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彻底闹翻!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什么东西?”萧炎连忙问道,皇甫南也一脸茫然的看着那拿着药碗的赵大夫。

赵大夫指了指空碗里剩余的残渣解释道:“这药里被加了一位很特殊的药引子,名叫曼珠沙华,也叫彼岸之花,因它常常生长在墓地的周围,故人们都认为它是生长在了黄泉路上,是为接引人们去往阴间而盛开的花,因此也叫做接引花,传说所有见过此花盛开的人都会被死神给带走,所以此花的花粉极其难得。

此花呈鲜红之色,花瓣呈龙爪的状态,样子极其的美丽,但越美丽的东西,往往越是危险,此花本是无毒的,但却是一味极其好的药引子,再加上曼陀罗的引导作用,让他体内隐藏的毒素一次性全都爆发了出来。”

“曼珠沙华?可是这药不是你亲自调配的?怎么里头会有曼珠沙华呢?”萧炎眉头紧皱,诧异的问道。

赵大夫摇了摇头,“这药是我配的不假,可这曼珠沙华是之后被加进去的,并且看样子,是在药熬好之后才被添加了进去,这人看样子是一个新手,否则他不会不知道,在熬药过程中添加的话,那样效果会更好。”

“是谁会在这药里头添加这种带毒的东西?”萧炎脑海中回忆着在他熬完药的点点滴滴,“这每次得熬药都是我自己亲手熬的,中途从来没有离开过,熬完药之后也要也是我亲自倒到碗里的,之后就把这个药放到了这里,我就去找皇甫南了,难道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潜入了这里?在药里面加入了曼珠沙华?”

“皇甫南,你在喂药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呀?比如说你因为什么事情中途出去过呀什么的?”

皇甫南侧着头,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呀,自从你跟我说了,让我过来看守他之后,我就一直在这个房间里,喂完药就在那里陪她说着话,没一会儿她就开始难受了,之后我才出去找了赵大夫,会不会是在我喂完药之后又有人潜入了这里,给万诗雯下的毒?”

萧炎点了点头,“这倒是也有点可能,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潜入进去,然后在成功的逃脱,那么他肯定对你家十分的熟悉,并且很有可能就是你们家内部的人。”

皇甫南听了,有点吃惊的说道:“应该不会吧!这些仆人都是,我在当上族长之后重新换上来的,难道他们中间也有隐藏的奸细?”

“也不是没有可能,以炎盟现在的情况,想安插一个人进你皇甫家也是可能的,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刺杀万诗雯呢?”

“会不会是她知道了什么秘密,而这个秘密炎盟又怕咱俩知道!”

皇甫南的话提醒了萧炎,他俩指了指对方,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万诗雯临走前那用血写出来的三个字。

“万反耳!!”

“这三个字可能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

“可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不知道。”

商量了半天的二人,也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来,萧炎看着床上身体已经冰凉的万诗雯,心中默默的暗叹道:万诗雯,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的!

“唉,将其好好安葬了吧!”

皇甫南点了点头,然后随着萧炎一起出了房间,在刚准备跨过门槛儿的时候,皇甫南忽然觉得膝盖处被什么东西打了一样,“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在他摔倒的同时,他怀中的一个瓷瓶儿也“骨碌碌”的滚了出来,里面的红色粉末撒了一地。

萧炎诧异的看着突然摔倒的皇甫南,然后又捡起了地上的那个瓷瓶儿,就在萧炎正准备看看瓷瓶里装的红色粉末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赵大夫从萧炎的手里一把将瓷瓶夺过。

赵大夫将瓷瓶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突然惊讶的大声喊道:“就是它!就是它!这个就是那个曼珠沙华!”

“什么?”

萧炎和刚刚起身的皇甫南都诧异的问道。

“这个就是我刚才跟你们说的那个,导致万诗雯死亡的药引子,曼珠沙华,这可是好东西,我得赶紧拿回去研究研究。”

说完赵大夫就将这个瓷瓶拿走,然后匆忙离开了。

听了赵大夫的话,皇甫南十分的惊讶,“这东西,怎么会在我的身上?”

萧炎扭头,眼神怪异的看着皇甫南,皇甫南也感觉到了萧炎的怀疑,于是他立马辩解到:“这不是我的!这东西真不是我的!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的怀里!真不是我干的,难道你不相信我?”

萧炎一步步眼神阴森的走向皇甫南,笑了笑,“相信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说这东西不是你的,那它怎么会到你怀里的?就连赵大夫都说此花粉及其难得,你又是如何得到的?”

皇甫南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东西是从何而来的,“这东西真不是我的,我要是想陷害万诗雯多的是机会,我何必这样陷害自己,并且如果真是我的话,我会将这个瓷瓶还藏在自己的身上让你发现吗?”

“说不定你是还没有来的及扔了而已,要不是因为你无意中摔得这一脚,这个瓷瓶也不会出来,然后我们也发现不了你的目的,更不会将这个凶手怀疑到你的身上。

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我说整件事情为什么都觉得这么的巧合呢?我照顾了万诗雯那么久,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就让你照顾了几个时辰,她就发病了?就难受了?

并且巧的是,你去找赵大夫,赵大夫还正好不在家?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我到家门口的时候你回来,这是给你制造不在场的证据吧?”

皇甫南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出来,“萧炎,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跟你说了,赵大夫在天下无二吃饭的,你要不信你可以去那里问问,那里多的是人可以证明!”

“天下无二?那可是你们家的产业,肯定都向着你说话呀,我去问,怎么可能问得出真相呢?”

皇甫南听了萧炎的话,指着萧炎是半天说不出话来,“好好好,萧炎,你就是这么看我的是吧,你就是认为是我杀了你的心上人,是不?”

“什么心上人?他只是我的……朋友!”

“朋友?萧炎呀,萧炎,我可算是看透你了,在你心中是不是就没有朋友二字?你把万诗雯当朋友,那你把我又当成什么?

自从上次我说了几句万江涛的坏话之后,你就开始处处针对我,因为你的事咱俩都已经吵过多少架了,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

老子我不干了!

我为你出生入死,差点连命都丢了,你现在这么跟我说话?好!炎盟是你的,你想怎么弄,你自己弄!我不管了!

还有,这里是我家,请你出去!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不想看见你,不想看见你这样不识好歹的人!”

皇甫南气的指着萧炎大骂道,而萧炎此时也正在气头上,听了皇甫南的话,一甩手。

“好,我走!我走就是了!”

说完进屋,一把抱起万诗雯的尸体,就离开了皇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