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重回昆仑宫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一出锻魂堂,就准备前往炎盟,可转念一想,炎盟远在江南,离此地十万八千里,这次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甚至于能不能回来都不一定呢,临走前,他想再去一趟昆仑宫。

不为别的,他只是想去看一看周通,那个他唯一感觉愧疚的人。

他隐藏身形,悄悄的来到了火灶房,申小凡原来居住的房间,他猜测周通应该会在这里,果不其然,萧炎在这个房间里面感应到了周通那熟悉的气息。

萧炎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侧身进去,环顾一周,只见这房中的摆设一点都没有改变,只是在他原来躺过的床边上,坐着一个人。

看见这个人,萧炎不由的一愣,他能感觉出来这人正是周通,但是看他的背影,却和以前大相径庭。

现在的他,就像一个迟暮老人一般,一点都没有当初的做总管之时的意气风发,就连那一头的青丝也变成了白发,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不知道多久没有换洗过了,短短的半年时间,周通就仿佛从中年一下子步入了老年。

萧炎慢慢的走过去,周通听见脚步声才抬起头来,这一抬头,萧炎差点没哭出来,两个眼眶瞬间湿润了。

只见在那凌乱的白发之下,一张苍老的脸映入萧炎的眼帘,更可怕的是他的眼睛,两个眼球凸出,眼眶猩红,两道红色的血泪从眼角一直延伸到两颊。

他好像感应到了萧炎的到来,只是抬头对萧炎说了一个字。

“滚!”

听见这个字,萧炎的心更疼了,他知道,周通是真把申小凡当做亲生儿子来扶养了,而那段时间他对萧炎的关心也都不掺半点水分,包括最后萧炎被绑在大殿外,人人都在怀疑他时,周通依旧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他,尽管那时的萧炎已经漏洞百出,就是因为这些,萧炎对他才会产生深深的愧疚之情,要不是他的出现,他们现在还是“父”慈“子”孝的。

想到此,萧炎一下子上前抓住周通的手,双膝“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周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没想过要害死小凡,虽然小凡的死我逃脱不了干系,但我真是没想过要害死他,我当时只是想把他给关起来,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一下子被我给吓死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要骗你的!”

萧炎说了一堆,可周通一点反应都没有给他,萧炎跪了一会儿,默默的从纳戒中取出了一个白玉罐子。

“不管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我是真心把你当叔叔的,只要你愿意,炎盟的大门永远向你打开。

虽然小凡不是我杀死的,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件事我付全部的责任,你要是想替小凡报仇我也无话可说,这是小凡的骨灰,现在……”

“小凡?小凡!”

萧炎还没说完,周通就立马转过身来,伸出双手,在面前一顿乱摸,看着这个举动,萧炎愣住了,伸出一只手在周通的眼前晃了晃。

“你的眼睛……”

周通没有理会萧炎的话语,只是嘴里一直叫着“小凡”,萧炎主动将那装着申小凡骨灰的白玉罐子递到周通的面前,此刻的萧炎无比的庆幸当初没来得及将这骨灰处理掉。

周通一碰到白玉罐子,就立马双手将其抱住,手在其上面全方位的抚摸着,嘴里不停的嘟囔道。

“小凡……小凡……小凡……回家了……小凡……”

看见这一幕,萧炎的泪不由的滴落了下来,这一刻,是属于他们两的重逢时刻,他这个外人,还是不在这里的好。

萧炎悄悄的退了出去,将这片空间,留给了他们二人。

出去之后,萧炎又去了后山,临走前,他想再去祭奠一下那位把他当亲孙子的昆仑老祖。

来到了老祖之前居住过的山洞,萧炎朝着老祖睡过的床榻磕了两个头,正要离去,他忽然想起老祖临终前跟他说过的话。

他走到一个角落里,蹲下,用手在地上快速刨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在地下挖出了一个盒子。

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金色的纳戒,萧炎用分出一缕精神力进入其中,然后一道金光闪过,只见在半空中出现了一个虚幻的人影,再看这人影,除了那昆仑老祖还有谁。

“如果你看到了这段影像,那就说明我已经不在了,你不用为我感到悲伤,更不要去为我报仇。

我不是一个好的父亲,更不是一个好的祖父,因为你父亲的原因,我一直不愿意与你相认,甚至之前连面都没见过一次。

直到那次周通来求我,说你病危,我才肯出去救你,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你长的和你父亲简直是一模一样,你当时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好像你父亲死的时候一样,我不忍心,才将你救了过来。

可是在救治你的过程中,我发现你身体并不像周通之前说的那样脆弱,正相反,你的身体底子比一般人都要好的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是为了自保,也许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但那些都不重要,只要你健康就好。

后来,我在后山无意中再次见到了你,我一直在默默的观察你,你的一举一动都让我十分的震惊。

我本来没想与你相认的,但是我后来发现了一些东西,我怕我最终难逃一死,我不想带着遗憾进棺材,于是我隐瞒身份,与你相见,那段日子,是我过的最开心的日子。

我没什么可以留给你的,这里面是我的一些储存和修炼心得,希望对你以后的修炼能有所帮助。

最后,我只想对你说一声,孩子,对不起!”

话说完之后,那影像就消失了,这时萧炎才知道原来老祖早就看出了他的身体有问题,只是没有戳穿他而已。

并且这段话中,萧炎听见了老祖说他发现了一些东西,就是因为这,老祖最后才死的,可是,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竟然重要到让那个幕后凶手不惜杀死老祖来灭口?

不过既然这个东西如此的重要,那以他现在的实力肯定还无法接触到,就连老祖都因此而丧命,更何况是他呢?

暂且抛开这个念头,萧炎看了一下纳戒中的物品,不禁感叹道,老祖就是老祖,这收藏之丰富,可真是让他大开眼界,不过这里面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个椭圆形的令牌,令牌上面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而在这令牌的背面,则雕刻着昆仑宫的全貌图。

没错,这块令牌这是萧炎一心想要得到的老祖印记!

有了它,萧炎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那可以破解九幽玄煞的镇魔刀了!

事不宜迟,萧炎立刻赶往了功勋楼,就在他准备盗取镇魔刀之际,功勋楼的大门,再一次打开了。

萧炎赶紧躲到了上次的藏身之处,静静的观察着底下的一举一动。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出现在了萧炎的眼中,看背影,应该还是上次那个人。

他还和上次一样,在墙上的几个位置敲了几个,不过萧炎注意到,这次所敲打的位置和上次的竟然不一样,没等萧炎多想,就听见底下传来对话声。

“尊者,如今老祖已死,那个申小凡的真实身份也暴露了,他就是那个炎盟的萧炎,本来我们已经控制住他了,可是最后却有一个神秘人将他给救走了。”

“此事我已知晓,你做的很好,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那我们之前的计划……”

“上面传来命令,计划有变,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管等待命令便可,这段时间没重大的事别来找我,我有事要忙。”

“遵命,尊者。”

说完,那黑袍人就退了出去,在开门的一瞬间,一阵风吹来,将那黑袍人头上的斗篷给吹落了,尽管他快速又带了上去,可萧炎还是看见了他的真面目。

这个黑袍人,赫然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