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夜入天门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侍卫来报之时,天门门主南宫翎正在熟睡,他昨晚上练功练到很晚,这还刚刚躺下,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呀!不知道我在睡觉吗?有什么事天亮了再说!”南宫翎气的朝门外大喊道。

过来一会儿,从门外传来一声喏喏的声音。

“门……门主,门外……有一个人要找你……他说他叫皇甫南,还说……还说……他只等你一盏茶时间,要不就走了……”

听到“皇甫南”三个字,南宫翎瞬间从床上坐了起了,鞋都顾不得穿,披上衣服就来到了门口,一下子打开了门。

“你说那人叫什么?”

“啊?”那传话的侍卫看着只穿着白色亵衣,头发凌乱,光脚踩在地上的门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还是他们的最尊敬的门主吗?

“啊什么啊?我问你那人叫什么?”南宫翎看着眼前目光呆滞的侍卫,一巴掌就“啪”的一下拍到了他的脑袋上。

这一巴掌倒是让那侍卫清醒了过来,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他……他说他叫……皇甫南……”

“皇甫南?!他们几个人来的?”

“一个。”

“一个?”

“就……他一个!”

南宫翎听完之后,立马就往门外跑去,边跑边穿衣服,看见门主如此的速度,那侍卫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后面拼命的追着,一边追,还一边大喊,“门主,你没穿鞋!”

南宫翎听到之后,脚下速度没有丝毫的停顿,只是回头对那奔跑中的侍卫说道:“立马去叫醒所有人!快!快!”

那边,皇甫南正悠然的在门口来回踱着步子,就在他数到九十九步的时候,大门“哗”的一声,被人大力给推开了。

“好快!”皇甫南暗道一声,他以为他至少得数到二百呢,没想到,这才刚刚够一百,他就出来了。

“诶呀,不知皇甫族长今日有幸大驾光临,在下有失远迎,敬请谅解!”

门一打开,一个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一出来,就抓着皇甫南的手直握,一边握,一边表达着他心中的歉意,于此同时,一股仙气便字南宫翎的手掌心进入了皇甫南的体内。

皇甫南知道南宫翎有心试探他,可试探又何妨,他心意一动,于此同时,一股更加雄厚的仙气便闯进了南宫翎的体内。

南宫翎被这突如其来的仙气给震得后退一步,两人紧握的双手也随之分开。

不过南宫翎的心里却是一惊,他没想到这个皇甫南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这个皇甫南看上去比他年轻许多,并且,不是外界都传言皇甫南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吗?为什么他的实力还能如此之强?看来传言就是传言,不可尽信啊!

相比与南宫翎的震惊,皇甫南更多的是满意,因为从南宫翎刚出来之时他就发现了,虽然南宫翎的穿着看上去很是得体,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衣服绝对是匆忙之间穿上的,因为他无意中露出的鞋子竟然左右脚都穿反了!

并且在他的眼角处,还残留有一丝的眼屎,很明显,他刚才应该是正在睡觉,听到消息之后,连脸都没洗,匆忙就出来了,以至于鞋穿反了都浑然不知。

南宫翎对待他的态度很是让他满意,他来之前就想过了,如果南宫翎跟他端架子,看不起他这个“毛头小子”,那么今天他走出天门之时,就是他天门的灭门之日!

他这并不是在说大话,当然,他的底牌肯定不会只有那随他而来的五十个人,其实早在他来之前,皇甫寒就将那象征着族长意义,并且可以调动那支神秘力量的令牌交给了他,他早已让这队人马悄悄的潜入了天门,一旦他遭遇了不测,这支力量就会立马将整个天门夷为平地!所以皇甫南才敢孤身一人,来到这天门之中。

不过现在,这南宫翎对待他的态度,却是让他极其的满意,这样,他们才会有进一步合作的希望。

此时的南宫翎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个谨慎,救了他天门上上下下无数人的性命。

“诶呀,你看我,让贵客一直在门口站着,快请进!快请进!”

说着,南宫翎便热情把皇甫南给请了进去,在半路上,正好碰见了那个去叫人的侍卫,他看见门主如此热情的来对待这么一个年轻人,下巴都快惊掉了,一时间,竟然呆站在了原地,连基本的行礼都忘了。

南宫翎没好气的白了那人一眼,然后笑着对皇甫南说道:“下人不懂规矩,还望皇甫族长可以见谅,毕竟我这小门小派,比不得你皇甫家。”

皇甫南随意摆了摆手,“没事的!”

皇甫南心里虽然这么说,可心里却对这个南宫翎的速度感到惊讶,从刚才来看,应该整个天门的人,除了几个站岗的,其余的应该都在休息才对,可如今,只是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他就把人都给叫了起来,并且人人都坚守自己的岗位,井然有序。

皇甫南他自己都不敢保证,这大半夜的,他一声令下,全部的人都可以立马起来,各司其职,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南宫翎在众人心中的地位,以及天门那铁一般的秩序,果然不愧可以在众多势力中脱颖而出,这天门,比起那正义帮来说,好的就不是一点点。

进到会客大厅,已经有专人将茶水点心备好,送到了皇甫南的手边,皇甫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赞叹道:“好茶!”

南宫翎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你起你们皇甫家的茶来,还是差的很远,今日不知皇甫族长连夜而来,所谓何事啊?”

要是平时来,皇甫家根本不屑于来他们天门,而这次身为族长的皇甫南竟然亲自来访,所谓的必然不会的小事,其实皇甫南就算不说,南宫翎心里也能猜出个大概,除了那天的行动,还能有什么?这件事,他们毕竟理亏,如果皇甫南是想要一些补偿的话,他可以给,但如果是想干其他的,那就别怪他翻脸不认人了,要真打起来,他天门也不是吃素的!

两个人心中各怀鬼胎,但又却双双面带微笑的坐在一起相互交谈着。

皇甫南婉然一笑,“也没什么事,就是今日路过此地,过来看看罢了!”

大半夜的路过他天门?这话说出去谁信啊?

“顺便进来问问那天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终于露原型了吧?南宫翎心中暗道,就知道他来准是为了这事,还说什么路过进来看看?

“什么怎么回事?”南宫翎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

“我想南宫门主应该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你们天门是好日子过久了吧?竟然敢把主意打到我皇甫家来?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我皇甫家今天亡了,临死前,我们也能拉上你们天门当垫背的,你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