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心动

马上记住斗破小说网,www.doupozw.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遇到图片章节,请横屏阅读。

“水……水……水……”

听到这个微弱的声音,皇甫南指了指床上的林可儿,“是她在说话吗?”

陀舍和萧炎同时给了皇甫南一个白眼,“这里还有别人吗?”

皇甫南只好悻悻的将头缩了回来,萧炎走到床前,轻轻的在林可儿耳朵旁叫了声:“林可儿?你醒了?”

萧炎这话刚说完,就只见床上的林可儿就开始挣扎了起来,她不断的摇着头,嘴里不停嘟囔着:“不要!不要!不要!”

双手还不断的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没一会儿,她的身子就开始抽搐,慢慢的抽搐越来越剧烈,最后整个身子都蜷缩在了一起,看起来极其的痛苦。

萧炎上前按住林可儿的双手,试图将她从梦境里面唤醒,“林可儿?林可儿?你醒醒!快醒醒!醒醒!”

可无论萧炎怎么去呼唤,林可儿都没有从那场噩梦中醒过来,身子越缩越紧,恨不得将自己的身子都揉到一块,嘴里不断的念叨着:“不要!不要!不要!”

看到这样的林可儿,再想想当初那众星捧月一般骄傲的林可儿,简直是判若两人啊,萧炎不禁摇了摇头,“看来那场经历对她的刺激实在太深了,深到她自己都醒不过来了。”

“那怎么办?她醒不过来,谁告诉咱们真相啊?”陀舍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毕竟当初林可儿那泼妇一般的形象在他心中已经定型了,如今看到这样的她,只是觉得她咎由自取。

虽然陀舍没有这样的心思,可不代表别人也没有,这个别人,说的正是皇甫南。

皇甫南之前也听说过林可儿的传言,但那毕竟是传言,可信度不高,再加上这个林可儿经过他和陀舍的收拾,那精致的脸庞便露了出来,林可儿长的本就属于让男人看了便移不开眼的那种,再加上现在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皇甫南就有点动恻隐之心了,现在听到陀舍这么个口气,他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陀舍,你什么意思?她好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什么叫她不醒来谁告诉我们真相啊?难道她活着的价值就是告诉我们真相?”

皇甫南说完就走到了林可儿的身边坐下,用手轻轻拍着她那瑟瑟发抖的身体,声音温柔的说着:“别怕!别怕!你已经安全了,安全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别怕!”

听了皇甫南这一顿夹枪带棒的话语,再看看现在柔情似水的安慰着林可儿的皇甫南,陀舍和萧炎一下子都愣住了,皇甫南这是怎么了?吃错什么药了?他俩对视一眼,然后相继耸了耸肩,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皇甫南不断安慰着林可儿。

不知道是皇甫南的安慰起作用了,还是她自己从噩梦里走了出来,现在她身子的颤抖到没那么严重了,在皇甫南的拍打之下,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紧缩在皇甫南的身边,安稳的渐渐睡去。

等林可儿睡熟之后,皇甫南这才渐渐的起身,萧炎刚要开口,就只见皇甫南将手指放在嘴边,“嘘”的一声,示意萧炎和陀舍出去再说。

萧炎和陀舍出去之后,皇甫南慢慢的将门给关上,“她刚睡着,你们小声点!”

听到皇甫南这么说,萧炎诧异的看着皇甫南,“皇甫南,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皇甫南听到这话,条件反射般的立刻反驳,“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看上她?”

见皇甫南这个反应,萧炎心中顿时有了数,他劝诫的说道:“皇甫南,我劝你还是收回这片心吧,你可别忘了,她和咱们,原来可是仇敌,再说,就她那脾气,你招架不住的。”

皇甫南点了点头,但心里却不以为然,认为萧炎有点小题大做了,以前是敌人,不代表现在还是敌人,再说,经历了这么一场大的变故,是个人都会变的,更何况她这么孤苦伶仃的,他们忍心就让她一个女孩子家的出去闯荡啊。

萧炎一看皇甫南这个样子,就知道皇甫南没把他的话放心上,可这种话虽然他俩是好兄弟吧,可也不能多说,只能在关键时刻多提醒着他吧,可萧炎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疏忽,改变了皇甫南的一生。

当然,这是后话,咱们言归正传。

他们三人站在门外,萧炎将他见谢缘以及和谢缘所谈论的内容都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他二人就沉默了。

良久之后,皇甫南看着萧炎问道:“你确定你见的真是谢缘?”

这个问题倒是把萧炎给问住了,他想了想,“应该是吧,他房中那么多的奇珍异草,并且就连浇灌用的水都是珍贵无比的寒心灵液,如此讲究之人,怎么可能不是谢缘呢?”

皇甫南皱眉说道:“可据我所知,谢缘本人一心只管炼丹,从不轻易过问红尘中事,并且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闭关,说要创造出一个新的药方才肯出关,一直都没有他已经出关的传说啊?这次怎么可能因为你而出关?况且他在兜率宫也只是一个客卿长老而已,兜率宫根本指挥不动他,除非他愿意,否则他根本不会出来的。”

对于这个谢缘,陀舍和萧炎一样,都只是停留与传说之中,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印象,可是当萧炎说出谢缘接见了他之后,他也觉得此事有点怪怪的,“萧炎,你不觉得奇怪吗?这个谢缘要见你,为什么不在兜率宫,而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院落中?”

“这……”

面对皇甫南和陀舍的疑问,萧炎无言以对,他虽然事后也对此事产生过怀疑,但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今听他俩这么一说,难道他见的那人真不是谢缘?可如果他不是谢缘,又为什么会让他和兜率宫和解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过,谢缘这人有一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右手手掌比常人都多一指!”皇甫南忽然惊呼说道。

“多一指?”萧炎仔细回忆着当时和谢缘见面时的细节,当画面回放到他和谢缘击掌为盟之时,他忽然反应了过来。

“果然不是!”

“怎么了?你想起来了?他没有六指?”皇甫南急急忙忙的问道。

萧炎点了点头,“不仅如此,我还想起我和他击掌之时,他的手心里有很厚的一层老茧!”

“老茧?那又如何?我们都有啊?修炼之人,手上怎么可能没有茧呢?”皇甫南伸出他自己的手说道。

萧炎摇了摇头,“不一样,因为他是炼丹大师,在炼丹之时,不仅要求精神力完全集中,还得要求手对温度的感知极其敏感,而一个丹道士,手上的任何一个老茧都会影响他们对火焰温度的判断,所以,真正的炼丹大师,是绝不允许自己手上有老茧的!”