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合作谈崩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这个命令一下,很快在东南方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启示,皇甫家现招收丹道士与器道士若干名,待遇从优,并寻找可以提供大量丹药与兵器的势力,有意者请到皇甫家报名。”

“皇甫家居然要收丹道士和器道士了!真是奇迹啊!他们不是一向最瞧不起这些实力低下的道士们了吗?”

“没办法了呗,听说他们被那昆仑宫打的节节败退,就因为在丹药和兵器上吃了亏。”

“那昆仑宫背后的可是兜率宫啊,听说那兜率宫里面全是炼药和炼器的大师,谁能和人家比啊!我看这次皇甫家要完蛋了!”

“那可不一定,先不说皇甫家家大业大,有的是钱,就说那皇甫老爷子,那可是当初的大功臣,就连那些位列仙班之人都要给他几分薄面,这样的底蕴,怎会说完就完。”

对于昆仑宫与皇甫家这两个庞然大物的旷世战斗,人们虽不愿参与其中,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其讨论的热情,众说纷纭,谁都有谁的道理,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还是昆仑宫略站上风。

从告示贴出去以后,这几个月以来,到皇甫家报名的人可是不少,但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角色,要不是只能炼制癸级丹药的,要不就是连火焰都没有,过来充数的,真正能拿的出手之人少之又少,更别说什么势力了。

这天,皇甫家的招生处依旧像往常一样开着,只是,冷冷清清,一个报名的人都没有,简直是凄凄惨惨戚戚。

忽然,一个人走了进来,

“请问,皇甫家的报名处是在这里吗?”

“是啊,姓名,年龄,实力,以及道士等级。”坐于桌前之人拿着笔,头都没抬,懒洋洋的说道。

“啊?”

“啊什么啊!赶紧说!”

“哦,我是代表‘炎盟’来求见你们族长商谈合作的!”

“炎盟?一个势力?”那人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怀疑的问道。

“是的!”

那人听后,立马起身,拿起身边的茶杯,给来人倒了一杯茶水,殷勤的递给他。

“贵客稍等,我立马去通知族长!”

“什么?有一人自称代表一个势力来和我谈合作?”皇甫寒激动的问道。

“是的,他是这么说的。”

“好,你立马去把他请到会客大厅,记住,态度一定要好,另外去通知所有长老,立马到会客大厅集合!我皇甫家的春天要到来了!”

会客大厅

“哈哈,贵客登门,老夫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伴随着一声客气的话语,皇甫寒身后跟着十几位长老逐一进来,看见站在大厅里的少年,身躯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

皇甫寒率先走到那少年的面前,礼貌性的和少年握了握手,说道:“你好,我是这里的族长,皇甫寒,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少年大方的回道:“在下聂磊。”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四大家族之一聂家的少家主,也是萧炎的好友,聂磊。

道士大会过后,“萧炎”这个名字可以说已经到达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而他的来历,也被人扒得清清楚楚,就连之前出自凌霄宫都被扒了出来,可再往前的,就是一片空白,好像他这个人就是凭空出现的一样,这就为他的神秘更增添了一份色彩。

而他的传奇故事,更是被人津津乐道,还被改编成了各种版本的书籍,就连茶馆说书的也是天天在说,萧炎的风头在一时间已经盖过了所有人。

在这种情景下,一个名叫“炎盟”的势力悄悄崛起,据说,最开始,是那个道士大会获得器道士第一名的那个岩枭宣布和四大家族之一的万家联盟,一块炼制兵器并售卖。

后来,又联合了另一个大家族聂家,并吸收了很多进入道士大会决赛,但并未取得好名次的丹道士与器道士们,就这样,“炎盟”以售卖丹药和兵器的名义就成立了。

刚开始没有人理会他们,也没有人去注意他们,实在是萧炎的事情吸引了他们大部分的注意力,再加上有兜率宫屹立在那里,他们可不认为这个新成立的什么“炎盟”可以比过诺大的兜率宫。

