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婚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萧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梦中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这颗心才放了下来。

“我怎么会梦到童筝呢?难道她出了什么事吗?”

萧炎正想着,忽然眼前白光一闪,就只见白泽从纳戒里自动跑了出来,然后一下就撞到了萧炎的怀中,用它那毛茸茸的脑袋不断地蹭着萧炎。

看见白泽,萧炎就把童筝的事情给忘了,他伸出手,想要去摸白泽的脑袋,可是手还未碰住,就只见小鸡崽儿和那九尾灵狐一下子从白泽的身上蹿了出来,趴到了萧炎那伸出的胳膊上面。

见他俩跑到了萧炎的胳膊上面,白泽不干了,它立马顺着萧炎的胸脯爬到了他的肩膀上,见白泽爬的高了,小鸡崽儿当机立断,一下子就飞到了萧炎的头顶上,他们三个就好像像是争宠一般,不断的往上爬着,最后干脆绕着萧炎跑了起来,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见他们三个相处的如此“融洽”,萧炎也乐的笑出声来,而那笑声,正好被走到他门口的皇甫南听见了,皇甫南兴奋的正要推门而进,突然想起了上次的惨痛经历,然后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在房门上轻轻敲了敲。

扣扣扣!

听到这突然的敲门声,萧炎和三小只立马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警觉的看着门口。

听见里面没有了动静,皇甫南害怕出事,就直接推门而进,一进门,就看见了精神高度紧张的萧炎和三小只,一人三兽,八只眼,都盯在皇甫南的身上,皇甫南看见那怒目而视的小鸡崽儿,立马抬手,连忙说道:“别动手!是自己人!自己人!”

看见进来的是皇甫南,萧炎那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了下来,“皇甫南,是你啊,吓死我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的,这里是我家,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的,放宽心!”皇甫南见萧炎他们的神情放松下来,这才敢慢慢走到萧炎的床前,拍了拍萧炎的肩膀,“你终于醒了!”

萧炎上下打量一下了皇甫南,“你不是也醒了吗?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皇甫南一拍胸脯,“完全好了!”

“对了,我怎么会在你家啊?我记得我是被路飞宇给打昏了啊?是谁救了我?现在炎盟怎么样了?”

皇甫南就知道萧炎醒来肯定会问的,于是他早就找聂磊打听清楚了,“你听我说啊,当时……”

在皇甫南长篇大论的时候,另一边,童筝的婚礼正在如期举行着。

因为现在白灵教的情况不是很妙,所以,这件事只有他们白灵教内部人员知道,除了白灵教的人,当然还通知了幽莫的师父,人称“丹皇”的辛蔺懋,他唯一的徒弟就要结婚了,他这个做师父的,怎么能不去呢?

婚礼当天,整个总坛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原先冷冰冰的总坛,现在也是张灯结彩,不断有从各个分坛赶过来为这对新人的贺喜的教众。

童筝的父亲此刻本应该站在门口迎接来贺喜的普朋友的,可他却没有出现,可以说,自从婚礼开始筹备之际,就再没多少人见过他了,他此刻正站在童筝的身后,用那贴着红纸的梳子一下一下的给童筝梳着头发。

“筝儿,你马上就要嫁为人妇了,为父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这枚纳戒你拿着,这里面是为夫毕生的收藏,你如今实力大不如前,有了它,好歹你也能有自保的能力,如果幽莫他敢欺负你,你也能有与之抗衡的能力,但是你要记住,这枚纳戒在你手里的事情千万不可对任何说起,尤其是幽莫!你不要问为什么,等时候到了,你自然会知道!”

看着那强行塞进手里面的黝黑纳戒,童筝眼圈一红,转身抱着父亲就像小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

“爹……爹……!”

她父亲见女儿如此,也是一阵心疼,但是却很是无奈,他一下一下的拍着童筝的后背,“好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不要哭了,把眼睛哭肿了就不美了,我女儿,一定要美美的站于众人的面前!”

童筝听后,只好将抱着她父亲的手放开,擦了擦眼睛里泪水,对着父亲微微一笑,“对!我今天新娘,不能哭!不能哭!”

她父亲看着强颜欢笑的女儿,鼻尖一酸,眼泪差点没掉落下来,就在这时,门口想起来一个欢快的声音。

“公主,吉时已到,你该出门了!”

听着这个声音,童筝莞尔一笑,她父亲也拿出那放在一旁的红盖头,慢慢给童筝盖上,在童筝耳边轻声说道:“你一定要幸福!”

说完,牵起童筝的手就往门口走去。

一开门,就看见众多的教徒们都站在门口,一个个脸上都喜气洋洋的,不断的拍着手,欢迎新娘的出场。

而幽莫呢,他站于众人的最前面,身穿一身大红色的衣袍,胸前还带着一个大红花团,脸上的笑不同于平日那阴险狡诈的笑容,而是发自肺腑的,连眼睛都在笑,这一身装扮,让本就长相不俗的他,显得更加的帅气,不得不说,如果不是萧炎,童筝说不定还真能喜欢上他,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幽莫上前一步走,伸手走,童筝的父亲牵起童筝的手,放于幽莫的手中,“筝儿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对她,要是敢欺负她,我定不饶你!”

幽莫感受着手心的温度,将童筝的手握的紧紧的,斩钉截铁的说道:“岳父放心,我定会视她比我生命更重要的!”

“好!好!”童筝父亲依依不舍的松开了童筝的手,然后幽莫一把将童筝背到背上,在众人的起哄之下,走到了喜堂。

喜堂之上,只做着两人,一个,的童筝的父亲,一个就是幽莫的师父,他二人都笑着坐于高堂的位置上,但他俩都能看出来,彼此都是在假笑罢了,这场婚礼,丹皇辛蔺懋并不怎么赞同,可是幽莫执意如此,他这个做师父的也没办法,只能祝福他二人了。

“一拜天地!”

幽莫和童筝朝后转身,双双跪下,行了一个磕头礼。

“二拜高堂!”

他俩又对着那坐在高堂上的二人磕了个头,磕完头,辛蔺懋从纳戒中取出了两个小玉瓶,交到了童筝的手里。

“你们大婚,我也没什么好送的,这里是五枚塑颜丹,还有三枚大还丹,虽然不多,但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众人一听,纷纷发出了惊叹的声音,不愧是丹皇,出手就是不一般,这塑颜丹和大还丹可分别是戊级和丁级丹药啊,这种级别的丹药,众人就是连见都没见过,这丹皇一出手就是八枚之多,不愧是丹皇!

“多谢师父!”童筝收下,这两个小玉瓶对辛蔺懋说道,这两种丹药对她的作用自然是不言而喻,即使是她父亲,想得到这两种丹药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如今丹皇主动赠药,她岂有不收之理?

“夫妻对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