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童筝的爹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尽管童筝事先做足了准备,但还是低估了这股反噬之力的强悍,在力量进入她身体的一瞬间,她感到胸口如被重物狠狠击打过一般,胸腔内气血翻涌,一股血腥之味直冲口中,她咬紧牙关,将这口血水硬咽了下去,不过就算如此,嘴角还是有丝丝鲜血渗出。

嘀吧!

一滴鲜血从童筝的嘴角滴落到了地上,溅起了无数的小血珠。

不知过了多久,童筝忽然收手,然后软绵绵的和萧炎一块倒在了床上。

……

“小姐!小姐!”

“小姐!快醒醒!”

“快醒醒!”

正在昏睡中的童筝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呼唤她,她睁开眼睛,一张略显苍老的脸庞立刻映入了她的眼帘。

条件反射下,童筝立马翻身起床,全身戒备,可当看清楚来人之时,童筝全身便软了下来。

“明叔啊~,你吓死我了!让我再睡会,不要吵我!”说完,童筝就又躺回了床上,顺势用手将嘴角残留的血迹处理掉。

“小姐,你不能再睡了,你私自出逃的事不知怎么,被主上知道了,听说主上十分生气,说要亲自来逮你回去!”

“什么?我爹要来?”童筝的音量立马提高了几个声调,吓得她立马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那快走!快走!千万不能让他逮住!”说着,童筝立马下床,拿上东西就准备走。

临走前,她忽然想起了萧炎,“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走了,小炎炎仇家那么多,万一我走了,他出点啥事怎么办?再说,他被我用特殊手法点了穴,时辰不到,他是绝对不会醒的,不行,我得去把穴道给他解开!”

“小姐,时间不多了!”

明叔见童筝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着急的提醒道,这个小姐,是他看着她从小长到大的,可以说就像是自己的亲孙女一样,再加上她聪明伶俐,讨人喜欢,所以他对小姐是格外的宠爱,不希望她受半点的委屈。

小姐从小只要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直到遇到这个名叫萧炎的人,小姐为了他,周旋于主上和他之间,为了保护他,小姐煞费苦心,受了多少的委屈,可是他呢?心里却只想着那个古帝城的妖女,一点都不把小姐放心上,要不是小姐喜欢,他早就把这个萧炎碎尸万段了。

“知道了,我去去就来,不会耽误太久!”童筝应答一声,立马跑回萧炎所在的房间。

可房门一推开,只见床上空无一人!

“小炎炎!”

童筝慌了,在整个房间里不断的寻找,一遍找,一遍大声叫喊着:“小炎炎!小炎炎!”

“小炎炎!”

童筝的心从来没有如此惊慌过,她现在无比的懊悔,她明明知道炎盟的人正在通缉萧炎,她还留他一个人在房间,要是萧炎被炎盟的人给抓走了,那就完了!

“明叔!明叔!”童筝忽然想起在屋外等候的明叔,一边往屋外走,一边着急的呼唤着。

走到房门口,只见明叔呆呆的站在那里,嘴巴微张,面露惊恐之色,双手还停留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见此情景,童筝立马警觉了起来,眼睛在周围不断的巡视着,忽然瞟见明叔那向上看的眼睛,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怎么不跑了?”

一声带着怒气的混厚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童筝听见这个声音,身体一颤,心中暗道:怎么来的这么快!

童筝头都没敢抬,向前磨磨蹭蹭的挪了一小步,小声的说道:“爹!”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爹啊!一次次的被着我往外跑,你不知道现在他们都在找你啊!你还跑!”

听着头顶上方穿来的咆哮声,看着不远的前方从上头时不时飘下来的星星口水,童筝就十分庆幸她没有离得太近,她这个爹,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并且说话老爱喷口水,所以每次只要她爹一生气,她肯定躲得远远的,不过她这爹对她还是很好的,犯了错只要认错,从来都不会重罚的。

“爹!女儿知道错了!”

“跟我回家!”

“哦。”童筝刚要答应,忽然想起萧炎,“那个……爹,你……”

“你是想让我把他给掐死呢吧?”

“啊?”

童筝一时没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在半空中停留的爹,只见她爹手里还掂了一个人,这人,不正是刚才突然消失不见的萧炎吗?

看看她爹手里掂着的萧炎,童筝心里一阵怒气,“爹!你把小炎炎怎么样了?快放开他!你怎么能这样啊?我跟你回去就是!”

她爹本来还不是很生气,可听了童筝这话,立马气不打一处来,我养了多少年的闺女回不回家,还得由你说了算啊!就好比自己辛苦养大的白菜被猪给拱了一样的难受。

“好!好!就是这个小子玷污了你的清白是吧?那我今天就问问他,要不他娶了你!要不他就死!”说着,他作势就要叫醒萧炎。

“爹!住手!”

童筝即使制止住了她爹的动作,她知道,萧炎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虽然她能感觉出来萧炎心中有她,但同时,她也知道,萧炎心中深爱的,肯定就是资料中说的那个古帝城的弟子,古子灵!

虽然她不是萧炎心中的挚爱,但她知道,只要她父亲逼问萧炎,萧炎一定会因为责任而答应娶她的,可那并非是他心中所愿,既然不是他所愿,那么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爹,那件事和他无关,你不用问他,就算他愿意娶我,我还不愿意就这么嫁给他呢!我想爹应该也不想让女儿嫁给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吧?我要等他功成名就,可以真正配的上女儿,可以保护的了女儿之时,再让他风风光光的娶女儿过门!”

听了童筝的话,现场陷入了一片的寂静当中,他看着手中拎着的萧炎,他之前不是没有调查过萧炎,但他调查萧炎,并非是为了童筝的事,当他得知她女儿喜欢的人竟然就是萧炎之时,他也很惊讶,只是惊讶之余,还有很大的担忧,这也是他一直以来都没找过萧炎的原因。

现在再来看面前的二人,他依旧对他二人的未来还是有无限的担忧,可是……,唉!

赌一把吧!

他一把将萧炎扔回床上,然后拽起童筝,就朝远处飞去。

“碍!小炎炎他……”

“他没事,我已经点开了他的睡穴,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醒来,不用担心!”

“我……好吧!”

最后,童筝只好妥协了,她看着越来越远的萧炎心中暗道:小炎炎,希望你不要怨我有一次的不辞而别。

“咳咳!咳咳!”在半空中,童筝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

“筝儿,你怎么了?”

……

另一边,萧炎幽幽的醒来,发现童筝已不在身边,床榻上早已没有了温度,萧炎无奈的摇摇头,看来她又一次不辞而别了,她总是有那么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