经没有一块能看出原来的颜色了,全部被血给染了个遍,有的血已经渗入地下,将整块的石砖浸透,有的还浮在表面,显然是不久前留到地上的。

嘀吧!

安静的房间中忽然传出了水落地的声音,寻声望去,在一旁的床上,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躺在上面,胳膊垂在床边,血,顺着胳膊,流到了地面。

原来那声音,并不是什么水的声音,而是血,是血滴落在地所发的声音,萧炎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女人正是之前他看到过的那人,看样子,她已经死去了。

众人摇摇头,对着等画面不忍直视。

走近内室,里面的场景才让大家震惊,那房间里横七竖八的摞着半人多高的尸体,这些尸体,无一例外都被吸干了鲜血,只剩下那干瘪的皮包裹在骨头外面。

呕~!

皇甫南再也忍不住了,他连忙捂住嘴,转身去门外跑去。

呕~呕~!

他把他这几天吃的饭全吐了出来,就连胆汁和胃酸都快吐出来了,他想他最近几天都别想能吃下饭了,现在他脑子里都是那满满的尸体,一想起来就又想吐。

呕~!

这个场面也震惊了萧炎他们,萧炎从来不知道青龙什么时候杀了这么多人?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他又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

萧炎正要转身离去,一个碧绿色的玉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好像之前见过这块玉石。

这块玉石的材料极佳,是并不多见的祖母绿,他记得这好像还是一个扇坠。

对!他想起来了!

在器道士比赛之前,他见过这个人,这个人也是来参加道士大会的,只是他浑身上下穿的破破烂烂,看上去就像是从哪个贫穷的山区里来的一样。

可他怀里一直揣着一把扇子,这把扇子很普通,不普通的是那个扇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扇坠价值不菲。

有人想出高阶把它买下来,可他死活都不卖,说这是他母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说什么都不肯卖。

这个扇坠又怎么会到这里呢?

难到?

想到什么的萧炎快速站到尸体堆上面,也不管什么死者为大了,一个一个的往下翻着。

欧阳晋他们不知道萧炎在干什么,可也并未出手阻拦,只是站在一旁看着萧炎近乎疯狂的举动。

“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