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泪殇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白灵教,这天的白灵教总坛张灯结彩,到处挂满了洋溢着喜庆的红布,不断进进出出的人们脸上也都挂满了笑容。

今天,是他们白灵教大喜的日子,也是他们普天同庆的日子,因为他们的公主今天就要大婚了!

结婚以后,她就可以顺利的成为他们白灵教的圣女了,圣女一出,他们白灵教就再也不用躲躲藏藏的过日子了,他们相信,圣女一定会带领他们走向一条光明道路的!

在他们白灵教,圣女大如天,圣女就是所有人心中的一个信仰,她的地位,甚至超过了教主。

很多人都认为,这些年来,他们白灵教不断的没落,就是因为没有圣女的原因,而圣女的选拔又极其的严格,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当圣女的,圣女必须是顺应天意而生的,并且还必须是他们白灵教的嫡系子孙,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们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直到公主的出生,那天天降祥瑞,并且公主一出生就自带金色的翅膀,所以大家都认为公主就是天意而选举出来的圣女,但圣女必须是结了婚的人,才能当圣女,所以这些年以来,大家都在等着公主的长大,催促着公主尽快结婚,但要作为圣女的公主,又岂是他们所能摆布的?

所以结婚的事情就一拖再拖,直到几个月以前,公主回到了总坛,宣布了她要大婚的喜讯。

这一条消息下来,整个白灵教都沸腾了,并且公主大婚的对象还是大家心目中的下一任教主的人选,他们二人青梅竹马,郎才女貌,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得知他们要结婚的消息,大家都自发的组织了起来,有的置办房间,有的买办喜糖喜酒,有的替公主赶制嫁衣,总之,在规定的日子前,将一切该准备的东西都要准备好。

“你真的想好了吗?”

在一个布满红色的房间中,一个长相精致的女人身穿大红色的嫁衣坐在梳妆台前,一个长相略微年迈的男人站于她的身后。

听到身后之人如此问话,那女人不禁冷笑一声:“呵!想好了如何,没想好又如何,事到如今,我还有反悔的余地吗?”

“那萧炎呢?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了吗?”

“我想,我当然想!可我知道,我和他是没有可能的!”提到萧炎,那女子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柔和的微笑,看着微笑,就知道,她又想起了萧炎。

“你不要这么说,你可是我白灵教未来的圣女,是我白灵教最耀眼的那颗星,只要你说你要和萧炎在一起,爹就是绑,也要把他给你绑来!”

原来这个站于她身后的男人,正是她的父亲,她父亲知道,女儿心里根本不爱这个幽莫,虽然她和萧炎的爱情他这个做父亲的一直不怎么赞成,但那是女儿自己的选择,他也不好过多的去阻拦,所以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是默许的态度。

可这次回来,女儿突然说竟然要嫁于幽莫!虽然这个幽莫也很是优秀,身份和女儿也甚是般配,更重要的是,他还很喜欢他的女儿,所以他想如果他俩结合了,也未尝不可,可是今天,看见女儿这愁眉不展的样子,他这个做父亲的心疼啊!

他真想去把萧炎叫过来,狠狠的暴打一顿!女儿为萧炎付出了那么多,一次次的帮助他,甚至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来将他身上的反噬之力引渡过来,那反噬之力发作起来的痛苦,男人都未必能承受的了,又何必说她一个女人呢?每次看见女儿在房间里疼得直打滚之时,他的心,痛啊!估计那万箭穿心之痛也就不过如此了!

为了萧炎,他女儿强忍痛苦,不惜将体内那巨大的封印给强行解开,进行了长达九九八十一日的驱毒,这反噬之力犹如那附骨之疽,一旦进入,只会越陷越深,再难根除,就连萧炎对它都暂时无可奈何,而女儿却凭借她自己顽强的毅力,硬是挺了下来!

可是虽然这反噬之力是清除了,可她的经脉几乎也全被震废了,可以说,若非有大机缘,否则她这一辈子的实力都不可能再有精进了!这就意味着,她的下半辈子就已经废了!

原来她的前途是多么的光明,天赋高,又努力,加上体内那被封印着的强大仙气,将来一旦将其炼化,前途无量啊!现在呢?一切都废了!

她女儿为萧炎付出了那么多,甚至连身体都交给了他,可是萧炎呢?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算是什么男人!现在他真后悔,之前就该直接去告诉萧炎,来制止这场婚礼的!

看到这里,很多人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没错,这个准备结婚的女人,正是童筝!

她的后半辈子已经没有希望了,她不想让自己之后成为萧炎的负累,再说,正邪不两立,他俩之间的身份,就注定了最后这悲惨的命运。

童筝听后,脸上那如春风一般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心灰意冷的说道:“就算把他绑来又能如何,他要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估计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再说,他心里早就住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却不是我!”

听着女儿自暴自弃的话语,他这个做父亲的心,更疼了,他大声质问道:“那又如何?就算得不到他的心,至少也能得到他的人吧?你等着,我这就把他去给你抓回来!”说着,他转身就要去抓萧炎回来。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童筝看着气急败坏就要去抓萧炎的父亲,立马站起身来,对着他父亲大喊道。

“爹,这么久了,你难道还不明白爱情是强求不来的吗?”

童筝的话,让她父亲那迈出的脚步瞬间顿住了,童筝缓步走到了她父亲的面前。

“爹,这么久了,你难道还不知道当初娘是为什么离开你吗?为什么她宁愿放弃这里的荣华富贵,放弃你,放弃我,也要和那个人走?爹,爱情一事,是强求不来的,即使你用手段将她禁锢在你的身边,她也不会属于你的,永远不会!”

她父亲看着眼前这个他一天天看着长大的女儿,泪水不禁在眼眶中打转,“难道我们就只能什么都不做?看着她和别人双宿双飞吗?”

“单方面的爱情是最痛苦的,也是最可悲的,如果你真的爱他,就会希望他好,希望他可以幸福,如果我的牺牲,可以成全他,那,我愿意!”

童筝说着说着,泪水不由的从眼眶中滴落下来,她也没有办法,不是吗?

“你确定要娶她吗?”

在另一边,幽莫在房中收拾着他的仪容,而那个声音沙哑的黑袍老人站在他身后问道。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终于实现了,我为什么不呢?”幽莫笑着回答道,相比于童筝那边的悲伤,他更多的欣喜。

“可是,你明明知道她不是真心的!”

幽莫莞尔一笑,“那又如何?就算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得到她的人!”

在这时,还在昏迷中的萧炎突然清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做梦啊!吓死我了!”

他之前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他梦见童筝身穿一身大红色的嫁衣,死在了他的怀里,然后吓了他一身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