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尸体上的疑点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经过他们三人的不懈努力,终于,把压在北寒空身上的石块全部都清理干净了,露出了那被压于底下的北寒空。

只见北寒空身子平躺在地下,衣衫整齐,只有胸口处留有一个深深的掌印,他双腿弯曲,双手置于身体两侧,眼睛大睁,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嘴角的鲜血已经干涸,在他的身下干干净净,只有头部处有血液的渗出,而再看他的头颅,整个天灵盖都被击碎,头骨深深的陷于其中,死状很是恐怖。

“好残忍的手段!”皇甫南看着这个已经凹陷进去的头颅,不由的有些反胃。

“你与其感叹凶手手段的残忍,不如感叹感叹凶手实力的高强,像北寒空这样一等一的高手,可以正面将其头骨一掌击碎的人,实力一定远在他之上!”陀舍看着面前的这幕条条是道的分析道。

“没错!”萧炎继续接着说道,“杀死一个上仙,只用了两招,胸前一掌,头上一掌,这样的实力,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还有。”

萧炎绕过尸体,来到了北寒空的头部,指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们看,他临死前的眼神,这眼神里充满了震惊与恐惧,是震惊,而不是不甘之类的,那就说明……”

“凶手是熟人!”皇甫南突然插话说道。

“没错!就算不是熟人,这人北寒空之前也一定认识,并且还是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人!”陀舍补充道。

“想不到的人?那应该就是昆仑宫的内部人员吧,可是,昆仑宫好像没有人可能有这等实力可以正面杀死北寒空的吧?就算是李明正,也不可能在他毫无防备之下只用两招杀死他,第一招过后,他肯定就会有防备的,如果一招不死,那么第二招,一定更难将其杀死,决不会像现在这样一掌将天灵盖击碎,这不符合逻辑的!”皇甫南反问道。

萧炎点了点头,“这也正是这件事的第一个疑点所在,如果说凶手是北寒空的熟人,那么在一击不中的情况下,即使北寒空深受重伤,也会奋起反击的,就算最后将北寒空杀死,也不可能是用击碎头部这样又费力,又难以成功的方法。”

陀舍和皇甫南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然后陀舍看向萧炎问道:“你刚才说第一个疑点,难道还有第二个疑点?”

“是的!”萧炎解释道,“这第二个疑点,依旧的眼神!”

“眼神?”

“这眼神刚才不是说过了吗?震惊说明凶手是熟人啊?”

“是,震惊的确说明凶手是熟人,但是你们想想,”萧炎站在皇甫南的对面,用手比划着,“如果是我要杀你,在一击没有致命之后,你看见是我动的手,这时的眼神是震惊没错,可当你回过神来,在我给你第二掌的时候,你的眼神中应该更多的愤恨与怨气,这个眼神应该会留到最后,直至死亡。

只有在我第一掌就将你杀你的时候,你临终前看见是我,你最后的眼神才会是震惊。

而北寒空现在明明是被两掌杀死的,那他的眼神中为什么还会出现震惊呢?”

“会不会那胸前的一掌是北寒空死后凶手拍上去的,就是为了故弄玄虚?”皇甫南试想着问道。

“这个不可能,人死后再打和死前打出来的掌印是不同的,再说,他们要是真怕别人查出什么来,那直接毁尸灭迹不是来的更快吗?有必要在人死后再补一掌吗?”陀舍分析着说道。

他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当时这个案发的现场进行着猜测,可最后无论是谁的推论,都无法说服另外二人,他们三人只好将这个话题给终结,继而去寻找李明正的尸体。

在又经过了一番折腾之后,李明正的尸体也被他们过翻了出来,与北寒空不同的是,李明正身上至少有不下二十多道的伤口,看其伤口形状,应该是刀一类的兵器,他的致命伤口是在咽喉处,一剑封喉,不给人留半点余地。

李明正的实力虽然不如北寒空,但也算是个中高手,能把和他厮杀到如此地步的,相信其实力也不会比李明正弱,就单以北寒空和李明正的死状来看,这兜率宫真是下了血本啊,竟然派来了这么多的高手来对付昆仑宫,事后还将昆仑宫给毁成这个样子,昆仑宫到底有什么值得堂堂兜率宫来动手的?

想到这里,萧炎突然想起了之前昆仑宫老祖的死,当时也是一个实力雄厚之人,并且从老祖的话语中可以看出,那人不但实力强,身后的势力更强,再联系到这次的昆仑宫被灭,难道,这一切都是兜率宫设计的一个连环计?

先把他们最忌惮的老祖杀掉,然后再一步一步的设计灭掉整个昆仑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兜率宫为了覆灭昆仑宫就是蓄谋已久的了,可是,就算真的是兜率宫,又能怎么样?他会为了刘泽而怼上整个兜率宫吗?

萧炎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那可是兜率宫啊,一方巨擎,他们炎盟不知道得再发展多少年才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再说,昆仑宫和他们本就对立,兜率宫替他们灭了昆仑宫,从另一方面看,兜率宫也算是帮了他们,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今,他会因为刘泽的关系而怼上庞大的兜率宫吗?

之后萧炎他们将北寒空和李明正的尸体收敛了,虽然生前与他们怨恨颇深,但毕竟死者为大,人都已经死了,就让一切恩怨都化为泡影吧,何况还有刘泽的那么一层关系在那里。

随后萧炎就和皇甫南他们一起回去了,在路上,萧炎一直低头在想,他到底该不该因为刘泽而怼上兜率宫,如果真的和兜率宫站在了对立面,他们的胜算又有多少,他一直沉静在自己的思绪当中,就连前面的皇甫南停住了脚步都不知道。

砰!

萧炎一头撞上了前面的皇甫南。

“诶呦!你干嘛突然停下啊?”

“萧炎,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的?出什么事了吗?”陀舍看着那两眼无神的萧炎问道。

“我……”

“嘘~!”

萧炎刚开口,就只听见皇甫南“嘘”的一声,将食指放与嘴上,示意他们俩安静。

萧炎和陀舍都不解的看向皇甫南,不知道他这又是要干什么。

只见皇甫南神情严肃,将耳朵贴向一旁,然后小声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这里有什么声音?”

“声音?”

萧炎和陀舍屏住呼吸,仔细听了听,可除了那呼呼刮着的大风声,其余的都没有听到。

“没有啊!”

“我也啥都没听到!”

皇甫南又听了听,最后无奈是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算了,走吧!”

他们刚走没几步,就只见一个人突然从天而降,站到了萧炎他们的面前,萧炎他们立刻警戒,不知道面前这到底是何人。

而那人完全无视萧炎他们那紧张的情绪,开口平淡的说道:“你们三个,谁是萧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