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偶像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萧炎心中所有的打算都给打破了,让萧炎不禁感叹此人的气场之强。

萧炎并没有听那老人家的话直接坐到凳子上,而是走到了老人家的身边,看着那正在给灵药浇水的老人问道:“用如此珍贵的寒心灵液,来浇灌这一株紫藤枯蔓,值得么?”

听到萧炎的问话呢,老人家随即笑了笑,然后捋了捋那长长的胡须,看着萧炎问道:“什么是值得?”

听到老人家的这句问话,萧炎也愣了,的确,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没有问过自己什么是值得?就在萧炎对这个问题进行深思的时候,就听见那老人家继续说道。

“难道只有用山泉水来浇灌这些灵药才算是值得吗?

那你说,用那么多的药草,去炼制一枚都不知道能不能够成功的丹药,这算是值得吗?

你的朋友为了你,直接对上整个昆仑宫,堵上了他全部的身家性命,这算是值得么?

你又为了自己的朋友而孤身犯险,不惜以死搏命,这又是值得吗?”

老人家的这几个“值得”把萧炎给彻底问懵了,的确,到底什么是值得?什么是不值得呢?这个问题,萧炎不知道答案,但是如果让他回答老人家问的那几个问题,萧炎可以斩钉截铁的回答他,值得!

“年轻人,值得与不值得,这不是用价值与金钱观可以来衡量的,值不值得在于心,在于你个人的心里是如何想的?你认为这件事情该做,那么它就值得,如果你认为这件事情不该做,那么它就不值得。

就像这里的每一株灵药一般,在你看来,他们只是一株灵药,有可能是还是一株比较珍贵的灵药,但也仅限于此,但它们对于我来说就不一样了,它们就犹如我的孩子一般,每一株都是我心血的结晶,每一株都值得我用最好的东西去对待他们。

所以,对于你来说,用寒心灵液来进行浇灌,就有点暴殄天物,但对于我来说,这就是值得,他们值得我用最好东西去对待他们,当然,它们所回报给我的,也是它们认为最好的,可能它们眼中的最好,在你眼中一文不值,但对于它们来说,已经是倾尽所有了。

现在,你还会觉得我这么做不值得吗?”

听了老人家的这一番话,萧炎就仿佛被醍醐灌顶一般,很多想不通的事情,他瞬间就明白了。

“不会了,多谢您,老人家!”

老人家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你不用谢我,接下来咱们就该谈谈正事了。”

说起正事,萧炎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来此地的目的,只是被老人家这一番说教,就把他真正的目的给忘了。

老人家放下手中的水壶,然后缓缓的走到了桌子前,慢慢坐了下来,他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水,推到了他对面的座位前,示意萧炎坐下,然后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萧炎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老人家“呵呵”一笑,然后抿一口茶,说道:“那我就给你做一个自我介绍吧,我姓谢,单名一个东字,你可能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不重要,因为我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谢缘!”

“谢缘?你竟然就是谢缘?”

萧炎惊呼一声,谢缘这个名字实在太出名了,当然此谢缘非彼解元,谢缘这个名字,可以说只要是丹道士,哪怕你刚刚入门,那也就都听说过这人的名字,这人一生的经历简直可以用“传奇”二字来形容,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了,他可是被誉为炼丹界的鼻祖,不知道现在流传出来的,有多少的药方都是出自他之手,没有流传出来的更是多的很,他简直就可以称为是炼丹界的一个奇才。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他名字中的那个“缘”字,正是来自于这句话,当然生活中他也跟这个“缘”字很有关系,因为他这个人交朋友,或者是给人炼丹,不看钱财,不看贫贱,看的仅仅是一个“缘”字。

跟他有缘了,他可以分文不取,免费为你炼丹,哪怕你就是一个乞丐,若是跟他无缘,你就是将金山银山摆在她的面前,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就因为他的这个脾气,不知道惹怒了多少的达官贵人,但他依旧凭借着自己那惊人的天赋,闯出了一片的天地,让所有的人都只能看他的脸色行事。

就像当初,在他出名之后,兜率宫宫主曾经三顾茅庐,请他来当首席炼丹师,可他都一口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就是他看兜率宫的宫主不顺眼,他认为他与兜率宫无缘。

可后来兜率宫又来了一个人,再次邀请他去当首席炼丹师,这次他并没有像上次一样一口回绝掉,而是去当了兜率宫的一个客卿长老,有人事后问他为什么宫主去请你,你不来,偏偏他请你,你就来了,他的回答依然很简单,他说他和那第二个去请他的人有缘,有缘但无份,所以他只能当客卿长老,并不能当首席炼丹师。

虽然他的这番话,大家都不是很能理解,但是人家的地位毕竟在那里摆着,他说出来的话,大家也就只会不明觉厉。

有关于这个人的传说萧炎听的太多太多了,萧炎一直以此人为自己的榜样,但他自己知道,即使穷极一生,也无法到达像他那样的高度,毕竟那种惊人的天赋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

没想到萧炎今天居然见到谢缘本人了,他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站起身来,呆呆的在那里望着现在就坐在自己对面的谢缘,嘴唇不停的在哆嗦,想说的很多,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谢缘看见萧炎的这个反应并没有感到有多少的意外,因为很多人见了他都会有如此的反应,甚至有的比他更为激烈。

过了一会儿见萧炎那激动的心情,逐渐的平复了下来,他这才摆了摆手,“坐下吧!”

“哦,哦!”萧炎应答一声,坐了下来,虽然已经过了有一会儿了,可是他的内心依旧无法平静,尽管他表现出来的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的激动了。

“行了,现在我是以兜率宫的客卿长老的身份来跟你谈一谈接下来的事情,你放心,我今天就是代表兜率宫而来,我说的话完全可以代表兜率宫的意思,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萧炎的脸瞬间就变了,之前激动的心情化为了虚无,代表兜率宫来跟他谈?那这是说明了什么,难道是要准备和他们炎盟开战了吗?还是说他们视炎盟为一个障碍,想及时清除掉呢?兜率宫如此大的一个势力,竟然和他一个小小的炎盟来谈,甚至还派出了谢缘如此重量级的人物,如此行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