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皇甫南的过往(二)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那天,皇甫南又因为皇甫玉在他父亲面前说的他的坏话,而无故被杖打之后,隐忍许久的皇甫南终于爆发了。

在一天的私塾课程结束以后,皇甫南将皇甫玉一行人堵在了大门口。

“皇甫玉!”

皇甫玉一行人看见站在门口的皇甫南,笑着讽刺道:“哟!这不是我们的大天才吗?怎么,成了天才就连声哥都不叫了啊?”

皇甫玉一点都不觉得面前这个实力高过自己的皇甫南有什么可怕的,不光他不这么觉得,就连他身边的那些人也是这么觉得的。

“是啊!人家现在可是大家心目中的天才呢!怎么还可能看得起咱们这些兄弟啊!”

“大天才!你修炼你的去,别挡了弟兄们的道,等会儿弟兄们可是要去参加晚宴的,去晚了是会挨骂的!哦,对不起,我忘了,今日的晚宴好像都没人通知你这个天才啊!”

“哈哈!哈哈~!”

皇甫南听了气不打一处来,他竟然才知道今天还有晚宴这么一回事,他身为皇甫家的一份子,居然都没有人来通知他!

看着皇甫南气的脸都歪了,皇甫玉更加得意了,“哟!大天才生气了!我说我的大天才啊,被杖打的滋味不好受吧?要我说啊,你们一家就不应该回来,在外面多好啊,非要回来争,到头来,还把自己的性命给陪上了,还有你,你要乖乖的听话,我还可以留你个十天半个月的,你要想的去得到什么不属于你的东西,那就小心我们让你和你母亲一样死于非命!哈哈哈哈!”

死于非命?这四个字深深的刺激了皇甫南,难道他母亲不是自杀?

“你别走!你给我说清楚!”

“你叫我说我就说啊,我偏不说,气死你!”

“你给我站住!今天不说清楚,你别想走!”

“哟!还想动手啊?那你试试看,看看是你打的我狠啊,还是父亲打的你狠?”

“你!”

“你什么你!窝囊废!再天才也是窝囊废一个!”

啊!

“你还真敢打啊!我可是你哥哥!”

啊!

“你轻点!打人别打脸啊!”

啊!啊!啊!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忍无可忍的皇甫南将皇甫玉给狠狠打了一顿。

“爹~你看看,你看看他把我给打成什么样子了!”皇甫玉头上缠着厚厚的白色纱带躺在床上向皇甫寒哭诉道。

皇甫寒看着屋外跪着的皇甫南,冷冷的说道:“南儿,你太让我失望了!”

然后扭过头就对着皇甫玉温情默默的说道:“玉儿不怕啊,爹给请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你放心,爹给你做主!”

听了皇甫寒这话,皇甫南站起身来扭身就走了,他受伤时怎么没见皇甫寒对他这么关心过,皇甫南心中的妒忌之意比之以前更甚了。

他偷偷的溜出皇甫家,去买了一包砒霜,他想着,如果皇甫玉就这么死了,那父亲肯定就会对他也那么好了。

一时鬼迷心窍的皇甫南来到了厨房,走到了那个正在为皇甫玉熬着药的药罐前,拿出了他藏在袖子里面的那包砒霜,现在的他只需要打开包装,往里面撒上一点点,只需一点点,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一个叫皇甫玉的人了,他想象着皇甫玉死后自己的辉煌时刻,嫉妒心作祟的他慢慢的打开了那装着砒霜的纸包。

不一会儿,皇甫南从厨房中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出来时还和一个怀中抱满菜的中年妇女撞了个满怀,皇甫南也被撞到在地,那中年妇女怀中的菜散落了一地。

“诶呦!你没张眼睛啊!走路不看路的啊!”

皇甫南也没理会她的谩骂,站起身来,急急忙忙的就跑了。

……

“那你到底给他下毒了没?”