可慢慢的人们发现,炎盟所售卖的丹药与兵器虽然等级都不是很高,但无论是从价格上还是从品质上来说,竟然都远超兜率宫!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些年兜率宫一家独大,加上这是个暴利行业,他们的利益可是赚了个盆满钵满,慢慢的,他们就开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这么多年来都毫无问题。

可这个炎盟的突然崛起,让兜率宫看到了危机,于是兜率宫开始处处针对与打压炎盟,甚至将他们的购买渠道一一切断,这让刚成立的炎盟遭受了重要的打击。

这次皇甫家忽然朝昆仑宫和兜率宫开战,聂磊作为萧炎临走前嘱托的炎盟主要负责人,他立马从中看到了机遇,看到了炎盟兴起的机遇。

于是,他跋山涉水,来到皇甫家,正好听说皇甫家在找合作伙伴,他就来了,看皇甫家众人现在的态度,他就知道,自己来对了,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更让人铭记。

“哦,炎盟!”皇甫寒听聂磊介绍完,借由喝茶的时间脑子在飞速运转,不断的回想着这个所谓的炎盟是个什么来历。

“恕我孤陋寡闻,不知这炎盟……是何方势力?”皇甫寒在脑中搜索了一圈,也想不起来这个炎盟属于哪方势力,只好直接去问了。

聂磊听完心中冷哼一声,但脸上还是始终如一的平静,“这个,您有所不知,我们炎盟是不久前才刚刚成立的新势力,不隶属任何门派。”

“哦,刚刚成立的,”皇甫寒重复道,心里对这个炎盟有了略微的不满,“那不知你们有多少师级以上的道士存在?”

“哦,这个嘛,因为我们是刚刚起步,所以只有盟主一人属于师级的。”

“只有一个人,”皇甫寒听后心中有点不屑,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不知贵盟主是……?”

“岩枭!”聂磊骄傲的说道,仿佛他就是岩枭一样。

“岩枭……岩枭,有点耳熟,不知是哪位高人?”

“此次道士大会上,器道士的冠军,岩枭!”

每当说起这个,聂磊就无比的自豪,他多想告诉大家,岩枭就是那个萧炎,就是那个丹道士冠军的萧炎,就是那个以一己之力抗衡三大家族的萧炎,就是那个敢和古帝城天之娇女眉目传情的萧炎,也是他们炎盟的盟主!

虽然坊间多有传言,说这个岩枭就是萧炎,但聂磊曾问过萧炎,是否要公开他的真实身份,萧炎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他们对外现在还是只能说他们的盟主叫岩枭,而不是萧炎。

听到这里,在坐的人可没有聂磊那么的兴奋,这个道士大会,他们也略知一二,可他们觉得那就是年轻人的之间的普通切磋罢了,并未太看高。

“那不知……贵盟主这次来了吗?”皇甫寒再次问道。

“哦,盟主正在闭关,此次商讨全权由我负责。”

“没来……,嗯,那你们想怎么个合作法?”皇甫寒此时已经对这个炎盟毫无好感,一个新兴势力,还敢和他们摆谱!

“因为贵族与昆仑宫的开战,需要大量的疗伤丹药与兵器铠甲,为展现我们的诚意,前期,我们只收你们一成的费用,但灵材得由你们自己提供。”

“自己提供?”

“对,这是规矩,况且如此大量的灵材我们暂时也提供不了。”

啪!

聂磊刚说完,一个长老便拍案而起。

“你们什么盟的刚成立不说,还只有一个师级的道士,你们盟主都不来,派你这么个小人物来和我们谈,这分明是没把我们皇甫家放在眼里!还让我们灵材自备,这是合作吗?”

有了带头的,立马就出现了跟风。

“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这还没落呢,你们就欺负到头上了!”

“真是世道变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想来谈合作!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一个破道士,也敢来说合作?”

长老们那讥讽的话语字字都扎在聂磊的心里,他来之前就听说皇甫家以实力为尊,就看不起这些以技术见长,而实力低下的道士们,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他抬头冷眼看向台上的皇甫寒。

“既然你们无意合作,那么聂某告辞!”

说完,一甩衣袖,任由皇甫寒在后面如何挽留,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