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往事不堪回首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皇甫无凡的话音一落,他身后的人群就快速的向两边退去,从中间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随后只见一个人穿越重重的人群,气定神闲的朝皇甫南这边信步走来。

皇甫南也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微笑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人,他也笑了,“呵,皇甫无凡,这就是你们要找的,族长人选?”

皇甫无凡向前一步走,对着那来人一鞠躬,笑着对皇甫南说道:“没错,这就是我要找的族长人选,皇甫寒!怎么样?没想到吧?”

“的确。”皇甫南点点头,“我的确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把这个老家伙给搬出来,你们这是没人了吗?”

皇甫无凡轻蔑的一笑,“有人如何?没人又如何?

皇甫寒,他原来就身为我们皇甫家的族长,为整个皇甫家做了多少的贡献,在我们的心中,他就是最适合当族长的人选!

更何况他现在就还是族长,只是被你强行剥夺了权利罢了,我们今天来,就是来让他复位的!你不会连你的父亲都不放过吧?”

皇甫南没有理会他语言中的讥讽之意,而是转头看向那一脸平静的好像在看戏一般的皇甫寒。

“你今天来,是要联合他们逼我退位吗?”

皇甫寒笑着摇摇头,说道:“南儿,你收手吧!咱们是打不过昆仑宫的,何况他背后还有一个兜率宫,兜率宫的背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哪怕加上那个炎盟,咱们也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收手吧!不要将皇甫家,拖累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皇甫南自嘲的冷笑一声,“我本以为你是支持我的决定的,没想到你今日是来当说客的。

收手?哪儿有你们说的那么容易?战事已经进行了这么久,双方都死伤无数,你这让我如何能收手?我现在收手,又如何对得起之前那些死难的将士们!

再说,就算我肯收手,那昆仑宫他们肯吗?他们肯放过这个将我们一举歼灭的大好机会吗?

况且,我是绝对不会收手的!除非他昆仑宫的人来求我,否则,我和昆仑宫之间的战斗将不死不休!”

“你和昆仑宫不死不休是你的事,别拉上整个皇甫家!”皇甫无凡大声斥责道。

“拉上皇甫家?”皇甫南大笑道,“各位长老凭心而论,我真的连累了皇甫南的吗?你们敢说,在此次战役中,你们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吗?”

听到这话,在场的几大长老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如今你们赚的盆满钵满了,就想把我踢下台了?世上之事有这么简单吗?

再说,就凭这个老家伙,跟本没有资格坐这个族长之位!这个位置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皇甫南,你说话注意点,他可是你父亲!”

“父亲?哈哈!你们问问他,他到底是不是我父亲?”

众人都不解的看向皇甫寒,皇甫寒深呼一口气,看着眼眶更加红肿的皇甫南平静的说道:“这件事,你终究还是知道了。”

“难道你还想瞒我一辈子吗?伯父!”

这一声“伯父”,勾起了皇甫寒心中无限的回忆。

“我的确不是你的父亲,你父亲名字叫皇甫炎,是我亲弟弟,也是家中老小,从小就倍受宠爱,加之天赋又高,所以很小时,就被视为家族继承人来培养,他也确实很争气,小小年纪就在同辈人中无敌手,有些比他年长许多的人都未必会是他的对手。

在一次外出游玩时认识了你的母亲,两人很快便相知相恋到相爱,但由于你母亲的身份过于卑微,配不上你的父亲,所以,这桩婚事很快便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当年,你父亲正值青春年少的时光,心高气傲,谁的劝说都听不进去,最后一意孤行,带着你母亲离开了家族,过上了神仙般的隐世生活。

日子从此之后总算恢复了平静,但没过几年,你大爷爷,也就是上一任的族长突然病重,卧床不起,而此时,族长继承人的选拔,就再一次被搬到了台面上。

这时,很多人就想到了你的父亲,那个天资卓越的人。于是他们派人找到了你的父亲,并以奔丧为由将你们一家带回了家族之中。

你大爷爷病逝之后,他们就找到了你的父亲,说明想让你父亲继承这族长之位,但是你父亲这些年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不愿再掺乎进这世俗的纷争中来,所以在这时他们想到了我。

虽然他们将我也列入了族长的候选人名单之中,但我知道,他们中大部分人还是想让你父亲来接管这个家族,所以……”

“所以你就设计杀害了我父亲,然后再以我为要挟,来侮辱我的母亲,最后逼的我母亲服毒自杀?以此来达到你当上族长的野心?”皇甫南接过皇甫寒的话高声质问道。

皇甫寒听了,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低下了头。

见皇甫寒默认了,皇甫南脸色变的苍白,腿一软,就朝地上倒去,这时,混在一旁的萧炎赶紧一个瞬移挪了过去,将皇甫南及时的扶住了,只听见皇甫南嘴里嘟囔着。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竟然叫了一个杀父害母的仇人这么多年的爹!我真该死!我真是该死啊!”

“不要这么说,这不怪你,不怪你。”

萧炎低声在皇甫南的耳边安慰道,可皇甫南好像没听到一般,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我早该想到的,从小他就不喜欢我,只喜欢那个皇甫玉,我无论做什么都是错,对我时常是非打即骂,皇甫玉死后,竟然还要亲手废了我,我早该想到的,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狠心的父亲!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萧炎听着皇甫南的喃喃自语,心里也是一阵抽痛,“皇甫南,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咱们的事情还没完!”

皇甫南听完一愣,擦擦脸上的泪水,一扶萧炎,站直身来,“对!战斗还没结束!”

“大家都听到了吧!”皇甫南忽然大声对众人说道,“他,皇甫寒本就不该当上这个族长之位的,这个族长之位原本是我父亲的,现在我父亲死亡,我继承家业名正言顺!

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吗?有异议的赶紧提出来!否则,日后若有人再不听从我的命令,直接按谋逆之罪论处!”

这话,其实就是说给这几位长老听的,尤其是二长老皇甫无凡。

“可是皇甫寒已经执掌家族多年,就算要换族长,也是要等到他死后,或者是主动让位给你,而不是你凭借一枚令牌强取豪夺来的!”皇甫无凡不甘心就这么回去,继续发问道。

“什么叫强取豪夺?你难道不知道……”

“我退位!”

啊??

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忽然发话的皇甫寒身上,皇甫寒抬起头,看着众人。

“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但我已经老了,不适合再当这个族长,今日,我将族长之位正式让出,由皇甫南来接任这下一任族长之位!”

这话一出,底下就炸开了锅,今日明明是来罢免皇甫南的代族长之位的,可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代族长非但没有罢免的了,还让他当上了族长?

皇甫南也是十分震惊,他以为皇甫寒是来拿回他的族长权利的,没想到他居然把这个位置让了出来?

皇甫寒取下手上带着的那枚象征皇甫家最高权利的戒指,亲手带到了还在愣神当中的皇甫南手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干,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我希望皇甫家可以在你手中发扬光大!”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朝祠堂外走去,皇甫南看着手上戒指,内心的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那个跟在皇甫寒身后的仆人待走远之后小声问道:“族长,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就让他一辈子这么恨着你啊?”

皇甫寒嘴角微微一笑,扭头说道:“为什么要告诉他那残忍的真相呢?这样难道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