萧炎好奇的问道,听皇甫南讲了这么多,他这才知道自己这位朋友小时候是受了多少的罪,怪不得他偶尔会流露出那种悲伤的情绪,和他一比,萧炎顿时感觉自己的童年真是无比的幸福啊,虽然经历了那三年的空白期,可是他的父亲却一直没有放弃他,一直在默默是守护着他那颗所剩无几的自尊心。

“没有,我最终还是心太软,没敢给他下。”皇甫南摇着头叹了口气,“其实当初我真该直接给他下了的。”

“怎么了?”

“因为即使我没给下毒,他还是死了,并且死因,就是中毒!”

……

“玉儿怎么可能会中毒呢?大夫,你再查查看吧!”

“不用查了,毒在这碗药里面,还是砒霜,剧毒,无解,准备后事吧!”

“啊!我的玉儿啊!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传令下去,给我在整个皇甫家仔仔细细的搜一遍,我一定要抓住杀害我儿的凶手!”

“是!族长!”

当皇甫南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很震惊,他明明没有下毒,可为什么皇甫玉还是死了?难道这就是报应?现在的皇甫南还有点幸灾乐祸,可他全然没感觉到,一场针对他的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来人!给我把这个不孝子抓起来!”

傍晚时分,正在屋内修炼的皇甫南忽然被这一声咆哮之声给吓到了,随即他的房门就被从外面强行破开,然后闯进来十几个手拿兵器的侍卫,后面跟着的人,正是他的父亲,皇甫寒。

“父亲,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皇甫南还不知已经大祸临头,笑着从床上下来,走到皇甫寒的面前。

啪!

刚走到皇甫寒的面前,皇甫寒一巴掌就朝皇甫南的脸上扇了下来,这一巴掌,皇甫寒可是没有留力,皇甫南的嘴角立马流出了鲜血,半个脸肿的多高。

“父亲,你为什么打我?”皇甫南委屈的问道。

“为什么?你残害同胞兄弟还问我为什么?给我搜!”

“是!”

不一会儿,一个人拿着一个黄色纸包装的东西递到了皇甫寒的面前。

皇甫寒打开纸包装,放在鼻下闻了一闻,然后脸色突变,“你!你!你这个逆子!这下你还有何话讲?给我把他压到祠堂!”

“父亲!我没有,我没有!父亲!父亲~!”

之后,皇甫南就被压到了祠堂,跪在了皇甫家的列祖列宗面前,除了他俩,整个皇甫家的人几乎都来了,只是只有几大长老才有资格走进这祠堂之内,剩余的,都是站在外面看热闹。

“你这个逆子,今天当着列祖列宗的面给我从实招来!你为什么要给你的哥哥下毒?你说我怎么就教出你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皇甫寒着,一脚就踹上了皇甫南的身子。

皇甫南那幼小的身板怎么可能禁得起皇甫寒的一脚,忍痛爬起来的皇甫南擦擦嘴角的鲜血,依旧说道:“父亲,我没有给他下毒!”

“你还狡辩?刚刚从你的屋内搜到了砒霜,你还说不是你下的?那你房中怎么会有砒霜?”

“我……我……”

“无话可说了吧,我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来人,将李婶带过来!”

说话间,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朝皇甫寒一鞠躬,“族长。”

“李婶,你看看,今天你在厨房碰见的人是不是他?”

那中年妇女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皇甫南,点了点头,“就是他,当时小少爷的神情极度的慌张,都把我给撞倒了,撞倒之后连句道歉都没说,就急匆匆的跑了,当时我还想这小少爷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的着急?现在想来,估计是那时他就已经把毒给下到了大少爷喝的药里面了。”

“你听到了吧?如今人证物证具在,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父亲,我真没有给皇甫玉下毒,我本来是想下的,可后来……”

“本来是想下的?你终于说出实话了。”

“我没有!父亲,我真没有!毒真不是我下的!请父亲相信我!”

“相信你?如今证据确凿,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来人!皇甫南谋杀兄长,给兄长投毒,罪无可恕,但念其年纪幼小,现将其手指废掉,以儆效尤!”

“是!”

“父亲!真的不是我干的!真不是我!父亲!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