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提审萧炎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在周通说完这一系列的话语之后,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甚至连窃窃私语的都没有,所有的人都是同一个表情,瞪大眼睛,嘴巴微张,脸上尽显惊讶之色。

场上的人都在默默消化着刚才所听到的一切令人震惊的消息,这一番消息,要不是从周通的嘴里说出,大家也不会太过相信,况且周通说的如此详细,和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感情,都让大家对此事深信不疑。

虽然申小凡是不是杀害老祖的真凶还未可知,但是他是老祖孙子的这个身份已经差不多被大家所接受了,既然申小凡是老祖的亲孙子,那么,他杀害老祖的可能性就又降低了很多。

此时的萧炎也是被这一系列的消息给雷的是外焦里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申小凡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他之前虽然从周通对他的态度上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但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申小凡居然会是老祖的亲孙子!

现在回想一下与那位老人家,不,应该是与老祖所相处的那段日子里,老祖对他那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眼神中时不时流露出的那份愧疚之情,当时他还感觉奇怪,但并未多想,现在想来,应该那时老祖就已经认出了小凡的身份,或者说,小凡与老祖的相遇根本就不是什么偶然。

再联想到老祖临死前说的话,萧炎心中已经了然,看来老祖早就识出了小凡的身份,但又没有挑明,或许是想弥补一下这么多年来对小凡的不闻不问,又或者是想让他自己的心中好受一点,无论是什么原因,那段时候他对小凡的好不会作假。

想到这里,再看看依旧跪在地上替他求情的周通,萧炎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罪恶感,这个把小凡当做亲生儿子一般的周通,要是得知他这个小凡是假的,并且真正的小凡也算是死于他手,那周通会不会气的直接过来把他大卸八块啊?

周通的这番话同样也让坐在大殿之上的北寒空很是为难,这整个计划虽然并不是他设计的,也不是他执行的,但他有他的任务,被周通这么一打乱,他的任务可怎么去完成啊?

“申小凡!!”

就在这个近乎于僵局的时刻,一个尖锐中带着愤怒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只见一个红影在人们的视线中快速闪过,朝着大殿外广场中央绑着的萧炎迅速掠去。

“可儿!不要!“

萧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只感觉到一股劲风夹杂着强大的能量扑面而来,可是他浑身被绑,动弹不得,只能下意识的侧头,尽可能的保护住他的脸。

啪!

一道破空声响彻在这个安静的大殿上,随后就只听见“啊!”的一声惨叫,再看大殿中央的座椅上,哪里还有宫主北寒空的影子。

在大殿外广场的半空中,一个身穿华丽袍服的人抱着一个红衣女子停留在半空中,脚踏虚空,此乃上仙才能做到的啊!

这人除了昆仑宫宫主北寒空以外,还能有谁?只是萧炎看着这个停留在半空中的背影,怎么感觉有点眼熟呢?

再看他怀中那个红衣女子,能在昆仑宫如此胆大妄为的,除了那个还在关禁闭的林可儿,还能有谁?

“谁叫你出来的?”北寒空表情严肃的斥责道,虽然表面上是在责骂林可儿,可谁都能看出来北寒空那眼神中的宠溺。

“他杀死了师父!我要为师父报仇!”林可儿满腔怒火的说道。

“胡闹!给我下去站好了,别再给我添乱!”

“我……!”在北寒空凌厉的眼神下,林可儿只好无奈的退了下去,顺便狠狠的瞪了那绑在柱子上毫发无伤的萧炎一眼。

萧炎感受到那眼神之后,感到十分无辜,是你自己要撞上来的,关他什么事,不过有件事倒是萧炎所没有想到的,那就是除了这玄铁链之外,北寒空竟然还在外围设置了防护罩!看来他们是铁了心的不想让他逃脱此劫了。

经过林可儿这么一闹,现场的气氛倒是缓和了很多,大家都纷纷从周通所带来的震撼中所反应了过来,此时再看萧炎,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愤恨,更多的是对此事的怀疑。

“周扒皮说的没错啊,就算老祖对他不设防,他也不可能将老祖杀死啊!”

“真没想到,这个申小凡居然是老祖的亲孙子!不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他身份尊贵,杀人也得偿命,更何况他杀的还是他的祖父!”

“这么看,这个申小凡还真是不太可能杀死老祖啊,就他那小身板,上次被林可儿一吓,就昏迷了那么多天,怎么可能去杀人呢?”

……

就在大家众说纷纭的时候,宫主北寒空开口了,“大家都安静!”

然后他看着依旧跪地不起的周通挑眉问道:“按你所说,这个申小凡因为是老祖的亲孙子,所以就可以洗清身上的嫌疑了?

况且,我们也没有说老祖就一定是申小凡所杀,我们之所以将他绑在这里,只是因为他是此事唯一的目击者,我们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仅此而已。

倒是你!”

说到这里,北寒空话语一顿,继续说道:“这么着急着出来为申小凡辩解,甚至不惜暴露隐藏多年的秘密,这其中的缘由,恐怕不仅仅是想为申小凡讨回公道,这么简单的吧?”

北寒空这话就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跪在底下的周通,顺便也将之前人们心中的疑问给解开了大半。

“我就说嘛,就凭申小凡这个榆木脑袋怎么可能杀得了老祖呢,原来是有帮凶啊!”

“这下事情就可以解释的通了,周扒皮借助老祖对申小凡的不设防,利用申小凡间接杀害了老祖,将事情的嫌疑都转接到了申小凡身上,而他自己再出来装模作样的为申小凡辩解一下,做个老好人,从而让申小凡内疚,不把他给供出来,好深的心机啊,要不是宫主一言点破,咱们可都要被他骗了!”

“我说他平时怎么对别人都那么的抠,唯独对这个申小凡,却格外的大方与关照,原来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啊,想利用申小凡来接近老祖,从而达到他那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么说来,这个申小凡也挺惨的,从小父母就惨死,一个人流落异乡,好不容易被带回来吧,祖父还不认他,唯一一个看上去对他最好的,还是想利用他,唉!”

……

现场舆论的一边倒倒是让北寒空始料未及,他刚开始只是想把周通给拖下水,这下一来,周通是下来了,可申小凡却从主谋一下子变成了帮凶,还赢得了大家一致的同情,这让他的计划还怎么运行下去啊。

就在北寒空不知所措之际,林可儿再次站了出来。

她本来就不喜欢这个申小凡,再加上因为申小凡的事情,她被罚去抄经,成为了所有人口中的笑柄,这让她很是气愤,这件事情一出,她就立马联想到了之前她一直耿耿于怀的“鬼火”事件,又想到了那个隐藏在暗处可能是奸细的“上仙”,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奸细”一定就是申小凡!

她才不相信周通所说的申小凡是老祖孙子的话语,她作为老祖的亲传弟子这么久的时间,从未听老祖说过此类事情,这件事一定是他们联合起来编的,反正现在老祖已死,死无对证,事情还不是凭他们一张嘴说啊,所以她对于此事是根本不信,并且这让她更加坚信了申小凡是奸细的念头!

“大家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他根本不是老祖的孙子,而是从外面混进来的一个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