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造反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砰!

祠堂的大门突然由外向内被人强行踹开,一缕明媚的阳光照进了这个略显阴暗的屋子里,也照到了那个跪在祭台前面的人影身上。

从祠堂外面走进来几个人,将这道明媚的阳光给完全遮住了,那个跪坐在蒲团上的人,扭过身来,慢慢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好像对于这些人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不知各位叔叔伯伯们,今日为何不经传召擅闯祠堂!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是对我皇甫家列祖列宗的大不敬吗?”

皇甫南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到是把众人吓了一跳,他们都没想到这一进来,皇甫南就给了他们一个如此的下马威,要是别人来,还真可能就被皇甫南给唬住了,可是这几位,那都是身经百战的长老们啊,要是这么轻易就被吓倒了,那皇甫家也就真的该完了。

然后皇甫南目光移到了为首的二长老身上,一个凌厉的眼神就瞪了过去,“二长老,我记得我好像并没有把你放出来吧!你怎么就出来了呢?

来人!传我命令,将今日看守地牢之人全部拉出去杖毙!”

虽然皇甫南在家族之中的威信并不高,但他再怎么说也顶着一个“代族长”的名头,杖毙几个下人的权利还是有的。

这不,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已经跪倒一片,然后不知从何处冒出几人,将那些人直接就架起来,拖出了院外。

“长老!你要救救我们啊!我还不想死!”

“长老!救命啊!长老!”

“啊!”

“啊!”

“啊!”

随后,就传来了连续的杖打之声,还有那一声声凄惨的叫声,这一系列动作流利,中间没有给人丝毫的反应时间,直到那阵阵的惨叫传来,众人才反应了过来,这皇甫南是要来真的了。

“皇甫南!你……”

“二长老!”

皇甫南强势打断了二长老皇甫无凡的话语,“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现在是代族长!我的名字不是不能你能直接叫的!

还有,你不听族长命令,擅自逃离地牢,又带人擅闯祠堂,每一条都是触犯家法的大罪,你猜我敢不敢直接把你就地正法?!”

皇甫南这一系列强硬的话把二长老皇甫无凡给吓住了,不过当他看到皇甫南那红肿的双眼之时,他笑了,皇甫南越是情绪激动,表现的越是强硬,那就越证明皇甫肃之死的真实性,那他们今天的胜算就又多了几分。

“我猜你不敢,皇甫南,哦不,代族长,你以为你这点伎俩,就能骗得过我?我成名之时你还不知在哪里呢?你既然这么想当这个代族长,那今天就让你当个够,好好珍惜吧,过了今天,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皇甫无凡!”皇甫南声音提高几个声调直接怒吼道,“你这是要造反吗?就凭你这话,我可以直接把你以谋逆之罪就地论处!”

“哈哈,谋逆之罪?你要不要再加上一个诛九族,直接把你自己也给诛了啊?哈哈!你还真把自己当族长了?”

皇甫南正面对上皇甫无凡那嚣张的眼睛,“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还要跟我装吗?你的后台已经倒了,我看今日还有谁来替你撑腰!”

“瞧你这话说的,我装什么了?你的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

见皇甫南直接开启了装傻模式,皇甫无凡就更加确认皇甫肃已死的消息为真了,“你听不懂没关系,我自会让你明白的。”

“好啊,我洗耳恭听!”

“咱们不说你这个代族长之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就说你把老祖宗已经去世的消息压下来,秘而不宣是什么意思?”

皇甫无凡这话一出,几大长老虽早已知晓,但底下的弟子们并不知道此消息,忽然听到“老祖宗已经仙逝”的消息内心都是无比的震惊。

“什么?老祖宗不在了?”

“老祖宗怎么可能不在呢?”

相比于底下人的震惊,皇甫南就显得平静多了,看见皇甫南这个反应,皇甫无凡是彻底确定了皇甫肃已经不在了的这个消息,之前他虽然信,但心中还是有一点的疑虑,但从这一系列的试探看来,这个消息的确属实。

虽然皇甫南早已知道此消息,但还是给了皇甫无凡一个“震惊”的表情,“什么?你说爷爷不在了?这怎么可能?”

皇甫无凡看见皇甫南那故作镇定的神情,他的笑容更深了,“可不可能,你心里最清楚!有本事你把老祖宗留下的魂牌给拿出来,当众给我们看看!”

“皇甫无凡!你要知道,老祖宗对咱们皇甫家的重要性,无论你说的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可一旦有一丁点传到那些外人的耳朵里面,咱们皇甫家的下场可想而知,你要想清楚了。”

皇甫南这话倒是实话,那后果,在场的人心里也都清楚,但在利益的驱使之下,那些后果也就被他们给抛诸脑后了。

“皇甫南,你不用危言耸听,现在的皇甫家早已不是以前,就算没有老祖宗,我们照样可以抵御外敌,倒是你,一直拖延,不肯拿出老祖宗的魂牌,到底是何用意?”

为了这一天,他皇甫无凡准备了多久,又为此付出了多少,今日,无论如何,他也必须让皇甫南下台!

“不就是老祖宗的魂牌吗?既然你们执意要看,那么,我就拿出来让你们看看又如何?省的老有人说我心虚!”

听了这话,皇甫无凡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老祖宗没死?不对!肯定是他在故弄玄虚,不能上当!对,不能上当!

说着,皇甫南从怀中掏出一块黑布,黑布里面包裹着一个类似于魂牌的东西。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眼睛紧紧盯着皇甫南手中的这块黑布,黑布底下,可是关系着他们皇甫家老祖宗的生死啊!

当黑布一点一点的揭开之时,一块紫褐色的魂牌出现在了众人的眼睛里,而那块魂牌中央有一点光,那显示生命力的亮光正在一闪一闪的跳跃着,这点微弱的亮光在此刻的皇甫无凡眼里,显得是那么的刺眼,他不敢相信的后退一步,不断摇着头。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

“你明明查到的所有消息都告诉你魂牌已经裂了,是吧?”

皇甫无凡满眼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个说话的皇甫南,皇甫南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还查到打扫祠堂卫生的王叔告诉你,老祖宗的魂牌确实已经断裂了?”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还知道你派人天天跟踪监视着我,老祖宗魂牌断裂的消息,就是那个跟踪我的人告诉你的吧?他是不是还说我悲伤不已,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你……这些……都是你?”

“没错!这些都是我一手策划的!从一开始撞翻祭台,到后来拿走魂牌,买通王叔说魂牌断裂,再到今天的一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可惜你的好胜心太强了,都没有好好核实消息的真假,就急于来将我推下台,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吧?”

皇甫无凡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外表稚嫩,以前一直把他当做小孩的皇甫南,不知何时,雏鹰已经长大,长大到就连他都不能小瞧的地步了。

“哈哈哈哈!”皇甫无凡忽然大笑几声,“那又怎样?皇甫肃那个老家伙没死又如何?

你原来虽为少族长,但族长尚在,你就强行当上这个代族长的位置,名不正!言不顺!

况且,自从你当上这个代族长之后,只为一己之私,就和昆仑宫开战,将我皇甫家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于公于私,你都不再适合这个代族长的位置,我等,请求代族长让贤!”

“让贤?让给谁?让给你?还是让给你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当然不是我,我们有更好的族长人选,来人!将人带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