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换骨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一个人的身上一共有206块骨头,而这一层需要做的就是把这206块骨头的连接处,逐一打断,再把每一块骨头进行打磨,使其改变原来的形状,再将他们给重新连接起来,以此来达到改变人体型的目的。

而两个人站一块,最直接,最直观的不同,除了脸之外,就是身高了,所以这换骨的第一步,就是换腿。

整条腿,除了脚以外,大腿有一块骨头,小腿有两块,膝盖处一块,一共有四块,这四块骨头,就是萧炎此次的目标。

萧炎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左腿,自己把自己的腿打断,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才能做到啊,他看了一眼躲在门外监视的林可儿,一狠心,朝着自己的膝盖处就是一掌。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骨头断裂所带来的那钻心疼痛,饶是萧炎也忍不住,他紧咬着嘴中的毛巾,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尽管房间外他已经设置了空间屏障,可这也不敢完全保证房间外的那个人感觉不出来。

趁着骨头刚刚断裂,萧炎忍住疼痛,赶紧运气,将那断裂的骨头用仙气完全包裹住,再将其进行挤压。

可那是骨头啊,人身上最坚硬的东西,哪是那么容易就会变形的!

由于碧火重生球上的资料不完整,没有记载这换骨的具体方法,所以萧炎只能自己去琢磨,在这一天里他可没少折腾,对骨头又是敲,又是锤,又是拍的,就差没把骨头给一折两断了,可它该是多长还是多长,气的萧炎真想直接把它给拔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萧炎就起床来到了火灶房,因为他昨天看信说,副宫主李明正要闭关,在闭关前,让他们火灶房给准备一些丰富的伙食,所以这几天会特别的忙。

一听说李明正要闭关了,萧炎可就高兴了,整个昆仑宫,认识他的,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也就李明正一人,大长老虽然也可能认出他来,但他的实力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至于那宫主北寒空,实力虽然强,可又没见过他本人,又何惧之有呢?

萧炎这一高兴,火势控制的就好了,火势一控制好,整个火灶房的效率就都提高了上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整个火灶房的人都能感觉出来,申小凡最近心情不错,就连脸上也时不时的挂着点微笑。

这几天火灶房事物繁多,萧炎每天都忙到很晚才能回去,回去修炼一会儿,就迅速进入了梦乡,都没有精力去练习那伪装术。

好不容易,火灶房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当天夜里,萧炎偷偷的从窗户上溜了出去,来到了后山,这些天,那个林可儿就是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天天跟在萧炎的身后,想甩都甩不掉,烦死了。

“小妖女,让你再跟踪我!”萧炎站在山上对着山脚下还遵守在自家门前的林可儿做了个鬼脸,然后便上山去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琢磨那个换骨之法,终于有了一丝的头绪,但他怕动静太大,容易被人发现,于是,只好来到这僻静的后山,再次尝试着换骨。

这次,他可没有傻到再拿自己做实验,他去捉了一些动物,尤其是于人类相像的,比如什么长臂猿,合欢猴之类的,将他们一一活捉过来,打断腿,用它们的腿骨来做实验。

可换骨之法除了疼痛难忍之外,风险也极大,几天来,死在他手下的动物已经不知道多少了,再这么下去,整坐山上的直立行走的动物就都快被他给消灭完了。

“唉!又死了!”

萧炎看着死在眼前的长耳兔叹了口气,这已经是第二百四十九只了,原来他还挑一下动物的种类,现在,只要不是蛇那类没有腿儿的动物,都被他给抓来了,幸亏这后山平时没有什么人来,否则,一定会发现,此时的后山,都快成为一座死山了。

“这不行啊,我都尝试了四五十种方法了,没一种成功的,再这么下去,这山上的动物就都被我捉光了。”

萧炎拖着腮,看着山洞外面的美好的阳光,“光,光,光,火,对啊!我还有火!”

萧炎说着,一下子蹦起来就朝洞外跑去,没过一会儿,他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因为他发现,这座山上,已经没有能让他用来做实验的动物了!

“这可怎么办呢?时间紧迫啊!”萧炎看了看自己的腿,一咬牙,拼了!

咔擦!

萧炎把自己的左腿的腿骨再次打断,然后手掌一翻,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出现在眼前。

啪!

他将这一团火焰直接朝着左腿的膝盖处打了进去,仙火进入左腿后,就迅速将左腿腿骨包裹其中,骨头在仙火的煅烧下,逐渐有了松动的迹象,可仙火在煅烧骨头的同时,也在对周边的经脉进行着摧枯拉朽的毁坏。

虽然萧炎用仙气尽量对经脉进行着保护,可始终不敌那炽热火焰,不一会儿,经脉已经从小腿处摧毁到了大腿,萧炎头上的汗水就像下雨一样,源源不断的在往下流着,可他愣是一声没吭。

“你疯了!不想要左腿了?快停下!快停下!”

忽然,一声斥责声从耳边响起,萧炎看了一眼肩膀上暴跳如雷的小家伙,有气无力的说道:“月夜?你,你还知道出来啊?前些日子,你这家伙……死到哪里……去了?”

月夜一听萧炎这语气,更加生气了,指着萧炎的鼻子就骂道:“你以为我不想出来吗?可当时那里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老家伙,还是我的仇敌,我根本不敢现身,再说了,那个傻大个不是我给你叫起来的吗?要不是我,它还沉睡着呢?”

“傻大个?你是说小白?”听了月夜的抱怨,萧炎疲倦的脸上有了一丝的笑容。

“对啊,就是那个白白的傻大个,还有那个小破鸡,好说歹说,才肯出去帮你,气死我了都!还有那只小狐狸……”月夜生气的叫喊道,“不对啊!我被你带偏了!你快停下,这样下去,你这条腿会废的!”

此时的萧炎都快累的睁不开眼睛了,他拿出一瓶回生丹,全部倒入嘴中,他看了看左腿的腿骨,无奈的说道:“可是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不是吗?”

“你!”月夜被萧炎气的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转身走进纳戒,不一会儿,拿着一个小瓶子走了出来,朝着萧炎的左腿就浇了上去。

一股冰凉的感觉瞬间贯穿整条左腿,在他纳戒中,对治疗筋脉有如此神效的,恐怕只有一物了,萧炎不甘心的抬头问道。

“这,这是……?”

“没错,就是那傻大个的血!”月夜没好气的说道,“感觉进行压缩吧!别把那傻大个的一片好心给辜负了!”

其实月夜没告诉他,那里面不光有小白的半滴精血,还有她的半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