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皇甫家危矣!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等等!”

萧炎拉着那有点不情愿的阿宾还未走到门口,那掌柜的就说话了,“这位客官,不知你是何人?这是我和阿宾之间的交易,还请你不要多管闲事!”

掌柜的话语中带有明显的威胁意味,这要是一般人来,还真可能被唬住,但可惜,他碰上的是萧炎,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敢以一己之力对抗昆仑宫的人,有怎么会被他那一句话给唬住呢?

萧炎扭头对掌柜的说道:“我是阿宾的朋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既然你说这些都是废品,那我去别家卖就是了!”

说着,萧炎重新拉起阿宾就往外面走去,脚还没跨出药铺大门,那个掌柜的就连忙出来阻拦。

“诶,等等!客官等等!咱们有事好商量,别着急走嘛!”

“这还商量啥,你都说了这些都是废品了,还有啥好商量的?”萧炎故作生气的说道。

那掌柜的也不想丢失阿宾这么一个冤大头,连忙说道:“行行,我有眼无珠,那你说,这些东西你要怎么卖?”

萧炎一听这话,心里就笑了,老狐狸,既然你要跟我玩心眼,那咱就玩玩看。

萧炎一抬头,理直气壮的说道:“怎么卖?那我今天就给你说道说道。”

说着,萧炎将背后的竹篓取下来,一样一样的给掌柜的取出来,一边往外掏,一边给他介绍着。

“这是白芷。”

“这是羌活。”

“这是辛夷。”

“这也是白芷。”

“这是党参。”

……

“这才是你口中的夏枯草!而你刚才所说的,那根本不是什么夏枯草,而是薄荷而已!”

萧炎的这一番言论,到是让掌柜的大吃一惊,他以为这个人仅仅是在装腔作势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懂,好吧,既然糊弄不过去了,那就只好算了吧。

“好吧,那就按你说的来吧!咱们先统计一下数量吧!”

“你看啊,这白芷一共6株,每株2个金币,羌活4株,每株3个金币,辛夷2株……党参2株,每株5个金……”

“等等!”萧炎立刻出言打断了他的话。

“客官,怎么了?”掌柜的听到萧炎突然喊停,心里“咯噔”一下,他……不会是看出来了吧?

萧炎拿起那其中一支党参,放在手里掂了掂,“掌柜的,你这又是糊弄我不懂行呢是吧?”

“哪……哪里……?”掌柜的看见萧炎手中的拿着的那株党参,心里发虚,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萧炎看着手中的这株,继续说道:“这株怎么说,至少也有几百年了,再说,你好好看看,这可不是什么党参,这可是人参那!”

听到萧炎的话,那掌柜的在心里默默的舒了一口气,接过来故作好好观察一番,然后点点头,“嗯,的确是人参,是我看错了,那这样吧,那株按5个金币给你,这株,100个金币,你看怎么样?”

萧炎听后点了点头,最后以180个金币的价钱将那些药草给卖了出去。

掌柜的将萧炎二人送出门后,连忙回到柜台前,拿出刚才萧炎口中的那株百年人参,用指甲在其上面轻轻一划,只见里面并不像普通人参一样为淡黄色,而是像血一样的红色!

“果然是血参!还是百年血参!这下可发财了!哼!小样!还想跟我斗,你们还差得远呢!”

出门以后,阿宾看见袋子那180个金币,眼睛里都在发光,他拽着萧炎的衣袖,激动的说道。

“岩兄弟,180个呀!180个!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这次真是多亏了你啦!”

“呵呵,没什么的,这都是你该得的。”萧炎笑着说道,然后扭头看向那家名为百草堂的药铺,眼睛里扫过一丝狡诘的目光。

原来,那株所谓的血参,只不过是萧炎使的障眼法而已,那其实并不是什么血参,甚至于连人参都算不上,只是一株普通的党参罢了,萧炎就是看不惯这个掌柜的欺负阿宾,他只是略微小小惩戒一下,替阿宾把他之前亏的那部分稍稍要回来一些,钱虽然不算多,但对于阿宾来说,已经不少了。

相比于萧炎这边的平静来说,皇甫家那边可以说已经是乱翻了天。

因为就在前几天,炎盟突然对皇甫家旗下的十几家店铺进行了疯狂的破坏,并且还打伤了皇甫家的护卫数十人。

紧接着,在大家都还沉浸在讨论此次事件该如何处理的时候,炎盟又突然宣布对皇甫家开战!并且以迅雷之势对皇甫家其他的店铺进行了疯狂的攻击!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皇甫家内部立刻炸开了锅,本来他们已经对昆仑宫全面开战,几乎所有的人力物力都已经顶到了前线,现在炎盟又他们来了如此的一个重击,他们如何能够抵挡的住?

就在这慌乱的时候,大家才想了起了他们的族长,皇甫南,这时他们才发现,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这个族长了,大家对他的印象都还停留在那次的宴会之上,现在问题来了,族长呢?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族长去哪里了呢?

“这可怎么办啊?再这么下去,炎盟就打到家门口啦!”

“我就说他一个毛头小子不靠谱吧?关键时候人都找不到!还族长呢?”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抵御炎盟攻击?而不是相互推卸责任!”

“抵御?拿什么去抵御?所有的人和钱几乎都用到和昆仑宫的战役上面去了,现在哪里还有多余的兵力去对付炎盟?”

“说的也是啊!这个炎盟也真是的,说翻脸就翻脸,一点都不留余地,好歹咱们之前还合作过呢?”

“合作过那又算什么?你没看新上的那个盟主,竟然连原盟主萧炎都要通缉,将其置于死地!又何况是咱们!”

“唉,这个叫什么聂磊的,心真狠啊!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难道就这么看着炎盟打过来?”

“我也不知道啊!”

就在这群龙无首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看见这个人,大家都是一愣。

皇甫寒?

他怎么来了?他不是被族长给软禁了吗?

对于这个可以说已经被皇甫南视为仇人的前族长,这时候出现,他又想干什么呢?趁乱夺取吗?

可事实并非像大家想象的那样。

“大家不要乱,如果你们还把我当前族长的话,现在就听我指挥!”

在皇甫寒出来之后,利用自己之前在族中的威望,迅速主持皇甫家众人对炎盟展开了一系列的抵御和打击,在很大程度上及时制止了炎盟对皇甫家进一步的摧残。

有了皇甫寒的出现,大家对这场战役也都逐渐充满了信心,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的恐惧与不安了,由于皇甫家在此地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尽管现在是双线做战,可是胜利的天平还是很快就朝着皇甫家这边倒去。

“你看看,你说的可以逼萧炎现身的!现在呢?非但萧炎没有现身,咱们还损兵折将的,这算什么事啊?”炎盟总部,万江涛气的来找路飞宇理论,就差指着他的鼻子骂了。

可路飞宇却好像一点都不生气似的,反而笑眯眯的对万江涛说道:“不要急,好戏才刚刚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