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雯逝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这边灰溜溜的回了皇甫家,那边皇甫南拉着那一路飞奔而来身子都快要散架了的赵大夫也回到了皇甫家,他们三人正好在皇甫家的大门口相遇了。

看见萧炎,皇甫南一愣,同样,看见风尘仆仆的皇甫南,萧炎也愣住了,他不是让皇甫南看着万诗雯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再看皇甫南身后拽着的衣衫凌乱的赵大夫,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还是皇甫南最先反应了过来,用另一空闲的手一把就拉起萧炎,往院里飞奔而去。

“炎兄弟啊,你回来的正好,万诗雯不知道怎么了,浑身难受的厉害,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

听皇甫南这么一说,萧炎的心突然“咯噔”一下,他就感觉没好事,果然!他立马加快速度,像一阵风一样的快速移到了万诗雯的房间门口。

可他忘了,皇甫南此刻还拽着他的手,而皇甫南的手里,还拉着一个赵大夫。

“诶呦喂!你们年轻人就不能温柔点啊,体谅体谅我这个老头子,我的身子都快散架了,你们慢点啊!”

一进到屋子,萧炎就看见万诗雯口吐白沫的仰躺在床上,而被子也被掀开,只盖到了大腿处。

“万诗雯!”

萧炎一把甩开皇甫南的手,跑到万诗雯的床前,焦急的呼唤着万诗雯的名字。

萧炎正准备将其扶起,就只听见背后传来一声急切的声音。

“不要……动她!”

听到这个声音,萧炎那已经放在万诗雯肩膀处的双手瞬间停下,然后慢慢的松开,扭头转向声音的来源处。

只见赵大夫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挥舞着一只手,对萧炎和皇甫南说道:“你们……你们都出去……这里……交给我!”

萧炎和皇甫南只好退出了房间,顺便将房门给关上了。

将房门关上之后,他二人就焦急的在门口等候着,萧炎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那沉着冷静,急得在门口来回的转圈。

“皇甫南,这是怎么回事?我让你看着万诗雯,我就刚走了一会儿,她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萧炎质问着皇甫南。

而皇甫南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我也不知道啊,你让我把药喂了,我就把药喂了,喂完之后,没过多久,她就浑身抽搐,我问她哪里难受,她也答不上来,于是我就去找赵大夫了,可赵大夫正好不在家,我于是又去天下无二找的他,这不是拉上他才到门口,就碰见你了!”

“那不应该啊?我每次喂完药都是好好的啊?从没出现过你说的那种情况啊?”

“我还骗你不成?算了,咱俩在这里争辩这个也没用,等赵大夫出来了就知道了。”

“好吧!”

于是他二人就又开始了焦急的等待,等待的时间最为的难熬,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有一年那么的长,眼看太阳就到了头顶,赵大夫进去也有差不多一个时辰了,可还是没有出来,这件事是有多么的棘手啊?

萧炎在这个房门口转了一圈,一圈,又一圈,可房间的门还是禁闭着,他可真想直接冲进去,哪怕是陪着万诗雯,也好过在这里漫长的等待。

一个时辰过去了,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太阳都到了西边,院中只剩下了一抹红霞,天气逐渐的转凉,在院门口,时不时的有人探出头来,看看院内的情况,可大家都不敢进来,因为他们知道,现在的族长,心情肯定特别是不好,谁都不愿意去撞到枪口上。

眼看天都要黑了,可房门还是关着的,要不是听见里面有声音,萧炎都要以为他俩被人给劫走了呢!

咯吱!

门开了!

萧炎和皇甫南立马来到了房门口,不约而同的问道:“她怎么样了?”

赵大夫慢慢的摇了摇头,“唉,中毒太深了,之前我只是感觉到他体内有隐藏的毒素,但没想到毒素竟然已经如此之深了,在加上那曼陀罗已经侵蚀她的身体的已久,将她的身体都给掏空了,现在的她,可以说就是一个空壳子。

之前只是治好了她的外伤,本来她体内的毒可以隐藏更久的,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将她体内的毒通通都引了的出来,这些毒一次性的爆发,让她原本已经不堪的身体更加的虚弱了,所以她的身体一下子承受不了,已经垮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她……没多少时候了……”

“什么?”

萧炎和皇甫南惊讶的说道,萧炎脚下一软,差点没倒在地上,幸亏皇甫南及时扶住了他,萧炎一把推开皇甫南,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万诗雯的床前。

他摸着万诗雯的脸,手不断的颤抖着,万诗雯感觉到了萧炎的害怕,她抬起手,附到了萧炎的手背上,习惯性的张口去说话,可她一开口,乌黑的血就如流水一般的涌了出来。

萧炎用手连忙去将万诗雯嘴角的血给抹去,但是越抹越多,怎么抹都抹不完。

“万诗雯……万诗雯……我……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他们也不会这么对你!都怪我!都怪我!”萧炎握住万诗雯的手,内疚的忏悔道。

皇甫南就安静的站在一旁,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说话的时候,还是将这最后的时间,留给萧炎吧。

万诗雯动了动被萧炎握住的那支手,萧炎连忙将其给放开了,只见万诗雯用手沾了沾嘴角的鲜血,在床板上慢慢的写下了一个字。

“万!”

萧炎勉强认出了万诗雯所写的第一个字,之后万诗雯拼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又写出了几个字,她知道她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她必须将事情的真相告诉萧炎,不要让萧炎被她那个人面兽心的父亲给欺骗了,更不要去恨聂磊,一切都是因为她造成的,她现在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保佑萧炎和聂磊的平安。

在万诗雯写下第三个字的时候,她就断气了,那沾满血的手,落下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了!

看见万诗雯的离去,萧炎扑在万诗雯的身上撕心裂肺的大喊着:“万诗雯~!!”

那声音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一旁的皇甫南也在小声抽泣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萧炎的情绪逐渐稳定了,皇甫南才敢慢慢的走了过去,拍了拍萧炎的肩膀。

“炎兄弟,节哀吧!现在不是咱们悲痛的时候,咱们还是先看看万诗雯临走前给咱们留下了什么线索吧?”

听了皇甫南的话,萧炎挺直身躯,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神中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慌乱,有的只是往日的沉着与冷静,他将万诗雯那带血的手给小心翼翼是拿开,两人四只眼睛一块看向那床板。

“万……反……耳?”

皇甫南和萧炎看了许久,这才看出来万诗雯写的是什么,可他们却不理解,什么叫“万反耳”?

正当二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从他们的背后传来一声惊奇的感叹声。

“咦?”

萧炎二人不约扭头看去,只见赵大夫拿起那放在桌上仅剩药汤残渣的碗,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又用手捻起一点搓了搓,然后感叹道。

“我说她毒怎么会发作的这么快,原来是它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