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和解?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尽管萧炎的内心想了很多,但他还是很淡定的对谢缘说道:“您请说!”

见萧炎的反应,谢缘心里暗暗的点点了头,喜怒不形于色,可以很快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错。

“年轻人,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对昆仑宫下手吗?”

萧炎摇了摇头,他没想到谢缘竟然直接问出了这么犀利的一个问题,然后就听他继续说道。

“这就像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样,优胜劣汰,我们兜率宫要寻求发展,势必会吞并其他的势力,而我们的首选就是昆仑宫,你们炎盟以后也会这样,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所以,如果昆仑宫的人想来找我们报仇,我们无任欢迎。

但是年轻人,有些事,你要想清楚,能不能做?又值不值得做?我知道,你现在把刘泽当朋友,心中很想为他报仇,可是你要知道,以你的实力,怼上我们兜率宫,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这种送死的事情,不值得做,更不该做,你知道为什么会是我来找你吗?”

萧炎依旧摇了摇头,这也正是他所郁闷的,他们一个小小的炎盟,按理说,应该是入不了兜率宫的眼才对啊,尽管他们现在和皇甫家合并了,并且了吞并了江南大大小小的势力,可凭借这些和昆仑宫叫叫板还行,要说叫板兜率宫,那可真是鸡蛋碰石头,虽说昆仑宫和兜率宫同为三宫之一,但其实力相差可是甚远,只能说那“三宫四家五门”的说法,已经是老以前的了,现在应该说是“一兜一琼二家五门”了,也许很快就只变成了“一兜二家五门”了。

“因为我欣赏你!”

“欣赏我?”萧炎诧异的反问道,这句话简直就像是天上掉馅饼一般的不可思议。

“没错,我看过你的资料,这年头,炼器炼丹双修的人实在太少了,能将这两种都修炼有一番成就的,那就更少了,俗话说贪多嚼不烂,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是一门极其消耗精力的学问,很多人穷极一生,都无法将其中的一门给修炼好,而你不但两者同时进行,并且都拿到了道士大会的冠军,这足以证明你在这方面的天赋之高。”

谢缘的这一番恭维一般的话,并没有让萧炎感到飘飘然,而是让他的内心更加的忐忑,一个成名已久的大师,坐在他一个小人物的面前,说着一堆恭维话,只会让萧炎想起一个词,无事献殷勤。

萧炎直接打断了谢缘的这番听上去很假的话,直接问道:“您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不用如此拐弯抹角!”

“呵呵!”谢缘听了萧炎的话,对他的表现更是满意了,“好,咱们直接说正事。

如今昆仑宫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知道你和昆仑宫之间的恩恩怨怨,但他们已经不在了,我们兜率宫不想重蹈昆仑宫的覆辙,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和你和解。”

“和解?”

听了这话,萧炎更是不解了,按理说,在他们兜率宫的眼里,炎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就算谈和解,也是炎盟主动找兜率宫谈才对啊,怎么可能是兜率宫来找他炎盟谈和解呢?这事不符合常理!

“没错,我们不想让你插手这件事情,要是刘泽想找我们报仇,可以,但是希望你不要插手进来,这毕竟是昆仑宫和我们兜率宫的事情,再说,我们灭了昆仑宫,也算是对炎盟有好处的。”

“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萧炎不想听他说这些大话,空话,因为他知道,这件事的背后,绝对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才是他们不想让他插手的真正原因,虽然和兜率宫和解,无论对他,还是对炎盟,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但是他不想被人不明不白的利用。

“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谢缘对萧炎夸赞道,“好,那我就和你实话实说吧,我们兜率宫将来要成为北方唯一的一个大势力!

相信你也知道,在北方,有三宫四家五门之分,而我们兜率宫正是属于那三宫之首,虽然是三宫之首,但势力范围并不算大,所以我才要吞并了昆仑宫,而我们现在正处于向外扩张的时候,没有经历再去对付你们,所以希望咱们两家可以和解。”

“那万一你们扩张之后,又调转头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这一点你放心,我们想要完成这个目标,至少需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这期间,你们也可以向外发展,相信以你们发展的速度,到时候,我们就无法奈何你们了。”

“这事,我需要考虑!”

“我现在正在给你时间考虑。”

萧炎低头沉思着,手上不断的在把玩着那桌上的茶杯,这是他的一个小习惯,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手里总喜欢把玩这什么东西。

经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萧炎抬起头,看向谢缘,“好!我相信你!”

然后二人击掌为盟,就立下了这个约定,萧炎在回去的路上,总觉得此事有一点奇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了,最后只好认为是自己疑心太重了。

而在萧炎远去的同时,一个人出现在了谢缘的背后,“怎么样?”

只见谢缘拍了拍手,站起来,“搞定!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我要还搞不定,那就不用在教中混了。”

“哈哈,你这一招真高,假扮谢缘,也真是只有你才能想出这招来!”

“必须啊,你想想,有哪一个丹道士不想见谢缘的,再说谢缘本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寥寥无几,外界就连个画像都没有,他能分辨出来真假才怪,再加上我之前的那一番忽悠,他肯定对我的身份深信不疑,他也不想想,谢缘哪是这么好见的!”

“哈哈,还是你英明,咱们可以回去和少主交差了!”

“哎,你说,就这么一个萧炎,值得咱们这么大动干戈吗?”

“谁知道呢?反正上面说暂时不让动他,让咱们专心完成任务。”

“好吧,咱们赶紧回去复命吧!”

“好,走!”

……

另一边,萧炎回到了昆仑宫申小凡的房间里面,刚一回去,就只见皇甫南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你终于回来了,吓死我们了,你没事吧?”

“没事!”萧炎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好,你没事,我们可是有事。”

“怎么了?是刘泽出什么事了吗?”萧炎焦急的问道,他特别怕刘泽一时冲动,就一个人冲向兜率宫报仇去了,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昆仑宫唯一的希望,容不得有半点意外!

“不是,不是他。”

“不是他?那还有谁?”

“你过来看!”说着,皇甫南就把萧炎拉到了床前,“你看。”

萧炎看见这个躺在床上的人,眼睛瞬间都变圆了,“他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