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迷途知返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原来这就是皇甫南的小指残缺是原因啊!”萧炎心中默默叹息道,他之前还一直想,皇甫南身为皇甫家的少族长,应该是众星捧月才对,可为什么他的手指却是残缺的,并且在他的身上偶尔还会感觉那股淡淡但是却深入骨髓的悲伤,原来他的童年经历了这么多不该是小孩所经历的事情。

皇甫南看着他那带着黑色皮手套的右手,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惆怅,多少年了,他还是无法正视他这只残缺的右手,所以他才会一直带着手套,并且苦练左手,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就是一个左撇子,殊不知,他的右手使用起来比左手还要灵活,正是因为这,他的右手也成了他对敌的一个杀手锏。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这世上的每一件事都是有两面的,自从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就把皇甫南的命运给彻底改变了。

这件事情之后,皇甫南一时间成为了皇甫家炙手可热的人物,少族长,这个名头可不是仅仅说说而已的,整个皇甫家,可以说除了老祖宗皇甫肃,还有族长皇甫寒,就数他皇甫南的地位高了,再加上老祖宗当面给他的那枚金牌令箭,就算是皇甫寒一时间也不敢小觑与他,皇甫南这次可以说是彻底翻身做主人了。

这让皇甫南再次感受到了当初他刚进皇甫家时那种受众人爱戴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已经不是他当初的那种感觉了,现在的他,并没有再次被这表象给迷失了眼睛,正相反,他现在看见众人脸上那谄媚的笑容之时,内心只有反感,甚至于厌恶,连带着他们给他提供的修炼资源他都产生了排斥的感觉,就因为这样,他的修炼被他自己给中途打断了。

皇甫南所做的一切,皇甫肃都看在了眼里,对于这个天赋惊人的孙儿,他是既欣慰又担忧。

欣慰的是他并没有再次被那表面的荣华富贵给迷失了方向,可他担忧的是他内心对皇甫家的排斥心理太重,这样下去,不但会耽误他的修炼进程,而且会让他离皇甫家越来越远,他以后可是要继承家业的人,怎么能让他对皇甫家如此的排斥呢?

思前想后,皇甫肃还是找到了依旧还在怄气的皇甫南。

“孩子,我知道你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明明你没有做,但是却因此失去了一根手指,甚至,你现在是不是都有点后悔,当初怎么没有给皇甫玉下毒?”

见皇甫肃一语道破他的心思,皇甫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确实,他的确有些后悔,不过,他这些天来却是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在想到底是谁给皇甫玉下的毒?”

皇甫南惊奇的看着皇甫肃,自己在他面前就好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自己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看皇甫南这个样子,皇甫肃就知道自己说对了,“孩子,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冤枉吗?”

皇甫南摇了摇头。

“因为你太弱了!

你虽然天赋很高,但实力却不行,现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谁的实力强,谁的拳头硬,那么事情就是谁说了算,就像这件事情一样,为什么我就能把你保下来,而他们都不敢多说一句话呢?

就是因为你爷爷我的实力比他们都强,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打得过你爷爷我,所以他们即使内心有万般的不愿,但也不敢直接说出来,这就是实力!

如果有一天,你的实力也到达那个层次,别说你给他们投毒了,就算你直接杀了他,他们也不敢多说一句话,这就是实力!(这话我不是在误导大家啊,我只是想说,世上之事,没有绝对的公平与不公平,不要天天抱怨什么老天不公,你要努力向上爬,让那些被你超过之人去喊不公平!)

所以,你要想不再被大家冤枉,就得有足够的实力,让大家打心眼里对你敬佩才行!万事都皆因‘实力’二字,没有实力,你什么都做不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能护得了你一时,能护得了你一世吗?”

皇甫肃的这一番话让皇甫南豁然开朗,自此,皇甫南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天天嘻嘻哈哈的,见人就笑,不学无术,整日就只知寻花问柳,到处乱花钱,一副典型的纨绔子弟作风,但这些只是他的表面,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都在房中刻苦修炼,一日都不曾中断。

……

“那你之后查过当年那件事情的真相吗?”萧炎若有所思的问道。

“查过,但是当时我还小,对很多细节的记忆已不是很清楚,并且那时的我,整个皇甫家可以说都是仇敌,实在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后来李婶死后,线索就彻底断了,再想查当年之事,更是难上加难,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想再查那件事情了,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查!”皇甫南看着面前那碗血水悠悠的说道。

“既然皇甫寒不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你的亲生父亲这些年又去了何处呢?”萧炎直接问出了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是啊,皇甫寒当了皇甫南这么多年的父亲,那他的亲生父亲又在哪里?或者说,他的亲生父亲现在是否还在人世?

“我不知道,我想他大概已经不在了,现在回想一下当初认皇甫寒做爹的过程,那应该就是皇甫寒碍于我爷爷的权威才无奈答应的,我想我父亲应该已经不在了,所以爷爷才想让皇甫寒做我的父亲,以弥补我痛失双亲的遗憾吧。”

听皇甫南那平缓的语气,好像对于错把皇甫寒当爹这件事并没有多么的愤恨,并且多他的亲爹也没有多么渴望,可他为什么又说要查?

“那你……这是要查什么?”

听到萧炎问这个,皇甫南的身上闪过一丝的杀气,很快又消失于无形,但萧炎还是感觉到了,他刚刚想杀谁呢?

“我要查我母亲死亡的真相!

这些年来,我明察暗访,总算是查到了一丝的蛛丝马迹,但这些证据都直指他,所以我才一直没有继续追查,可现在既然确认他不是我父亲,那这件事就不简单了,说不定还能查到一些让人震惊的东西。

兵贵神速,我们必须要快,必须在他们联名罢免我之前查到真相,否则一切就都晚了!”

“我懂!你尽管吩咐,我立马就去帮你查!”

“好!”

……

就在萧炎这边紧锣密鼓的查找着线索之时,那边,还没有皇甫南放出来的二长老,利用自己平日来的权威,即使人没出来,但已经开始积极联合众人,准备罢免皇甫南!

两边都在积极筹备着,可接下来一件事情的出现,将他们所有的计划都彻底打乱了,也差点把皇甫家推向了灭族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