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猫鼠大战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说完,周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萧炎看着周通的背影,还想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现在还有闲心替别人伤心啊,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处境!”

幽莫幸灾乐祸的说道,他之前一直以为萧炎是古帝城的人,所以对他敬畏有加,可是没想到古帝城的人走了,却把他留了下来,这下子,幽莫就明白了,对萧炎的态度,也由最初的恭敬改为了现在的不屑,一个被抛弃的棋子,要不死,要不再次被人利用,而这两者之间,有人替他选择了后者。

“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萧炎见身份已然被暴露,便趁众人不注意,快速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可这一幕还是让幽莫看见了,“好精妙的伪装术!”

见萧炎露出了本来面目,原本那些半信半疑的人也都彻底相信了萧炎的伪装身份,这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林可儿了,因为这样,她就能顺理成章的对付这个曾经让她出丑之人了。

“萧炎,你拿命来!”

林可儿说着,一鞭子就朝萧炎所在的地方抽去,这下她可没有再度留手,招招都下了死手,誓要把萧炎毙于她的鞭下不可。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响,已经移开的萧炎再看他刚才所站之地,已经多了一道深深的印记,这火云鞭的威力果然不俗。

看见这火云鞭,萧炎就想起了当初那冰凌雪手中的追魂夺命鞭,当初就是那个鞭子要了朱雀师姐的性命,听说后来冰凌雪死于了一个神秘人之手,好像死的还挺惨,若非如此,萧炎非要亲自去杀了她不可,现在想想,这个闯五毒教杀冰凌雪的那个神秘杀手,应该就是他的大师兄,青龙。

看见一鞭再次落空,林可儿又来几鞭,在实力方面,她和萧炎不相上下,甚至还比萧炎强上一点,所以她一点都不畏惧这个传说中的杀人狂魔,但是她忘了,萧炎这一身的实力,都是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出来的,实战经验绝非是像她这样温室的花朵可以与之相比的。

十几鞭过后,林可儿连萧炎的衣服都没有挨着,气急败坏的林可儿终于动用了阴招。

在这个鞭子的尾部,藏有一个机关,一旦开启,就会从鞭子里面射出一枚极细的绣花针,速度极快,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并且那针上涂有剧毒,见血封喉,根本来不及救治,这是宫主北寒空专门留给林可儿的杀手锏,是让她在关键时刻保命用的,可现在她什么都顾不得了,一心只想杀了萧炎。

啪!

又是一鞭甩去,在这一鞭甩出去的同时,林可儿开启了藏在手柄处的一个不为人知按钮。

咻!

一根细如发丝的绣花针在林可儿按下按钮的一瞬间就射了出去,这一幕被北寒空给看了个正着,没有谁会比他更了解那火云鞭里面的暗器,看见那绣花针出去的一瞬间,北寒空想出手阻止来,但又看见幽莫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是忍住了。

萧炎在躲开这一鞭的时候,心脏忽然一阵急速抽动,然后他就听见一声极为细小的破空声,常年的争战让他比常人面对危险的反应都要快上几分,也就是这快的这几分,不知道多少次救了他的命,这次也不例外。

萧炎一个侧身,那绣花针就和他擦肩而过,一下子射入了在一旁观战的一位弟子身上,只见那名弟子,连抽搐的时间都没有,就倒到了地下,随即从嘴里流出了暗黑色的血。

看见这一幕的萧炎不禁感慨,幸亏他反应快,要不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了,“好狠毒的暗器!”

萧炎最恨这种阴毒的手段,本来他还不想动林可儿的,这一下,彻底惹怒了萧炎。

萧炎眼神阴森的看着一旁有点恐慌的林可儿,一步步的朝着她走去。

林可儿还从没见过有谁的眼神可以如此恐怖的,她不由的抓紧手中的火云鞭,向后退去。

“你……你要干嘛!这里……可是昆仑宫!你要敢动我,宫……宫主……饶不了你的!”

“呵呵!”萧炎冷笑一声,“我就是不动你,你们昆仑宫也饶不了我的。”

说着,萧炎一把从林可儿手中夺过火云鞭,“你不是喜欢打人吗?我今天就让你也尝尝被鞭子打的滋味!”

话语刚落,萧炎一挥手,一鞭子就朝林可儿身上抽去。

见此情景,北寒空立刻发话:“萧炎,快住手!”

啪!

但已经晚了,火云鞭狠狠的抽到了林可儿的身上,一道伤口迅速出现在了她那娇嫩的皮肤上,鲜红的血液渗出,将那火红的衣物染的更加绚丽。

林可儿从小就是大家手中的宝,除了上次的罚跪,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等苦,身上火辣辣的疼,她一下就哭了起来。

“呜……呜……!”

萧炎此时可没什么怜香惜玉之心,他一看见鞭子就满脑子都是朱雀之死,眼前的林可儿仿佛已经不是林可儿了,而是那个杀害了朱雀师姐的冰凌雪,他举起手中的鞭子,准备下次挥下。

“萧炎,休得猖狂!”

看见这一幕,李明正再也坐不住了,脚一蹬地,就快速朝萧炎飞来。

“萧炎!上次好心放你一马,你居然还敢来!这次定要让你丧命于此!”说着,一掌就朝萧炎的天灵盖击去。

萧炎见来者不善,双翅一振,升于半空,迎面一掌就怼了回去,出招的同时,嘴上也没闲着。

“要不是你速度太慢,追不上我,我能逃走吗?还好心放我一马,你说这话也不嫌丢人啊!”

“你!”李明正听了这话,火冒三丈,手下的动作更加迅速了。

萧炎一边和他近身肉搏着,嘴上还一边嘲笑着他:“快点!快点!再快点!你太慢了!你就这点实力啊,还是副宫主呢,我看你们就等着皇甫家打上门来吧!”

李明正听着这话,火气更大了,想他平时无论到哪里也都是受人尊敬的,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被萧炎这么一将,他的心就乱了,心乱了,手下的动作自然也就乱了。

这才让萧炎找到机会,在李明正的身上留下了几个掌印,疼痛所带来的刺激让李明正立马清醒了过来,他好歹也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刚才只是被萧炎一激,暂时乱了方寸而已。

清醒过来的李明正可是极难对付,他本身实力就比萧炎高出太多,而且作战经验丰富,萧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萧炎才兵走险招,想用激将法让李明正自乱阵脚,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并且立刻朝萧炎开始了反攻,要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徒劳。

很快,萧炎就落了下风,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李明正现在并未使出全力,可是萧炎却已经有点捉襟见肘了,就像那猫捉老鼠一样,猫不会一下子把老鼠给吃掉,而是把老鼠逼到一个角落里,先戏耍一番,等玩够了,再将老鼠一口吞下。

现在的萧炎就好像是那只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老鼠,为了生存而左右奔走,想尽一切办法,只为多活一刻;而李明正则像是那只戏耍老鼠的猫,把萧炎已经当成了他的囊中之物,看着他那恐惧的眼神和惊慌的表情,那种成就感,不言而喻,而其他人,很乐于在一旁看这场猫鼠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