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老祖出关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北寒空发现萧炎的另一条腿的膝盖处,竟然也有过错位的痕迹!

并且,经过他的仔细观察,发现这些痕迹,还不是一次形成的!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个申小凡的腿之前经历过多次的骨折!

也就是说,那次的骨折,可能并不是因为林可儿造成的,而可能是之前的旧伤?

可是,他只是一个烧火的,是谁这么狠心,竟然这么对待他?一次又一次的将他腿打断,那人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还有,他不是身体虚弱,受不得惊吓吗?这么大的痛苦,他是如何忍住的?火灶房的人就没发现他的不对劲吗?还是都在包庇真正的元凶?真正的元凶又是谁呢?

北寒空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周扒皮周通,因为他对萧炎的态度太好了,好到让人觉得他是在赎罪,估计北寒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些伤,都是萧炎自己造成的。

北寒空这些日子,都派人紧紧盯着萧炎这里,尤其是周通的一举一动,他总觉得,二人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关系。

终于,在萧炎昏迷一个月之后,周通动了,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他避开了火灶房所有人,独自一人走去了后山。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出门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周通在后山兜兜转转了好几圈,之后才往后山深处走去,在一个山峰的面前停了下来,拿出了一个玉佩,然后贴了上去,这时跟着他的人这才发现,这里原来还有一个空间屏障。

在玉佩贴上去的同时,空间屏障就裂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他就走了进去,消失在了跟踪之人的视线里。

一天后,周通走了出来,又回到了萧炎的住处。

“你说什么?他进了后山深处?”

北寒空听着来人的报告,惊讶的站了起来,后山,那可是整个昆仑宫都视为禁地的存在,不是因为里面有什么危险,只是因为昆仑宫的老祖在那里闭关修炼,不想让外人打扰,平时若无生死存亡的大事,就算是他这个宫主都不允许随意去探望,而这个周通,只是一个管家而已,居然可以随意进出老祖修炼之地?

他以前只知道这个周通,趋炎附势,喜欢拍马屁,又极度的抠门,对下人要求苛刻,只是因为傍上了李明正,所以才有了这个大管家的职务,就连他那微弱的实力,都是拿丹药砸出来的,他一直看不起这类人,要不是看在李明正的面子上,早把他给撤职了,可今天却告诉他,这个他看不起的小人物居然和老祖有关联,并且关系匪浅?这让他如何能不心惊。

这让他联想到当初看申小凡资料的时候,里面有一句,说周通曾经因为申小凡和老祖吵过一架,当时他并没有太在意,现在想来,估计那时,周通就和老祖的关系不一般了,看来,这个周通不简单啊。

“你们继续盯着他,有什么异动立刻通知我!”

“是!”

又过了几天,萧炎依旧没有醒过来,而周通,却再次避开所有人,去往了后山,这次随着他一块出来的,还有那久未见人的昆仑老祖。

“你再说一遍?他又去了后山?还把老祖给带出来了?”

北寒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周通,竟然把老祖给请出来了?

“是的,我亲眼看到,我虽未见过老祖,但那人和老祖画像长的一摸一样。”

“走,去火灶房!”

老祖突然出关,并且,出关后的第一站并不是大殿,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的住处!

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很快在昆仑宫流传开来,人们都围聚在火灶房附近,想看看传说的老祖的风彩。

就在人们都汇集于萧炎这个小房子周围的同时,老祖,北寒空,几大长老,除了闭关修炼的,几乎所有能叫上名号的人都来了,挤在萧炎这么一个狭小的屋子里。

昆仑老祖站在萧炎的床边,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申小凡,要不是周通一直念叨,他真想让他自生自灭,不过既然已经来了,就尽一点义务吧。

在昆仑宫因为老祖的出现而陷入一片沸腾之际,萧炎那边,也渐渐有了眉目。

萧炎发现,他越表现的懦弱,就越容易死,相反,他越自信,反而活的越久,这可能就是那句“世上无难事”的真谛所在吧。

有了这个发现,萧炎便鼓足自信,大步超前走去,刚迈出第一步,周围忽然大亮,前方缓慢的开启了一扇门。

“恭喜你顺利通过自信心的考验!”

这一关,考验的就是一个人的自信心,它的机关难度,会随着你自信心的变强而变弱,前两次的通关,萧炎因为没有看到地图的原因,对自己极度缺乏自信,而导致最后了的失败,最后这一次,他的自信终于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而让他顺利的活了下来。

“小凡~快回来~回来~!”

就在萧炎兴奋之余,忽然一道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然后他感觉头越来越痛,越来越痛,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当萧炎睁开眼睛,青砖黛瓦,映入眼帘,刚想感慨一番活着真好,就看见一大帮的脑袋突然涌现在眼前。

“小凡,你没事吧?”

“小凡,你醒了!”

“小凡,你终于醒了!”

“小凡……小凡……小凡……”

一声又一声的亲切的呼唤,各种的关心与问候传入萧炎的耳中,在面前一张张陌生脸庞中,他勉强才能找出几个眼熟的。

“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受欢迎了?”萧炎心中小声嘀咕道,这边刚想起床,就感觉到有一个眼神在盯着自己。

他偏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宽大衣袍,手拿一根一人之高的权杖,一张看上去并不算老的脸上却张了长长的胡子,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很亲切,不过,最特别的就是他的那双眼睛,深邃而又专注,让人感觉一眼看不到底,在那双眼睛的注目下,好像一切东西都无所遁形。

更特别的是他的气质,尽管他将实力收敛,让人感受不到能量的波动,但是他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

萧炎也是如此,在看了一眼之后,就匆忙低下了头,那种在陌生人面前赤裸裸的感觉让他很是不爽,他不知这是何人,不过整个昆仑宫,能有如此气势的,应该也没几个。

看见萧炎苏醒,站在老祖身后的周通差点没冲过去,可被那熙熙攘攘的人群给硬生生的给挤的不得不停住脚步,只能远远的站在那里感受着他重生的喜悦。

见萧炎醒来,老祖随意瞥了一眼他,然后转身离去,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众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老祖不惜出关也要治好萧炎,但却在治好之后,无情的扭头就走了?

本来众人都是因为老祖的态度才屈尊来看望这个年轻人的,现在主角都走了,他们这些小虾米留下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在老祖走后,他们也各自找理由纷纷离开了,离开前那副嫌弃的模样,与之前的殷勤和关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真是世态炎凉啊。

等他们走了,火灶房的众人才陆续的进来,之前人多的,他们想进都进不来。

“什么人啊都是!谁求的你们来了?”

“就是,看那一幅幅的势利的嘴脸,真是让人作呕!最好以后再也不要来!”

听着那一句句的抱怨,萧炎心里一阵温暖,这才是真正的关心,不虚伪,不做作,哪怕只是一句话,也会让人温度一冬天。

“小凡,你终于醒了,感觉一下,有没有什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