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风波再起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手颤抖的接过陀舍递过来的东西,慢慢的打开,看见上面的字,萧炎差点没昏过去。

通缉令!

现通缉原炎盟盟主,萧炎,死活不论,如有可靠消息者,可以到炎盟的各个分堂去举报,一经证实,必有重赏!如有逮住萧炎本人,或者带回他尸体的,交到炎盟,均可享受炎盟的终身免费待遇。

终身免费啊!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就算是上仙,都无法抵御如此的诱惑,这个炎盟,为了抓捕萧炎,也是下了血本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经常不在炎盟,一应事物都是他说了算,他已经手握大权了,为什么还要反?难道盟主那个称号对他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那么的信任他,他为什么背叛我?为什么?

你告诉我为什么!!!”

萧炎紧紧拽着陀舍的衣服,不断的摇晃着,然后质问他。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陀舍看到萧炎已经有点崩溃的感觉,声音都不由得大了,再这么下去他们两个一定都会暴露的,不行他得想办法制止萧炎。

只见陀舍一把搂过萧炎,趁其不备,朝着其脖跟后就是一击,但一击过后,萧炎并没有直接晕过去,他瞪大眼睛看着陀舍,刚欲说话,陀舍就紧接着又补上了一个手刀。

萧炎这才软绵绵的倒下了,看着晕倒的萧炎,陀舍无奈的摇了摇头,抱起他直接将其放到了隐蔽的地方,而自己则蹲守在他身边,看护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萧炎才幽幽的醒了过来,他醒来之后,脑海中就浮现出了之前陀舍告诉他的那些消息,之前是有点太震惊了,没来的急好好分析,现在再回想一下那些消息,萧炎感觉出了其中不对劲儿的地方。

首先,如果聂磊要造反,那么他根本就不需要联合什么五毒教,他原本就是副盟主,萧炎不在整个炎盟几乎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如果他要自己当盟主,根本没有人可以拦得住他,他可以直接说是萧炎退位于他,而其他人,又无法找到萧炎去证实,再加上这些年来他在众人心中的威望,根本不会有人有任何的异意的,又何必舍近求远去联合什么五毒教?

其次,他最心爱的女人,就是在无极之地死于五毒教之手,他对五毒教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又怎会与其相联合呢?

再次,就是万家,据传出来的消息而言,聂磊并没有将万家的人所关押,那这就不对了,如果真的是聂磊造反,自己当盟主,那万家的人肯定第一个要反对,聂磊又是用什么说服了他们呢?

最后,就是萧炎相信聂磊的为人,如果他真的是那种贪图权利之人,当初直接把它交出去就是了,又何必冒着风险来帮他呢?

如果……如果聂磊真的造反了,那萧炎就只能承认是自己看人不清了。

经过萧炎种种的分析,他觉得此事大有蹊跷,于是他决定亲自赶回炎盟,一探究竟!

在赶回去之前,萧炎必须将这里的事情处理干净,他告诉火灶房的众兄弟姐妹,他要闭关几个月,叫他们没有事情不要打扰他,虽然火灶房的那些兄弟姐妹有一点疑惑,但也没有过多的去问。

然后,在临走之前,他觉得他有必要去跟后山的那个老人家说一声,省的那老人家见不着他着急。

这天,萧炎专门拎了一坛好酒,去往后山准备拜访那个老人家,看着这坛酒,萧炎心里还美滋滋的心想,让你尝尝什么叫好酒,你那儿哪儿是酒呀,难喝死了!

可刚走到后山,就感觉整个山体都在晃动,最后又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这后山平时都没有人呀,从哪里来的打斗声音?萧炎心中疑惑。

忽然他看到一道红光从南方不远处传来,那正是老人家洞府所在地。

不好!萧炎直接扔下酒坛,就往山洞那里冲去。

“你说说你,好好的闭关不行?出来理什么闲事儿!”

“这本就是我的事儿,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有本事能进来!”

只见那老人家站在地上,嘴角已经流出了一丝的鲜血,胸口也有一个明显的掌印,但依然仰着头看着空中的那个黑袍人。

“渍渍!”那黑袍人摇了摇头,“你老了,早该退位了,该把你这个位置让给有能力的人了?”

听后只见老人家“呵呵”一笑,“有能力?你是指李明正,还是指北寒空呢?更或者是其他什么人呢?”

李明正,北寒空?这不是昆仑宫的正副两大宫主吗?这个老人家居然敢直呼他们的名字!如果萧炎在这里一定会猜到这个老人家的真实身份。

“你不用管是谁,你只要知道,今天你要死了就够了!”

说完,就又和那个老人家打成了一片,但明显,那个老人家体力不支,再加上受了伤,此战并不占什么优势。

很快那老人家就被再次打倒在地,一口鲜血喷到了地上。

“哈哈!老家伙你的死期到了!”

就在那黑袍人准备再补上最后一掌的时候,萧炎找到了这里,“老人家!老人家!你在哪儿?你在吗?”

一阵急促的呼唤声,传进了他们两个人的耳朵里,“有人来了?这次算是便宜你了!”

说完那黑袍人朝着老人家的胸膛随便给了一掌,转身离去。

“咳咳!咳咳!”

这一掌就是老人家那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坚持着不要倒下,想在临死前,最后见萧炎一面。

“老人家!你怎么了?”

萧炎闻声过来,一过来,就看见老人家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他连忙过去扶起老人家。

“老人家,这是怎么回事儿?这是谁干的?”

说着,萧炎便将手掌贴向老人家的后背,一股浓厚的仙气,便灌输到老人家的身体里,这时萧炎才发现老人家的身体已经支离破碎,经脉全断。

“不用……不用……再废力气了……,我……我……不行了,小凡,你……听我说……”老人家有气无力的说道。

萧炎抱着老人家,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下来,“你说,你说,告诉我,是谁干的?我要替你报仇!”

“不要……报仇,你……你……不是他的对手,小凡……你听我说,”那老人家死死抓着萧炎的手,“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的父亲,山洞里……在上次藏酒的那个地方……有一个……纳戒,那里头是我毕生所存,我死后就都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好好……的活着,不要替我报仇,记住不要报仇……,好好活着……”话刚说完,那老人家就咽了气。

“老人家!老人家!”

“啊~!”

萧炎悲痛的大声喊着,但他却没有看见,在他的身后,有一个书童模样的人,看着这副场景随即转身离开,然后朝着天上放了一个烟花。

这一切,萧炎都不知情,他悲愤交加,伤心的搂着那老人家的尸体,大声哭着,他回想着这些日子以来他和老人家的点点滴滴,这个老人家就像是他的爷爷一样,让他感受到了温情,萧炎此刻正处于悲伤之中,全然不知一场围绕他的风波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