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天秘密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就在萧炎被绑的的三个半时辰的时候,大殿上突然传来了几声的钟响,萧炎知道,那钟是在昆仑山的最高端挂着的一个大笨钟,只有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才会敲响,意味着全员必须赶紧集合,萧炎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的面子可真大。

不一会儿,大殿上便聚满了人,萧炎也看见了无数熟悉的面孔,就连闭关的李明正都出来了,看来此事真的是不小,但是在大殿上正襟危坐的那个人又是谁呢?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宫主北寒空?

萧炎这是第一次看见昆仑宫的宫主,他的长相并不像李明正那样的普通,相反他长的很俊美,白皙的皮肤,精致的脸庞,看上去比女人都还要漂亮,一点都不像一个活了一百多岁的人,加上他那阴柔的气质,更将他整个人都给衬托了出来。

即使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照样可以吸引无数人的目光,但这些人没有一个敢像萧炎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所有敢拿这种目光看他的人,都已经死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长的像女人。

但萧炎这么看着他,并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他觉得这个人十分的熟悉,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半晌过后,萧炎摇了摇头,如此长相俊美的人,应该只要他见过一面,就再也忘不了的,看来之前应该是没见过的。

宫主北寒空坐在正中间,右边靠下的位置就坐的是副宫主李明正,再往下坐的就是各位长老与宗亲,在旁边站着的全是各个弟子,除去在战场上还尚未回来的人,剩下的全来了,但不知为何却没有看见周通的影子。

“今天,召诸位前来,为的就是审理这个案子,为老祖报仇,但为了展示此事件的公平与公正,所以今天来公开审理此人。”

北寒空作为此次的主审人,率先对萧炎进行了提问。

“申小凡,你可知罪?”

“弟子不知。”萧炎淡淡地回答道,想让他如此轻易的就认罪,门儿都没有。

“你设计杀害老祖,我们都是亲眼所见,此事还能有假?今日之事,你速速道来,还能免去皮肉之苦,你若死活不招,可不要怪我们不知体谅你的身体了。”

萧炎听后心里一阵大笑,体谅我的身体?想严刑逼供早说!真是的!

“你们说我设计伤害老祖,但是你们觉得,凭我的实力,能伤害的了老祖吗?老祖是何等威风之人,实力又是何等的强,就别说我了,就说是宫主你,又能伤害的了老祖吗?”

萧炎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矣让全场的人都听见,萧炎说的不无道理,老祖,那可是准仙尊级别的人物,哪是他们一个普通的弟子说杀就杀的?

“哼!你别强词夺理,你借助老祖对你的疼爱,趁老祖不注意,将其杀害,也不是没有可能,况且我们都看见老祖死之前,并且只有你一个人在他旁边,那不是你杀害的,又是谁!

再说,老祖对你的疼爱,我们都有目共睹,上次你昏迷,老祖我不惜破例出关,也要来救你的性命,就凭这一点,你足以让老祖掉以轻心,然后你好下手!”

哈哈哈哈~!

萧炎听了大声笑了起来,那笑声充满了凄惨与无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没有杀害老祖,不管你们信与不信,我就是没有杀!当我到那里之时,老祖已经被人杀害了!”

说完,萧炎话锋一转,眼神直指北寒空,“倒是你!在老祖去世之后,不加以调查,只是一味的要认我的罪,并且一直想至我于死地!我倒想问问,你居心何在?”

萧炎的言辞犀利,北寒空倒是第一次领教到,不是说他心脏不好,不能受惊吓么?为什么事到如今,如此大的阵仗,他非但没有受到惊吓,也没有怯场,反而还能这么的咄咄逼人,难道之前他都是装的?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其他的隐情?

“申小凡!你不要血口喷人!现在是在审理你,不是在审我!你要认清楚这一点,不要把其他人随便的往上扯!我们念你身子虚弱,没有给你动刑,也没有给你施压,你不要在这里得寸进尺!”

听了北寒空的话,萧炎心里更加的郁闷,看这情景,今天的这一切就是一场惊天大阴谋,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老祖的死而牵连到了他,还是因为他而牵连到了老祖?这个申小凡之前到底是得罪了谁?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治他于死地?是为灭口?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快点把你杀害老祖的详细过程招认出来!”

“我没杀害老祖,我招认什么?”

“你……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来人给我上刑!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你的嘴硬!”

“哈哈!堂堂一个昆仑宫,居然还要玩严刑逼供这一套,你们有意思吗?你们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能为老祖报仇血恨,一切手段,在所不惜!上刑!”

萧炎虽然不知他们要上什么样的刑法,但看北寒空这意思,应该不会是什么小的,估计他们想的是能把他吓死的最好,最后在安上一个什么畏罪自杀的罪名。

就在萧炎等待着刑法到来的时候,一个人缓缓来到了大殿之上,他看了一眼在旁边绑着的萧炎,然后朝着北寒空一行礼。

“参见宫主!”

看见来人是周通,北寒空眼里闪过一抹杀意,他怎么来?北寒空缓缓的抬起手。

“周总管来了快请坐!和我们一起审理这个杀害老祖的罪犯!”

周通听后,不但没有入坐,连礼都没有收回。

“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老祖一案,申小凡,他不可能是杀害老祖的凶手,不说他的实力与身体能不能做到,就说他和老祖的关系就绝对不可能!”

“他和老祖的关系?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众所周知,老祖曾经有过一个孩子,但因为小儿叛逆,被逐出了师门。”

“你是说……,不可能!”北寒空忽然想到了什么,不断的摇头,“那孩子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了!还是我们亲眼看着他死的!怎么可能还活着!况且,就算活着,也决不可能是他!”

“没错,那个孩子确实不是他,并且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周通回想起以前的往事,禁不住的落泪,忍痛继续说道,“但那个孩子在此之前有过一个妻子,只是那个妻子的身份不太光明,所以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说,我也是在他的遗书中才知道的,那份遗书我今天也带来了。”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和他申小凡又有什么关系?”北寒空越听越紧张,他怕自己的所有计划,将会毁于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当中。

“你还不明白么?那个妻子当时怀了孕,而那个孩子正是他!

申小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