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取血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皇甫南的配合下,萧炎一席宽大黑袍,又特地变了身形与身高,这样,就算是被皇甫寒给逮住了,他们也只会以为是一般的小毛贼,不会把他和皇甫南扯上关系。

萧炎在夜色的掩护下,一路飞檐走壁,找到了皇甫寒的卧室,据皇甫南所说,皇甫寒一入夜,必然就会回到卧室里去休息,因为他睡觉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他的卧室是离后门最近的,并且卧室中有很多的珍奇异宝,名贵字画,萧炎可以装作是一般偷东西的小贼,然后再见机行事。

萧炎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身形,而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盗贼,他笨手笨脚的从一人多高的墙上面翻了下来,翻下来的时候还因为脚下不稳而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低声咒骂一声后,偷偷的来到了皇甫寒的房门口,在窗户上用手指戳了一个小洞,然后拿出了几根迷魂香,慢慢点燃,这种迷魂香只是最低级的迷药,对皇甫寒这种实力雄厚之人,其实是一点用也不管,但萧炎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因为他知道,在他翻墙下来之时,屋内的人就已经醒了。

萧炎装模作样的将那点燃后的迷魂香插进了皇甫寒的屋子里,等了一会儿,感觉差不多了,他拿出一枚丹药服下,黑巾遮面,蹑手蹑脚的打开门快速进去,进去之后还不忘把门给关紧了。

他进到屋子里面之后,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皇甫寒,小声得意的嘀咕道:“哼哼,什么皇甫家族长,也不过如此嘛!”

说完之后,萧炎就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见到值钱的东西就往怀里揣,拿的是不亦乐乎,而另一边,躺在床上装睡的皇甫寒早已睁开了眼睛,他原本以为是什么仇家找上门来行刺,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小毛贼,这个小毛贼的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敢跑到他们皇甫家来偷东西!

萧炎乱翻了一遍,只找了几个珠宝首饰,他不禁埋怨道:“不是说皇甫家也是个大家族吗?怎么这么穷啊?就这么点东西?”

听见萧炎的嘀咕声,皇甫寒不禁在心中冷笑,是你不识货吧,还说人家穷,他墙上挂着的字画随便一幅可都是价值连城的。

皇甫寒这边刚想到,那边就再次传来“毛贼”的声音,“这些字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品,管他呢!都拿走,拿到万花楼去卖,多少也能换点钱花吧!”

说着,就朝着墙上的字画准备下手,一边走着,心里一边想:看你还能装多久!

皇甫南可是跟他说过,这个皇甫寒不爱炼丹,不爱炼器,就爱这些古玩字画,尤其是他墙上挂着的这些,平时动都不让人动,生怕下人给他弄坏了,现在萧炎要打这些他心爱宝贝的主意,就不信他还能忍得住。

果然,之前萧炎怎么在屋内乱翻,皇甫寒都无动于衷,可一听说要对那些字画动手,他就躺不住了,倒不是怕那些字画真被偷走,而是怕这个“笨贼”笨手笨脚的把字画给弄坏了。

就在萧炎快接触到那些字画的时候,忽然膝盖一疼,“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诶呦喂!疼死我了!是谁?是谁在背后搞鬼?有本事给我出来!”

说完之后,蹲在地上揉着疼痛膝盖的萧炎就感觉背后一阵阴风吹过,然后就看见一双赤裸的脚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是在找我吗?”

萧炎抬起头,对着月光,看见面前这个只穿着一身白色亵衣的皇甫寒,吓得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手脚并用的向后退去。

“你……你……你不是……被迷……迷昏了吗?”

皇甫寒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毛贼”,不屑的说道:“就你那点小伎俩还想迷倒我?”

皇甫寒一步步的走近萧炎,戏虐般的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萧炎的后背已经顶住了墙,退无可退,看着面前的皇甫寒,萧炎紧张的点了点头,刚点两下,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连忙摇头,“不……不……知道……”

看见萧炎的表现,皇甫寒自然知道眼前这个人是知道自己的,“你知道对我说谎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萧炎一愣,惊慌之色尽显脸上,他忽然向前一步,抱住皇甫寒的大腿就嚎道:“皇甫大人,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只是被生活所迫,被逼无奈,才出来偷东西的,我这也是第一次,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再也不敢了!求求您了!”

皇甫寒听了冷笑一声,“哼,第一次?第一次偷东西就知道用迷烟?”

“小的也是听别人说的,都说用迷烟可以不被逮住,所以我才来试试,小的说的都是真话啊!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的吧!”

皇甫寒听他说的真切,并且见他那生疏的动作,就只是不是什么惯偷,要是惯偷来,打死他们也不敢直接跑的他的房间来偷东西,除非不想活了。

这大半夜的,皇甫寒也不想和一个小毛贼计较那么多,可他不想计较,不代表别人也不想计较。

萧炎千恩万谢的准备出门,结果刚开开门,就碰见了一个巡逻的人,萧炎知道,这人一定就是皇甫南特意安排的,而那人看见萧炎一身黑袍,鬼鬼祟祟的从皇甫寒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顿时遍一通敲锣,然后大声喊道。

“捉刺客啊!捉刺客!有刺客!”

这一通大喊,把全皇甫家的人都惊醒了,众人纷纷闻讯赶来,屋里面的皇甫寒打开门刚想像众人解释一番,可一出门,走投无路的萧炎拿出一把匕首,一下子架到了皇甫寒的脖子上。

“你们都退下,不然我杀了他!”

“别!别!你千万别胡来!”

看着紧张的众人,皇甫寒本来是想自己出手将此人解决掉的,可感受到那架在他脖子上刀在不断是颤抖着,他心软了,“小兄弟啊,你尽管走就是了,没有人会阻拦你的!你大可不必如此!”

“真的?”萧炎怀疑的问道。

见他有所怀疑,皇甫寒心中冷笑,我要是真想杀你,你早就死了!虽然皇甫寒心中这么想,但是嘴上还是向众人大声说道:“你们都退下吧!我没事!”

众人相视一眼,为今之计,只好先如此了,然后纷纷后退,给萧炎让出了一条路。

萧炎手上的刀正准备放下,忽然又重新架了起来,“你是不是想我一放了你,你就把我拿下?我听那些说书先生都是这么讲的,说大户人家的人都不讲信用!不行!你得陪我过去,我确认安全了,自会放你离开!”

皇甫寒心里笑这个毛贼真是傻的可以,不过既然他有心放了这个毛贼,那陪他走一趟又何妨?

“好,我跟你过去!”

“族长!不可啊!”

“族长!”

听见皇甫寒的话,众人纷纷阻止道,不过皇甫寒心里也很是苦恼,这帮人,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他要是真想杀他,又何许他们出手?

皇甫寒被萧炎带到墙边,萧炎手一松,对着皇甫寒的后背一推,一把将他推到一边,而他自己则翻墙而走。

在推皇甫寒的时候,萧炎的匕首“不小心”在他的胳膊上轻轻划了一道,这匕首是特制的,匕首内带有吸血的凹槽,只是这一个瞬间,那凹槽内便集满了血。

皇甫寒也没想到最后会来这么一下,他手捂伤口,看着就要去捉拿凶手的众人。

“都给我回来,一个小毛贼而已,放他走吧!”

看见皇甫寒那被划破了的伤口,皇甫南嘴角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