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闯关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飞速的运转着大脑,他觉得他上次如此大量的记忆,还是在地球上的高考呢,这哪里是闯关,分明就是玩命啊。

终于在萧炎都看完一遍的时候,黑暗如期来临,可这次萧炎却有底气得多,他没有急着去破阵,而是坐下来慢慢去解那些复杂的地图。

那些地图在萧炎的脑中一个又一个的闪过,他也在仔细的回想着刚才每一张地图上的每一个细节,可越想,他越发现他的脑容量好像不够用了,这时,要是有纸笔就好了,他就可以画下来,慢慢的观察了。

想到这里,萧炎就无比的懊恼,自己的纳戒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纸笔,纸笔,对啊,没有纸笔可以用其他来替代啊。

说着,萧炎就“呲啦”一声,将衣服的下摆撕下来一大块,他伸手在周围摸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石块什么可以替代笔的东西。

摸着摸着,没曾想,还真让他给摸着了一个东西,在摸到这个东西的一瞬间,萧炎不是欣喜,而是快速防守,竖起耳朵聆听着周围的一切声音。

前两次的经验告诉他,这周围的一切东西都可能藏有机关,往往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却恰好能要了你的命。

经过几次的试探,萧炎才确定那东西没有危险,并且摸起来,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纸和笔。

于是,他拿起纸笔就将脑中的东西画了下来,画的时候,他格外的用力,在纸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印记,因为没有光的原因,所以他只能靠触觉来感知一切,但是如果他此时肯尝试一下,就会发现,仙火在现在是可以用的!

这就和那个大鱼和小鱼的故事一样,一个人把一条大鱼和一条小鱼关进一个鱼缸中,在这两条鱼中间,放了一块透明的玻璃。

刚开始,那条大鱼为了吃了小鱼,天天往玻璃上撞,撞的它遍体鳞伤,后来大鱼就学乖了,知道吃不到,就没有再去撞玻璃,更没再去吃小鱼,于是大鱼和小鱼各自在自己的领域里游走。

有一天,那人把玻璃去掉了,几天后,大鱼依旧没去吃小鱼,各自还在自己的那片地方中游走,甚至小鱼在一旁挑衅,大鱼都不为所动。

所以说,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会把你的本性都扼杀掉,现在的萧炎就是这样,因为前两次的阴影和经验,导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再去试试,试试现在的仙火是否能用。

就在这样摸黑的情况下,萧炎凭借出色的感知力,还是将地图给全部画了下来,可是这破解,又成了新的问题,每张地图都像鬼画符一样,这可如何去破解。

方法一个一个的浮现在萧炎的脑中,又一个个的被否决掉,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图画,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仅仅是地图,那为什么又要分为这么多份?一大份不是更好?难道这里的地方还分板块?需要判断出自己处于哪一个区域?还是说这些都是假的,只有一个是真的,其余都是为了混淆视听?

各种假设,各种解法,把萧炎弄得是毫无头绪,只能一个又一个的试,可结果都是乱七八糟,还得重来。

萧炎静下心来,在头脑中将一个个的地图又重新捋了一遍,忽然,他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原来这些东西并非地图,而是一个谜宫!”

萧炎高兴的自言自语,这段时间,他干的最多的事情,估计就是像这样的自言自语了,不过每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就是不知这次结果会怎么样。

“将第一张图和第二张图重叠起来,嗯,确实像一个迷宫,从出口处往回倒着走,这条路不通。”

“这条路也不通。”

“这条路还得不通。”

……

无数次的试验之后,萧炎终于得到了一条能走出这个迷宫的路。

“太好了!看来就是这种方法!我得继续下去!”

“第三张图和第四张图重叠。”

“第五张和第六张。”

……

“哇!终于都走通了!”在萧炎高兴之余,新的问题又来了,“又该如何判断自己现在在哪个地图里面呢?”

萧炎把一幅幅的地图通道都另外又画了出来,一幅一幅的慢慢的摸去,“不对啊,我怎么感觉到这好像是一个字?”

“这好像是一个事情的‘事’啊?我再看看其他的。”

“这还是一个世,不过是世界的‘世’。”

“这是‘无’字。”

“这是‘上’。”

“难。”

“事世无上难?”萧炎连起来念了一遍,“这是啥意思?是说这件事无比的难吗?这不是废话嘛,这还用你说?”

“事世无上难?”

“事世难无上?”

“无上事世难?”

“世无上难事?”

“世上……无难事!对,就是这个!世上无难事!世上无难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不是一句古言吗?放在这里啥意思?”

“这不是地图吗?为什么会出来这一句话?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告诉我说这件事情,本来并不是很难?只是让我自己去琢磨?”

萧炎越想越生气,自己好不容易才看到了地图,并且把地图全部都破解掉,结果就得到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这算什么?耍人吗?

萧炎气的把手中的纸和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刚想破口大骂,立马反应过来,赶紧趴到地上,仔细聆听周围的一切动静,将防御力提到最高。

过了好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萧炎这才放松了下来,吓死他啦,生怕自己无意中又触动了什么机关,而让自己再次死于非命,前两次就都是这么死的不明不白的,这次一定得小心,因为在这里,任何一个小细节都可能决定最后的结果。

有了这么一件事做缓冲,萧炎对于那所谓的“地图”已经没有那么的生气了,他盘坐在地上,摸着手中的一张张画满地图的纸,嘴里不断嘀咕着。

“世上无难事,世上无难事,世上无难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吗?就是告诉我,凡事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成功?”

“那这和闯关有什么关系?这一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丝毫没有头绪,不行,我得重新捋一捋。”

这边,在萧炎理清思路的同时,那边,因为萧炎的昏迷,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还不醒?怎么还不醒啊?”

“该请的人,我们也请了,该吃的药,我们也给他吃了,可小凡为什么还不醒?”

“经脉已经调整过来了,脉象也算平稳,仙气也混厚,到底是哪里不对?”

萧炎的房中此时站满了人,以周通为首的火灶房弟子都站在萧炎床边,焦急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萧炎,这已经是第十五天了,萧炎却还未醒来,可把众人给急坏了。

这些天,有名的大夫都已经请过了,每个人都说只是惊吓过度,修养几天就好,可已经修养了半个月了,丝毫不见苏醒的迹象。

周通是日夜守在萧炎的床边,一刻都不舍得离开,有多少次,他看着憔悴的萧炎独立落泪,有多少次,他半夜被恶梦惊醒,又有多少次,他要把手指放到萧炎的鼻下,感受着那微弱的呼吸,他才能安心。

火灶房众人看着这样的周通,也都不禁感慨,以前只知道周通对小凡和对别人不一样,都还以为是因为小凡的病情,没想到他居然对小凡如此的上心,以前真是错看他了。

对于小凡的病,他们无能为力,他们能做的,只是替小凡照顾好他的肉身,以及对他无微不至的周通。

这些天,林可儿也过来看过萧炎,她之前一直以为萧炎是装的,只是为了耍她,气她的,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后来她也听说了一些申小凡的事情,知道他心脏是真的不好,受不起惊吓,不是故意气自己的,看见申小凡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可却无能为力。

这中间,宫主北寒空也来过一次,不过是背着所有人来的,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关注这个小子,因为他总觉得,这个申小凡身上有不同寻常的秘密,他需要趁着申小凡昏迷,再来仔细查看一番。

果然,这一查,还真让他给查出来点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