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入夜时分,看着依旧在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刘泽,萧炎和皇甫南对视一眼,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二人给刘泽留了一张字条,然后就身着宽大黑袍出去了。

在门轻轻关上的那一瞬间,房间内躺着的刘泽突然睁开了眼睛,两只眼睛看着那已经关上的房门,泪水,无声的流淌了下来。

他其实早就醒了,白天萧炎和皇甫南的对话他也听的是一清二楚,但他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他现在还无法面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他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他怕泪水会控制不住的留下来,就像现在这样,在这个无人的夜晚,默默的哭泣着。

他拿起了萧炎在床边给他留的字条,看见这字条上的这一行略显娟秀的字,他瞬间泪崩了!

将字条紧紧的捂在那不断剧烈起伏着的胸口,用另一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在这个安静的房间之中,只能听见那不断压抑着的剧烈喘息声和那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另一边,夜色甚好,天上繁星点点,有人说,人死后,就会化为天上的星星,在天上看着那些还活着的人,不知道今晚这漫天的繁星,是否都是由昆仑宫的众人幻化而成的,他们又是否都在为刘泽祈福,祈祷他可以坚强的站起来。

“你看什么呢?快走啊?”

皇甫南用手怼了一下那愣在原地抬头看天的萧炎,萧炎这才回过神儿来,“哦,哦!走!”

他二人趁着夜色,在这片勉强可以看出是昆仑宫的废墟上不断蹦跳着。

良久之后……

“我说炎兄弟,你到底知不知道北寒空的住处在哪里啊?”皇甫南跟着萧炎已经找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不说手快被磨破了,就是脚都快累死了。

萧炎在前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地下,可脚步却是越走越慢,“你别烦我!我正想着呢,那地方我也只去过一次,还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这昆仑宫本来就大,现在又都变成了这副模样,全都一个样子,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找到啊?再让我想想,我记得当时,我是从那里出来,然后走到了这里……”

“哈哈,还是我帮你们找吧!”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皇甫南的身后,皇甫南下意识的扭头挥拳就打。

“哎哎哎!别打!是我!是我!”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皇甫南才将那拳头给放了下来,拍着那“噗噗”直跳的心脏说道:“陀舍?是你啊,你这是要吓死我的节奏啊!”

“哪有,这不是来帮你的吗?”陀舍跟着皇甫南混了一段时间,就连说话都有点带皇甫南的味道了。

看见陀舍,萧炎走向前去,脸上的欣喜之色不言而喻,他上前给了陀舍一个大大的拥抱,“陀舍大哥,你怎么来了?总部那边没事了?”

“没事了,一切都步入正轨了,有聂磊在那里坐镇,没我什么事情,我就过来找你们了,我先去了岳阳城,他们告诉我说你们来昆仑宫了,我就又追到这里了,没想到这里竟然变成这副模样了,想当初是多么的不可一世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落败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陀舍看着周围这片荒凉的残垣断壁感叹道。

“行了,别感叹了,先来帮我们找北寒空和李明正的尸体吧!”

“好!跟我走吧,我对昆仑宫可比你们两个熟多了!”

想当初,陀舍在昆仑宫一待就是几年,这中间把昆仑宫大大小小的地方都转了遍,并且还没有被发现,就这份隐藏的功夫,就连萧炎这个擅长伪装之人都是望尘莫及。

萧炎和皇甫南跟在陀舍的身后,在这残破的昆仑宫上快步走着。

“喏!就是这里!”陀舍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片废墟说道。

“这里?你确定?”萧炎怀疑的问道,他之前也来到过这里,但是只是从这里走了过去,并未停留。

“我确定!一定就是这里,赶紧开始挖吧,说不定北寒空还有一口气呢!”说着,陀舍就开始弯下腰翻着地上那厚厚的石块。

萧炎和皇甫南对视一眼,纷纷也加入了这个挖掘的行业,就在他们废力进行挖掘的时候,一个身着黑衣的人站在半空中,看着萧炎他们的举动,嘴角不由的上扬,然后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于夜色当中。

要说挖掘,这可真不是一个好工作,尤其是像萧炎他们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挖掘,不能用仙火烧,那样目标太明显了,也不能直接用掌轰,动静又太大了,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来一块,一块的搬,饶是他们这些肉体强悍之人,也都搬的手疼了。

这时在萧炎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句话,一句他好久都没想起的话,“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想到这里,萧炎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抹的微笑,而这微笑,却正好被皇甫南看见了。

“炎兄弟,你笑什么?这种地方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皇甫南不解的问道。

萧炎正准备回话,就听见那边陀舍的一声高喊。

“找到了!找到了!”

萧炎和皇甫南听到这话之后,立刻赶了过去,趁着夜色,看着那被压在瓦砾底下的人,虽然暂时还看不清脸,但从那缝隙中露出的衣着上面来看,确实是北寒空不假。

“还愣着干什么?快挖呀!”皇甫南看着在那儿直说看而不动手的萧炎提醒道,然后自顾自的就伸手去拉北寒空的尸体。

“别动!”

萧炎突然一声大喝,将皇甫南吓了个半死,他的动作瞬间呆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的,小声对萧炎问道:“怎么了?有人来了吗?”

听到皇甫南的话,萧炎也很诧异的抬起头,向周围望了望,“没人啊?难道你感觉到有人了?”

看着萧炎那无辜的眼神,皇甫南真想一拳砸上去,他强压下内心的火气,“既然没有人,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动?”

萧炎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皇甫南说的是这个,他指了指地上北寒空的尸体说道:“我们不能动他的尸体,我们应该将周围的东西都给清空了,说不定在他身下还隐藏着什么线索。”

“哦!”皇甫南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嘀咕道:那你直接说就行啦,干嘛一惊一乍了呀?吓死个人了!

萧炎和陀舍可没有功夫管皇甫南内心的嘀咕,他俩已经开始着手清理北寒空尸体旁边的碎石块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